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人。”

老者顧不得先前高高在上的模樣,看到林楓已然臨近,什麼都不想,轉身就跑。

“空嗎夠(保護我)。”

老者一聲令下,剩餘的幾名玄甲兵擋住他的身前。老者在魔族似乎地位極高。魔族的玄甲兵看到他身處險境,雖然困惑一向強大的長老,今兒怎麼不行了?但是他們全部衝了過去,要保護老者。

林楓豈能讓那老者逃脫,他騰空而起,扳動玄甲手臂上的弓弩。與此同時,魔族的玄甲兵看到林楓升空,哪裏放過這等好機會,立即扳動弓弩射殺。

“嗖嗖嗖……”

三支弩箭齊發,刺破了虛空,直接穿透了老者脆弱的肉身,令其斃命。老者以自身巫術本來可以控制弩箭的方向,可惜此時嚇得不行,只知道逃命。

越是狂妄自大很久的人,遇到真正的威脅越加不堪一擊。非實力不足,其心已崩潰。

“無卡里的分割的風格呼呼啦。”

隨着老者死去,魔族響起了巨大的騷動。所有人看着林楓露出了恐懼之色,竟然不敢靠近。而林楓剛剛跳起來的時候,魔族玄甲兵弩箭齊發。

冷情前夫,前妻已改嫁 超過一百道弩箭劃破了虛空,刺向林楓。那時候,林楓一心射殺老者,沒有在意。此時數百道弩箭打在了林楓身上。

鏘鏘鏘鏘……

一百道刺耳撞擊之聲響起。巨大的推力作用下,林楓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偶爾重重地摔在地面,在地面之上滑行數十丈距離。

這個距離剛剛好使得林楓重新回到了橫刀營玄甲兵隊伍之中。林楓咳出數口血,覺得有些頭暈。

受到老者念力攻擊和超過一百道的弩箭射擊,林楓受傷不輕。若非自己肉身霸道,此刻已然重傷不起。

老者死後,墨莫的念力攻擊再次奏效。魔族攻來的玄甲兵再次陷入了幻象之內。橫刀營衆人這才得意喘口氣。

常龍,林德看到林楓滑行而來,立即撲過去扶起林楓,關切問道:“大人,你沒事吧。”

就連幽靜自處的墨莫此時也忍不住看向林楓,露出擔憂之色。

“沒事。”

林楓笑着擺擺頭,然後看向墨莫,見她的臉色更加蒼白,不由道:“墨姑娘,此次多謝你幫助我這幫兄弟。”

若不是靠墨莫支持,橫刀營哪裏夠魔族玄甲兵塞牙縫的。而今橫刀營玄甲兵還剩下二十一人。這二十一人都是不惑境界,算得上低階玄甲兵之中的強者。

墨莫對着林楓露出了難得的笑意,只是笑容很淡。她道:“比起林大人萬軍之中取魔族念師首級,我這算不了什麼。林大人果然神勇無雙,墨莫佩服。”

林楓聽得出來這是由衷的誇讚,不由嘿嘿笑道:“哪裏,我運氣好罷了。”

此時,魔族長老被殺,引起了魔族震怒。魔族調出魔六十八,魔六十九,魔七十,魔七十一四位魔徒,調動玄甲兵四百,弓箭兵弓弩兵無數,朝着橫刀營包圍而來。

四周茫茫的雪塵之中,到處都是驚心的吼叫聲和腳步聲。這些聲音如同山洪暴發一般席間而來,令橫刀營衆兄弟面面相覷,面露恐懼之色。

“所有人圍攏成圓形,護住墨姑娘。”

林楓立即下令,唯有墨姑娘才能讓大家活下去。橫刀營衆兄弟也知道此時墨姑娘的重要性,彼此緊緊挨在一起,組成肉盾護衛墨莫。

嗖嗖嗖嗖嗖搜嗖嗖嗖……

根本無法計算到底多少支弓箭弩箭刺破了虛空。只見灰濛濛的天空,忽然多了一張網。那張網是箭雨組成,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宛如天空一角。

所有人看着天空之上難以計數的箭雨,內心深處恐懼顫抖。他們忘記了抵擋,此時抵擋也失去了意義。

林楓此時騰空而起,懸浮在衆人上頭。他盤膝而坐,運轉《知命篇》法門。全身的元氣如潮汐散出,最後凝聚成一個鼎的形狀,將衆人籠罩而起。

而林楓自身,失去了防護。他盤坐於鼎之上,單憑肉身看着頭頂之上的箭雨。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肉身能否禁得住難以計數的弓箭弩箭射擊。但是此時沒有辦法,既然帶着這幫兄弟,就要護衛這幫兄弟。

此時最爲忙碌的便是墨莫。她雙手掐訣,這個法門似乎即爲複雜,一致醞釀太久。就在無數箭雨逼近林楓的瞬間。

一股鋪天蓋地的毀滅氣息襲來,如同狂風,吹得林楓身上的玄甲不停抖動,竟然使得林楓的玄甲出現了絲絲裂紋。

玄甲已然出現裂縫,若是箭雨攻來,玄甲應該會碎掉。林楓着實有些擔心自己的肉身了。他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但是,他無懼。

林楓今日一戰,非爲建功立業,只爲和這幫生死兄弟同進退,只爲救出伊人。

“凝。”

隨着墨莫一聲叱呵,那些天空之上的箭雨奇蹟般停止下來,好似後面有人拉住了這片箭雨。墨莫的身體在顫抖,似乎承受着巨大的威壓。

“滅。”

又一字出口,無數的箭雨憑空粉碎,化作了粉塵,消失於風雪之中。這一幕驚呆了玄甲兵衆人。他們雖然知道墨姑娘的厲害,卻無法想象厲害到這等地步。

這一幕驚呆了魔族大軍。他們恍惚之間以爲天神降臨。

“雲麓仙宗的聖術,厲害。”魔六十八開口。

“長得也極好。”魔六十九道。

“抓去當夫人。”魔七十道。

“誰抓到是誰的。”魔七十一道。

轟轟轟……

四位魔徒下令,騎兵出擊。玄甲兵緊跟其後。準備一趟碾死橫刀營衆人。他們四人心知,雲麓仙宗的聖術厲害,可是又可以施展多少回呢?

騎兵,就是去送死的。損耗念師的念力。

“除那女子之外,其他人一個不留。若抓到女子,第一時間送到我手裏來。”魔七十一開口。

“呼哈(衝)。”

不知多少馬,奔騰如洪流。揚起千萬層雪,所向而披靡。 鋪天蓋地的馬蹄聲響起,發出咯噔咯噔之聲。無數咯噔之聲重疊在一起,使得馬蹄聲的節奏太快,讓人的心臟有些無法忍受。

橫刀營衆人看着數不清的戰馬,以及戰馬之上的長矛兵。他們不由握緊了手裏的兵器。這是一場望不到盡頭的戰鬥。

即便身着玄甲,勝過騎兵太多。但是騎兵一波又一波,這身上的玄甲又能撐到幾時?體內的元氣又能撐到幾時?

墨莫再一次向人們展示了念師的無比強大和恐怖。

她雙目微閉,雙手急快地變幻着掐訣。

這一刻,墨莫纖細的軀體包藏着巨大的能量。這些能量,在這一刻,爆發。她屹立風雪之中,白色衣裙無風自動,獵獵作響。漫天的粉雪飄落,卻沒有一片落在她的嬌軀之上。

騎兵越來越近了,離橫刀營只有五十丈距離。無數騎兵凝聚的殺氣,宛如霧霾,蓋向了橫刀營衆人,讓他們覺得快要窒息。

這一生,他們從未經歷過如此懸殊的戰鬥。巨大威壓之下,逼迫着他們下跪投降。

咯噔咯噔咯噔……

戰馬嘶鳴,撕碎了虛空。整個騎兵離橫刀營衆人只有三十丈距離。魔族騎兵露出了猙獰笑意,慢慢地舉起了手裏鋒利長矛。

“怎麼辦?”

這個致命的問題縈繞橫刀營所有人心中,包括林楓。他們自然知道墨莫的厲害,以一擋百,甚至以一擋千。

可問題是現在是以萬記的騎兵攻來。除非天神降臨,才能度過這種浩劫。

林楓並非懼怕這些騎兵,可若是一人離去,這些兄弟怎麼辦?沒有了這些兄弟,誰可以替他護衛後背和左右空擋?

“吼吼吼吼……”

魔族騎兵發出怪叫,最後十幾丈距離,以靈馬的速度來說,瞬間而至。若是從高空看去,魔族騎兵組成的橫線如巴掌大小的一字,而橫刀營的玄甲兵只是一個點,一個直接無視其存在的點。隨着這個一字橫掃而過,這個點將不會存在。

橫刀營衆人緊緊握住兵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喉結滾動,口乾舌燥,握住手裏的兵器。看到無數騎兵,忘記了出手。

轟隆隆……

無數騎兵無情地從那個點橫掃而過,然後那個點徹底消失。

魔族玄甲兵似乎戰勝了一個極爲強大的敵人,此刻非常地高興,於是忍不住豪情大叫起來。

“就這樣把他們滅了?”魔七十道。

“不是讓他們留住那個女的嗎?這羣笨蛋。”魔七十一鬱悶道。

魔六十八蹙着眉頭,沉默了片刻之後道:“地上無屍體,亦無鮮血,他們跑了,快追。”

關鍵時刻,墨莫帶着衆人憑空消失。再次出現,離魔族的包圍圈又近了許多。此時魔族大量兵力攻向橫刀營先前所在和唐瑾兒陣營,此處的兵力並不多,靠着雪塵遮掩。橫刀營暫時可以舒口氣。

“好險啊。”

橫刀營衆人一個個舒口氣道,每個人的衣裳被冷汗浸溼。剛纔如同在鬼門關走一遭。

此時,墨莫的臉色蒼白如紙,一個趔趄。若不是林楓及時扶住,墨莫已然倒地。

然後墨莫噗呲一聲,吐出大量鮮血,臉色變得更差,呼吸也微弱了許多。

“墨姑娘,你還好嗎?”林楓問道。

墨莫搖搖頭道:“總兵大人就在前方,而今我雙目失明,剩下的事情拜託你了。”

墨莫重情重義,捨生忘死,感動了橫刀營每一個人。讓他們自愧不如。

“林大人,以我們現在的速度追上去有些困難。即便追上去,也怕來不及了。而且我們剛纔雖然避過險境。他們此刻應該意識過來,正在追來。不如我們等着他們到來,然後分散出去,打着大人的名號,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大人,您帶着墨姑娘前去搭救總兵大人。”

常龍看着林楓,一臉鄭重道。

“這不行……”林楓立即拒絕,他知道這預示着什麼,預示着這些人都會喪命。

“大人,現如今只能如此。難道我們堂堂七尺男兒,還避不過一個女子嗎?”林德明白了常龍的意思,立即請求道。

“大人,我也請命。”

狼性總裁強制愛 “還有,我。”

“算我一個。”

“……”

橫刀營剩下的十三名玄甲兵一個個單膝下跪,一臉無懼地看着林楓。先前從鬼門關走過,他們心裏已然沒有什麼更怕了的。

常龍和林德也跟着單膝下跪。

常龍道:“卑職能遇上大人,於魔族千軍萬馬殺得來來回回,此生已經無憾。更跟隨他人戰死沙場,是卑職的榮幸。”

林德看着林楓,一臉認真道:“師弟,這是我第一次稱呼你師弟。也是最後一次。孤月城有師弟你,何以愁復興?師兄不能爲你做太多,今日若是以我一條命,換來師弟一些時間,師兄我快慰啊。作爲孤月城的弟子,我對得起長老們的交待。師弟,莫要讓師兄白白死去,以致死不瞑目。”

林楓看着衆兄弟,視線模糊,哽咽了起來。他生平第一次爲男兒之間的情誼流淚。

寒風吹來,沒人感覺到一絲寒冷,反而是熱血沸騰。

這些兄弟,平日的交情有,但是平日之間的交情不足以生死相托。今日,因爲戰場之上同生共死而成了真正的兄弟。

男人之間的兄弟情義,有時候就是如此,與時間無關,在於性情,在於一個點的激發。

林楓忍住哽咽,此時推脫便是矯情,也沒有任何意義。他道:“我林楓能認得諸位,是我的榮幸。”

“今日若不死,他日不醉,不歸。”林楓一字一頓道。

“不醉,不歸。”衆人大聲應和。

哈哈哈哈哈……

林楓忽然仰天長嘯,拿出一鼎,將墨莫裝入鼎內,然後頭也不回地離去。

“黃昏近晚霞,獨行無牽掛。”

衆人看着林楓灑脫離去,聽着他最後一句詩,覺得很是快意。等到林楓的身影消失於雪塵之中,衆人站起身來。

他們一字排開,緊緊握着兵刃,等待着魔族追來。

轟隆隆……

魔族數萬,氣勢驚天地。人未到,氣勢如潮汐涌來。諸位橫刀營玄甲兵,彼此互望了一眼,然後點點頭,看出了彼此的視死如歸。

“誇嘛離不上綠綠綠怒達地李扣撒(他們就在前方攻擊)。”

“黃昏近晚霞,獨行無牽掛。”

十三人,重複着林楓的詩句,分爲十三個方向衝了出去。

魔族大軍看着四處逃逸的衆人,一時之間不知道追向哪個方向,只能等待魔徒的命令。

林楓帶着墨莫在雪中前行。墨莫體內念力無多,按照林楓的要求,施展念力將古鼎隱匿起來,隔絕他人的視線和神識。

林楓左手舉鼎,右手持劍,在大雪之中瘋狂奔走,速度快如流星。由於魔族大軍主力分爲了三部分,一部圍殺唐瑾兒,一部分剛纔圍殺橫刀營,隨着墨莫憑空一躍穿過。最後一部分抵抗大唐帝國頑強戰鬥的邊軍。

林楓所遇到的都是散落的魔族將士,直接一劍格殺。離中心區域越來越近了。

墨莫站在古鼎之內,香肩部分以上露出古鼎之外。隨着林楓快速前行,墨莫的髮絲在風中飛舞。此時她雙目失明,看不清方向和一切。但是也沒有必要看清一切,方向已然在心中。

若是當真想看的,便是……便是這個身着灰色粗布衣的男子吧。

自小師門祖訓,世間男人皆薄倖,不值得託付,更加不配雲麓仙宗的弟子託付。

然而這個身着灰色粗布衣的男子,似乎,不錯。不像祖訓所言。

林楓終於趕到了曾經戰場的中心區域,看到了成堆的屍體,鮮血染透了白雪,濃濃的血腥令人作惡。

“唐瑾兒……”

林楓對着無數屍體失聲喊叫,一遍遍呼喚着她的名字。

“我們來晚了一步麼?”墨莫心裏掃過一陣陰霾。 總兵陣營的大唐戰旗被砍到在地,碎裂不成樣子。陵衛署的腰牌也不少見,預示着陵衛署也犧牲了不少。

無數的屍體和鮮血向人訴說着這裏曾經發生了血戰,這場血戰又有多麼激烈。

林楓在無數屍體之中翻找,想要找出一個活口問問信息。幸運的是,他很快找到了一個活口,此人身着大唐帝國的低階玄甲,氣息微弱,連眼睛也無法睜開。他的玄甲殘缺不全,身上有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總裁賴上俏祕書 身體被魔族兵器刺穿,流了大量鮮血。

墨莫立即施展聖術,點點念力融入那人體內。那人的奇蹟一般睜開了雙眼。

林楓抱着他急切問道:“兄弟,醒醒,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臨死之前看到了人族大將,這位兄弟覺得林楓是如此的親切。他艱難道:“我們……被魔族圍攻……拼力抵擋……武將軍來助……卻……卻沒有想到……武將軍偷襲了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