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沒想到,原本用來成全有情人的繩結術,竟然被他用在了這個時候。

蘇婭不知道繩結術,在秦陽的懷裏,打開了自己抱着的手提箱。

靈異書非常活躍,便利貼又跳上蘇婭的手臂。

便利貼:這該不會是已經失傳的繩結術吧?

秦陽:“對。”

“幹什麼的?”蘇婭問道。

仲夏夜之戀3 秦陽簡單給她解釋了一下。

身後的御魂網支撐不了多久了,但是,秦陽也已經找到了前往離山的路。

“先別管那麼多了,回家咯。”

他飛快繞過了兩三個彎道,終於再次踏上了回家的那條山路。

不遠處,一座巨山,山頂像是被巨斧一劈爲二。

“看到了,那就是離山。”秦陽努了努嘴,擡了擡下巴,示意蘇婭看。

蘇婭順着他指示的方向看去,一臉震驚。

“這是……剛纔這個方向根本不是這樣的。”蘇婭終於也還是遇到了自己無法解釋的“奇聞”,驚歎起來。

秦陽卻是有所感應。

他剛纔踏上那條回家的山路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像是穿過了一個結界。

整個離山,似乎是被一個無比巨大的結界給籠罩了起來。

總裁嫁到,甜妻快跑 又或者說,離山其實就是一個獨立的小結界。

“阿陽,你怎麼這麼快又回來了?還沒到祭祖的時間吧。這是……你要回來成親了?!”

熟悉的臉出現在山路上,秦陽停了下來,放下了懷裏的蘇婭。

“似乎,已經安全了。”

他擡頭看向朝着他們走來的梅嬸兒。

“梅嬸兒,好久不見。”

這下,蘇婭也感覺到了她現在所處的環境似乎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

在這裏,陰氣與陽氣是平衡的——她身體不適的感覺漸漸消失了。

梅嬸兒來到他們面前,笑着說:“老範前幾天剛在說,他看那個什麼……電腦兒,裏面在說,好像外面亂套了?真的不?怎麼個亂套了?突然就這樣。”

獨立,但好像也沒有到完全與世隔絕的程度。

秦陽也不打算瞞着離山裏面的人,坦白地說道:“有人抽走了整個國家的陰氣,堵在咱們離山外面呢。”

梅嬸兒一聽,臉色頓變。

“怎麼回事?你給趕緊說說。”

秦陽注意到,梅嬸兒的反應似乎有點奇怪。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山裏村婦,死去了有近七十年了,在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不是疑惑“什麼叫做堵在離山外面”,不是詫異“抽走了整個國家的陰氣”,而是直接讓他仔細說說……

就好像是知道“抽走整個國家的陰氣”、“堵在離山外面”究竟是怎麼回事似的。

“梅嬸兒,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麼?”秦陽注視着對方,開口說道。

梅嬸兒笑了笑:“你這是什麼話。我能知道什麼東西。”

秦陽卻沒有被她這三兩下唬過去。

“事到如今,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梅嬸兒,你到底是誰?” 越是瞭解秦家與離山的淵源關係,秦陽越發對這些“生活在離山的居民”產生懷疑。

離山之內,真的有與秦家無關的人嗎?

這個無法被衛星捕捉的陰山,這個秦家從兩千多年前就開始隱居的地方,這個被叮囑不要帶無關人員進來的離山,怎麼會有一批鎮、村?怎麼會有這些“外來居民戶”呢?

秦陽注視着梅嬸兒,心中不斷變換着猜測,但還是沒有直接把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去想。

他在等,等梅嬸兒給他一個說得通的解釋。

梅嬸兒看着他,收起了掛在臉上的“不知情”,一時間有點沉默。

秦陽看了看周圍。不知什麼時候,不少以前常見的“街坊鄰居”都出現,走了過來。

離山腳下原本就有一個離山鎮,秦家老家在離山裏,附近還有幾個稀稀拉拉的村落。秦陽小的時候,在自己的小村子玩膩了,就會纏着父親帶他去隔壁村,或者鎮子裏。

原本以爲那些人、鬼就是再普通不過的村民。

可是,怎麼現在看來,情況就不一樣了呢。

範叔也出現了。

便利貼又跳了上來,刷了一記存在感。

便利貼:有什麼事先去祖墳。

秦陽看向範叔,看向梅嬸兒,看向所有熟悉的臉龐。他們的神色都是差不多的。

沉默、隱而不發。

很明顯就是知道什麼又偏偏不說。

秦陽拉着蘇婭的手,緩緩朝着祖墳的方向走去。

他的身邊,那些熟悉的身影也跟了上來。

一路沉默,一路走着。中途,有不少“居民”、“鬼魂”看到他們,看到這邊的情況,表情也變得似乎“終於等到這一天”的樣子,加入了進來。

等到秦陽來到祖墳地的時候,他身後跟着的人、鬼已經達到了上百個。

秦陽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又看向面前那一片墳包。

那一個個,鱗次櫛比,錯落有致。

從秦朝到現在,整整一百零二代的祖輩、父輩們都葬在這裏。放眼望去,幾百個墳頭,看着就讓人感到壓抑。

便利貼從蘇婭的手臂上跳了下去,就像是被風吹了一般,飄到了一個墳頭,貼上。

便利貼:這是我的墳。

秦陽當然知道,因爲墓碑上寫着。

但是,爺爺這是想表達什麼?

秦陽突然感覺到了身後那些人、鬼之中,有了動靜。

轉身回頭。

那些早已死去的“居民”,分散開來,卻又像是各自有着各自的方向,朝着各個墳頭走了過去。

秦陽領悟到了什麼,臉色漸漸變得僵硬,死死地盯着他們。

他站在原地,擡不起腳,紮了根似的動不了。

梅嬸兒走到了離他比較近的一個墳頭,看向他。

“阿陽,其實我是你祖奶奶。”

秦陽如遭暴擊。

祖……祖奶奶?

開什麼玩笑!

他睜大眼睛,看着那些站在各自某個墳頭的各位,一時間說不出話。

他看向範叔,看向小李哥,看向鄰居爺爺……

他看着那些“還活着的居民”突然倒地,再站起來的時候,只剩下一個魂魄。

“秦家世代亡者,除了魂飛魄散的幾位,其餘都在這裏。”範叔說道。

秦陽一時間腳有點軟。

也就是說,那些小時候朝夕相處的,其實都是他的祖宗們。

他一時間不知道該用什麼心情來表達纔算正常。

看着離他最近的兩個空蕩蕩的墳頭,秦陽突然想到了什麼,看向那些“祖宗們”。

“那……當初害死我爸和大伯的……”

鄰居爺爺點頭,緩緩說道:“是你太祖嫂嫂。她……以前性格就有點……當初發生那樣的事情,大家都很意外。”

秦陽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那個在他童年裏留下了深刻創傷的,竟然是他的親人。

“這……這究竟是爲什麼……”

爲什麼其他四個陰陽世家都幾乎滅絕了,而他們秦家卻弄出了這麼一個離山,這麼多祖宗,竟然沒一個離開轉世的。

“阿陽,我們都知道你現在的心情比較複雜。但是事到如今,確實應該告訴你了。離山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秦陽遠遠地看向離他最遠的一個墳頭。

那個墳頭,沒有身影站着。

“歸塵,請出來吧。”鄰居爺爺突然說道。

秦陽側頭,就看到歸塵從墳地邊緣的樹林裏走出來。

共同走出來的,還有兩個熟悉的身影。

“方爺爺!小方叔!你們不是……”

他們不是已經被歸塵帶走去陰間了麼。

該不會他們也是秦家的人吧?!

秦陽感覺現在看誰都像是自己的祖宗,整個人都快魔症了。

鄰居爺爺看出了他的懷疑,乾咳了一聲:“他們不是秦家的。”

方爺爺和小方叔看上去已經不像是上次見面時候那麼狼狽了。看到秦陽和蘇婭,他們也很開心。

“終於再次見面了。”

秦陽稍微鬆了一口氣,但是又疑惑起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鄰居爺爺解釋:“當年五大陰陽世家沒落,但華夏不可沒有陰陽師。除了新興的茅山道士、散戶等之外,還有一些奇能異士。比如他們這一脈。還有你母親,因爲天時地利人和,擁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其中八成都是與陰陽有關的。他們也是其中之一。”

秦陽當然是知道方爺爺和小方叔有什麼本事的。

方爺爺笑着看他,說道:“當初我和我兒子準備走了的,但是歸塵跟我們說,未來即將有一個大劫難,希望我們能夠暫時留下來一段時間,出一份力。畢竟,你一個人太勢單力薄了,現在整個華夏的陰氣基本上都被那位掌握着,在陰氣與鬼魂方面,你完全沒法跟他對抗。那我們這些特殊的個體,現在已經可以脫離他的控制,當然得幫你們出一份力。”

秦陽有些感動。

他看向面前那麼多祖宗,明白了他們之所以一直存在着離山,沒有投胎轉世的原因。

原來,他們秦家最大的底牌,不光是檀香木盒子裏的那一疊東西,而是眼前這個“祖宗軍團”。

這裏每個人生前都是陰陽術造詣極強的陰陽師,雖然陽壽不長,但魂魄確實結實的。可以說一打三不成問題了。 看着面前的祖宗軍團,秦陽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他不知道說什麼好。

倒是方爺爺開口了。

他看向蘇婭,眼神中帶着慈愛。

“之前我還擔心你會對小秦不利,還勸他儘快跟你劃清關係。幸虧他沒有聽我這個老頭子的。”

蘇婭搖搖頭:“沒關係。”

小方叔也看向秦陽:“秦陽,歸塵已經跟我們說過了,你現在估計得抓緊時間。之前那個人帶走了B市所有的鬼差,保不齊就能用什麼手段找到這裏。等他進了離山,所有的一切就全靠你了。”

秦陽看向歸塵、方爺爺、小方叔,看向大家。所有人都注視着他。

“你知道爲什麼秦家,每五十年舉辦一次祭祖儀式麼?”範叔開口道。

秦陽把目光鎖定到他臉上。

“因爲,離山是靠我們保持現在這個狀態的。”

秦陽上前一步。

“什麼意思?”

範叔看着他:“你應該也已經注意到了吧,離山是獨立隔絕的一個地方。”

秦陽當然知道。爺爺在書裏就說過,只要進到離山,夏野就找不到他,更別說傷害到他。

他的視線又轉向墓碑上的便利貼。

便利貼:你別看我,我知道的不比你多多少。

範叔也看了一眼便利貼。

“小平確實知道的不多。當初,他自願把魂魄投入那本書裏,匆匆離開了離山。”

秦陽問:“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離山既在陽間,又說是隔絕的一個空間。跟你們又有什麼關係?難道除了我們秦家身上的血脈之外,還有其他辛祕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