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不願意過去,他看着慕容邵峯的臉,怎麼都吃不下去。

等等,陌兒說,他剛纔摔了一跤,他心猛的一沉,她快速的拉過她,檢查她的手。

“陌兒,你剛纔摔了一跤,有沒有哪裏受傷了?”

蘇紫陌也反覆給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沒有,雲軒,也沒有感覺到哪裏痛,就是膝蓋擦破了一點皮,不礙事的。”

“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摔倒呢?”

沐雲軒不相信她連路都走不穩,在次細心的翻看她的手。

“嗯,當時我也覺得奇怪,我起身的時候看了一下,我踩到鳳尾花的腐根了,一不留神就摔了一跤。”

慕容邵峯毫不在意,他做的滴水不漏,沐雲軒他是看不出來的。

慕容邵峯溫潤的眸子無限神情的看着蘇紫陌。

陌陌,對不起,這是認識你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設計你,但也是最後一次,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我會把這次的內疚,用一生來還你!用下一世來陪伴你!

吃燒烤間,慕容邵峯和沐雲軒各有心思,只有蘇紫陌吃得最歡快。

就像慕容邵峯說得那樣,蘇紫陌對他是全心全意的信任,蘇紫陌做夢都不會想到她今天摔倒的意義。

“陌陌,我有些事情要處理,兩天以後在回明月山莊,拍賣鳳絕吟的日子定在三日後。”

沐雲軒一聽,有些奇怪,他怎麼突然想在這山上住了,而且決定得這麼倉促,三日之後就拍賣鳳絕吟。

“陌兒,既然星月皇想住山上,我們就不勉強他了,我們回去吧。”

“好!我這一吃飽就犯困了,邵峯,那我們走了。”

蘇紫陌話音剛落,沐雲軒就擁着她騎上了金龍。

沐雲軒快速的用密音傳話給慕容邵峯。

“慕容邵峯,不要利用陌兒對你的信任,鳳絕吟,你最好三思而後行,若是讓本座發現你真的做了,本座絕對饒不了你。”

慕容邵峯一聽,不以爲意的笑了笑。

看着他們離開,慕容邵峯快速的起身,在周圍設下了雙層結界。

朱巖走到他的身邊。

“皇上,聖主已經懷疑,很有可能還會在回來。”

“呵呵!”

慕容邵峯冷冷一笑,“等他把陌陌送到明月山莊在折回來時,朕已經把一切都做好了。”

“皇上,真的要那樣做嗎?若是讓莊主知道了,只怕她……。” “只怕什麼?只怕陌陌會生氣,一輩子不理朕嗎?”

慕容邵峯看着遠方,思緒停留在他們相遇的那一刻。

“皇上,以莊主的性格,極有可能這樣做的。”

朱巖有些擔心,一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決裂,傷得最重的還是皇上。

“朱巖,你從小就跟在朕的身邊,你可知道,朕真正的想要什麼嗎?”

“皇上,朱巖明白,皇上什麼都不缺,唯獨缺的是一顆真心。”

慕容邵峯迴頭看向他。

抿脣一笑,卻很悽楚。

“不錯,朕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放不下她了,這一輩子,朕從來沒有奢求過她,朕難道連奢求下輩子也不可以嗎?”

“皇上,這……。”

朱巖想勸他放棄,可看到他那雙滿是痛楚的眸子,他到了嘴邊的話又說不出來。

但同時,他也能理解蘇紫陌的處境。

蘇紫陌會這樣待皇上,她心裏明白,她不會進一步,也不會退一步,進一步,她們之間的關係肯定會決裂,退一步,皇上會受傷,她的能退讓到這樣的程度,那是她知曉皇上對她的恩情,皇上也是看清楚了這一點,纔會一如既往的對她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可一生的時間很短暫,從青春無悔到老有所依,流年似乎就在彈指間,皇上的堅持,他也許能理解一些了。

正在朱巖冥想之際,慕容邵峯拿出鳳絕吟,只見鳳絕吟變得晶瑩剔透的,一滴鮮血清晰可見,慕容邵峯翻轉到另一面,卻又如梅花般漂亮奪目。

他絕美的脣角邊,一抹幸福的笑意慢慢的盪漾開,陌陌,我們這一輩子錯過了,我卻用心甘情願的態度留在你身邊,珍惜該珍惜的,但下輩子我們一定會在相遇的,你相信我。

“皇上,你手中的情握得太緊,你會很累的。”

從小跟在皇上身邊,他太瞭解他了,他的隱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不讓身邊的人傷心。

這一次做了讓自己違心的事情,他會覺得一輩子對不起蘇紫陌的。

“緊嗎?累嗎?可是朕這一刻怎麼覺得很幸福呢?”

慕容邵峯依然靜靜的看着鳳絕吟裏那一滴鮮血,那是他的幸福所在。

“皇上,何必執着,緣來坦誠相待,緣去坦然對待,心,不是用來煎熬的……。”

“夠了,朱巖。”

慕容邵峯的聲音有些哽咽,兩行淚水緩緩留下。

朱巖一看,瞬間怔住了。

從小到大,他這是第一次見到皇上流淚。

“皇上。”

朱巖快速的跪地。

“你不用勸朕,這是朕這一輩子的唯一的心願。”

他的愛,入骨髓,這份愛,並不會隨着時間而泯滅,甚至是越來越深。

“皇上,朱巖明白了。”

“去外邊守着吧!”

“是,皇上。”

朱巖快速的起身離開。

慕容邵峯起身往進屋。

一路往裏走,慕容邵峯迴憶着兩人在邊境相遇的種種。

陌陌,你給了我一次機會,下一世,我會寵你一生,愛你你一生。 朱巖要跨出院門時,又回頭看了慕容邵峯一眼,皇上心裏是認的清楚現在的形式的。

而非意氣用事,看清楚這一點,他的心裏似乎也沒有那麼擔心了,只是剜心之痛,皇上真的能承受得了嗎?

月光下,涼風習習萬籟寂靜。

房間裏,玉桌上,一個精緻的白玉碗和一把鋒利的匕首。

慕容邵峯的眼底蘊意出一抹甜美的笑意,柔情脈脈的凝望着鳳絕吟中的那一滴血,脣角邊的笑意越發的醉人。

思緒飄回他們初見的時候。

邊境密峯山下,依然是一個涼風習習,萬籟寂靜的夜晚。

“咦!你怎麼了?這大半夜的怎麼睡樹底下了?”

一抹天籟之音緩緩流入他絕望的心裏,卻也帶着一絲小心翼翼。

“在下受了一點小傷,姑娘若是不介意,可以給姑娘一個美女救英雄的機會。”

他仰頭,目光戲謔的看着她。

當時看到她那如小鹿亂撞的眼神,他第一次萌生了逗一個女人玩的心思。

“切,自古美女愛英雄,哪有救狗熊的?”

當時,他笑了,那是他第一次笑得那麼開心。

看着她一雙如星辰般的眸子裏,清澈醉人,不帶一絲雜質,脣角邊那若有若無的笑意,帶着一絲燦爛又有些幸災樂禍,看着她那雙明亮的眼眸,讓人希冀,活着是那樣的美好。

那一刻,他是那樣的想活下去……。

想着過往的種種,慕容邵峯的眼底盈滿了幸福的色彩。

他修長的手緩緩拿起玉桌上鋒利的匕首,一滴眼淚輕輕劃過刀尖,寒光閃閃。

他輕輕解開自己的衣服。

脣角蠕動了好幾次,纔開口說道:“陌陌,引我心頭血,換我們下一世命定情緣,血玉爲證,鳳絕吟爲指引,如有背叛,萬劫不復。”

說完,慕容邵峯把匕首插入自己的胸口。

撕心裂肺的痛,讓他脣邊綻放的不是痛苦的神情,而是盈滿幸福的笑意。

當他一滴血和鳳絕吟中的血融在一起時,他脣角的笑意明媚而燦爛。

“血誓以立,鳳絕吟,下一世,你爲朕引路,朕要在她喜歡的鳳尾花中與她相遇,下一世,朕不希望自己的身份在有任何束縛,若不能貴爲帝王,便是一個平凡人。”

語畢,鳳絕吟中的鮮血瞬間散發出一個強烈的紅光直衝雲霄。

隱在外邊的朱巖一看,快速的佈下屏障法阻擋這道光芒。

他內心激動無比,皇上成功了,這是他一輩子的心願,他做到了。

看着光芒消失,慕容邵峯的身體猛的往後倒去,胸口之處,血紅一片。

只是那脣角邊,依然看得清楚那幸福的笑容,緊閉着的眼角,一滴淚緩緩滑落。

“皇上。”

朱巖快速的抱起他往準備好的千年寒冰牀走去。

回去的路上,沐雲軒緊緊的擁着蘇紫陌,生怕下一刻蘇紫陌就會消失一樣。

她就是這樣的性格,對自己信任的人,她從不會去懷疑和提防。

“陌兒。”

“嗯!”

蘇紫陌小酌了幾杯,微微有些醉意。

看着她醉人的容顏,他附身,輕柔的吻印在她光潔的額頭上。 他的擁抱越來越越有力,迷迷糊糊的蘇紫陌不悅的皺了皺眉頭。

“雲軒,你抱得太緊了,我快無法呼吸了。”

沐雲軒低頭,深深的埋在她的鎖骨處,心裏突然莫名的慌了起來,似乎有東西在從他的心底慢慢的抽走,這樣緊緊的抱着她,依然平復不了心裏的慌亂。

“雲軒。”

感覺到他的不安,她快速的擁抱着他。

“怎麼了?怎麼突然如此不安?”

她擡眸,媚眼如絲的看着他,聲音迷離而帶着淡淡的嘶啞。

“陌兒。”

他快速的吻上她的紅脣,熾熱又霸道的氣息就像要把蘇紫陌融化了一樣。

“唔唔唔……!”

蘇紫陌承受不住他這瘋狂的舉動。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開。

蘇紫陌猛的一震,用力推開沐雲軒。

“陌兒,不要拒絕我,我心底特別的不安,從來沒有像此刻這樣不安過。”

沐雲軒急急的解釋,一雙眼眸裏充滿了痛苦。

蘇紫陌張了張嘴,不知道他怎麼會突然的不安起來。

“雲軒,別怕,我不就在你的懷裏嗎?”

“陌兒,你告訴我,慕容邵峯今天找你,你真的沒有任何地方受傷嗎?”

沐雲軒不放心的再次問道,慕容邵峯,一定是他,他心底這突然的不安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的。

他深邃的目光裏,驀然出現了深深的藍光。

蘇紫陌一看,猛的一驚!夢魘,蘇紫陌腦海裏迅速的劃過夢魘的名字。

不,他不是夢魘,他是雲軒。

“雲軒,我剛剛到不到一盞茶的功夫你就來了,就是摔了一跤,其他的真的什麼事情的沒有發生過,膝蓋處你剛剛也檢查過了,也沒有流血,至於受傷,也沒有傷口啊!”

爲了讓他安心,她又把自己的手檢查了一遍,真的沒有任何地方有痛感。

“陌兒。”

他大手輕觸着她絕美的容顏,眼眸裏泛着水霧,無限深情的凝視着她。

“以後,能離慕容邵峯遠一點嗎?我會嫉妒,真的很嫉妒。”

“好!”蘇紫陌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沐雲軒一聽,脣邊綻放出一抹笑容,曇花一現中,卻有着微微的悽苦的笑。

蘇紫陌觸及到,心底猛的如刀戳,她今日的舉動傷害到他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