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女鬼的咆哮,突然之間,三隻紅衣女鬼搶先動手。對準了從天而降的我和上官仙,便直接就飛撲了過來。

如今我等殺意正濃,什麼也無法阻擋我們。正可謂神擋殺神,佛擋弒佛。

這三隻紅衣女鬼正好當做我們的開胃菜,我和仙兒毫不留情,臉色一冷,同時出招。

我在半空之中當場就激射出一道道氣,直奔其中一隻紅衣女鬼。仙兒也不客氣,嘴裏嬌喝一聲。兩股極陰極煞之氣如海如波,當場就向另外兩隻紅衣女鬼激盪而去。

最後只聽“轟”的一聲,三隻紅衣女鬼當場便發出了一身慘叫,直接就被我們一招秒殺。

因爲仙兒是極陰極煞,直接便對紅衣女鬼進行了壓制。所以我們之後,我們很輕鬆的便落在了山谷之中。

而我們剛落在山谷內,此刻再次放眼望去,只見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全是紅衣女鬼。以鋪天蓋地之勢,對着我們就直接迎面撲來。

我也懶得廢話,舉起真武桃木劍就對着鬼羣之中殺了過去。仙兒見我向前衝了過去,也緊跟着我殺了上去。龍辰和柳如煙等全都是如影隨形。

大戰就此全面爆發,我們以寡敵衆,血戰八方。

天上有蛇族護衛,與紅衣女鬼打得不可開交。但紅衣女鬼始終強大,蛇魂雖說也厲害。但也經不住幾隻鬼的何爲,一隻都處於劣勢。

地上,我們一羣青年強者殺伐蓋世,如果論一對一,紛紛鍾可滅殺紅衣女鬼。但此刻紅衣女鬼的數量太多,最後我們發現,其真實數量根本就不止五百。

我感覺紅衣女鬼的數量應該在八百至一千左右,這樣多的紅衣女鬼。別說我們了,就算一個大門派,也未必不會被其碾壓毀滅。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就算如此。我們依舊只是出於劣勢,沒有落敗。

仙兒乃極陰極煞,氣息就壓制了紅衣女鬼。同時,阿雪手中有一隻鬼鈴鐺。這東西只要以催動,方圓十米之內,所有魂魄皆會被壓制。

雖說這是一件好東西,我們站在這十米之內。凡闖進來的紅衣女鬼都可以很輕鬆的解決。

不過很遺憾,這麼好的一件寶貝。卻需要強大的道氣供應,就算是我。也不敢不間斷施展。

所以阿雪在施展這麼一件寶貝的時候,總是再我們被陷入包圍,險地的時候催動一次。幫助我們脫離危險,可就算如此。阿雪此刻消耗的道氣也極其嚴重。

此刻的她,正在和千雲香交替使用,減緩道氣的消耗。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我等血戰衆鬼魅。三石道長帶着他的三石教數十弟子參戰,雖然他們全都用到了三石道長的祕術,短時間強大了己身。

可他們始終修行時間太短,就算資質都不錯。此刻面對數百紅衣女鬼的圍攻,也是吃不消。

最終,一個個三石教弟子在三石道長的面前倒下。

錯入豪門,雙面總裁請放手 三石道長此刻殺得雙眼血紅,殺氣沖天。一把銅錢劍左劈右砍,顯得狂暴無比。

三石道長的三個弟子,天雲、地雲、人云。其中修行最弱的人云,此刻身受重傷,口吐鮮血。其中的天地師兄正把他護在中間,依舊死戰不退。

蛇族,一個強大的陰山後禽類妖族。如今在場的,全都是陰山蛇母挑選出的蛇族年輕強者,資質、天賦更是不用說。

畢竟數萬蛇族中,一共就挑出了四十多條蛇魂。

如今活下來的蛇魂,各個也都強大無比,實力不輸紅衣女鬼。但雙拳難敵四手,雖然我極力保持陣型,讓受傷的蛇魂回到我的紫金葫蘆之中。

可是還是出現了意外,從開戰到現在,已經死去了五條強大的年輕蛇魂。

我雖然很是悲傷,和仙兒拼命的的屠殺眼前的紅女鬼,但依舊無法改變我們被壓制的命運。

而就在此時,只聽身後的姬無雙突然暴吼了一聲:“絕塵!”

此言一出,道氣激盪。兇猛的陽氣迅速蔓延四方,周邊的紅衣女鬼也在這一刻嘶吼、哀嚎,驚恐異常。

絕塵乃姬無雙最強道術,此刻他竟然使出了絕塵,可想而知現在的形勢是多麼危急。

不僅如此,我用眼角的餘光看到,老常正在阿雪的掩護下開始迅速的結印。這種法印我見過,這是老常找我單挑的時候,使出的最強遁甲術叫什麼“電光蛤蟆術!”

只聽老常一聲悶吼,怒氣沖霄:“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開開開!”

話音剛落,我們周圍忽然出現了無數閃爍的白影。我知道,這些白影是會爆炸的,兇悍異常。

緊接着,便是連聲炸響:“砰砰砰……”

隨着電光蛤蟆的爆炸,這一次最少殺死了二十隻紅衣女鬼。可想而知,老常這種道術是多麼的兇殘。

老常此時情況之間就殺死了二十隻紅衣女鬼,着實給我們贏得了一口喘氣兒的時間。

不過老常卻因爲這麼一個道術,導致身體出現了乏力,額頭上也直冒冷汗。

除了老常,末葉道長、王叔、熱依木等。紛紛拿出自己最強咒術,王叔的乾坤劍法、熱依木的火炎咒、末葉道長蛇形虛影。

當然,最開始的時候我們根本就不需要有多費力,就能滅殺一隻紅衣女鬼。

可是漸漸的,隨着大家的道氣不斷被消耗。就算我們的道行高於這些紅衣女鬼,可在他們幾隻或者幾十只的聯手圍攻之下,也顯得乏力。

有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不過還好。就算如此,我們依舊只是出於劣勢,沒有敗像。

因爲我有最強冥妻上官仙,仙兒真的太強。我一度懷疑,她的道行即將跨入三魂境界,甚至已經達到了天衝巔峯,距離人魂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遙。

仙兒不僅可以以一敵十,甚至還能左右支援,遊刃有餘。

當然了,至於我。自保完全沒有問題,但要說到遊刃有餘,那可就不行了。

仙兒主戰,我、龍辰、柳如煙左右掩護。保持我方陣型不亂,只要陣型不亂,我們就可以繼續堅持。

而我們的頭頂上方,則全都交給了蛇族。

蛇族很是頑強,在常棕藍的帶領下,一隻守護這我們上方不被紅衣女鬼突破。

此刻的我們,完全被紅衣女鬼包圍。向前看,全是紅衣女鬼,向上看也全是紅衣女鬼。

如果站在外界,也只能看到一團紅衣女鬼。根本就看不到被包圍在中間的我們。

我們的傷亡越來越慘重,半個小時過去了,支援依然沒有到來。

可是我們,全陷入了苦戰,已經不再是劣勢。

三石教祕術時間到了,大多數人虛脫。此刻幾乎沒有多少戰鬥力了,老常接連使用了三次電光蛤蟆,現在也是道氣嚴重不足。

蛇族現目前就剩下了十條蛇魂在苦戰,期間又有許多條蛇魂身亡,落得魂飛魄散。

仙兒雖說強大,如果她想一個兩個人離開,難度不大。可是這會兒要保護這麼多人,那可就不行了。

我的道氣消耗也異常的嚴重,導致這會兒都不敢開啓至陽氣了。

也就在我們幾乎陷入苦戰,即將敗亡的時候。一聲嬌喝突然傳進了我們的耳朵:“李炎,如果你加入我黑蓮,你我共度成仙。如果不,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一聽到此言,我的眉頭猛的皺起。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黑蓮聖女童瑤!

沒想到童瑤竟然出現在這裏,但在聽到她這話之後。我很是不屑的迴應道:“你這妖女,就算我死,也不會投靠黑蓮!”

我一邊大戰,一邊開口回答。而童瑤在聽到我的回答之後,也好似很生氣,直接大吼了一聲:“一個不留!”

隨着童瑤的聲音響起,紅衣女鬼們全都發出一聲震天嘶鳴,對我們的攻擊更加兇猛。

末葉道長道氣消耗嚴重,加上鬼羣衆多,一不小心,就被一隻紅衣美女鬼抓住了胳膊,末葉道長大驚。急忙揮劍去斬,可是終是太晚,紅衣女鬼咆哮一聲。

鋒利的指甲當場就扎人了末葉道長的手臂之中,隨後猛的一扯。末葉道長的手臂竟然就這般被好好的扯了下來。

鮮血四濺,末葉道長大聲哀號。站在一旁的王叔大驚,當場奮力斬出一劍。救下了末葉道長,不過此時的末葉道長已經面色發白,垂垂欲死……

這還沒完,三石道長的弟子人云,也因爲之前受了重傷。此刻天雲和地雲在也護他不住,最終被一隻紅衣女鬼咬了脖子。

不到五秒,人云便化成了一具乾屍,身死道消…… 三石道長見自己衆多弟子死去,跟了他十幾年的三弟子更是被紅衣女鬼吸乾了精魄,這對三石道長的打擊太大。

三石道長仰天咆哮,竟然拍胸擊脈。強行的第二次開啓道門祕術,而這一次。三石道長進變得更強,修爲直接打到了靈慧境界。

這種強行提升的祕法真是恐怖,竟然可以強行提升兩個大段位。

雖說驚訝者祕術的強悍,但我也知道,有得必有失。這恐怕是三石道長再用自己的命,在提升修爲,而且這種修爲也只能在短時間獲取。

三石道長突然暴起,頓時間搞死了不下十隻紅衣女鬼。

不過晚了,我們如果援軍在不出現,我們就真的完了。

仙兒知道這一點,對着我開口道:“相公,黑蓮鬼兵太多。我不能顧全所有人,怎麼辦?”

此刻見仙兒詢問,我也難辦。

一面是白派正道,一面是兄弟、朋親。

如果我們撤退,也許這些人還能活命。可是撤走,這裏近千紅衣女鬼殺出,白派可就完了。

我扭頭掃視了一眼正在血戰連連各位兄弟朋友,心中一陣苦澀。雙眼也是有些發熱,看着斷臂垂死的末葉道長,血戰發狂的三石道長,幾乎虛脫的熱依木老爺子,一臉狂暴老常,揮劍如雨的龍辰、姬無雙等。

我真的難以決定,一邊是白派正道,一邊是兄弟朋友。

可就在我有些難以決斷的時候,老常卻突然出對我咆哮了一聲:“炎子你TM什麼時候變娘們兒了?老子就算死,也得把這羣紅衣厲鬼堵在山谷之中!”

老常之前可能聽到了仙兒的話,所以此刻纔對着猶豫不決的我咆哮。

老常雖然有時候有些天然呆,但他不是傻。而且他出身道門世家,自幼修道,一身殉道的觀念早就深根蒂固。

之前他雖然提出意義,不過最終既然來封堵紅衣鬼軍,老常可能就沒打算回去。

而老常在大聲的咆哮了一聲之後,姬無雙也突然冰冷的開口:“退?不是我的風格。既然殺,那就得殺它一個天昏地暗!”

說完,姬無雙舉劍就對着眼前的一隻紅衣女鬼劈去,當場讓其魂飛魄散。

當老常和姬無雙紛紛表態之後,也不知道是誰,忽然大吼了一句:“死戰不退。”

當這句話之後,更多的人也忽然開口大吼道:“死戰不退……”

看着衆人如此,我也不在動搖。既然要死,那就死在一起。就讓我們用生命,堵住這千餘紅衣女鬼,爲第二次正邪大戰贏取時間。

只要我們在主戰場上贏得時間,把黑蓮衆多妖道鬼兵擊退,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到時候天下同道騰出手來,定然來馳援此地。我們這些人就可轉危爲安,最終贏得第二次正邪大戰的最後勝利。

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我們已經沒有看到有人馳援這裏。

如今的我們可謂傷亡慘重,三石道長重傷垂死,但依舊在兩個徒弟的護衛下,死戰不休。

老常的前胸被女鬼抓出三條血口,鮮血染紅了他的道袍,但老常依舊面不改色。

龍辰、柳如煙,雙劍合璧。也難敵紅衣厲鬼的連環攻擊,最終二人紛紛重傷。還好仙兒及時出手相助,不然二人可能會魂飛魄散。

蛇族,此刻爲了守護住我們上方。紛紛化出本體,在我們頭頂上不斷盤旋。借用蛇族祖先的逆鱗,奮力抵擋。

而我,身上也是多處受傷。但還好,並沒有什麼大礙。

現在我們唯一倚仗的,也就只有仙兒了。仙兒爲了抵擋住連環攻擊,最終碧落出竅,以消耗極大魂力爲代價催動碧落仙劍,抵擋住一次又一次的女鬼攻擊。

但仙兒再強,也不可能有用不完的魂力,加上她催動了碧落仙劍。雖說短時間可以硬憾紅衣女鬼,但仙兒卻不可能長久的持續使這把劍。

畢竟仙兒不是仙,也不是前世的岸。只是岸投胎後的上官仙,催動碧落仙劍,依舊需要消耗極大的魂力。

在我們抵禦住千餘黑蓮紅衣女鬼兩個小時之後,仙兒終於堅持不住了,最終被一隻紅衣女鬼突襲,最終受傷。

我見仙兒受傷,雙眼如同噴出火來一般。提着真武劍就血殺而上,嘴裏不斷咆哮:“擋我者死!”

強行乾死兩隻紅衣女鬼之後,我與仙兒匯合。仙兒見我上前,當場便與我背靠背。

“相公,就算死。我也不會和你再分開!”

“哈哈哈!好,但死之前。我們夫妻也得更多的紅衣女鬼陪葬!”我掃視周圍的厲鬼,然後冷冷的開口。

可人算不如天算,天不亡我。就在我與仙兒決心一身殉道之後,我們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暴吼:“九命符。急急如律令,開!”

隨着這聲暴吼傳出,我們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陣炙熱的道氣,緊接着便是“轟隆”一聲巨響。

好似天崩地裂一般,而且身後的紅衣女鬼不斷哀嚎慘叫,竟然一瞬間打出了一條通道。

寶貝的爹地不是你 我扭頭望去,竟發現是傲月島獨孤傲月。

剛纔的那一擊有多強?我現在沒有去考慮,不過看到獨孤傲月趕到,心中多少也有些欣慰,至少白派人馬開始向我們靠近了。

可是我一看,卻發現只有獨孤傲月一人。而她一人來此,有用?

於是我對着獨孤傲月便大吼了一聲:“獨孤傲月你快走,這裏太危險!”

我吼了這麼一聲之後,便與上官仙繼續血戰。可是獨孤傲月卻在身後大吼了一聲:“我不走,我是來救你的!”

我聽到了這話,但我卻沒有時間去回覆。

有獨孤傲月的加入,我們衆人的壓力又減輕了一點點。但是依舊壓力裏太重,稍有不慎,就可能身死。

但就在獨孤傲月出現後三分鐘,我們再次瀕臨絕境的時候。援軍再次趕到,這一次趕到的是七星教大弟子王虎。

當年武當觀奪丹,這小子幫了我一次小忙。而且第一次正邪大戰,他也活了下來。如今的他,已經是七星教教主。

而王虎剛一出現,便對着鬼羣一聲大吼:“盟主,七星教殺到!”

說罷!王虎至少帶領二百七星教弟子殺進了戰圈,有了這二百生力軍的接應,我們的壓力頓時大減。

王虎奮力殺到,當來到我的面前的時候。見我沒事兒,當場便哈哈哈大笑了幾聲:“盟主你沒事兒就好!我白派正道,已經在主戰場擊潰了黑蓮妖兵,現在更多的人馬向這裏趕來!”

聽到王虎這般開口,我很是興奮。正所謂苦盡甘來,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向我們傾斜了。

可是變數總總在意料之外,就在我們以爲勝利馬上就要到來的時候,一聲鳥鳴打破了漆黑的夜空。

此刻我開着天眼,擡頭望去。我竟然在黑暗的深處,看到了幾十只孔雀鳥妖。

而且其中最前面的一隻最爲扎眼,竟然是一直白羽孔雀。不僅如此,孔雀鳥妖的背上,這會兒還站着一名黑衣女子。

這女人容貌無雙,神情冷漠。眉心之處,還有一朵火雲。

這不是別人,正是凌傷雪。此刻她她孔雀而來,也不知道是禍害富。

隨着天空的飛鳥越來越近,我越發清晰的可以看清天空中的凌傷雪。

可就在我距離凌傷雪約有百米的時候,凌傷雪突然再天空之中冷聲嬌喝了一聲:“殺!”

同時手中長劍一指,直接就對準了我們白派正道。

看到這兒,我心驚無比。難道凌傷雪真的就墮入魔道了嗎?

“傷雪,你不要一錯再錯!”我對着凌傷雪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