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隨手罷了。”某青年瞥了衛無忌一眼,“當時他被一個千年老鬼上了身,我稍微費了一點手段,把那個老鬼給滅了。”

“千年老鬼?”大鄉武夫眼裏橙光驀地一閃,“主人,這千年老鬼,是不是就是扶桑傳說裏的鬼怪?不知道您昨晚是在哪裏遇到了那個千年老鬼?說起來,在屬下這前半生裏,除了稻子外,還真沒有遇上過別的鬼怪、式神之類的。”

陳志凡笑着微揚了一下眉頭說道:“好像你對鬼怪、式神之流的比較感興趣?”

大鄉武夫點頭:“主人,可能是因爲稻子的緣故吧,我從小就對扶桑神話傳說裏的鬼怪、式神很感興趣,可是在遇到主人之前······”

看着他一臉感慨的模樣,某青年輕嘆了一口氣:“當今世道,稱之爲末法時代也不爲過,別說是你了,在我重生之前,也從未見過什麼異常之事。”

重生?

美澤裏惠子眸子裏倏地精光一閃。在私底下,她早就若有所覺,包括大鄉武夫在內的一干人,恐怕已經不再是普通人了。

而現在,更是親耳聽到眼前這位身手強絕幾如神邸的大人,親口承認人死之後可復生······

心情震盪之餘,美澤裏惠子眼裏秋光一閃的看了大鄉武夫一眼。不類常人又如何,反正自己已經上了赤龍會的這艘船,說什麼都不會下船了。

陳志凡眼光一動,瞥了美澤裏惠子一眼,隨後嘴角掛着幾許微笑的看着大鄉武夫凝聲說道:“我所說的千年老鬼,嚴格意義上來說,跟你說的鬼怪、式神之流差不多。不過總的來講,應該都算是陰靈之屬。事實上······”

他環顧了眼前站得整整齊齊的衆僵陣列一眼,然後又眼裏滾動着絲絲灰芒的逐一掃過了美澤裏惠子和松下一朗,以及大鄉平川兩父子,微微停頓了一下後,才眉頭輕挑沉聲說道:“身爲殭屍一族的我們,也算是陰靈之屬。”

殭屍一族?

美澤裏惠子和松下一朗,以及大鄉平川兩父子聞言,不禁身軀輕顫、神情微變的將目光投在以大鄉武夫爲首的衆僵身上。

倒是一身狼狽的衛無忌,臉上表情絲毫不變,依舊是面無表情。但其實在他的心裏,還是有一點波動的。

在陳志凡剛纔說到“我們”的時候,衛無忌就心裏微微一動。

華夏殭屍的氣息,對於活了幾百年的他來說,不算熟悉,但也不是很陌生。可是不管是幾個小時前在那片赤鐵礦場裏的相遇,還是不到一刻鐘前的那番交手、打鬥,他都一點沒有察覺

到陳志凡身上的殭屍氣息。

甚至就連此時站在周圍的那些殭屍,衛無忌都覺得他們所散發出的氣息,竟是一半似人,一半似僵,完全迥異他曾經所見過的那些渾身散發出土腥氣的華夏殭屍。

所以別看衛無忌臉上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但其實內心裏,早就震驚,或者驚疑於陳志凡的身份來歷。

另一邊,美澤裏惠子在輕咬了一下她那上下兩片嬌嫩紅潤的薄脣後,眸子裏幽光閃閃的看着大鄉武夫弱聲說道:“董事長,你······你們?”

眼底一抹黯然一閃即逝的大鄉武夫,轉身低頭,看着美澤裏惠子不無苦笑的頷首說道:“不錯,在主人的幫助下,我,以及包括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在內的所有人,已經重生成爲了殭屍。”

“大哥?!”臉上流露出幾分震驚的大鄉平川失聲低呼了一聲。

眼瞳裏驟然劃過一縷幽澤的陳志凡,脣角含着一絲淺笑的在眼前諸人臉上來回打轉。

大鄉武夫伸手握拳,將拳頭輕輕靠在胸前心臟位置,眼裏橙光隱隱的沉聲說道:“你們不必吃驚,這是我們心甘情願的選擇。我們很慶幸,能得主人的親睞,從而得以窺見這世間最爲強大、玄奧的至強力量!”

腦海裏浮現出這幾天來所發生的一切事情,他一臉感慨的揚聲嘆道:“如果沒有主人的話,別說今天了,恐怕在那天晚上,我們現場所有的人能十存一就算不錯了。”

美澤裏惠子四人聞言,原本激動的情緒,迅速變得安靜了下來。

是啊,前有秋山、藤田兩個家族的背叛,後有黑龍會這麼一尊龐然大物的覬覦,如果沒有發生改變的話,幼龍社早就不復存在了吧!

沒有了幼龍社,又哪裏會有他們這些比之常人也強大不了多少的人的存在。

畢竟,命都沒有了,再想其他的東西,也沒什麼用不是。

這麼一想,四人也逐漸恢復了過來。

不管怎麼說,只是變作什麼殭屍而已,又不是變成什麼怪物。眼前的這個人,還是自己所熟悉的人就夠了。

於是在經過了剛開始的震驚後,四人心態也漸漸轉變了過來。

適時,陳志凡眼裏灰芒閃閃的看着他們四個人半是認真,半是打趣的說道:“乾脆,你們四個也轉生成爲殭屍算了。” 歐陽雲兒看了帝玄胤四個人一眼,隨後說道,「看來夜師姐還沒有跟你們說一些事情吧,那便由我來跟你們說吧。」

隨後,歐陽雲兒添油加醋的將夜冰依是如何跟她們作對,欺負她的妹妹,傷了她的姐姐,統統說給他們聽。

惱怒不已,恨不得把夜冰依給吃了。

直接把夜冰依說成了老巫婆,醜八怪,還有和那些盪|婦相提並論,總之怎麼壞怎麼說。

所有的壞話都被她給用上了。

帝玄胤手中的酒杯直接捏碎成了齏粉,快速隨風飄散……

並沒有人注意到。

但他更想直接把這個女人給抓回來,直接給捏死。

捏得血肉模糊,讓她永世不得超生,竟然敢罵他的寶貝女人,究竟是誰給她的膽子?

但眼下,他是在彩翼學院當中,而且還沒有親眼看到他的依依。

所以,他現在不會動她們。

等見到了他的寶貝女人再說。

待他們夫妻團聚,便是她們的死期。

歐陽雲兒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鬼門關面前逛悠了一圈。

她說完,還特意徵求帝玄胤幾人的意見,「你們說,怎麼會有這樣的女人,是不是應該把她給千刀萬剮?!」

帝玄胤唇角的笑意忽然加大,嘴角含著優雅的弧度,一張俊臉如夢似幻。

死過來,面癱首席! 隨即,他輕輕笑道,「是啊,不過千刀萬剮怎麼能夠?應該讓她生不如死,將她給吊起來,每天給她來上一刀,讓她一天一天等待死亡,看著自己被折磨而死。」

如此惡毒的話,卻是從一個男人的口中說出來的,但是歐陽雲兒聽了卻並沒有任何的歧視,而是彷彿找到了自己的伯樂,哈哈大笑道。

「你說的不錯,我也覺得那樣太便宜了她!我還決定讓她以最痛的方式而死,你能這麼說,那就更好了,哼!該死的賤人,敢跟我們作對,也不看看你算老幾。」

聽到帝玄胤這麼說,夜幽雨也很是高興,沒想到,他居然願意和她們站在一邊。

心中大喜,「趙公子,歐陽師妹說的沒錯,那個女人實在是太過惡毒,不如趙公子,你們便答應下來,跟著歐陽師妹和她們決賽一場。」

話落,千邪寒幾人都將視線落到帝玄胤的身上。

他們幾乎可以想得到,帝玄胤會如何直接將這兩個女人挫骨揚灰,是如何大發雷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他們都想多了。

帝玄胤並沒有任何暴怒的跡象,而是春風一笑,答應的很是爽快,「行,沒問題,我便為你們懲罰這個惡毒的女人!」

瞬間,千邪寒三人的眼中浮現出一抹錯愕,他瘋了吧,他居然想要幫別人去欺負他自己的女人?

隨後,帝玄胤的眼神像他們三個望了過來,薄唇輕啟道:「我們幾人是一起來的,便要一起盡全力,為夜小姐做好事,你們說呢?」

姬流音,千邪寒,龍漓塵三人對上他別有深意的眼神,這才反應過來,隨後點了點頭。

眼中露出一抹看好戲的神情。

「哈哈,那幾位就稍等吧,我這便去將那個小賤人給揪出來,我就不信她還能躲到天邊去!」 轉生成爲殭屍?

四人聞言,其中美澤裏惠子眸子裏一閃,松下一朗兩眼一亮,大鄉平川皺了皺眉,大鄉衛門縮了縮脖子。

少頃,心有所動的松下一朗迫不及待的揚聲問道:“大人,可以嗎?轉生成爲殭屍的話,我能變多強?”

“變多強?”陳志凡瞥了一旁三人一眼,然後頷首說道,“這麼說吧,如果是由我主持你們的轉生儀式,一旦成爲殭屍,最起碼比現在的你們要強大至少十倍。”

靈念動閃間,他將四人的身體素質逐一感知了一遍,沉吟片刻後,才接着說道:“個人體質不同,轉生成爲殭屍後,增強的力量也不同。 名門暖婚之老公太放肆 你們四個成爲殭屍以後,單純從力量上來說的話,應該是松下一朗最強,大鄉衛門其次,然後是大鄉平川,美澤裏惠子最弱。”

“還有一點就是。”環顧四人臉上表情一眼,陳志凡眉頭微揚凝聲說道,“殭屍一族,吸收天地日月之精華而成長,活的時間越久,實力就越強大。如果不遇上什麼天災人禍的話,隨隨便便都可以活上個千八百年。”

千八百年!?四人眼睛亮了。

然後,松下一朗舉起自己的右手大聲叫道:“大人,我願意做殭屍!還有就是,井田鶴川那傢伙肯定也願意。”

過了三兩秒鐘之後,美澤裏惠子在眸光一轉瞥了大鄉武夫一眼後,朝着陳志凡恭聲垂首說道:“大人,我也願意。”

大鄉平川兩父子聞言,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然後由大鄉平川揚聲說道:“大人,我們兩父子也願意。”

見此,陳志凡麻爪了。

他剛纔只是隨便說一說罷了,哪知道這四個傢伙在聽了可以活千八百年後就隨隨便便的答應了。

“呃,你們就不再認真考慮一段時間了?”迎着四人的目光,某青年哭笑不得的開口詢問了一句。

松下一朗大大咧咧的拍着胸口笑着迴應道:“大人,反正我是考慮好了的,不就是做殭屍嘛,只要實力能變強就行!”

前夫想吃回頭草 大鄉衛門也不無激動和嚮往的揚眉說道:“隨隨便便就能活一千年,笨蛋纔不願意呢!”大鄉平川連連點頭,隨聲附和不已。

就連美澤裏惠子在詢問過成爲殭屍後,竟能永葆青春不失。沒說的,單是爲了這點,她就十二萬分的願意。

一時間,四人無不心懷渴望的早日成爲偉大的殭屍一族成員。

對此,某青年只能一邊暗自在心裏感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一邊頷首應諾天黑之後,就主持儀式讓四人,哦,是五人轉生成爲殭屍。

“董事長,裏惠子以後也能跟你一樣了。”雙眸裏秋光盪漾的美澤裏惠子,瞄了一眼大鄉武夫說道。

大鄉武夫笑着說道:“本來大家就是赤龍會的一員,是人也好,是僵也罷,都行。不過既然你們都願意,我又怎麼會反對。”

正當氣氛一片和諧時,冷不防從衛無忌的嘴裏,傳出了一聲冷嗤:“哼,盡是一些蠢貨!”

“這位先生,你是有什麼意見嗎?”大鄉武夫臉上閃過一絲冷然的瞥了他一眼。

衛無忌擡眼看向了陳志凡,後者迴應了他一個淺笑的同時,右手一揮,示意其有什麼就說什麼,不必忌憚什麼。

眼底閃過一抹怨毒的瞪了某青年一眼後,衛無忌臉上流露出幾許哂然的環顧了幾人一眼後冷聲說道:“真是不知者無畏,好好的人不做,卻要去做天地不容的殭屍!”

天地不容?美澤裏惠子四人神情微微一變。

大鄉武夫眼裏橙光爆閃的冷冷瞄了他一眼,然後轉頭看着陳志凡恭聲說道:“主人,這人簡直是在胡說八道,屬下······”

某青年揮手打斷了他的說話,脣角含着笑的輕揚雙眉淡聲回道:“無妨,讓這位衛老前輩說。我倒是要聽一聽,他對於殭屍一族的存在,究竟有何看法。”

“咳······咳咳,看法倒是沒有。”嘴裏輕輕咳嗽了兩聲的衛無忌,擡眼看了陳志凡一眼後,低眉說道,“只不過是多活了幾百年,見過的稍微多一點罷了。”

輕吸了一口短氣,稍微挺直了脊樑,偏頭在衆僵身上逐一掃過一遍後,他復又回過頭來冷聲說道:“從第一頭殭屍誕生的那一天開始,殭屍就不容於天地,茹毛飲血都是尋常,永遠見不到陽光纔是最可悲的。至於說什麼隨隨便便活千八百年?”

衛無忌不無鄙視的瞥了陳志凡一眼:“一輩子只能生存在黑暗之中,比之行屍走肉也就強了一分而已。這樣的生活,別說是千八百年了,就算是十年,都能讓人發瘋!只是可悲的是,殭屍無魂無魄,無知無覺,因而也就無思無想。瘋狂、痛苦這樣的情緒,永遠都不可能在殭屍身上出現。”

無魂無魄?無知無覺?無思無想?美澤裏惠子四人臉上血色盡退,身形微微顫抖。

倒吸了一口涼氣的大鄉平川,面上流露出幾許悲色的看着大鄉武夫失聲叫道:“大哥,這人說的是真的嗎?”

“比行屍走肉也就強上一分? 別跑,我的韓國王妃 這樣的日子,別說是千八百年了,就算是五千年、一萬年的活,那也完全沒有一點意思啊!”臉色凝重的大鄉衛門,嘴裏喃喃個不停。

雙眸一閉一睜間,美澤裏惠子擡頭看着陳志凡,用她那獨有的喑啞嗓音一字一句的緩緩說道:“大人,不管怎麼說,我依舊願意做殭屍。”

“爲什麼?”某青年眼裏灰芒一閃的凝聲說道,“他都那樣說了,你居然還願意成爲一頭殭屍?”

雙眸一轉,輕輕瞥了旁邊的大鄉武夫一眼後,她微笑着柔聲說道:“我感覺得到,董事長他們並不像他說的那樣,是無魂無魄、無知無覺、無思無想的殭屍。”

眸底精芒一閃的美澤裏惠子,眉眼彎彎認真接着說道:“而且我憑女人的直覺相信,大人不可能會害我們!”

“女人的直覺?”陳志凡聞言,輕輕點了一下頭,“嗯,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有時候還真是蠻準的。”

略挑眉頭,他的目光在大鄉平川兩父子臉上掃了一眼,隨即微微搖了搖頭,繼而將視線投在了衛無忌的身上。

伸手環指衆僵一圈,陳志凡看着衛無忌撇嘴說道:“你說殭屍無魂無魄、無知無覺、無思無想,一輩子只能生存在黑暗之中。那麼我就奇怪了,我們現在怎麼站在這裏一點事都沒有?” 得到幾位高手來幫助,歐陽雲兒更是開心不已,她相信有他們在,夜冰依那個賤人更加必死無疑。

……

另一處。

混沌之地,靈脈當中。

夜冰依已經在這裡呆了好多天了,然而無論她有多麼的努力,卻依舊突破不了。

她身體里儲存的那些靈力,始終都差那麼一點,讓她突破不了幻夢之境的二階。

火火它們幾個也停止了修鍊,一個個回到了空間當中。

讓夜冰依值得高興的是,之前的那條老龍身上的力氣已經完全恢復了。

夜冰依便先讓它離開自己,讓它回到了龍族,去找雪羽和兒子的下落。

不過這件事情,她是在心裡和它溝通的,並沒有讓上官雲燁知道。

上官雲燁也並不知道,那條龍現在已經離開了夜冰依的身邊。

上官雲燁疑惑的望著夜冰依道:「這麼多天了,你為什麼還突破不了?是不是你的修鍊方式真的有什麼問題?」

「……」夜冰依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緩緩搖了搖頭。

她怎麼覺得是她肚子里的這個皮孩子吸收了自己的靈力呢?

這小傢伙,才這麼小一點,便懂得吸取她身體的靈力,這還得了?夜冰依有些哭笑不得。

上官雲燁突然道:「不如,讓我幫你輸入靈力來提升靈力吧,儘管這個方法或許會有意外,但是,你放心吧,我會有把握的,絕對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多謝上官師兄,不過,還是不用了,還是按照正常的渠道來吧,我不著急的……」

她就是很著急,但若要是有可能傷害到她的寶寶的話,她也絕對不會去冒這個險。

雖然夜冰依知道寶寶現在發育的很好,但哪怕是有一絲危險,她也不敢嘗試。

上官雲燁也不堅持,「那麼我們便先回學院吧,出來了這麼多天,不知道學院現在如何了?」

兩人走到前面的彎曲山路。

上官雲燁回過頭看著夜冰依,「夜師妹,這裡很是難走,還跟以前一樣,讓我背著你吧,這樣速度快一點。」

「可是,上官師兄,現在我覺得我應該不需要了。」夜冰依眨了眨眼道。

「是嗎?那你便先自己試試吧,如果不行的話,我便背著你走。」

「好,多謝上官師兄。」夜冰依心中暖暖的,沒想到上官師兄一個男子也能如此細心。

上官雲燁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如果說,他只是為了還恩,那麼自己救了他一命,他後來也幫了自己很多事情,僅僅是讓她來到這裡,得到這麼多好處,便已經還得還清楚了。

而他卻還依舊對她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