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超急忙向外大喊:“王大哥,你快進來看看呀。” 大家聽到孟超的喊叫後都快速的跑進了暗室,孟超對秦巖說:“王大哥,七公主怎麼沒有醒過來呢?”

秦巖走到公主身邊,拿起他的手腕給七公主號脈,七公主在規定時間魂魄跟屍身結合在一起了,應該立即醒過來的,現在沒有醒過來一點也不科學呀。

秦巖說:“七公主封印着大腦呢,所以現在不能自主醒過來。”

孟超特別傷心的問:“王大哥難道沒有辦法嗎?”

秦巖說:“我可以給她解開封印,但是我需要三天的時間,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們都不能進來。”

孟超說:“我派清風營的人前來別院保護你。”

秦巖說:“解封印的時候你們會產生幻覺,你們意志力一定要強一些,千萬不要衝進來。”

周小雨說:“如果我們會產生幻覺,那我們都離開別院吧,我怕有人控制不住自己傷害到你跟七公主。”周小雨知道秦巖解封印的時候肯定沒有一點防備,他們中任何一個人都能夠傷害到秦巖。

秦巖說:“你們不能離開,我怕會有外人進入別院,我相信你的法力足可以有毅力抵擋住幻覺。”

九窈公主說:“那我跟周小雨在這裏保護你跟七公主,孟公子跟清風營的衆美女就離開吧。”

秦巖點了點頭說:“沒時間了,你們都出去吧,我必須馬上給七公主運功解封印了,公主的氣息越來越弱了,如果再不運功就來不及了。”

周小雨等人全部守在了暗室的門口。

南轅問:“周姑娘,我們兩人是等在這裏,還是回去覆命呢?”

不等周小雨開口孟超笑着說:“兩位大人,你們回去覆命吧,公主肯定會醒過來的。”

南轅北撤兩人相看了一眼說:“好吧,我們先回去了。”

周小雨說:“謝謝兩位大人了,等七公主沒有事情了,我一定去水府看兩位。”

南轅北轍走後,孟超問周小雨:“小雨姑娘,你怎麼跟這兩位大人關係這麼好,你跟他們商量一下,看能不能給我們這些人都延長壽命?”

周小雨說:“你是想讓他們給七公主增加壽命吧,偷偷的告訴你,七公主的壽命還很長哦。”

孟超整理了下衣服說:“我就知道七公主這麼善良的人,不可能這麼命短的,敢傷害七公主的人,我一定不會放過。”

周小雨知道,現在孟超特別想殺了二公主跟蔣少爺。

周小雨說:“冷靜,我們還是等公主醒來後再問問公主吧。”

周小雨說:“孟公子你帶着你的人先回府吧,這裏有我跟九窈公主保護就好了,有我們兩人在你大可放心。”

孟超說:“我想守候在這裏,第一時間看到公主醒過來。”

周小雨知道孟超對七公主的心意,她也知道自己能控制住孟超,他留在這裏不會威脅到秦巖。

周小雨說:“那好吧,你留在這裏,讓這幾位姑娘先回府吧,我怕她們控制不住自己。”

孟超說:“盈盈,你們幾人先回府吧,密切觀察二公主跟將軍府的動靜。”

現在暗室外只剩下九窈公主、周小雨、孟超三人。

九窈公主說:“我們三人不要傻傻的呆在這裏了,各自休息吧。”

孟超問:“我們不在這裏守着,如果有人來怎麼辦?”

周小雨跟九窈兩人笑了笑說:“我們自有辦法。”

兩人出來後,用法術把整個別院都做了結界,九窈說:“好了,我們可以安心的回房間睡一覺了。”

孟超說:“難道這就可以防禦外敵了嗎?”

周小雨說:“當然可以了,就算是法力高的人想進來破陣也要一段時間。”

孟超說:“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第一時間發現有人來了。”

周小雨說:“不愧是清風營的營主,還算聰明,所以放心的去房間休息吧,還有三天七公主才能醒來。”

孟超很快進入了夢鄉,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一沾枕頭就睡着了。他本想着三天不睡等着公主醒來,他希望公主第一時間見到的人是他。

逆天強化 孟超睡着以後就開始出現幻覺了,總有一個人在他耳邊說:“七公主是王志害死的,他不會救公主的。”

孟超說:“不可能,根本不是他,是蔣少爺。”

孟超聽到哈哈大笑的聲音,就已經醒了,但是這個聲音一直存在,你既然不相信就讓你看看你信任的王志是什麼人吧。

只見孟超面前出現了一些秦巖跟小世界各領導交手的情形,秦巖把人打的魂飛魄散的畫面,還有秦巖統治各個世界後登基時的畫面。

孟超此時不敢相信秦巖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本事,他的清風營在樹人世界名聲大噪,但是在秦巖面前顯然有些小兒科了。

孟超咆哮着說:“你是誰?趕緊出來!”

“怎麼?你還是不相信嗎?那我就再讓你看一些畫面。”

蔣少爺跟二公主跪在秦巖面前的畫面被放了出來,當然前面的畫面是以前發生的,後面的畫面是即將要發生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幻覺終究是魔杖,它能揣測到人最害怕什麼,從而達到迷亂心智的目的。

孟超看了畫面後,他不明白秦巖爲什麼害死七公主,後面又這麼費盡心力的救七公主,孟超此時覺得自己深陷在一個巨大的陰謀裏面。

孟超抓起手中的劍,向暗室走去,周小雨跟九窈公主也同樣感覺到出現幻覺了,只是她們在努力剋制着自己。

周小雨說:“九窈,我們兩個現在必須去孟公子身邊了,不然我怕他抵擋不住這幻覺的魔力。”

九窈說:“我也這麼想的,我們三人應該在一起,一起戰勝幻覺。”

九窈話剛說完,就有一個聲音在九窈耳邊說:“九窈公主,秦巖已經跟花王定情了,以後你就會被拋棄。”

九窈公主大喊一聲:“你是誰?你給我出來?”

周小雨知道九窈公主此時也出現幻覺了,可是以九窈公主的法力她應該能剋制住自己呀,周小雨也搞不懂到底怎麼回事。 農門醜婦 幻覺開始靠近周小雨的時候,周小雨都可以把它抵擋在外,不讓幻覺靠近自己。

周小雨說:“九窈,你醒醒,不要陷進去。”

九窈公主一邊對周小雨說:“我沒事,不要擔心我。”一邊對幻覺中的聲音說:“我不可能被拋棄,他那麼愛我,我們兩人還有了女兒。”

雖然九窈公主在努力的剋制,但是還是看到了幻覺給她的畫面,她的女兒被秦巖下令打入了天牢,秦巖的身邊站着花王,跟花王生的一兒一女,一家人幸福的樣子,這也是未來纔會發生的事情,提前顯現在了九窈公主面前。

此時的九窈公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九窈公主嘴裏面嘟囔着:“秦巖你個王八蛋,我要殺了你。”

周小雨知道九窈公主現在已經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精神了,周小雨暗自覺得不好。

九窈都沒能控制住,那麼孟公子不是更加容易被控制!

周小雨此時也顧不上九窈公主了,周小雨說:“九窈,你一定要清醒,着都是假的,你不要相信呀!”

說完周小雨飛快的向暗室走去,此刻孟超已經打開了暗室的大門,孟超拿着劍正進門的時候,周小雨用法力直接把孟超吸到了她的身邊。

周小雨快速把暗室的門關上,周小雨對孟超說:“孟公子,你醒一醒。”

孟超現在完全不理會周小雨,向周小雨發起了攻擊,周小雨有點想笑,以卵擊石這是真想挨頓揍呀。

周小雨三兩下把孟超打暈了,周小雨心想:“這傢伙法力太弱了,不能再這樣放任他不管了。”

周小雨拿出了鎖魂鏈直接把孟超鎖上了,普通的繩子根本捆不住他,但是鎖魂鏈畢竟屬於仙器,孟超肯定不會掙脫掉的。

剛解決完孟超,九窈紅着雙眼進來了,周小雨見了九窈的樣子就覺得特別可怕。

周小雨說:“九窈你怎麼了?你不能這個樣子,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不要相信,是幻覺呀。”

九窈公主說:“周小雨,你不要多管閒事,這是我跟秦巖的恩怨,我一定要殺了他。”

周小雨說:“秦巖是你的老公呀,你忘了嗎?”

九窈公主說:“我沒有忘記,秦巖竟然把曉曉關進了天牢,還跟花精那個狐狸精恩恩愛愛,完全不管我跟曉曉的死活。”

周小雨說:“曉曉在小世界呢,她是秦巖最愛的女兒,秦巖不會把她關進天牢的。”

九窈公主說:“你不要再說了,你今天如果阻止我殺他,那就別怪我對你動手了。”

周小雨說:“我就算死,也會保護主人的安全。”如果九窈真的對秦巖產生了威脅,她一定會拼死保護秦巖的。

就算傷了自己,傷了九窈公主,這些都不算什麼,秦巖安全最重要。

九窈公主快速的逼近到周小雨的身邊,兩人打在了一起。

周小雨由於在樹人世界中了毒王的劇毒,法力盡失,雖然恢復了,但是法力一直沒能再增強,本身九窈的法力就高周小雨很多。

周小雨被九窈公主一掌拍到了房間的牆上,然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九窈公主對周小雨說:“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饒你一命,你若再阻攔我,那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周小雨說:“九窈公主你醒醒,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曉曉現在很安全,你不要被幻覺迷了心智呀!”

九窈公主恨恨的說:“我可憐的曉曉現在在天牢挨餓受凍,都是秦巖害的,秦巖太不是東西了。”

周小雨說:“九窈,你現在被幻覺控制了心智,你回來好不好,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好不好,你如果進去殺了秦巖,那曉曉以後就沒有爸爸了,而你也成了寡婦。”

九窈公主現在雙手使勁的抱着頭,拼命地搖頭,可見周小雨的話起作用了。

周小雨說:“九窈,你想想你跟秦巖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他把你從古墓中帶了出來,你們有幾千年的緣分,你一定要控制住幻覺,把它趕走,千萬不要相信幻覺。”

九窈公主對周小雨說:“小雨,快點殺了我,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如果我殺了秦巖,我也不想活了。”

周小雨笑着說:“九窈公主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你太在乎秦巖跟曉曉了,所以纔會這個樣子。”

九窈公主一邊說:“快殺了我!”一邊說:“你跟本阻止不了我。”

九窈公主在跟幻覺做着鬥爭,她的眼睛忽而正常忽而血紅。

周小雨繼續說道:“九窈,把你幻覺裏的聲音消滅掉,我們兩個一起把幻覺破了。”

九窈公主紅着眼看着周小雨說:“想消滅我,就你這點法力你覺的你有這個本事嗎?”

周小雨終於知道九窈公主眼睛血紅的原因了,因爲在此時根本就不是九窈公主,而是幻覺直接控制了她的身體。

此時的九窈一定要秦巖死,而真正的九窈公主那麼愛秦巖怎麼可能會傷害秦巖呢?

周小雨說:“一個小小的幻覺,你真的覺得你能控制九窈公主嗎?如果你對自己那麼有自信,我想此時我的主人跟七公主兩人早已經一命嗚呼了。”

九窈公主也在努力的剋制自己,幻覺則不斷地給九窈公主提供秦巖負面的信息。

周小雨看着紅色的眼睛慢慢變的正常的時候,周小雨說:“九窈公主,殺了給你提供負面消息的人,它是幻覺。”

九窈公主說:“小雨,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沒辦法找到他。”

周小雨說:“你現在開始閉上眼睛,無論那人說什麼你都不要再聽了,對着聲音來源的地方發起攻擊。”

九窈公主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睜開。

周小雨此時也無法判斷九窈公主的狀態了。

只見九窈公主身體不斷的抽搐,不斷地搖頭,就在九窈公主向上打了一掌後九窈公主靜了下來。

周小雨一看房頂上面被打出了一個大洞,碎石頭向閉緊眼睛的九窈公主砸了過來,周小雨立馬把九窈公主拉到了安全的位置。 周小雨知道此時九窈公主把幻覺打碎了,九窈公主睜開眼睛看着被自己打傷的周小雨說:“對不起小雨,都怪我。”

周小雨說:“你打敗了幻覺,你真是太厲害了。”

九窈問:“秦巖怎麼樣,我沒有傷到他吧。”

周小雨笑着說:“你沒有傷到他,只是你法力這麼高強,怎麼會沒能抵抗住幻覺呢?”

九窈不好意思的說:“我也不知道,我一直在抵擋着幻覺,但是在我看到曉曉在天牢的那一刻,就徹底的沒有抵抗力了。”

周小雨說:“你做的已經夠好了,秦巖對你跟曉曉那麼好,他怎麼捨得把自己的寶貝閨女關進天牢。”

九窈公主想了想笑着說:“是呀,他可是寶貝曉曉寶貝的不得了。”此時九窈看到了被五花大綁的孟超少爺。

九窈公主說:“他也跑進來了?”

周小雨說:“就差一步,主人跟七公主就有危險了。”

九窈公主說:“那就一直這麼綁着他吧,差點害的我成了寡婦。”

周小雨說:“九窈公主,你可千萬不能在主人面前提寡婦兩個字呀,要是主人知道了肯定會說我的。”

就在這時孟超也醒了,孟超本想自己解開繩子的,結果發現他越使用法力繩子越緊,他不得不向周小雨跟九窈公主求饒。

孟超說:“兩位姑娘,給我鬆綁吧,我再也不會衝進暗室了。”孟超知道他這個樣子肯定是中了迷幻,他醒來看到身上的繩子還是很高興的,至少他沒有闖下大禍,害了王志害了七公主。

九窈說:“等王志跟七公主出來之時,我們再給你鬆綁。”

孟超說:“這樣子不好吧,王大哥要是出來看到我這個樣子會怪罪你們兩個的。”

周小雨說:“現在放了你太便宜你了,竟然敢害我主人,你在這裏呆一天吧,一天後我再給你打開,如果主人出來你就算告訴他,我也不會承認的。”

孟超說:“行,綁我一天我沒意見,但是能不能看在我們相識一場,我又被迷了心智的份上,給我鬆鬆繩子呢?現在太緊了,我根本沒辦法呼吸。”

孟超可不想七公主醒來後看到這麼狼狽的他,所以聽到周小雨說綁他一天,心裏非常的開心。

周小雨“嗯”了一個長音,想了一下說:“看你態度這麼好的份上還是把你放了吧。”

說完周小雨收回了鎖魂鏈,孟超站了起來活動了幾下筋骨說:“謝謝小雨姑娘了,對了小雨姑娘,這個繩子怎麼這麼厲害,我越想掙脫它卻越緊。”

周小雨說:“這可是法器哦,普通繩子怎麼可以比擬。”

孟超現在有些懷疑自己在迷幻的時候見到的事情可能是真的,王志身邊的人這麼厲害,那麼畫面中的事情是真的也很正常,只是二公主、蔣少爺跟王志有沒有關係,他一定要調查一下。

王志無緣無故的找到他,幫他救公主他本身就很奇怪。

孟超說:“好厲害的法器。”

周小雨說:“嗯,其實我們有很多的法器,主人也會煉製法器,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秦巖他們一晚上都沒有回來,李天霸也有些着急,有事沒事的時候他就上街溜達尋找秦巖的下落。

但是無論他到哪裏都會帶着詩詩跟小白,他不想詩詩脫離他的視線,做出對秦巖不利的事情出來。

詩詩感覺李天霸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直在監視着她,詩詩問:“李大哥,我怎麼感覺你這幾天一直在盯着我呢?”

李天霸尷尬的問:“有嗎?我只是在保護你呀!”

詩詩哈哈大笑說:“瞧你一臉認真的樣子,我逗你呢?”

李天霸說:“也不知道主人他們在哪裏?我們三人一定要在一起省的再出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