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但那並不是普通的冤魂野鬼,確切的說,那是幾隻五色之鬼。”

“五色之鬼?那是什麼東西?很難對付嗎?”

我還從來沒聽說過這個鬼,許師傅哼了一聲說:“何止難對付,你知道傳說中的五鬼吧?”

我點了點頭,這五鬼我當然聽說過,民間傳說中,那並不是五個鬼,而是指的五方鬼,也就是五個方位,凡遇五鬼者,諸事不順,家道不寧,買賣多塞,財源淡薄,婚戀失散,疾病不休。

算命先生也有一句話,叫做五鬼五個頭,誰人犯了誰人愁。

簡單來說,但凡招惹上了這五鬼,不死也要扒層皮。

我問許師傅,難道那個老宅裏的,就是傳說中的五鬼?

許師傅說,那老宅裏的確就是五鬼,但並不是真正的五方鬼,而是人爲弄出來的五鬼。

我嚇了一跳,這五鬼居然還有人造的?

許師傅說,五鬼雖然是災星,但同時也是福星,就看是否能爲人所用。

古時候有很多道法高深的異人,專門役使五鬼,爲人搬財運勢,而且這種五鬼通常就是這些人自己製造出來的。

因爲真正的五方鬼,是惡鬼,即使有高人能役使,那也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很多人都是製造出一種似是而非的五鬼,能夠給事主運財,諸事大吉。

女帝打臉日常 但是這種法術通常都是有一定危害性的,因爲要役使五鬼,必然要拘來無辜者的魂魄,年深日久,怨氣很深,一旦控制者無法控制這五鬼,達到一定程度自然就要被五鬼反噬。

我聽的一陣毛骨悚然,看着許師傅,忽然冒出個可怕的念頭來,那幾個五鬼,不會就是許師傅弄出來的吧?

許師傅眼睛直盯着我,陰森森的一笑,說:“你小子,心裏是不是在想,那五鬼就是我弄出來的?”

我連忙搖頭否認,他這個眼神讓我心裏直發毛,隨後他嘿嘿兩聲,拍了我一巴掌說:“那五鬼要是我養的,剛纔你覺得那傢伙還能跑麼?臭小子,趕緊睡覺去,明天去給我調查調查那傢伙的來歷,還有,去看看那個叫顧盼盼的小娘們有沒有什麼動靜,你這條小命現在還沒完全保住呢,還敢懷疑老子,不想活了你?”

許師傅一臉兇巴巴的樣子,我苦笑一聲,只得點頭應聲,他說的很對,我現在自身還難保,管什麼別人的閒事呢?

不過,這許師傅自從我出事之後,表現出來的越來越怪異,脾氣也越來越乖戾,完全不像過去那個整天渾渾噩噩的老頭子。

我看着他,心裏暗想,這許師傅到底又是個什麼來歷呢? 白展正在喝茶,讓樂天驚訝的是,幾個在他家做過客的醫學泰斗居然也在,顧小冷這丫頭一看到樂天來了,馬上站起身。

「樂天哥……你怎麼來了?」她笑呵呵的問。

「咦?你怎麼在這?」樂天也一愣。

「我現在不上學了啊,我就跟著幾位老師在醫院裡混了。」顧小冷回答。

樂天「哦」了一聲。

「樂天你怎麼來了?坐坐坐……這幾位是……」白展看到樂天急忙招呼。

「白叔你不用介紹了,這姑娘是我妹子,他的幾位老師都在我家做過客。」樂天笑著說道。

「那正好,既然是熟人就更不用客氣了。」白展哈哈一笑。

一杯茶喝完,幾位醫學教授一一告辭,誰都看得出來,樂天過來可能有事,他們的眼力勁可是很足的。

「樂天哥我走啦。」顧小冷叫道。

「好好學!」樂天點點頭

白展的辦公室裡面只剩下了樂天和白夏,外加一個白展。

「有事?」白展問。

「沒事……就是來看看你。」樂天回答。

他拿起牆上的二胡看了看,這二胡被保養的極好,拿在手上的手感很舒服。

白展有些意外,不過他看了看站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白夏,心裡也稍微有了點數。

「中午沒事的話,就去家裡一起吃個午飯?」他問道。

「好。」樂天點點頭。

白展馬上拿起電話,讓自己的老婆多做點菜。

「叔叔,最近你的身體沒有什麼異常吧?」樂天問。

「這個倒是沒有,吃得飽睡得香……」白展搖搖頭。

「那……那四個副院長有什麼異常嗎?」樂天繼續問。

「這個……最近我實在是太忙了,醫院和上級醫院進行駁接,這對於我們醫院是一個極其重大的事情,有了上級醫院的技術支持,我們的醫師水平將會大大地提高,我這段時間都忙活這個了。」白展想了想,搖搖頭說道。

「行!沒事就是好事……」樂天笑著說道。

他打量著白展,白展一開始沒有發覺,過了一會,他就有點不自然了,因為樂天已經足足盯著自己看著十分鐘了。

「怎麼了?我有什麼不正常的嗎?」他疑惑的問。

樂天咂了咂嘴,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爸有問題?他怎麼了?你倒是說話啊……」白夏都著急了,一個勁地催促樂天。

致命婚姻:女人,你只是棋子 「也說不上有事,就是看著叔叔的印堂,依稀有一點灰暗的痕迹。」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灰暗是什麼意思?」白夏一愣。

「就是要倒霉的前兆!」樂天回答。

「倒霉?我怎麼會倒霉?」白展也是嚇了一跳。

樂天搖搖頭。

「這個我可不好說……我只能看出你可能要倒霉,至於你要怎麼倒霉,我說不出來!」

白展看了看白夏,白夏看了看樂天。

「怎麼會看不出來?你的本事不是挺多的嘛?」白夏不願意了。

「拜託!你是不是當大仙是神仙了?我能看出這麼一點點跡象已經是難能可貴了,你還想讓我怎麼樣?再說了……叔叔要倒霉很有可能就是你的原因。」樂天瞪著眼珠子看著白夏。

「啊?我的原因?」

白夏無語,怎麼又扯上自己了?

「最近是不是又有男人追求你?」樂天看著白夏。

白夏一愣,還沒說話,臉就先紅了。

白展奇怪的看著樂天和白夏,這是什麼情況?

「白夏,怎麼回事?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你倒是說啊!」他問了一句。

「也沒有人追求我嘛,就是**他一直約我出去吃飯,都約了好多次了,我就想著總是拒絕好像也不太好,就答應他了,不過我答應的是這個周末,還有好幾天呢。」白夏無奈的說道。

白展點了點頭,閨女和這個副院長汪強的兒子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你說什麼?**?」樂天一愣。

「是呀,**……怎麼了?」白夏打量著樂天,這傢伙怎麼像是很驚訝的樣子。

「你有沒有這個**的照片?」樂天追問。

白夏搖搖頭。

「這個**是做什麼的?」樂天繼續問。

「你到底要幹嘛啊?又要說我不能談戀愛是嗎?」白夏瞪著樂天。

樂天沒辦法,只能看向白展。

「這個**就是副院長汪強的兒子,他開了一家醫藥器材公司,和我們醫院有一些合作,當然……這裡面也有一些是看在他父親的面子上,這個年輕人家境不錯,人我看著也還可以,規規矩矩的沒什麼大毛病。」白展說道。

「規規矩矩……」樂天哼了一聲。

「你到底要說什麼?」白夏問。

「我建議……只是建議啊,這個**的約會你不要去!你爸爸印堂的灰暗很有可能就是和這個有關,你說約會在周末,現在叔叔的印堂灰暗也不明顯,我估計如果等到周末,就會非常的明顯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就不可預測了。」樂天提醒道。

白夏不說話了,因為同樣的話,樂天已經說過許多次了,幾乎每一次她和樂天見面,樂天都會來一次老生常談。

倒是白展,奇怪的看了看樂天。

「行了,這事……以後再說,白夏你提前下班去吧,回家幫你媽媽做幾個菜。」他吩咐道。

白夏站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樂天吶,你……是不是喜歡白夏?」白展看著樂天。

「啊?叔叔……我……」

樂天愣了一下。

「哎……你不用解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沒事!叔叔和你阿姨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我們也不會攀附富貴人家……你放心就好了。」白展慢慢的說道。

樂天徹底無語了。

「叔叔,你可能是有點誤會……我和白夏其實只是朋友。」

「朋友也是會發展的嘛……其實我還是很看好你的!你這個人雖然性格有些古怪,但是人是不錯的,不過我家的這個閨女啊,從小就被我慣壞了,我和她媽媽說的話,幾乎沒有什麼用!特別是在感情上,她有主見得很。」白展看了看樂天。

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長輩,應該在這個時候有一點點表態,不能打擊到人家。 白展斟酌著自己的用詞,既不會影響到樂天追求自己女兒的心態,又將其中的困難點了出來。

「呃……如果白夏看得上我,我就能娶走她?那將來我是不是還能繼承這家醫院?」樂天突然問道。

白展驚了一下,這小子貪心不小啊!居然對醫院也有覬覦之心。

「你想做院長?」白展看著樂天。

「想啊,那時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醫院裡賣飯賣零食了!我想賣什麼就賣什麼,哈哈……誰能管得了我!」樂天囂張的一笑。

白展目瞪口呆的看著樂天。

這貨想要繼承醫院的目的就是為了在醫院開小賣部……

他有點絕望了,這樣的思想,如果自己的閨女嫁給他,不會將來被逼著在大街上賣藝吧?

白展看了看牆上的二胡,覺得自己是不是要讓閨女稍微學一點?

這個話題不能聊了,白展果斷的改變了話題。

「小冷是你的妹妹?」他問。

「算是吧,寄宿在我家,天天喊我哥哥。」樂天點點頭。

「這個孩子是個醫學天才,我們醫院預定了,現在她開始跟著幾位教授級別的老師學習,我問過了,學習的時間大概在三到五年!反正無論學幾年,每一年我們醫院都會給顧小冷十萬塊的助學金!條件就是她將來必須要留在我們醫院。」白展看著樂天說道。

樂天眨了眨眼。

「這件事我問過小冷了,她說要你做主,你的意思呢?」白展問。

一年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很多成年人的工資都達不到這個數字呢,更不要說顧小冷還是一個孩子。

「少了點吧?」樂天問。

「這還少?小冷如果出師以後……在醫院的實習期工資就按照主任級別的發放!我敢保證她會成醫院最年輕的主任級別醫師。」白展說道。

如果顧小冷可以留在他們醫院,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光是幾位醫學泰斗的高徒這個名頭拿出去,就能讓醫院提升一個檔次。

樂天摳了摳鼻孔,一副沒有興趣的樣子。

「有一件事……我忘了和你說了!」他看著白展。

「什麼事?」白展一愣。

「你知道顧小冷的爸爸是誰嗎?」樂天問。

白展搖搖頭。

「顧建這個名字你聽說過吧?」樂天笑呵呵的看著白展。

白展一時間沒回過神,他仔細地想了想,顧建……依稀有那麼一點熟悉。

他看了看樂天那若有所指的眼神,猛地想起了顧建是誰。

「不是吧……是他的閨女?」白展嚇了一跳。

樂天點點頭。

「所以你在顧小冷的面前談錢……實在是沒有這個必要,她願意留下來,你就是一分錢不給她也會留下來,她要是不願意留下來……你就是給她一個月一百萬她也不會留!你說顧建的錢夠不夠買下這樣的一百家醫院?」他笑呵呵的問道。

白展無語。

「所以……對於顧小冷來說,你只能打感情牌!別的什麼都不要提,但是對我你還是要打金錢牌!目前我是顧小冷的監護人……她父親付了一千萬讓我管教她離家出走的女兒,所以談錢的事,還是和我來吧。」樂天得意的說道。

白展點點頭,他算是明白了,無論顧小冷留不留的下來,他這筆錢是省不了的,因為面前這個傢伙喜歡錢!

「你說吧,你要多少?」他問。

「一個月……就給一百萬吧。」樂天獅子大開口。

白展翻了個白眼,如果不是清楚樂天是什麼人,他早就喊保安了。

「都是熟人,你這麼黑有點過分了吧?」

「是嗎?那給你省一點。」樂天看了看白展,痛快的退了一步。

「省多少?」白展問。

「省一萬!你就給九十九萬吧!」樂天一副肉痛的表情。

白展氣的牙根痒痒。

「沒錢,你當醫院是地主老財啊……」他氣呼呼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