這是陰陽界天師相互見面,爲了確定對方身份的特殊手印。

不過,豎起一個劍指,是打招呼見禮,雙方身份高低,也決定着互相比出劍指的高低。

比如晚輩見了長輩,那晚輩比出的劍指高度,就一定要低於長輩的劍指高度。

但,兩道劍指交叉在一起,那就是……挑戰了!

下一秒。

白小鳳不屑一笑,擺擺右手,道:“你這辣雞,沒資格挑戰本天才!” 大廳內。

戛然死靜下來,落針可聞。

空氣,彷彿都要凝固了一樣。

所有人全都瞪圓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白小鳳。

這鄉巴佬,怕是個鐵頭娃吧?

孟少是孟家大少,且還是天師。

這鄉巴佬,居然罵孟少是辣雞?

雖然他們不懂陰陽界的規矩,但白小鳳這一舉動,已經撩起了所有人的怒火。

狂妄、囂張、目中無人,特麼一個死鄉巴佬,哪來的自信敢在一羣頂尖富二代面前這樣?

靠吃軟飯嗎?現在這情況,陳家也保不了他!

死定了!

得罪了孟少,這死鄉巴佬一定死定了!

陳靈兒柳眉緊蹙着,輕輕拽了拽白小鳳的衣服:“小鳳,人家是見禮呢。”

白小鳳看了一眼陳靈兒,笑着解釋道:“一道劍指是見禮,兩道劍指是挑戰,不過,本大爺不屑接受這傢伙的挑戰,太垃圾了。”

連華青月那樣的人物,都被白小鳳給拍翻了。

現在冒出來的這個孟少,還能強過華青月了?

哪怕華青月那樣的天才人物,白小鳳也是一陣不屑,更何況還是孟少了。

比天才,誰能比得過本大爺?

論起天賦,白小鳳有絕強的自信!

他的天賦,即便是活了一百五十多年的無良師父,也是驚駭無比。

大門口,孟少高大的身軀猛然一震,雙手手背青筋突兀的浮現出來:“垃圾?你說本少垃圾?”

從小到大,以他的出生,還從來沒人敢這麼羞辱他。

且,他的天賦,即便是在師門中,也是佼佼者。

就是因爲天賦,所以當初在帝都的時候,他才能得到機緣,破例進入了師門。

但現在,被一個鄉巴佬罵成了垃圾!

所以,他怒了!

紅樓同人之賈赦 他豁然擡頭,宛若一頭憤怒的猛虎,怒視着白小鳳:“鄉巴佬,今天這挑戰,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白小鳳看清了這孟少的長相,濃眉大眼國字臉,配上一米八幾的高大身軀,很彪悍的長相。

年紀也要大一些,估摸着得有個二十來歲。

重生之家族財閥 但,這傢伙的臉上卻有一道傷疤,橫貫了鼻樑處,眼神陰翳怨毒,翻着大量眼白,看着有些猙獰恐怖。

怒了!

孟大少怒了!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神情緊張起來,孟大少當年在濱海橫行的時候,富二代中是當之無愧的王!

“強龍歸巢,螻蟻叫囂,以孟哥的性格,這死鄉巴佬,等死吧!”周葉神情猙獰起來,泛起森冷的獰笑。

下意識地,他又看了一眼陳靈兒的背影,只要鄉巴佬死了,那靈兒,就是本少的了!

李思玥柳眉緊蹙着,有些緊張地看着門口的孟少,旋即,嘴角勾勒起一抹淺笑,嬌俏的舌頭舔了舔紅脣,不屑地看着白小鳳:“鄉巴佬,惹孟少發火,唉……看來得讓人安排一下,好把屍體拉走了。”

然而。

一道帶着戲謔的聲音忽然響起。

“本大爺要是不接,你還能咬我不成?”

這話一出來,登時所有人全都駭然地看向白小鳳。

此時,白小鳳一臉不屑地看着門口的孟少,右手摸着鼻子,淡淡的笑着。

一個垃圾,本大爺憑什麼要接受他的挑戰嘛?

這輩子都不可能接受的呀,要是接受了,很掉價的啊!

說着,白小鳳緩緩地擡起右手,在空中晃了晃:“你連本大爺一掌都接不住,有什麼資格挑戰本大爺?”

話音剛落,所有人臉色都變了。

嘲諷?不對,是羞辱!

這話,簡直是赤果果的把孟大少按在地上羞辱了!

周葉和李思玥目瞪口呆地看着白小鳳的背影,這傢伙,要不要這麼狂?

即便是陳靈兒,也是一臉驚訝地看着白小鳳,顯然沒料到白小鳳會說出這樣的話。

站在門口的孟大少虎軀一震,怒火轟然從胸腔中爆發出來,五官都快扭曲成一團了。

從小到大,從來都只有他羞辱別人的份,還沒人敢這麼羞辱他的!

“混蛋,你是在找死!”

孟大少咬牙切齒怒吼道,這一刻,仿若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我那位朋友遲遲不到,所幸本少提前來看看,要不然,在座的一衆富二代還指不定被你這個鄉巴佬羞辱成什麼樣了呢!看來不用等我那朋友來了,我孟嶽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條命敢這麼猖狂!”

他剛纔之所以沒在大廳裏,就是因爲在外等候迎接那位帝都大人物朋友。

但那位朋友遲遲未到,他就想先來大廳看看,卻正好遇上了白小鳳嘲諷衆人。

說這話的時候。

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晰地感應到孟大少身上釋放出的森冷殺意。

一瞬間,整個大廳的氣溫都驟降了一大截。

下一秒。

孟嶽抖手從懷裏掏出了一把黑色小旗,每一面小旗只有兒童巴掌大小,上邊全都用金漆寫着“鬼”字。

他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令旗,眼中閃過猶豫之色,這一招,是他現在最強的一招,即便是他學會後,也從未施展出來與人鬥法過。

但,一想到所受到面前這鄉巴佬的羞辱。

孟嶽目光陡然堅定起來,既然要殺這鄉巴佬,那就要用最強的一招。

以碾壓的姿態,徹底磨碎面前這猖狂的死鄉巴佬!

他有十足的自信,一旦用出這招,絕對能瞬間秒殺掉面前的猖狂鄉巴佬!

就在這時。

白小鳳見孟大少拿出一把黑色令旗,登時咧嘴笑了起來:“咳咳……那個,要是沒猜錯,你應該是要用招鬼術法了,友情提醒一下,今天是三破日。”

“三破日?”

孟嶽眉頭一擰,有些疑惑。

“娘希匹的,你好歹是個天師,別告訴本大爺連三破日都不知道?”

白小鳳也是驚訝了一下,按理說,大小鬼節這種基礎知識,是每個天師入行進門時都會學習的。

但。

讓他沒想到的是,孟嶽卻大手一揮:“本少管你什麼三破日,說殺你,就特麼要殺你!”

白小鳳其實是真的猜對了,孟嶽得到機緣成爲天師,也不過是短短四年時間而已。

因爲他的天賦,所以在師門中,都是被師門長輩以各種資源堆積實力境界,反倒是對於陰陽界基礎的認知無比缺乏。

“哦,連三破日都不知道,你還不承認自己是垃圾?既然你這麼有自信的話……”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旋即神情冰冷,對着孟嶽一揮手:“那請開始你的裝比表演。”

娘希匹的!

三破日大鬼節,竟然還有天師敢玩招鬼?

刺激!真滴刺激啊!

本大爺老太太過馬路都不扶,就服你啊! “……”孟嶽。

他有點方啊,雖然是天師,但他知道自己在陰陽基礎知識上的匱乏短板。

面前的這死鄉巴佬,聽周葉說也是天師,現在又提到個讓他摸不着頭腦的三破日。

這三破日,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特別是見白小鳳一臉笑意,更是讓他心裏七上八下的。

“孟哥,弄死他,別給我面子。”

這時,周葉的聲音忽然響起。

孟嶽虎軀一顫,擡頭看向站在白小鳳身邊滿臉激動獰笑的周葉。

“孟哥,弄死他吧,這在我家的地盤上,出了事我來擺平。”

緊跟着,李思玥也笑着喊了起來,美目斜瞥白小鳳,宛若看到一個死人一般。

“對,孟大少,千萬不要留手,讓這鄉巴佬知道知道,濱海富二代圈子的厲害!”

“麻痹的,敢在我們面前叫囂,請孟哥爲我們出頭。”

“小小鄉巴佬,吃了陳大小姐的軟飯,就真以爲天下無敵了嗎?孟大少,弄死他,千萬不要留手!”

……

一道道叫囂聲響起,整個大廳登時喧鬧沸騰起來。

所有富二代全都憤怒地瞪着白小鳳。

之前是因爲沒人出頭,即便是周葉被白小鳳嘲諷,可週葉一直在退讓。

且,白小鳳是跟着陳靈兒一起來的,這在衆人眼裏,儼然就是吃軟飯的小白臉。

在場的雖然都是富二代,但能比得上陳家的也僅僅寥寥幾人而已。

忌憚陳靈兒,所以這些富二代一直都在保持克制。

但現在,有孟少這樣的猛人在,富二代們登時將所有的火氣爆發了出來。

一個吃軟飯的鄉巴佬,憑什麼在一羣富二代面前囂張猖狂?

陳靈兒俏臉滿是擔心之色,雙手緊握成拳,擡頭看向白小鳳,卻發現白小鳳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怪怪的樣子。

這傢伙,難道就一點也不擔心嗎?

聽到富二代們的叫囂,猶豫的孟嶽登時目光堅定起來,他很享受這種被萬衆依仗的感覺。

這次回到濱海,他就是想錦衣歸故里,告訴濱海的圈內人,他,回來了!

現在……不就正好是個機會嗎?

當着在場所有人的面,一招碾壓死這個鄉巴佬。

那所有的威信,一下子就豎立起來了!

然而。

就在這時。

白小鳳極其不耐煩的擺擺手:“喂喂,請快點開始你的裝比表演,本大爺還等着呢!”

美漫喪鐘 娘希匹的!

敢在三破日玩招鬼,能這麼主動玩這麼刺激的表演,必須得好好鼓勵一下啊。

“……”孟嶽。

他真的好方啊!

孟嶽瞪圓了眼睛怒視着白小鳳,這傢伙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死嗎?

“……”陳靈兒也是一臉茫然。

“……”周葉。

“……”李思玥。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所有叫囂的富二代此時全都懵了。

嘲諷!

這特麼是赤果果的嘲諷孟大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