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白皙的大手輕輕觸摸着她膚若凝脂的容顏。

她回來了,真好!

蘇紫陌低頭,看着酣睡的馨兒,額頭上的頭髮還粘在了一起。

她目光驚了驚!

“馨兒這是……?”蘇紫陌快速的接過馨兒。

“陌兒,馨兒在看到你消失以後,身子又抽搐了。”

蘇紫陌一聽,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

馨兒不會是又發病了吧?

“馨兒,馨兒,孃親回來了。”

蘇紫陌貼着女兒的臉。

她真不是一個好孃親,讓馨兒看到那殘忍的一幕。

馨兒慢慢有了反應,她睜開大眼,迷離的看着蘇紫陌。

“娘……親!”馨兒大眼忽閃忽閃的。

粉嫩的小手有些無力的擡起,摸着蘇紫陌的臉。

那觸感很真實,馨兒甜甜的笑了。

回頭,看着沐雲軒,“爹爹和孃親都在,真好!”

凝香和莫白一看,很是心疼又感動。

“馨兒,告訴孃親,你可還有什麼地方不舒服的?”

“嗯,沒有。”馨兒快速的搖了搖頭。

沐雲軒和蘇紫陌一聽,終於放心了。

“馨兒,不在明月谷等着孃親,跑到這裏你來幹什麼?”

馨兒小嘴一撅,大眼裏滿是委屈。

“看着孃親那麼痛,馨兒很着急,就讓莫爺爺送馨兒過來找孃親了,孃親是不是不喜歡馨兒了?”

“小傻瓜,你想什麼呢?”蘇紫陌揉了揉她的秀髮。

“好了,孃親一會給你沐浴一下,全身都是汗。”

“嗯!”馨兒瞬間喜笑顏開,一雙大眼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馨兒,到爹爹這裏來。”

“好!馨兒知道爹爹是怕累着孃親。”

馨兒軟軟的聲音萌化了衆人的心。

沐雲軒溫和一笑,把她抱在自己懷裏。

“姑姑,馨兒真漂亮!”

“你爲什麼叫我孃親姑姑?”馨兒如黑曜石一樣的大眼好奇的看着凝香。

“因爲她就是我姑姑呀!”凝香也學着她的樣子眨着大眼。

“姐姐煮了很好喝的魚湯,要不要喝?”

說完,凝香獻寶似的把一盆魚湯端了過來。

“看着很不錯,那我就賞臉吃一點吧?”

馨兒對着凝香甜甜一笑。

這個大姐姐挺可愛的。

“哇,姐姐的面子可真大。”凝香做了一個鬼臉,大家失笑不語。

隨後,大家有說有笑的吃了晚膳!

鳳雅一直沒有回來,大家也沒有拿她當回事,被凝香認定了她是壞人,她就更不想讓鳳雅在回到這裏來。

不遠處的大樹後邊,辛姨和盈兒躲在後邊,看着歡聲笑語的幾人,兩人都有些等不及了。

“辛姨,就是那個男的砍了盈兒的手掌的,辛姨,你一定要爲盈兒報仇。”

盈兒恨恨的看着風華絕代的沐雲軒。

沒想到他的心會這麼狠毒!

“盈兒,這件事情急不來,他們的修爲,我們鬥不過。”

辛姨目光詭譎的看着她們。

“不過總是有機會的。”

盈兒眼中閃過一抹惡毒,同時也閃爍着貪慾。

“辛姨,最好是那個紅衣女子的手,她的手長得真漂亮!”

在離她們不遠處的慕容邵峯一聽,溫潤的眼中突然殺氣頓現。

洛凡一看,搖了搖頭,這蘇紫陌真是搶手,連手都被人惦記上了。 “邵峯,我們要不要偷偷把那兩個人解決了?省得礙眼。”

礙他的眼沒關係,可不能礙邵峯的眼呀!

慕容邵峯半眯着眼眸,冷聲道:“不用,先看看她們是什麼人在說,有我們暗中盯着,她們想動手也沒有機會。”

說完,慕容邵峯看着不遠處笑得開懷的蘇紫陌。

陌陌,只要你開心,什麼都好!

如今馨兒回來了,她看起來更開心了。

洛凡打了一個哈欠,看了一眼風華絕代的慕容邵峯。

這幾日跟着邵峯,他吃不好不上算,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

眼看天要黑了,晚膳沒有着落不說,今晚又睡不好了。

“邵峯,我先眯一會,一會起來換你。”

“你睡吧!”慕容邵峯並不困,他微微靠在樹幹上,衆人中,他的眼裏只有蘇紫陌一人。

只要看到她的笑容,他的心裏就異常的滿足。

總裁圈愛:青梅是我的 是夜,連日的打鬥讓大家都有些累了。

聊了一會天以後,大家都各自會空間指環戒裏休息。

沐雲軒的空間指環戒裏,蘇紫陌幫馨兒沐浴。

把馨兒抱到牀榻上。

蘇紫陌一臉幸福的給馨兒拉過被子蓋上。

想起她今日又抽搐,她的心又莫名的害怕起來。

她看着馨兒粉嫩可愛的小臉,輕聲細語地說:“馨兒,以後若是看到孃親不見了,不要驚慌,也不要着急,因爲孃親也會像今日這樣回來找你們的。”

馨兒點了點頭,璀璨的大眼卻捨不得移開。

“孃親穿紅色的衣裙真漂亮!”

蘇紫陌忽地笑出聲來。

在馨兒光潔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馨兒長大也會和孃親一樣漂亮的。”

“馨兒長大了,也要像孃親一樣,穿着紅色發光的衣裙。”

馨兒突然伸出小手,拉住蘇紫陌的手。

“孃親,以後馨兒會很乖很聽話的,馨兒要跟孃親在一起,好不好?”

馨兒怕孃親又要把她送回明月谷。

雖然柒月奶奶把她照顧的很好,可她更想和孃親在一起。

“好,孃親答應你,睡吧!”

馨兒甜甜一笑,這下才放心的閉上早已經困得撐不住的眼皮。

蘇紫陌笑看着女兒,“傻丫頭,孃親將近六年的呵護,卻還是讓你很沒有安全感。”

隨她起身,在周圍設下結界,免得馨兒被吵醒。

來到大廳,看到沐浴過後的沐雲軒正靠在軟榻上看書。

看到蘇紫陌出來,他坐直了身體。

“陌兒,過來我身邊。”

沐雲軒邪魅一笑,笑得迷惑衆生,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蘇紫陌也不矯情,大步走過去。

瞟了一眼他手中的書。

“看什麼書呢?”

沐雲軒拉着她坐下,將她攬入懷裏。

“陌兒,你看,我剛剛在書房無意當中發現了這本書,巧的是這裏邊記載着上一個一百年前迷幻森林發生的魔獸潮的事情。”

“哦!”蘇紫陌湊過去,“現在才發現,是不是有點晚了?”

沐雲軒璀璨一笑,“陌兒,不晚,前面六天的我們都已經經歷了,這最後兩天才是最重要的。”

蘇紫陌目光灼灼其華,眼角一挑,“上面記載着最後兩天會發生什麼嗎?” “嗯!”

沐雲軒怕她冷,給她那過毯子蓋上。

兩人耳鬢廝磨,相視一笑,滿滿的全是愛。

“陌兒,你看這裏。”沐雲軒纖細如玉般的長指指着書中的內容。

“到了第七天的時候,迷幻森林會出現冰雪天氣,也就是明日。”沐雲軒也想不到,他從密室裏隨意拿出來的書居然會記載着魔獸潮的事情。

“還有這樣奇怪的事情,這樣說來,迷幻森林裏魔獸潮會經歷一次春夏秋冬嗎?”

沐雲軒又翻了一頁,上邊記載的是第八天的事情。

“陌兒,也不全是,這是第八天的,你看,到了第八天的時候,會出現驚雷訣。”

蘇紫陌一看,面色凝重,“雲軒,若是驚雷訣,那一定會出現火,我們都是木系,第八天對於我們來說,很不利。”

自己是木系天賦雖然能夠爆發出極限的力量,遇到火,自己的迷迭之翼沒有任何一點用處。

“傻瓜,你不會忘記了,你還有九曲太乙呀。”

沐雲軒滿眼愛意,寵溺的揉了揉她的秀髮。

“呵呵,寶貝太多了,我都忘記了。”

蘇紫陌這下心裏放心了很多。

“陌兒,雖然看似簡單,可這最後兩天,也是最危險的兩天,不過出現的天地靈獸的機會也會更多,明日很有可能出現一種叫做冰晶龍的靈獸,冰晶龍性喜吞噬魔獸,能御萬水,震懾羣魔,還會出現紫色的冰紫晶果,是一種能讓人永保青春,保護玄脈的好東西。”

“哇!那冰晶龍我不太感興趣,那冰紫晶果到是很不錯,馨兒吃了更好,可以保護馨兒的玄脈。”

沐雲軒溫柔一笑,握緊她的雙手。

“那明日我們就去找,這些東西都是天地孕育出來的好東西,一百年只有一次,是很難找的。”

“好!雲軒,若是冰晶龍和冰紫晶果真的出現,那就不是引發幾個人的大戰這麼簡單了,估計明天有很多人都要衝着最後兩天來的,可能都要進入其中爭奪。”

蘇紫陌知道,進來迷幻森林裏的人不知他們,還有很多,最後兩天,大多都會出來了。

“陌兒,無妨,只要你喜歡,我都可以幫你找來。”

她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他只想給她最好的。

“陌兒,你看,上邊記載,那冰紫晶果外表呈紫晶色,歷經迷幻森林裏的幻界冰寒屬地,千年成熟,一旦服用,不但可以洗經筏髄,永保玄脈,讓人永保青春,還可以憑空增添一百年的壽命。”

“哇!這對於女人來說,能洗經筏髄和人變得漂亮,但對於那些壽元將盡的老人們來說,憑空增添一百年壽命纔是最珍貴的,也是讓人們最瘋狂的,不過這冰紫晶果應該叫長生果纔是,居然有這麼好的療效。”

蘇紫陌往他懷裏靠了靠。

沐雲軒緊了緊長臂,兩人之間,一股溫暖蔓延着。

映入他眼簾裏,是視如珍寶人兒。

“陌兒,你說得對,但冰紫晶果過於罕見,魔獸潮數千年也沒見出過幾顆,但每一次面世,都會引起一場腥風血雨,明天,也可能真的不會太平的。” “沒事,雲軒,我們明天見機行事吧。”

不過蘇紫陌也有些顧及,冰紫晶果畢竟很珍貴。

這種可遇不可求的美容養顏的靈果,真的真的會很有很多人爭着搶的。

沐雲軒放下書,手中愛不釋手玩着她柔軟的秀髮。

“好!”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 沐雲軒頷首,抱起她往後院的溫泉走去。

兩人對視,沐雲軒的眼眸愈發的深邃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