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笑了笑,接着又道:“夸父兄,你可知道我此次前往青城山,在途見到了誰嗎?”

夸父後裔聽此一愣,不解的道:“誰?我認識?”

童言點頭笑道:“你當然認識,而且很熟。我見到的不是旁人,正是黑美人。而最讓我不敢相信的是,她竟然加入了萬仙盟。”

“什麼?她加入了萬仙盟?她明明應該輔佐你纔對,怎能如此輕易的加入萬仙盟了呢?”

童言苦笑道:“她沒有理由非得幫我,只是我不能理解,她怎麼會加入萬仙盟呢?現在想想,我或許想明白了一點兒。你可還記得我曾提過的分身嗎?如果我推測沒有錯的話,我的分身現在很可能在萬仙盟。而你說你之前見到了我,之後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想你見到的應該是我的分身,是我的分身趁你不備,向你施展了操縱之術。而讓我天道盟門人一下子叛逃這麼多,估計都是出自他的手段。”

童言從不敢小瞧自己的分身,因爲分身等於另一個他。他對自己有多瞭解,他對分身有多瞭解,他是麒麟才子,在詭門之時更是以陰詭之術攪弄風雲,他既然能做到,他的分身自然也能。

有句話說的好,人最大的敵人其實不是別人,而是自己。自己想打敗自己,這豈是那麼容易做到的?

但算如此,既然分身已經加入了萬仙盟,成爲了他的敵人,那他也只能選擇與分身一戰,即使他也沒有多少勝算,但他也別無選擇。

夸父後裔和妖皇聽此,一下子都陷入了震驚之。

夸父後裔曾聽過童言提及到自己的分身,所以多少還有點兒印象,可妖皇卻沒有聽過,所以他的驚訝夸父後裔要多得多。

“童言老弟,你該不會是想說,那萬仙盟的盟主是你的分身吧?你都如此了得了,你的分身又豈是弱者?如果你真的與萬仙盟硬碰硬,恐怕到最後只會兩敗俱傷。按理說你是本體,你應該有辦法壓制你的分身才對。依我看,你不如找你那分身聊聊。畢竟本是一個人,何必自相殘殺呢?”

妖皇說得其實挺在理,童言與分身對決,那不是自相殘殺嗎?但問題是,分身早已不受控制,早已有了自己的思想,想勸他回頭,只怕難於登天。否則的話,他又怎會加入萬仙盟,怎會與天道盟爲敵呢?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想勸說分身回頭是岸,還不如將他除掉更加容易。

童言自信,自己的實力應該在分身之,如有可能,他最後恐怕真的只有將分身徹底除掉了。

“妖皇兄,你說的道理我都明白,但這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沒有人我更瞭解我的分身了。他應該有跟我一樣的心智,一樣的性格,只要決定的事情,算是十匹馬也根本拉不回來。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到黃河不死心,這是我,也是他。好了,不提這個了。我已經命人將我們之前遣散的門人召回,也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你們幫我留意一下吧,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好好想想。等我想明白了,我再通知你們。”

妖皇和夸父後裔聽此,立刻紛紛起身。

“童言兄弟,你也不用太過犯愁。我相信你一定會戰勝你的分身的,因爲你是獨一無二的,不可替代的。我和妖皇兄先走了,有事你叫我們。”

童言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二人離開。

他們這邊剛剛走出大殿,青冥便從偏殿走了出來。他已經聽過了童言三人的對話,所以他走前來,直接開口問道:“小童,你真的相信夸父長老的話?是不是太過草率了?”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他,因爲他並沒有理由騙我。雖然黑美人投靠了我的分身,但我堅信夸父後裔沒有背叛我。青哥,我讓你調查下屬的堂主和舵主,可有什麼發現嗎?”

原來在童言着手於問詢幾位長老的同時,他也讓青冥開始對下屬的堂主和舵主進行了調查。這叫雙管齊下,因爲他不相信如此大規模的叛逃,會只是一人所爲。唯有下串通一氣,才能做到這一點。

青冥聞此,立刻答道:“有一個堂主和三個舵主已經招認,他們確實是萬仙盟安插在我們天道盟的內應。我正想問你,該如何處理他們呢。要不要將他們直接給……”說到這兒,青冥做出了一個手掌抹脖子的動作。

童言搖了搖頭道:“得饒人處且饒人,他們既然已經招認,直接將他們趕走便是了。人各有志,他們不願意繼續跟着我們天道盟,那讓他們去他們想去的地方吧。畢竟我們天道盟不是正統的門派,對於背叛自己的弟子也沒有生殺大權,還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絕了。你說呢?”

青冥聽此,輕嘆一聲道:“你如此心軟,可他們卻不見得會感激你。小童,無毒不丈夫。你以後可真不能再這樣了。”

童言輕笑一聲道:“無毒不丈夫?我的分身是否也會像我一樣心慈手軟呢?”

……

崑崙山,萬仙盟的總壇之。

一個身披黑色斗篷的人正眺望着窗外的山巒,看不清他的樣貌,但卻聽他喃喃自語道:“你應該已經發現是我了吧?咱們之間,註定只會留下一個。等着瞧吧,我會讓你永遠消失。呵呵……”

百度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轉眼間已經是三日之後了,經過三天的調整和補充,天道盟的人數大幅增長,之前那些被遣散的門人已有七成重新迴歸了天道盟,如此一來,天道盟的實力又恢復到了原來的程度。

爲了避免再被萬仙盟的人混入天道盟,此次召回的門人都經過了十分嚴格的審覈。只有通過審覈的才能重新加入天道盟,而沒能通過審覈的,則仍舊不能加入。

經過三天時間的思考,童言想了很多,也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了不少。與萬仙盟的一戰已然不可避免,唯有早做準備,方能讓天道盟立於不敗之地。

他現在需要一個契機,一個可以對萬仙盟出手的好機會,而只要這個機會來臨,他將不會有絲毫猶豫,第一時間對萬仙盟動手。

只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個契機來的竟然如此之快。

“小童,萬仙盟有動作了。”

青冥這邊剛剛衝入大殿,便迫不及待的高聲喊道。

童言聽此,眉頭一皺,立刻向青冥開口問道:“青哥,萬仙盟有何動作?可是衝着我們天道盟來的?”

青冥一邊走,一邊答道:“他們目前的動向還不是十分明顯,但他們已經着手去滋擾一些名門正派了。據我們安插在萬仙盟的兄弟彙報,萬仙盟打着衆生平等的旗號,意圖讓幾大門派讓出他們門派所在的名山,還說什麼風水輪流轉,那幾大名山不是誰的專屬之地。如若那幾大門派不在規定的時間內遷離,到時候萬仙盟將用武力奪取。你說這萬仙盟是不是也太囂張了,衆生平等不假,可那些大山大川也輪不到他們佔據啊?”

童言聞此,想了想道:“他們都對哪些門派動手了?衆門派是何反應?可聯手共同對抗萬仙盟了?”

青冥答道:“據我目前所知,萬仙盟送了帖子的門派有恆山、華山、峨眉、衡山、廬山等幾大門派。這些門派此刻已經亂作一團,是戰是退還不是十分明朗。”

童言輕哦了一聲,接着冷笑道:“萬仙盟還真是大手筆,一下子選定了幾大名山。看來他們的野心不小,這是打算遍地開花,一家獨大了。”

青冥聽此,開口問道:“小童,那我們怎麼辦?總不能讓萬仙盟胡作非爲吧?”

童言微微一笑道:“我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既然萬仙盟想奪取幾大名山,那我們前去奪取崑崙山。他們不是說衆生平等嗎?那崑崙山也不該由他們佔據,也該換我們天道盟坐坐了。另外,你給幾大門派各發一封信,說我天道盟願與他們共同對抗萬仙盟,並讓他們守住山門,最多三日,他們門派之危便可化解。”

青冥聽此,有些擔憂的道:“小童,萬仙盟沒有那麼容易對付,而且你的分身還在萬仙盟。三日時間化解各大門派之危,這是不是有點兒倉促,有點魯莽了?依我看,還是七日爲限吧。我們也能好好準備一下,不至於忙出錯。”

童言搖頭笑道:“正所謂兵貴神速,萬仙盟既然盯了幾大門派的地盤兒,那他們老巢的守衛肯定不會多。我們趁此機會來個突然襲擊,你認爲萬仙盟還會有所防備嗎?只要攻陷他們的老巢,他們肯定回兵馳援,到時候我們拍拍屁股走人便是,既耍了這萬仙盟,也爲幾大門派解決了燃眉之急,豈不是一舉多得嗎?”

青冥聞此,還是有些擔憂的道:“話雖如此,可不怕一萬怕萬一,我還是覺得這樣有些冒失了。要我說,咱們還是再商量商量吧。”

童言自信的道:“我們此行又不是爲了將萬仙盟徹底剷除,只是爲了端了他們的老巢,只要我們動作迅速一些,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青哥,你按我說的辦吧。明日一早,我們啓程動身前往崑崙。”

青冥見童言已經做出決定,他自然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能輕輕地點了點頭。

轉眼間,第二天便來臨了。天道盟此次一共集結了五千之衆,皆是天道盟內的好手。此次由童言親自帶隊,青冥、妖皇等人隨行。

照例,這一次還是由夸父後裔坐鎮後方,不過還留下了玄墨和李君。

不是童言不信任夸父後裔,而是多留下幾個主心骨,到時候如果有什麼突發狀況,他們三人也能好好商量一下。

童言簡單的向門人動員了幾句,一行數千人的隊伍便浩浩蕩蕩的向崑崙山進發了。

對於崑崙山,童言真的來過太多次了。每一次的敵人都不同,如鯤鵬的奉天盟,如司徒玉鑫的聖門,現在又得對付他自己分身的萬仙盟了。

☢ttk an☢co

他當然不願意與人廝殺,可爲了對得起自己的天行者之名,對得起自己的良知,他不得不披掛陣,不得不大開殺戒。

他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在崑崙山廝殺,他已經有些厭倦再去崑崙山了。

一行人的動作很快,經過一天一夜的跋涉,他們已經與崑崙山十分接近了。

根據前方探子彙報,萬仙盟老巢內守衛數量有限,並無特殊情況。

如此一來,童言更加自信了。

只要抵達崑崙山,稍稍休整之後,便可以發動突襲了。

只是事情似乎並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反而有些複雜。

在他們離開天道盟的半日後,萬仙盟的一隊人馬也已在天道盟的外圍集結。

看樣子,他盯了萬仙盟的老巢,而萬仙盟何嘗沒有盯他天道盟的老巢呢?

他的分身與他想法不謀而合,都深知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理。

但兩者之間還是分出了高下,這彷彿也應了一句話,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看似毫無防備的萬仙盟老巢,實則早已佈下重重陷阱。不怕童言率領大軍來,只怕童言他們不來。童言分身這一次是下了狠心,他是要將童言除掉,進而完全取代童言。

一場自己與自己的較量已經迫在眉睫,時隔多日,他們終於再次相見了。

童言的分身究竟有何野心?這場較量又會有着怎樣的結果呢?

百度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崑崙山山腳下,天道盟衆人已經休整了一個小時。!

從目前所獲悉的情況來看,萬仙盟內並沒有多麼戒備森嚴,相反的可謂毫無防備。

現在發起進攻,萬仙盟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定可一舉攻破。

童言深呼了一口氣,直接高高躍起,接着高聲喊道:“衆門人聽令,萬仙盟多行不義,妄圖統治整個人界,身爲天道盟子弟,絕不能讓他們野心得逞。現在萬仙盟的老巢在前方山頂之,只要將他們老巢攻破,便可將其重創,我人界便可重獲安寧。此戰我們必須得勝,不僅爲了我們自己,還爲了我們的親人,我們的同伴。告訴我,你們準備好了嗎?”

話聲剛落,天道盟衆門人立刻報以高亢的迴應聲。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童言聞此,大手一揮道:“進攻!”

隨着他一聲令下,天道盟衆門人立刻紛紛祭出法器,直衝山巔。聲勢之浩大,宛如羣狼撲食一般令人動容。

按照童言的預計,不要一個小時,便可將萬仙盟的老巢連根拔起。

但事情真會這麼順利嗎? 萌妻嫁到:高冷總裁別太壞 還是他小瞧了他“自己”呢?

天道盟門人氣勢如虹,僅僅一會兒工夫已經衝山頂。

萬仙盟的守衛再是懈怠,現在“大軍壓境”他們也都反應了過來。

也不知道是這些守衛的哪一個突然大喊一聲道:“敵人來了,大家快退回總壇啊!”

此聲一出,萬仙盟衆守衛立刻逃也似的向登天樓跑去。

童言此次率領天道盟衆人來此,目的是端了萬仙盟的老巢,現在萬仙盟的守衛退入總壇之,童言自然不會善罷甘休。

衆門人皆知此點,所以不等童言再發號令,天道盟衆人便已經緊隨其後的衝入了登天樓內。

登天樓層數極多,每一層面積又很大,甭說容納幾千人,算是萬人也不在話下。

但登天樓的入口只有一個,雖然也可以從窗戶進入,但天道盟的門人還是紛紛從正門進入其。

看着門人大量進入登天樓內,童言也沒做多想。

然而在他也打算進入登天樓時,沒曾想,登天樓內竟突然響起“轟”的一聲巨響。緊接着,偌大座高樓竟然這樣……這樣轟然崩塌。

要知道已經有不下三千多天道盟人墜入了登天樓內,登天樓突然崩塌,那些進入其的門人豈不是要被活埋了嗎?

童言眉頭一皺,已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兒了。

忽然聽到後方響起“唰唰”之聲,他立刻回頭去看。

這一看之下,他頓時醒悟過來。他的確還是低估了分身的聰明才智,萬仙盟的老巢根本不是毫無防備,這一切都是假象。其目的或許只有一個,那是將他和天道盟的精銳誘騙至此,進而佈下重重埋伏,以求圍而殲滅之!

不僅如此,他還想到了之前萬仙盟對那幾大門派所下的“最後通牒”,這“最後通牒”恐怕不只是爲了佔據那幾座名山。而很可能是藉此機會引誘天道盟出手,而天道盟不出手則已,出手肯定會奔着萬仙盟的老巢。

這一切的一切都早已經在別人的算計之了,而把計劃設計的如此完美、如此縝密的人,除了童言的分身之外,應該再無他人了。

剛纔那“唰唰”的聲響正是因爲摩擦而產生的,製造這聲響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羣人,當然,他們或許也不是人,只是披着人皮的妖魔罷了。

這些傢伙數量不少,烏泱泱的一片,看樣子至少得有萬之衆。

將萬之衆藏得如此隱蔽,不被別人發現,看來這萬仙盟內當真高手如雲。

童言冷眼看着這些圍攏而來的萬仙盟妖孽,眼寒意正濃,但他並沒有發作,而是這樣冷眼看着,找尋着。

他雖然並沒有感應到分身的存在,但他卻敢肯定,分身在這些妖孽之。

同行而來的青冥見此,眉頭緊鎖的道:“小童,怎麼辦?我們……我們好像埋伏了!”

童言點了點頭道:“不錯,我們確實了埋伏。但不必慌張,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當務之急是搭救那些被壓在登天樓內的門人們。至於這些孽障,由我帶一千人抵擋。”

青冥知道這個時候救人要緊,所以直接應道:“好,那你自己多加小心!”

說到這裏,他直接化身爲龍,仰頭髮出一聲震耳的龍吟之聲,接着便揮舞起龍尾,用力的清掃登天樓的殘垣斷壁。

登天樓實在太高太大了,此刻雖然還沒有完全崩塌,但樓體已經傾斜的不成樣子,一二樓的牆壁明顯有些不堪重負,如若樓體整個的砸下來,後果將不堪設想。

但好在有青冥這個青龍王在,他用自己巨大的身軀奮力的將傾斜的樓體掃向另一個方向,並將那些墜落在地的碎石碎瓦都直接掃到一邊。

有他這樣清理,其他人再想搭救被壓在登天樓內的天道盟門人,難度也可以大幅度減少了。

雖說救人之事由青冥負責,但更大的危機卻並非這一點,而是這些正在緩緩逼近的敵人們。

童言自然不懼這些妖孽,大不了一走了之,又有誰能攔得住他?可他身爲天道盟盟主,必須得跟自己的門人待在一起。

如果他逃了,他也不配當這個天道盟的盟主了,更不配那麼多人對他的尊敬和愛戴。

所以他沒有退,也沒想到後退,相反的,他此刻正大步走向那些圍攏而來的敵人們。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纔是大丈夫應有的膽色和氣量。

眼見他大步走來,萬仙盟的那些妖孽卻有些不明所以起來。走在前面的明顯放慢了腳步,可因爲身後同伴的簇擁,他們只能稍顯踉蹌的勉強向前。

童言沒再向前走,而是一點地面直接飛身而起,漂浮在半空,他冷眼掃視着下方的萬仙盟妖孽。

他一直都在尋找,尋找那個此時正與他站在對立面的另一個自己。

也許是心靈相通,他這邊尋找着,另一個他何嘗不在找尋他?

終於,兩雙一樣的眼眸碰撞在了一起。

他與分身,終於時隔多日,再次相見了!

“出來吧,還要做縮頭烏龜嗎?”

百度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站! 童言高聲喊道,眼頓時多了幾分厲色。

他這邊話聲剛落,一個身披黑色巨大斗篷的傢伙突然從萬仙盟的“人羣”之飛躍出來,同樣也漂浮在了半空,並與他好不躲避的正面對視着。

“呵呵……你終於捨得露面了,我還以爲你這輩子都不打算再見我了。 麻雀要翻身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預謀好的吧?爲了將我引誘至此,然後將我除掉嗎?如果是的話,那你可真的有些不自量力了。你要知道,我是本體,你只是我的分身而已,想除掉我,將我取而代之?你覺得你能成功嗎?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我勸你還是早些迷途知返吧!”

斗篷人聽此,輕笑一聲道:“好一個迷途知返,我們究竟該誰迷途知返呢?不錯,這一切確實都是我佈置的。而目的也跟你猜的一樣,我是要除掉你。因爲只有除掉你,我才能做真正的我。另外,你以爲你做的一切都對嗎?我告訴你,你根本不是什麼天行者,你不過只是一個被利用的傻子罷了。天行者?奉天而行?多麼荒唐的謊言,你竟然還會信以爲真,真是可笑。”

童言聽此,不屑一笑道:“我可笑? 華夏大宗師 我最可笑的事情,恐怕是造了你。身爲人,不想着庇佑人間,卻還要與妖魔爲伍,禍害人間。我真是後悔,怎麼會把你創造出來。不過沒關係,今天既然撞見了,我還可以再將你從三界六道之抹去。這樣一來,你再也無法貽害人間了。”

斗篷人冷冷一笑道:“我早知道你會想着除掉我,所以我才專門將你請來。你我之間,本該只有一個存在。但你必須明白,我既然敢把你請來,那是有十成的把握將你滅殺於此。你說我爲何與妖魔爲伍,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因爲我不是人,而是魔!”

話聲剛落,見他伸手一抓自己身的斗篷,然後用力的向旁邊一扯。

他這麼一扯,聽到“刺啦”一聲,他身的斗篷直接被他野蠻扯下,估計是沒法再穿了。

不過斗篷被他扯下的一刻,他也露出了自己的模樣。

不錯,他確實是童言的分身,因爲他與童言長得一模一樣。但他又有些不像童言了,因爲他有着一頭紅色的長髮,紅色的眉頭,還有一雙紅色的眼睛。

雖然相隔甚遠,但童言已然察覺到他身所散發出的強大魔力。

如此強大的魔力,這是童言之前都不曾擁有過的。如果按照等級來劃分,他恐怕至少也得在魔神境界,甚至已經接近了古魔神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