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回合之後,劉敏的爪子被我直接斬首而下。

“嗚……嗚……嗚。”劉敏見此,大聲的嗚嗚叫了起來。

我看到此幕,知道劉敏想要脫離皮囊,浮現出自己原本氣息鬼的模樣。 我快速的身子往前一邁,雙手結印,猛地手決,嘴裏怒吼“魂魄歸位,請人令!”

我的話音一落,劉敏剛剛脫落皮囊的魂魄被我給死死的扣住了,我身邊早已經準備了一個小小的罐子,大約有大拇指這麼大,右手快速的一引,將劉敏的魂魄給封印在了裏面。

劉敏脫離了這個皮囊之後,這個皮囊快速的融化了,濃濃黏黏的,看着極其的噁心,就連是我,都有些乾嘔,這還是我第一次見識到氣息鬼的變化之後的樣子。

“你放我出去!”就在將劉敏收入罐子之後,劉敏的魂魄不斷的在罐子裏面叫吼了起來。

“哼,有你好玩的,歸位之處,封印!”我冷聲說完了這句,便向着家裏走去。

……

“歸位之處,解印!”回到家之後,我急急忙忙的將罐子的封印給解除了,所謂的歸位之處,解印,其實只不過是加強了一點魂魄歸位,請人令的強度,但是最終的一點,那就是解封了罐子之中的音。

“可惡!你快點放我出去!不然我以後出來,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將你的陽氣全部給吸收掉!”封印一解除,劉敏就在裏面歇斯底里的叫吼了起來。

我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淡然的看着罐子。

“就你這樣的修行,還不夠!別忘了,你在我的手裏,我想要滅了你,隨時都可以,我想要抽取你的三魂或者七魄,都是極其簡單的事情,我甚至還可以讓你感受一下,慢慢被抽取三魂七魄的臨死感受。”我冷聲說道。

“你有種殺了我!”劉敏絲毫不懼怕一般,依舊歇斯底里的叫厚着。

“想要試試嗎?”我冷笑着看着罐子,說道。

“你有種……啊!”劉敏剛剛說到一半,我就快速打了一個手決,將劉敏的三魂給抽取了一魂,惹得劉敏痛苦的叫吼了起來。

“不知道這樣感覺如何?”我說着,緊緊的捏了捏手中的一魂。

“啊!別!別這樣折磨我!”劉敏感受到了那種魂魄被撕扯的感覺,不斷的叫厚着,開始向着我求饒了起來。

天才萌寶:給媽咪脫個單 “我說過,你要是老實告訴我一切,我便不會計較這些。”我鬆了鬆手,面無表情的說道。

“呼……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劉敏感受自己的一魂漸漸的穩定了下來,看着我說道。

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看來我想錯了!可惡,並不是有人在養屍煞,而是有其他的東西在和氣息鬼合作。

“快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然我就毀了你的一魂!”我佯作要毀掉劉敏的魂的樣子,連忙問道。

劉敏也是怕了我,有些斷斷續續的回答道:“別! 大明王冠 別這樣對我,我們公司是由我們氣息鬼的領頭和一些食屍鬼合作辦理的公司,你們也應該知道,我們公司這段時間,出了多少的人命。”

我一驚,食屍鬼!沒有想到食屍鬼會參與到這件事情來!楊凌不是已經爭奪了那個所謂的護法的位置了嗎?食屍鬼裏面有一套規則的,不是不準吃食活生生的人類嗎?

“人類,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別妄想了,食屍鬼不會管這些事情的。”劉敏冷不丁的給我這麼一句話。

我將內心的激動給壓制住,表面上毫無表情的看着罐子說道:“說吧,知道你所知道的,或許我會給你一個解脫。”

“解脫?怎麼解脫? 前妻歸來 我是含冤而死,並且被人給煉成了氣息鬼,我還怎麼能夠解脫?”劉敏聽到我說到解脫兩個字,碰觸到了心頭的哪一些事情,神色黯然。

“我不知道你生前是如何的,也不知道你是如何含冤的,更不知道你爲什麼會被人煉成了氣息鬼,但是我可以給你保證,只要你沒有導致一個人類死亡,那麼我就可以讓你輪迴六道之中,重生去。”我將重生的這一辦法給搬了出來。

“我問你,你吸收過人類的陰氣和陽氣嗎?”我問道。

劉敏愣了愣,久久不回話。

“我問你話!不然我可不能幫助你了!”我有些暴躁的叫吼了起來。

“我……我只吸收過你一個人的陽氣。”劉敏說到這裏,腦袋垂了下去,情緒極其的低落,似乎就像是一個小姑娘,要哭出了一般,但是這樣形容劉敏,着實有些不符合,畢竟劉敏現在是氣息鬼,身體是氣體的,並且有些透明,我也是開了雙眼,才能夠真正的看到劉敏的氣息鬼狀態下的樣子。

“怪不得,你會如此的弱。”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說道。

“我,我是不是沒有辦法進入六道輪迴了?”劉敏低落的問道。

我笑了笑,說道:“我再問你一個問題,爲什麼你當了氣息鬼這麼久了,你只是吸收我一個人的?”

劉敏沒有回話,我也沒有繼續問了,問了很多劉敏的話,也知道了劉敏的身世是如何,看來今天晚上,得有一場大戰了。

我揹着黑劍於腰背之處,順便帶了許多的辟邪符還有一些咒印符,並且,還有一些食屍鬼的精血也帶上了。

畢竟對手是氣息鬼的老大,還有一些食屍鬼,可不能夠大意,雖然我自己現在能夠達到第五解放狀態,但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不是嗎?

雖然這一切都準備好了,我剛剛想要離開的時候,總感覺一樣東西少了一般,扭頭看了許久自己的屋子,不斷的回憶着,到底是什麼東西。

對了!師父送我的小黑!自從和師父分開之後,使用最久的便是那柄鐵尺餘下的材料打製而成的,而且這把小黑還是自己第一把有真靈的武器,我居然忘記了,想到這裏,我都有點嘲諷自己了。

我在走之前,給霍正發了一條短息“已經確認目標,是食屍鬼和氣息鬼的窩點,公司七樓,請速速支援。”

發完之後,我邁着大步,向着公司的方向就跑去,這段路程,就算是光着腳丫子跑,也是遊刃有餘。

很快,也就是十多分鐘的事情,我便來到了公司的門口,我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將辟邪符取下來,按照北斗七星的陣法,並且找了一些陣眼,擺了七個點,之後,便向着七樓的方向跑去。

至於擺出北斗七星的陣法,其主要原因,這公司面朝北方,因爲有食屍鬼的存在,所以就算是吸收再多的日月精華,也能夠將氣息鬼給保護好。

剛剛跑到二樓,就聽見,兩個討論的聲音“誰說不是呢,誰叫那個周老頭不聽話,非要將那件事情說出來,下場還不是讓我們兩兄弟給吃了。”

“哈哈,管他的,不過他的肉真老!一點不好吃!”

“有吃的就不錯了。”

“是啊!哈哈。”

什麼!周叔被吃了!?沒有想到,因爲我,周叔就被吃了。

我咬牙切齒,頓時火大,雙目怒火旋繞,兩個眼珠也是漸漸變紅,緊接着第一解放狀態開啓,快速的拔出小黑,在兩人在自己附近的時候,猛地身子快速一個翻轉,小黑快速的在兩個人,哦,不,應該稱之爲兩個鬼。

我的動作很快,一刀下去,直接將兩個鬼給切割了,當然了,只是切割的肉體,並沒有傷害到本質。

我快速的咬破大拇指,緊接着在左手掌心上面,快速的寫上“滅!”這麼一個大字。

“老子乾死你們兩個!輪迴道有生,滅!”揮舞之下,兩個鬼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被我一掌給滅掉了,對於這樣害人害己的鬼畜生,唯有殺——之!

只是一瞬間,將兩個鬼給滅掉了,我也慢慢的閉上了雙眼,第一解放狀態也給解開了,眉頭緊皺,有些懊惱的捏緊着拳頭。

肉體沒了,周叔的靈魂一定也被打的魂飛魄散了!

老子要是不報此仇,誓不爲人!

我甩了甩小黑,快速的一翻轉,將小黑插於腰間。

……

我一路過關斬鬼,直到了六樓的時候,居然被一隻鬼給提前發現了“王子良真是好身手,居然打上了我們六樓了。”

我一驚,因爲坐在前面不遠處的不是別人,正是有着一些私仇的李偉!

“李偉!你居然違背了你們食屍鬼的規則!”我怒火沖天的死盯着李偉。

李偉卻是很是平靜的回答,甚至臉上還帶着一絲笑容“我們食屍鬼並沒違背規則,氣息鬼吸收了人類的陽氣和陰氣,導致死亡,既然已經死了的東西,爲什麼不讓我們吃?”

“歪理!找死!”我一怒,想不到食屍鬼變着法的來吞噬活生生的人類。

雖然表面上看來,食屍鬼並沒有違背定下的規則,但是已經變相的吃人了!既然這個李偉已經背上了命事,那麼就該由我來收了你!

我從背後快速的掏出了黑劍,橫擋在前面,向着李偉的方向衝去。

“風雷咒!”我在奔跑的瞬間,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一個風雷咒,快速的飛了出去,向着李偉的方向拋灑過去。

“哼!小子,老子早就想要嚐嚐你的肉了!”李偉冷目一橫,躲過了我的風雷咒,瞬間開啓了第一解放狀態,向着我衝來。 “小子,遇上我,算是你倒黴!”話語之間,李偉猛地再一蹭,第二解放狀態開啓,身體強度猛地增強。

我十分憎恨食屍鬼,尤其是楊凌居然利用我之後,並且拿我當做擋箭牌,一個替死鬼,這個仇非報不可!我低沉的怒吼一聲,身邊的氣場完全改變。

李偉也有些驚訝,短短一年之多的時間,我就強大到了這個地步,不敢大意,直接開啓第四解放狀態,並且快速的凝化出一把血刀,急速就向着我的方向衝了過來。

我也不敢大意,畢竟這個李偉是楊凌身邊的人,實力可謂是很強大,屬於中上等的食屍鬼了,我猛地劃過手,黑劍順着手心猛地一挑刺,李偉也是一個有莽夫之勇的人,雙手合力抓住血刀,和我的黑劍碰撞到一起。

發出了鏗鏘的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響,李偉見並沒有壓制住我,在持續的那一下,居然猛地爆發了,第五解放狀態猛地釋放了出來。

頓時,我感覺壓力撲面而來,居然壓得我有些喘不過氣來了,沒有想到這個李偉也已經修煉到了第五解放狀態了。

“小子,上次讓你逃了,這次,老子可要好好品嚐你的血和肉!”李偉雙眼淨是貪婪,彷彿我已經成爲了他的盤中餐了。

“話可也要說的這麼大!哈!”我雙手握緊黑劍,右腿往後一蹭,扛着李偉的壓力,猛地釋放出來了第一解放狀態。

“什麼!”李偉一陣驚異,我發現了李偉的破綻,砰的一聲響,李偉手忙腳亂的被我抵開了,並且撞到了牆面上,牆面也被李偉的身子撞出了一個深深的大坑。

這點程度,是無法給食屍鬼造成多大的傷害的,有的,也只是一點皮外傷。

李偉快速的站起來,用着血刀指着我,不可思議的看着我“你怎麼可能會解放狀態!你到底是誰!”

“我?我是來要你命的人!”我雙眼細眯,咻的一聲,像一支利箭一般,向着李偉的方向就衝了過去。

李偉也不敢大意,右手橫了過來抓着血刀,而左手臂挎着血刀中間,雙腿彎曲,一前一後,身子也是極其的彎曲,我也不管這麼多,對準了李偉的血刀,猛地下劈了下去。

達到第一解放狀態的我,並不是李偉的對手,但是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可能落李偉下風多少,我下劈的那一刻,只是用了右手,左手卻快速的打了一個手決“風雷咒!”

李偉見我如此,並沒有過多的躲閃,而是想要硬接下來。

砰!

一聲悶響,煙霧四起,我往後翻轉一身,快速的撤了幾步,雙眼細眯的死盯着李偉在煙霧之中的情況。

“哈哈……沒有想到,你還是有一份能耐的,你這樣,我更想要吃你了!”這時候,煙霧中的李偉猛地一揮手,居然將煙塵給一手消散。

然而李偉也呈現在了我的面前,一張恐怖的臉面,上身基本上已經沒有皮膚了,整個上身幾乎是紅遍了,然而李偉的整個臉也是血液橫流,並且左臉頰更是撕裂開來,彷彿是要掉下來一般,但是卻有幾個肉絲連在一起,並沒有掉到地上。

我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偉左邊臉頰露出來的白骨!雖然已經被染紅了,但是我還是知道,這是李偉的臉頰骨。

李偉毫不在乎自己的身體如何,而是簡簡單單的伸手摸着自己的左邊臉頰,按了按,下一刻,居然蒸汽不斷的從李偉的身上冒了出來,不一會兒,李偉的上身還有臉龐都在頃刻之間恢復了原樣。

“不錯,不錯,雖然我不知道你如何做到我們食屍鬼第一解放狀態的,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食屍鬼的解放狀態可是有十層!你不過是在第一層,然而我卻是第五解放狀態,捏死你,遊刃有餘。”李偉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之後,有些嘲諷的看着我說道。

我心中一震,想不到食屍鬼的解放狀態居然可以達到十層,然而我釋放出第五解放狀態,就可以增強身體強度到這種地步,可想而知,第十層到達什麼地步了!

“哦?不知道你們食屍鬼最強的達到了什麼地步了?”我表面上強作鎮定,一句毫不在意的話語問道。

李偉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接着彷彿想到了什麼,有些釋然的說道:“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已經是我的食中食了。”

“我們食屍鬼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到現在爲止,我們最強大的領頭已經達到了九層了,就連八層,也是有一些食屍鬼。”李偉說到自己食屍鬼家族的歷史,有些高傲了起來。

我並沒有接話,而是思索了起來。

九層有一隻,八層的有一些,看來這個食屍鬼的存在的確是一個威脅,近年來雖然我暗地裏不斷的追殺食屍鬼,但是我感覺依舊沒完沒了,食屍鬼依舊還是這麼多。

我必須強大起來,楊凌可能如今已經成了護法了,並且實力絕對是增了一個度了。

“小子,想什麼呢?”李偉見我不答話,有些惱怒。

我聳了聳肩,右手舉起黑劍,對準了李偉,說道:“在想該是五馬分屍,還是六馬分屍?”然而,我說的六馬分屍,男性同胞們應該還是知道的。

“可惡!小子,你找死!”李偉怒吼一聲,氣急敗壞的向着我再次衝了過來。

我絲毫不慌,已經開啓了第一解放狀態了,手持黑劍,一臉凌然,注視着李偉的一步一伐。

隨着時間的推移,李偉離我越來越近了,甚至都能夠深深的感受到李偉那熾熱的食屍鬼的氣息。

砰!一瞬間的事情,李偉衝到了我的面前,手中的血刀,猛的一個橫砍,一刀見血,我居然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左手臂居然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被砍破了皮層。

我沒有想到,李偉突然加速起來,是如此的兇殘,居然比那時候第五解放狀態的楊凌還要強上幾分。

我快速的後退了幾步之後,右手摸了摸左臂傷口之處,笑着說道:“沒有想到,你的第五解放狀態居然還要比以前的楊凌強大到這種地步。”

“我們少主可不是我能夠比擬的。”李偉居然說出了這種話。

我饒有興趣的看着李偉,說道:“不知道你所謂的楊凌達到了什麼地步了?”

李偉冷哼一聲,細眯雙眼“少主可不是你叫的!”話音一落,李偉猛地踏步向着我衝了過來,我咬了咬牙,身子提升到極致,勉勉強強躲過了李偉的這一擊。

畢竟我現在只是第一解放狀態,而李偉已經開啓到了第五解放狀態,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但是我依舊有底牌,至少保住自己的命是沒有問題。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師父的影響,這種預判能力,還有未雨綢繆的準備。

五張精血符,我的身體淬鍊過之後,不斷的變強,也能夠第五解放狀態,要是我開始第五解放狀態,李偉根本就不在話下,但是這個第五解放狀態有一個弊端,那就是大戰之後,便會陷入虛弱,根本就不可能再繼續去七樓殺氣息鬼了。

所以,依照現在的身體情況,順利擊殺李偉,並且還能夠擊殺七樓的氣息鬼,我能夠達到的地步那便是第三解放狀態!

李偉見我出於下風,斜嘴冷冷一笑,手中的血刀翻轉了一下,緊接着李偉右腳往前一踏,對着我就是一個突刺。

我並沒有任何的動作,甚至只是站着在哪裏,雙眼細眯,看着李偉的動作。

“去死吧!”李偉怒吼一聲,距離已經近在咫尺。

突然,我動了起來,雙眼中的紅色愈加的重,我的氣場也是瞬間改變了,強烈的熾熱感,惹得我不僅低沉的怒吼了一聲。

“什麼!”李偉臉色大變,因爲我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的變得通紅,雙眼紅彤彤,顯得有些駭人,此時我的菊花更是被這股熾熱感燙的有些難以忍受。

“哈!”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對着李偉咧開了一個較爲冷峻的笑容。

“你!你怎麼可能!”李偉雙眼睜大,一臉不敢置信的看着我支支吾吾的說道。

我卻毫不在乎,鬆了鬆手臂,拿着黑劍,似笑非笑的說道:“沒有不可能,我說過,你我的恩怨早晚都會解決的,然而,今天就是你的祭日!”

“可惡!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李偉被我的話語弄得有些氣急敗壞,右手緊握着血刀,似乎血刀迴歸了本質一般,極其有靈性,向着我的方向就衝了過來。

我這個假性的食屍鬼特質,只有一個弊端,那就是不可能引導血液出來,化作我的武器使用,所以,我有時候還是很羨慕這項能力的,畢竟有點牛b,是吧。

我注視着李偉的動作,快速的後撤了幾步,緊接着身子猛地一震,食屍鬼的第三解放狀態氣息完全釋放出來了。 李偉是在蓄力!我可不能夠讓李偉達到目的!一旦蓄力成功之後,破壞力足足提升一倍!我並沒有使用黑劍,而是快速的將黑劍背於背後,左手在腰間猛地一抽,將小黑給抽了出來。

既然你在蓄力,我倒要讓你見識見識我小黑的真靈的厲害!

蓄勢待發,我猛地一躍,向着李偉的方向就衝了過去,食屍鬼要是蓄力,那麼必須極力阻止,但是也有一個弊端,那就是蓄力之時,一旦有阻擾,那便功虧一簣,甚至還有可能傷及本體。

李偉敢如此在我面前蓄力,一定是東西可以阻撓我!

就在我猜想之際,一道身影從一處竄了出來,我反應過來,身子一個翻動,躲過了這麼一下突然襲擊。

“嘎嘎嘎……美味啊!好美味的陽氣啊!”一陣怪異的聲音從李偉的身邊傳了出來,顯得有些陰森森,給這份公司增添了一份詭異。

我不用想也知道,氣息鬼的波ss已經出來了,既然來了,我也不用掩飾了,我就可以直接開始第五解放狀態了,一併收拾吧,反正在我進入這個公司的時候,就已經設下了北斗七星陣法,一般的妖魔鬼怪是沒有辦法進入的,然而,這個公司的妖魔鬼怪差不多被我清除了,除了人以外。

“好美味的陽氣啊!傳說中的純陽之體啊,沒有想到你晚上自己居然送上門來了。”氣息鬼舔舐了一下嘴脣,接着發出了冷冷森森的笑聲。

氣息鬼並沒有露出本來的模樣,而是依舊有一副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