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周雨晴向著一側快速地逃跑,同時一手對著後方追過來的唐英急速射擊。

「嗖!嗖!嗖!」

唐英左右躲閃,子彈每一次都擦著他的身子而過,卻是沒有辦法打中,甚至連衣服都沒有剮蹭到。

「不好!老大有危險!」

曹猛發現了唐英的意圖,這是要擒賊先擒王啊!

「方胖子,火力攻擊!」

曹猛大喊一聲,毫不猶豫扣動了扳機,瞄準向著周雨晴襲殺而去的唐英。

「賊人,受死!」

曹猛離周雨晴最近,當唐英向著周雨晴殺去的時候,曹猛看了下四周,發現天台上有一根棍子,頓時跑到一旁,拿起棍子,便是要朝著唐英打去。

他若是不出手,周雨晴必死無疑。

「嘭!」

木棍打在唐英的身上,驟然斷裂,而唐英卻跟沒事人一樣。

木棍的打擊就好像是給他撓痒痒一般。

「什麼?!」

曹猛剛才的力道有多大他是清楚的,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唐英會這麼能挨打啊!

「螞蚱,竟然敢打我!我殺了你!」

唐英被打,身上的殺意越發的濃烈。

停下身子,目光凝聚在了曹猛的身上,唐英怒了!

「你……」

曹猛的目光對上了唐英,頓時被他身上散發的氣場下了一跳,手持著殘碎的木棍,有些哆嗦。

「死!」

「不要!」

唐英一字落下,周雨晴也感覺到不妙,剛剛出聲要阻止,可是已經晚了。

唐英已經來到了曹猛的身前。

曹猛幾乎還沒有看清唐勇出手,唐英的手已經有如鐵鉗一般牢牢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唔……」

一瞬間,曹猛覺得全身無力,呼吸困難,而他的雙腳,在慢慢地離開地面。

「曹猛!」

周雨晴見到曹猛落在唐英的手中,槍瞄準著唐英,連續扣動扳機,只可惜,此時的唐英全身散發出濃烈的氣場,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

子彈打過來,撞擊在屏障上面,只能夠掉落在地上,對唐英起不到絲毫的傷害。

奧澤大世界 「去死吧!」

唐英臉上閃過一抹狠辣,隨後將曹猛直接朝著樓頂外扔了出去。

「不!」

周雨晴和方圓看到唐英的舉動,發出聲嘶力竭的吶喊,想要阻止唐英,可是唐英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曹猛。

被一個連三流高手都不是小垃圾給打了,對於古武高手來說,這是恥辱!

只是他們的聲音絲毫不能阻止唐英,曹猛被他無情地從天台樓頂扔了出去。

這棟樓,足有二十幾樓,曹猛被唐英這麼扔下去,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生路。

「嘭!」

二十幾樓墜落,耳邊傳來一聲悶響,觸目驚心。

但是這個聲音對於唐英來說,似乎是最好的妙章。

此時,秦穆然剛剛到達樓下,卻是有人從天而降,摔落在他的身旁,地上瞬間流了一灘的鮮血。

「這不是雨晴身邊的跟班嗎?」

秦穆然雖然不知道曹猛叫什麼,但是他見過曹猛不止一兩次了,尤其是看到曹猛那死不瞑目的樣子,一種不好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

「不好!雨晴有危險!」

秦穆然想到這裡,瞬間速度爆發,向著裡面沖了過去。

從這角度來看,曹猛是從天台上被丟下來的,必然現在那古武者在天台!

順著安全通道的樓梯,秦穆然猶如離弦的弓箭,「嗖」的一聲便是躥了出去,向著天台狂奔而去,眨眼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雨晴,你可得撐住,等我!等我!」

秦穆然在心中吶喊,腳下的步伐又不由得快了幾分。

自從踏入暗勁後期以後,秦穆然身體的各項機能再一次的提升,第一次,他完美展現了暗勁後期的速度爆發,一層的樓梯,在他的腳下,不過是三步的事情,整個人速度快到了極致!

此時的他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必須要在那古武界的高手對周雨晴出手前,趕到天台! “你怎麼來了?”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李若曦,皺着眉頭問道。

“唰~”

趙小川眼前一道白影閃過,白天的黑白裙學姐出現在了趙小川的面前,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讓趙小川心中有些發寒。

“因爲不想看到你死掉,所以就來了!”李若曦忽然開口,嚇了趙小川一跳,但當他反應過來時,臉上立刻又佈滿了詫異的表情。

“你剛剛說什麼?”趙小川以爲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李若曦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是我說的,是學姐說‘不想看你死掉,所以就來了!’”

趙小川的額頭瞬間黑了下來,看着黑白裙的女子,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黑白裙的女子並沒有在意趙小川生氣的語氣,反而對着李若曦使了個眼色。

李若曦恍然大悟,向着趙小川伸出手,而在她的手中靜靜地躺着一張黃紙。

“九百九十九?”趙小川看着李若曦手中的東西半天,忽然驚叫道:“這是你從雜貨店買的?”

李若曦被趙小川激動地樣子嚇了一跳,眼角泛起了淚花,黑白裙的女子瞪了趙小川一眼,讓趙小川反應了過來。

張小川尷尬的咳嗽一聲,然後拿着黃紙,發現黃紙包成一個小三角,而一跟細細的紅繩正纏在上面。

“這玩意可不便宜啊!”趙小川感慨了一句,然後問道:“你來這裏,不會就是爲了給我送這個東西吧?”

李若曦看了看學姐,發現她點了點頭,道:“恩,就是爲了送這個東西,因爲快要軍訓了,那裏會很不安全。聽學姐說這個很管用,所以就買了這個。”

“可是這個很貴啊!”

雖然趙小川有些小感動,但是一想到這張符的價錢,不由有些心疼。

李若曦看着趙小川的表情,咬了咬嘴脣,弱弱的問道:“小川,你是不是在生氣?”

“我在心疼那九百九十九!”

趙小川心中吼道,但看到李若曦的表情,嘆了口氣,笑了笑道:“沒什麼,只不過想起你們女生宿舍比較遠,有些心疼你!”

李若曦聽到趙小川這麼說,立刻露出了開心的表情,說道:“沒關係的,誰叫我是你的女朋友呢!何況你也不必擔心我,我可以也給自己買了不少的護身符呢!”

農門小媳婦:隨身帶著APP 說完,李若曦擼起袖子,幾十個黃符連成一條手串綁在他的手腕上,頓時讓趙小川無語。

趙小川、李若曦又聊了一會兒,趙小川旁敲側擊想要知道李若曦和身旁的學姐是怎麼認識的,但卻每每到了最關鍵的時刻被一旁的學姐打斷。

不知過了多久,趙小川發現時間不早了,提出要送李若曦回去,但卻被李若曦拒絕了,趙小川也沒有介意,說了聲再見,便返回了宿舍。

來到宿舍,趙小川卻發現三人已經躺在了牀上。

“奇怪,你們怎麼不聊了?”趙小川好奇地問道。

“別提了!前面不是再講軍訓的事情麼?結果被耗子噁心到了!”郝大寶指着牀上躺着的劉子豪,說道。

劉子豪嘿然一笑,說道:“是你們定力不行,還怨我?不過據說那件事可是真的哦!”

“呀~別說了!大晚上,耗子你真是討厭死了!”蔣舟舟忽然尖叫一聲,打斷了劉子豪。

“呵呵,好了,快點睡覺吧!明天早上還要起早一點,準備準備東西,然後出發呢!”趙小川見宿舍裏氣氛沉悶了好多,打斷了三人的話題,說道。

“對了,小川,那個李若曦來找你做什麼啊?”

正當趙小川鋪好新買來的牀鋪剛想要睡覺時,劉子豪問道。

趙小川愣一下,摸着自己口袋中的黃符,笑了笑,道:“沒什麼,就是讓我注意一點有關軍訓的事情。”

三人聽出了趙小川不在再說下去,也不再問什麼。。

晚上,趙小川做了一個夢,夢見李若曦正一臉微笑的躺在自己的懷裏,而自己看到李若曦可愛的臉龐,心頭一跳俯下身子,打算親吻李若曦。

就在這時,李若曦的臉龐忽然變成了學姐蒼白的臉龐,頓時嚇了趙小川一條,連忙推開對方。

誰知對方雙手環住自己的脖子,怎麼也不肯放手,然後趙小川感覺自己脖子一緊,一股窒息感猛然向自己襲來,然後學姐的臉上血跡斑斑,慢慢地向着自己靠了過來。

“小川,小川!”

趙小川的耳邊傳來一聲聲幽怨的聲音,然後他猛然睜開眼睛,發現一張恐怖的臉龐正貼在自己的眼前。

“啊~”

趙小川一聲短促的叫聲,立刻被對方捂住了嘴巴!

“噓,小川,別叫!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是我!”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人,好半天長出了一口氣,發現原來是蔣舟舟。

“舟舟,大晚上你不睡覺,這是要幹什麼啊?”趙小川無奈的說道。

“小川,我想去拉屎!”

“那你就去啊!”

“我不敢,現在已經凌晨一點了!”

聽到蔣舟舟的話,趙小川一愣,好奇的看着蔣舟舟,道:“難道你害怕廁所中有鬼?”

蔣舟舟面色有些尷尬,道:“本來是不怕的,可是聽到你的話之後就有些害怕了!”

趙小川聽到蔣舟舟這麼說有些無語,但是想起了昨晚的經歷,猶豫了一會兒,道:“好吧!那我們一起去吧!”

蔣舟舟感激的看了趙小川,說道:“小川,我就知道你最夠哥們了!我叫了他們兩人半天,都睡得和死豬一樣。哦,對了,外面冷,別忘了披件衣服!”

趙小川和蔣舟舟兩人走在走廊裏,感覺周圍有些冷,不由心中有種毛毛的感覺。

“小川,你說王大爺說的話是真的麼?”蔣舟舟忽然開口說道。

趙小川一愣,想起了之前自己奇怪的夢,心中不由有些煩躁起來,道:“大晚上的,別自己嚇自己,快點解決,快點睡覺,明天還有事情要做呢!”

蔣舟舟聽到趙小川這麼說也不再言語,不一會兒,兩人便到了廁所門口。

“吱呀~”

趙小川推開了門,廁所中昏暗的燈光下一片靜寂,趙小川的目光打量着靠在牆邊的墩布和洗漱池半天,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長長的舒了口氣。

陸先生,養狐成妻 “看樣子,昨天晚上十有八九是幻覺了!”

趙小川心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

“小川,怎麼了?能不能快一點?我快要拉褲襠了!”

身後的蔣舟舟看到趙小川半天不動,連忙催促道。

“好了,好了,你快去吧!我在這裏等你。”

趙小川讓開一條小道,蔣舟舟連忙擠了進去,然後覺得也有些想上廁所,便也開始解開了褲子。

“啊!”

正當趙小川將要尿尿的時候,蔣舟舟忽然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曹猛!」

周雨晴和方圓眼睜睜地看著唐英將曹猛從樓頂扔了下去,這一刻,他們幾乎崩潰。

唐英殺掉曹猛以後,很是享受這種感覺,以華麗的姿勢轉過身來,他的目光看向了已經哭成淚人的周雨晴。

「呵呵!看著自己的朋友死去,很無助吧!別著急,下一個就是你了!」

唐英說著,便是一步一步向著周雨晴走去,猶如死神一般。

在場的眾人根本就不可能是暗勁初期古武高手的對手,戰局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片碾壓的趨勢。

「老大!」

方圓見到唐英要朝著周雨晴殺去,也不顧自身的安危,向著唐英的後背衝去,雙手死死地抱住了唐英的身體。

「老大,快走!」

方圓對著陸傾城嘶吼道。

「方圓!你幹什麼!」

周雨晴沒有想到方圓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這樣抱住唐英,與送死有什麼區別。

「老大,能夠跟著你,這輩子,值了!」

方圓的眼中流露出一絲的開心,同時也可以看出,方圓這是抱著必死的決心。

「不要!不要!」

周雨晴徹底要崩潰了,方圓和曹猛都是她調到中海市局以後就跟著自己的,這麼長的日子裡,周雨晴在心裡已經把他們當做家人,但是現在,這兩個家人為了救自己,曹猛已經犧牲了自己的性命,現在,就連方圓也要犧牲了嗎?

「呵呵,好一個忠心的狗啊!你以為抱住我,就能夠阻止我了嗎?」

唐英的臉上露出一絲的玩味。

要知道,他可是橫練外家功夫的古武者,肉身的強大,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螻蟻能夠想象的。

「轟!」

唐英身軀僅僅是一震,方圓的雙臂便是感覺到了發麻。

只是,這時候的方圓知道,只要自己一鬆手,他和周雨晴就都得死在這裡,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夠鬆手。

忍著手臂傳來的劇痛,方圓使出了吃奶的勁來。

「嗯?」

感受到方圓手臂的鎖緊,唐英有些意外。

「死胖子,你倒是讓我有些意外啊!」

唐英有些不屑,同時利用手肘,有如千斤墜一般,重重地擊打在了方圓的後背上。

「噗!」

這一擊,著實沉重,方圓只感覺一股蠻力湧入體內,同時體內的氣血翻騰,喉嚨一癢,一口鮮血噴了出去。

「方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