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頭喜笑顏開的樣子,指了指我,說:“嘿嘿,你屬土,對吧?”

聽到這話,我不由眉頭一皺,似乎隱隱約約懂得他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了。於是就說:“仙家是想說,用我的土氣來增強五行陣的土?”

小老頭果然點點頭,笑了笑,道:“沒錯,你屬土,這不現成的土屬性麼?”

一聽這話,我不由苦笑了一下。因爲這個辦法我不是沒有想到,只不過人身上的土屬性並不大,因爲人是五行屬行基本上都帶了那麼一點,哪怕屬土的人,也只不過是土屬性相對重一點,說起來甚至可能不如一道五行土符呢。

所以,當即我便搖頭道:“仙家,這個辦法估計不行。連五行符都沒作用,我這屬土的人怎麼可能有用!”

土能克水,我屬土,確實有土屬性,如果只是壓制一道五行水符的能量,或許我還能試上一試。但是,這五行陣的水能量可不小,代表“水”屬性的木樁,它的水屬性能量有可能就好比是一個水庫,而我的土屬性,就好比是一剷土,扔進水庫中能有什麼作用?根本就鎮不了水庫的水,反而直接被水庫的水給淹了。

哪知,小老頭卻不以爲意的搖了搖頭,道:“你可以的,因爲你不比常人。”

“我不比常人?”我不由一愣,疑惑道:“仙家此話何意?”

小老頭就說:“我問你,你可是土年土月土日土時出生的?”

“仙家你……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我不由一驚,雖然他是仙家,但是卻只不過是一個地仙,怎麼會知道我的生辰,難不成這個他都能算得出來?

小老頭卻好像一點也不稀奇似的,撇了撇嘴說:“誰不知道你是屬土的呀,大家都知道。”

“啊?”

這話更讓我驚訝,大家都知道?這大家指的是誰呀?

不過,此時小老頭卻好像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似的,訕笑了一下,然後便趕緊道:“反正我知道你是土命,別人的土命或許不如一道五行符,但是你的土命卻不一般,畢竟你可不是那些凡人可比的。別說增加五行陣中的土屬性了,就是直接壓制五行陣的水屬性都或許可以。”

我翻了一個白眼,不是凡人可比?這話說的也太誇張了,難不成還把我當神仙了?

“仙家你確定沒有開玩笑?”

我有些不敢相信,因爲我可沒有感覺自己的土命有多強。

“不信的話,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小老頭笑了笑,指着五行陣的土屬性木樁,說道。

既然他都說到這份上了,於是我也就只好點點頭,道:“行,那晚輩就試上一試。”

當下,我就走到五行陣中,直接跳上代表“土”屬性的木樁上,來了一個金雞獨立!

接下來的一幕,可把我自己都給驚駭到了! 只見,我一站在土屬性的木樁上,頓時就一股濃烈的土氣息涌入了木樁。土能克水,接着,我就看到其中那根代表“水”屬性的木樁,頓時就氣息一止,整個水屬性的氣息直接消失,完全壓制住了。

正所謂,土多火晦,而這時另外一根代表“火”屬性的木樁氣息也是一弱。

而接下來,又引發了其它的連鎖反應。土能量增加,接着金木樁就變旺了,因爲土能生金。雖然火能克金,但是金多火熄,所以被土壓弱的火,再遇到突然變旺的金給再次壓制,火屬性也直接熄滅了。

也就是說,因爲我用自己命中的土,給五行陣增強了土屬性的能量後,直接就把五行陣的水、火兩種屬性完全消失。

木能克土,但是此時五行陣的木屬性,卻顯然沒有土屬性強,所以土多木折,反而木被土給壓制了。再加上土生金,金變得很旺,金能克木,木弱逢金,五行陣的木屬性木樁“嘭”的一聲,直接折斷,木屬性也直接消失。

土能生金,但是土多金埋,所以最後金屬性也氣息一弱,最後一聲悶響,“嘭!”的一聲,五行陣傾覆,氣浪由五行陣直接震散了開來,震得我整個人都從木樁上跌了下來。

我爬了起來,定眼一看,五行陣再也沒有絲毫的五行之氣了。看到這裏,我頓時大喜,因爲五行陣終於被破了!

這時,小老頭也滿臉的欣喜,對我笑道:“怎麼樣,我就說了你的土命可以吧?”

此時,我不由高興的笑了笑,心中也十分的激動,說實話這還真把我自己給嚇到了,以前真沒有想到自己土命這麼強。

當下,我就開玩笑道:“仙家,你莫不會一早就看中我的土命,所以才讓我來破吧?”

小老頭笑了笑,說:“這個倒不是。”

我也沒有這個問題上糾結,如今五行陣破了,接着我就去拔木樁,很輕鬆就將五個木樁給拔了出來。

五個木樁拔出來一看,也只不過打入地下兩尺有餘而已,而就是這兩尺多的深度,在之前五行陣運行的時候卻是怎麼樣都拔不出來,顯然就證明着五行陣的厲害之處了。

按照小老頭的話來講就是,這事還真就遇上了我,要是換成另外一個人,還真沒有辦法破得了這五行陣。

不過想想,這話說的還真有道理。

五個定龍樁一拔出來,接着一股靈氣就龍穴散發了出來,頓時清風拂面,風水便活了起來。

看到這裏,小老頭大喜,連連對我作揖道謝。

能破解九星宮的奸計,我心裏其實也很欣慰,當下便對小老頭說:“仙家不用謝,舉手之勞而已。”

小老頭笑了笑,接着就說:“上仙這是要去黑龍潭吧?”

“仙家也知道我此行的目的?”

我很驚訝,不過轉念一想,他是地仙,能知道這事應該也不算奇怪。

小老頭點點頭,道:“小仙當然知曉,你這一世不就是爲了這個任務麼?”

“我這一世爲了去黑龍潭?”

這一下我倒真的一頭霧水,因爲他這話說的很像之前孔明神說的話,孔明神之前也說了一大堆什麼前世今生、任務、上天安排之類的話。

小老頭反而顯得很意外,很不解的樣子,反問我:“上仙,您別告訴我,你來到這裏都不知道自己爲何而來?”

我越聽越糊塗了,當下就說:“我只是因爲九星宮在壞華夏風水,因爲黑龍發作而來,也爲替爺爺報仇而來。怎麼,難不成我身上真的有什麼前世的因果嗎?”

小老頭聽到這話,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了好許一會兒,然後就一臉的恍然大悟,道:“既然你不知道的話,或許是因爲時候未到吧。那麼,我倒是也不能多說什麼了,免得泄了天機。”

“又是天機?”

這話我可真聽厭了,之前他們就總把所謂天機掛在口中,不願多講,而眼前的小老頭也這麼說,這卻更加的讓我感到好奇。

當下,我就問他:“仙家,你就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吧?”

小老頭卻搖了搖頭,不願再講,不過他思慮了片刻之後,就嘆了口氣,道:“總之你記住,千萬不要再多情了。多情……誤事!”

“多情誤事?”

我苦笑道:“我光棍一條,哪裏來的多情呀。”

小老頭卻笑了笑,說:“總之,有些情是不能存在的。”

我訕訕的笑了笑,感覺聽得雲裏霧裏的,一點也不知道他在指什麼。

難道他是在說,我和安琪兒是有緣無分,要我不能因情,而放棄修行?

不過,我雖然一直心裏還記着安琪兒,但是卻也知道我和她不可能了,結束了,所以倒是不會像他所說的那樣,多情誤事。

小老頭見我沉思,滿意的點點頭,好像覺得自己說對了似的,然後又說:“對了,還有一事得提醒你一句,你須達到十尺道行,方可應付黑龍發作之事。”

“十尺?”

我苦笑了一下,說:“這不成仙了麼?”

小老頭笑了笑:“是啊,是成仙了。十尺道行,便是永生。”

“十尺,千百年來都無人達到,仙家太會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達得到十尺道行。”

這可不是我消極,而是我太瞭解修煉一行了,不管是人,還是修行的動物地仙,最多都只能達到九尺九,這是極限,再想添一寸,都不太可能了。不說要歷經劫數,光是一個天雷就能把你轟死。

想成仙,都是要歷經天雷地火等劫難的,地仙如此,人也如此,比如唐僧不也經歷過九九八十一難麼?

比如九尾狐,傳說每修煉一百年,狐就會多長出一條尾巴,等到一千年有十條尾巴的時候,就算功德圓滿了。

可是,這第十條尾巴卻是極難修到的,當狐修煉到第九條尾巴時,會得到一個提示,幫助它的主人實現一個願望,心願完成後,會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但是從前的尾巴也會脫落一條,仍是九尾。

這看起來是個奇怪的死循環,無論怎樣都不可能修煉到十條尾巴。這就是上天給它設置的極限,永遠也別想成仙,這就是世間成仙的地仙和人,少之又少的緣故。 得道成仙何其之難,千年都難有一人功德圓滿。就好比九狐尾修煉到第九條尾巴時,須幫助人實現一個願望,心願完成後,會長出一條新的尾巴,但是從前的尾巴也會脫落一條,仍是九尾這樣的死循環,其實都是上天設置給修煉之輩的磨難,關卡,故意讓世間修煉的地仙們成不了仙。

當然,也有特殊情況,比如據說以前就有一隻很虔誠的狐,已經修煉了不知道幾千年了,也不知道幫多少人實現了願望,但仍然是九條尾巴,它向佛祖抱怨,這樣下去如何才能修煉得道?佛祖只是笑而不答,它只得繼續修煉。

有一天當它在暴風雨中回到它藏身的村莊,遇到一個少年被狼羣圍攻,以它的造化,當然不費吹灰之力地趕走了狼羣,救下了這個少年,之後發現這個少年是它第一位主人的後代。按照規矩,它需要幫少年實現一個願望,然後脫落一條尾巴再長出一條新的尾巴,繼續它的死循環。

少年當然是欣喜若狂,九尾狐的傳說在當地不知流傳了多少年,而自己何其有幸,竟然成爲了九尾狐的主人,還有一個不論多奢侈都能夠實現的願望!

九尾狐問少年的心願是什麼,他一時之間竟回答不出來,於是在之後的幾天裏,少年小心翼翼地與八尾相處,發現它的眼神裏除了看透世事的淡然以外,竟然還有些許悲哀。

當他得知了死循環的祕密之後,竟然對這隻神通廣大的狐狸產生了憐憫。終於有一天,九尾狐問少年到底有什麼願望。少年想了想,問,“什麼願望都可以實現嗎?”

九尾狐點點頭,少年接着一字一頓地說:“那麼,我的願望就是,你能有十條尾巴。”

狐狸愣住了,最後果然長出了第十條尾巴,此時九尾狐終於明白了佛祖爲何讓它繼續修行了,因爲它要等到一個機緣。而這個機緣,世上又有幾人能得遇呢?

這雖然是一個故事,但是卻也證明着修道成仙,其實更多的靠的是機緣。好比那九尾狐,試問這世上又會有幾人會說願望是讓它長出第十條尾巴呢?

所以,九尾狐幫助別人的時候,也同樣是在等待着有緣之人來度它。

或許,這就是造化吧。沒有這造化的,無論你是修道的人,還是修煉的地仙精怪,或許修煉上萬年也是枉然。

想到自己真正的修行也不過才兩年,小老頭卻說要解決黑龍發作之事,需要我道行達到十尺,得道成仙的地步,這不完全在扯淡麼? 未來之戀愛合約GL 相信愛情會出席 別說眼下時間緊迫,我沒時間修行,就算再給我一百年時間,估計九尺九寸的道行也是到頂了,沒有成仙的機緣,可不就是和九尾狐長不出第十條尾巴一樣的死循環麼?

小老頭見我在搖頭苦笑,不以爲意的表情,便對我說:“你別沒自信,有些東西靠的不是時間,而是命。”

“命?”

我愣了愣。

“沒錯,靠命。沒那個命,修煉一萬年也難功德圓滿,而你的命……”小老頭說到這,饒有興致的盯着我神祕一笑,卻並沒有再說下去了。

聽到這話,我心中好奇,催問道:“我的命怎麼了?”

小老頭就說:“你的命不同常人,所以只待機緣到來,修行自然功德圓滿。”

“仙家,你不會是故意在拿我開玩笑吧?我這命怎麼可能跟常人不一樣?”我聽得是一頭霧水,有些不敢相信他說的話。

小老頭倒也沒有多加細說,只是道:“反正你信小仙的話便是了,你就是在等待機緣而已,機緣到了,你自然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笑了笑,雖然不太相信他說的這一些事情,但是他把我誇得那麼與衆不同,我心裏還是很開心的。便問他:“仙家所說的機緣是指什麼?”

“這個機緣,就是你修行要去尋找的東西了。”小老頭並沒有回答我。

既然他不願多講,我也不好多問。

聊着聊着,我們就回到了黃仙廟,接着我就對他辭行,準備直接前往瀋陽。

“上仙!”

分別之時,小老頭突然又將我喊住。

“仙家,還有何事?”

我停下步子,轉身好奇的問道。

小老頭說:“你記住我今天對你說的話,千萬要記住了,不要爲情誤事。對了,還有,你不是剛纔一直問我你的機緣嗎?你只要記住一句話,修一個向死而生之心,便是永生。”

又是向死而生?

聽到這話,我不由愣住了。爲什麼他們都對我說這句話?這句話實在是太多人對我說過了,向死而生?

他們對我說這句話,到底是什麼用意?

此時的我,真的糊塗了。

我想問他,可是嘴巴都還沒張開,擡頭一看,小老頭已經消失的沒影了。

是的,他走了,留下我一個人愣在了原地。

我知道,他肯定不是隨便說這句話的,他特意把我喊住,然後對我說這句話,還讓我千萬要記住這句話,肯定這句話對我十分的重要。

再聯想到之前土地公、孔明神他們都對我說過這句話,這就更加的讓我感覺到這句話一定是用它的含義的。

我不斷的琢磨着“向死而生”、“修一個永生”這句話,不過卻硬是想不出它的含義。

不過,雖然不明白這句話真正的意思,但是從小老頭的話中我卻能明白,這句話代表着我修行路上所要尋找的答案,甚至真的像小老頭說的那樣,它是我修行要找的機緣。

或許,我哪天真的悟出了這句話的意思,我就得到了機緣,我就真的功德圓滿了呢?

當然,這都是我心裏的猜測,得道成仙,對我來說其實依舊是非常扯淡的一件事。遙不可及,或者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嘆了口氣,於是只得將此事暫且扔到腦後,不再多想,於是繼續趕路。

當天下午,我就直接進入了縣城,然後坐上班車,直奔瀋陽……

PS:這個月應該差不多能完結。一切的一切,就在黑龍潭畫上句號。 一天之後,我來到了瀋陽,打電話與陳二狗匯合了。

陳二狗也是剛到瀋陽與尹悅匯合,對於我這麼快就到瀋陽顯得有些出乎意料。

是的,原本我是要順着北龍脈在山上一路尋過去的,按原計劃最少也得十天半個月,如今兩三天就到了瀋陽,確實快到讓他們驚訝。

尹悅見到我便問,我怎麼這麼快就來了?

於是我就把九星宮的人已去黑龍潭的消息講了出來,告訴他們,我們得儘快趕往黑龍潭。

陳二狗聽說不久就能和九星宮的人決戰了,顯得十分的興奮。特別是得知殺傷我爺爺的兇手,竟然就是當初差點害死我們的那個日本野人,而這個日本野人也去黑龍潭了時,陳二狗更是顯得迫不及待。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新仇舊恨一起算。

不過,讓我感到意外的是,如今陳二狗的道行竟然也達到了七尺半,這倒是讓我感到非常的震驚。要知道當初分開時,他也才三尺半的道行。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就說:“仙經派的宗門一建好,我就被賜了四尺道行,估計建宗門乃是一大功德。”

聽到這話我恍然大悟,心想這傢伙倒也真是挺有造化的。

陳二狗問準備什麼時候出發前往黑龍潭,我想了想,於是決定先打電話給無崖子他們。

電話打通,問了一下無崖子他們那邊的情況,得知他們追查南龍脈和中龍脈,也發現了很多地氣被人爲破壞的地方,只是並沒有發現九星宮人的蹤影。

聽他們這樣說,我就更加可以肯定,九星宮的人應該都不在中龍和南龍了,於是就告訴他們,九星宮的人應該都在北龍脈的黑龍潭。

無崖子他們聽到這話,於是也就決定立即動身過來,直飛瀋陽與我們匯合,然後一同前往黑龍潭。

就這樣,我們便決定在瀋陽停留一日,等無崖子他們過來。

因爲這幾天都在山中行走,所以我也比較疲累,於是便早早的找了一家酒店住進去休息。

尹悅或許是見我太累了吧,就說要給我捶背按摩。

或許是真的太疲累了,被她捏捏肩,捶捶背,還真的很舒服,而且還讓我感到一種非常幸福的感覺,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溫暖”。

也許是從沒有人這樣體貼過我吧,所以感受着她的體貼,讓我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