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什麼情況?許川這小子居然和程夢欣搞在一起了,假的吧?”雖然潘明越的話語有轉移話題的嫌疑,但話語裏的不可思議,卻也是真的。

面對潘明越的問題,張雪晴也只有搖頭苦笑,不知如何作答。

後面的五分鐘,莫如來和江委駒一前一後地離開了大逃殺之中,和潘明越想象得一樣,姜果然還是老的辣,江委駒果然弄死了莫如來,成功拿下大逃殺的第一名。

這裏說的老不是在百樓居住的時間,而是在現實世界裏的一些經歷,和江委駒聊過幾次天后,你會發現這個人懂得的事非常之多。

兩人出來後不到三秒,趙老師的身影也漸漸浮現出來。

下面宣佈大逃殺成績:“第一名莫如來:205分;第二名江委駒:200分;第三名潘明越:190分;第四名程夢欣:125分;第五名萬盛:115分,第六名許川:100分……”

其實前三名的真實學分不止這麼點,之所以這麼低的原因主要是因爲學分倒三被清零,要知道,那個時候還存活的住戶只有他們三個了。

對此潘明越還調侃了江委駒一句,說他爲了搶人頭,把當時自己第一名的學分給清零了。

不過江委駒倒是看得很開,回了一句“金杭又不是傻子,把他圍住不殺,他肯定能猜到事情的真相,從而自殺,哪怕他身上沒有武器可以自殺,這個人也一定會想辦法逃跑或者故意靠近我們讓我們得到厄運的眷顧。”

當時還以爲江委駒的說法很有道理,但是到了後面三人才發現,這個厄運的眷顧對自己的影響並不大,畢竟敵人都死了,除了走得慢點外,也沒什麼不好的,當然,這個厄運的眷顧還給三人加了45分呢。

“學分有多有少,但是都是你們親手獲得的,雖然有同學心有不甘,但是大逃殺卻是實實在在的結束了。不過經過老師們的一致討論,接下來的時間老師講課會大大減少,給予你們自己發展的機會大大增多。”趙老師說着忽然變出了一張公告牌。

“學分的花費點除了食堂還有我這裏,以後早上的時候你們可以來我這裏兌換……”

許川在趙老師的話語聲中看向了公告牌,公告牌最上方的那幾個字徹底把他驚呆了。

“能力感應場:1000學分1小時!”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二見老四受制於人還不老實,不禁有些生氣老四的莽撞,蕭楠的心狠,看著年紀不大,但是下起手來卻絲毫不留情,現在老四手上又添新傷,還是趕緊想辦法救回來才好,不然以他那「直爽」的性子,在口無遮攔的說出或者作出什麽事情來?倒時就算是想要後悔也晚了,畢竟也是兄弟一場。

老二實事求是的道:「姑娘說是剛來到此處,只是我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姑娘前天在海灣峽谷出現做的事情,可不是只有我們看到,就算是我們不說,也不能保證別人會不會透漏出去,倒不如現在各自退一步,做下去來好好的談談」意思是你殺了他也改變不了事實,當時在場的也不是只有眼前的這幾人。

蕭楠倒是知道這海灣峽谷,那裡是築基期的弟子最喜歡去的地方,裡面妖獸等級不是太高,而且還有低階靈草可以採摘,不論是哪一樣,都能獲得不菲的靈石。離這裡有一天的路程,是墮落島的其中一個附屬島嶼。

前天白天自己還在多元城,晚上才做的傳送陣到的墮落島,哪裡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海灣海峽呢?又不會分身術,眾所周知,就算是吃了變形丹改變容貌,在那人的臉上也會有靈力縈繞,容貌還是隨機改變的,就算是服用者自己也不能控制得住接下來要變成什麼樣子。

「清者自清,做傳送陣來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人,當時同行的不是少數,就算是記不住姓名,樣貌也有些熟悉的,你們不信的話,可以找前天晚上做傳送陣的修士驗證,我不管你們先前在海灣海峽遇到了什麽事情,但是確實不是我所為,我可以在這裡起心魔誓,要自己真的是前天在海灣峽谷出現的人的話,就讓我心魔纏身,永不進階。」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蕭楠抱著能解釋清楚就解釋清楚的想法,不想在這裡動手,先不說在眾目睽睽之下能不能逃得掉,又有蘇嫣和蘇逸兩姐弟在這裡,就算是一個人能逃走,蕭楠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們兩個丟下。

幾人見蕭楠信誓旦旦,想著要是那人真的是眼前的女子,發了心魔誓,那可不是隨口說說的,是經過天道認證的,天道最是公平,只要有一點口不對心,到晉級突破時,就會有心魔出現,輕則重傷,重則殞命。

原本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現在終於明白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那在雖然和眼前的女子長得一樣,修為卻比之要高,現在已經是築基後期了,但是眼前的女子也只有築基初期。

就算是修為可以隱藏,但是一個人的招式習慣卻不容易改變,這眼前的女子出手迅速,劍法詭異,一招一式雖看似普通,卻深含韻味,沒有一絲拖泥帶水,而那個女子雖然也是用劍,但是招式和招式之間的轉換卻很澀然,應該是不習慣用劍,或者只是想裝成眼前的蕭楠,不得不用劍,讓兩人看前來更相像一些……

如今仔細回想,確實兩人在很多地方都不相同,在這這蕭楠也沒有必要說謊,這傳送陣開啟一次坐了這麽多人,只要找到幾個詢問一下,相信也能找得到答案,老二現在已經相信,那天在海灣峽谷那裡遇到的不是眼前的女子,只是卻不知道那女子到底和眼前的女子有何關係?看她先前聽到指控訝然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有這麽個和自己相同樣貌之人出現……

「你們在做什麽?竟然敢公然在城中動手,是不是沒把我們執法隊放在眼裡?」一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怒喝打斷了所有人的沉思,帶所有人都抬起了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這才從門口走進來一小隊人馬,右臂上帶著執法隊字樣的臂章,剛才發出聲音的是哪走在最前頭有的領隊之人。

這一小隊算著隊長共有十一人,除了隊長是金丹期的真人外,那是個隊員都是在築基後期和築基後期頂峰的半步金丹,應該是有人特意去稟告給執法隊的,不然也不回來著這模快,看著幾人身上煞氣濃烈,離得老遠,還能隱隱被殺期所擾,混身上下很不舒服。

老二等人一見執法隊,就知道事情不好,原本事情已經想清楚,蕭楠又明顯不想動手,只要稍加解釋清楚,就能把事情解決,現在有了執法隊的加入,萬一被他們知道……那事情就會更加複雜。

蕭楠倒也有眼色,早就聽聞了墮落島上的執法隊難纏,就算是有理也能讓你矮三分,只聞其音未見其人時,就趕緊放開了手中的人質,把劍收入儲物袋中。

「原來是金隊長來了,快快快,兄弟們趕緊坐下很杯酒水,說起來都是我這兄弟不好,剛才又喝多了耍了酒瘋,我們這就把人帶回去。」老二也同樣不想和執法隊的人打交道,那裡面的人都是個吸血得主,現在事情已經基本上弄清楚了,看樣子在那裡出現的確實不是眼前的女子,現在老四也已經脫離挾制,正好是撤退的好機會。

金隊長不悅的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品了一下,打過架看到自己來就走?哪有這麽便宜的事情,當咱們執法隊是死的,咱兄弟來這裡跑一趟也不容易不是,多少也得弄點辛苦費不是?

金隊長聽著手下人在一旁彙報事情的經過,尤其是聽到蕭楠一劍就把築基中期的老四給擒住了,要知道這老四也算是個人物,一柄長槍耍的那是密不透風,在全盛時期,也能憑著一柄長槍越級挑戰而落於不敗之地,現在只在這女子手下走不過一招,饒有興趣的走至蕭楠前面,大量了一番,心中有了決斷,面上布不顯的道:「沒想到咱這城中倒是來了個厲害的人物,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加入執法隊?」金隊長向蕭楠伸出了橄欖枝。

見蕭楠沉思,以為她有興趣,有道:「這成為執法隊中的一員,就是我們水藍幽海霸王團中的一分子,這其中所代表的意思,相信姑娘自由判斷。」

有是非的地方就有人愛湊熱鬧,就算是執法隊的到來也沒有讓人群散開,旁邊圍觀的人群聽到金隊長對這陌生的女子許以厚利,不僅為這名女子的幸運而妒忌,那霸王團可是這水藍幽海中最厲害的團隊之一,無數來墮落島上定居的修士夢寐以求的地方,只要有了霸王團的庇護,那基本上就可以在這裡橫著走了。

老二等人見金隊長被蕭楠吸引了去,現在沒有注意到自己一行人,就想著偷偷離去,幾人的修為都在築基中期和後期之間,現在不論是金隊長等人,還是那蕭楠,都不是好惹的人,那一個與之對上,都只有挨打的份,在這種情況下,離開確實是明智之舉。

那老四雖然看似莽撞,但是卻也不是不識抬舉之人,見到金隊長的到來,就知道不管今天到底是誰對誰錯,最後得利的只能是金隊長,於是也不再多言,緊跟在老二身後慢慢的退出去。

「對不住了,金前輩,按理說晚輩不該拒絕長輩的一片好心,只是晚輩來這裡,是奉師父之命前來歷練的,實在是不敢違抗師父的命令。」說著還一臉可惜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蕭楠是真的想不捨得呢。

一路通行的蘇嫣姐弟知道,這來水藍幽海歷練,只是蕭楠自己的一時興起,壓根和十九叔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想不明白的是,這霸王團這主動遞來的橄欖枝,為什麽蕭楠不順著接下來?在這裡妖獸眾多,歷練是需要組隊的,一個人單獨行動根本不現實,與其自己組團歷練,還不如加入當地的團隊方便,更何況,這浮雲大陸來此歷練的修士,除非在這裡歷練的同門很多,出於安全和方便自己組了團,否則都會加入這裡或大或小的團隊之中。

金隊長沒想過會被蕭楠拒絕,心裡有些不痛快,這霸王團招人,沒有一點看家本事的,就算是說得再好也不收,還真沒有過被拒絕的前例,這蕭楠目前還不清楚底細,不好動手,但是這幾人都是在墮落島上的修士,拿捏一下還是可行的,正看看到這幾人偷偷摸摸的剛走到大門口,不由得怒喝一聲道:「怎麽?當我是死的不成。」

老二剛邁出大門的腳,又不得不收回來,心中哀嚎,這丫頭巴金隊長給惹怒了,上前賠笑道:「哪能呢?這不是見金隊長正忙著呢嗎?我們不好打擾,又把這四弟喝多了在耍酒瘋,到時候再鬧開了,不是給你添麻煩嗎?」|

對於老二的刻意討好,金隊長很受用,眼角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從當背景的蕭楠,心中想著比起那個沒眼色的好多了,本想著懲戒一番的,想著這丫頭也算是個潛力股,要是成長起來不可小覷,現在兩家又都息事寧人,要是自己在抓著不放,倒是顯得自己刻意找茬了,罷了,今日還有事,就當是做了一次好事,就不再追究了。

金隊長起身,回望著還在旁邊圍著的人群,大聲道:「好了,既然現在已經無事,那就該幹嘛幹嘛去?被在圍著這了,兄弟們,咱們走。」

蕭楠在拒絕金隊長的時候,心中著實捏了一把冷汗,不是蕭楠不識抬舉,不知道背靠大樹好乘涼,實在是那金隊長轉換得太快,為人又囂張,讓蕭楠心中沒有底氣,在這裡不比在浮雲大陸,事事都要依靠自己,萬一被那人陰了一把,就算是想哭都找不著地。

蕭楠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沖著幾年後的上古洞府秘境來的,在這期間,倒是可以自由行動,今天拒絕了霸王團,就等於拒絕了這裡的一切團隊,看了看身邊的二人,看來是時候自己一個人離開了,自己不加入別的團有自保之力,可也不能霸著別人不加入吧。蕭楠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小心眼,記恨在酒樓里,蘇嫣說的那些話才決定要走的。

幾人回到小院子,和兩人打了聲招呼,蕭楠就直接回了房間,既然現在想著要離開,就想著把身上的靈草全都煉製成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蕭楠離開后,蘇逸緊跟在蘇嫣身後,面色陰沉的走進了蘇嫣的房間。

蘇嫣不在意的在凳子上座下,漫不經心的道:「要是想訓人的話,就不要開口了。」

一句話讓原本想開口質問的蘇逸熄了火,要說這最了解蘇逸的人,不是父母親人,而是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姐,知道她對蕭楠還是心存介意,也僅僅只是如此罷了,可是現在三人的關係剛剛有所緩和,就在從酒樓出來后,蘇逸能感覺得到蕭楠的可以疏離,讓這麽久的努力,又回到了原點,雖然不想指責姐姐,但是實在是心中氣憤難平。

蘇嫣受不了蘇逸的沉默,想著這一路上自己從小疼愛的弟弟,現在卻為了另一個對自己沒有好臉色的人對自己臉色看,越發的委屈,有些口無擇言的道:「你就那麽稀罕她嗎?別忘了,是母親派人殺的她娘,就算是你對她再好,她也不會稀罕的。」

蘇逸有些無力的看著蘇嫣,真的不虧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嗎?總是能說到自己最在意,也最心虛的地方,是啊!這殺母之仇就是個解不開的死結,無論自己怎麽努力補償,對蕭楠這一路上多噓寒問暖,只是因為姐姐的一句質問,所有的事情就回到了原點。

蘇嫣雖然不喜歡蕭楠,倒也沒想過離開,只是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倒是給蘇嫣提了個醒,看那幾人看向蕭楠的恨意,蘇嫣並不認為這其中真的有誤會,但是後來事情說開以後,看似已經過去了,但是蘇嫣明白,這隻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蘇嫣有預感,樹欲靜而風不止,事情原沒有這麽簡單。

一個人變成另外一個人,想要作甚麽?答案不言而喻,總之不是什麽好事就是了。

那人既然能變成蕭楠做壞事,那麽可以想象的到,要是再跟著蕭楠歷練,以後那些受害者追過來報仇的話,幾人將要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蕭楠要是不把這人抓出來懲處的話,這樣的日子就不能到頭。

先不說蕭楠在浮雲大陸出的事情,要不是參加了煉丹大會,顯示了自己在煉丹方面的優秀,打消了一些不安分的人的念頭,但也只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的人,並沒有徹底放棄,就像三人來多元城時,身後跟著的那些。

這幾次三番的事情,都在表明,蕭楠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個厲害的仇家,事情還牽扯到頂級世家葉家,雖然葉家少主葉落辰一路相護,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出來澄清事實,可見這是葉家默許的,就連葉家都參與了,可見事情不是那麽簡單。

現在三人剛來到這裡,就聽說了這樣的事情,不知道這和浮雲大陸那件事情又沒有牽扯,不管有沒有,都不是自己和弟弟這樣修為的人能參與的了得,與其妄自丟了性命,還不如現在有自己做壞人,趁早離開蕭楠這個麻煩。

看著弟弟臉上越來越迷茫,蘇嫣眼中的猶豫一閃而過,又道:「蕭楠現在的修為定是自己隱藏了,否則我們同樣的修為,就算是劍修戰鬥力強悍,我們之間的實力也不能相差這麽多,可見她就從來沒有相信過我們,再說了,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明顯就是個針對蕭楠的陰謀,現在只是一個開始,來找茬的人就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但是蕭楠卻只用了一招,可見她的實力比我們高出去很多,要是再有人來,沒有了我們跟在身後拖後腿,就算是她不敵,也能順利逃脫,要是在加上我們,那就很難說了。」

蘇逸現在都有些不確定了,自己堅持做的這些到底有沒有用?可是想到心中最尊敬的父親,每次暗中一個人時的長吁短嘆,就知道是想起了不在身邊的蕭楠,心中總有不忍,父親雖然是一個合格的一家之主,但是對於蕭楠看來說,卻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不但在失去母親后,不能護著孩子平安,還要眼錚錚的看著自己的子女被人誅殺而不能救,從那一刻開始,蘇逸就知道,原本父親對母親不是沒有感情的,只是因為當時舅舅的咄咄逼人,生生的把這份感情磨得一點都不剩。

蘇逸心中迷茫,現在有些不確定了,自己做的這些到底有沒有意義,又想到父親的教導,眼神慢慢堅定了起來,道:「她也是父親的孩子,我們的妹妹,這是不能更改的事實。」就像是父親說的,作為一個合格的一家之主,最最重要的就是不論是在什麽情況之下,絕對不能捨棄自家人,那怕是為此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都不能更改,因為家主不單是一家之長,還是一個家主的凝聚力和信仰,要是失去了這些,就算是勉強苟活了下來,以後也將失去族人們的擁護之心。

其次就是個人的能力,要是做到了第一條,就算是自己的能力差點,只要有寬闊的胸襟,有容人的雅量,能容納比之更有秀的人才而不妒,並且善於利用,總有有才能的族人會相助,就像是三叔和五叔那樣幫著父親,只要做到了這兩點,就算是不能讓家族更進一步,也能守成,那就算是一個合格的家主了。

蘇逸自問比不上父親的優秀,能為了家族奉獻了自己的一切,但是也一直在向父親靠攏著,蕭楠不但是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妹妹,又是蘇家的一份子,無論她的選擇如何,自己作為未來的一家之主,這些都是應該做的,並不是像姐姐說的那樣。

想通后,蘇逸只覺得心思通透、渾身一輕,心中的某一個地方被打開釋放,心境又上升了一個層次,身體周圍散發著寧靜溫和的氣息。

感應到弟弟的變化,蘇嫣很高興,趕緊又在蘇逸身邊不下一層又一層的禁止,以防受到打擾,直到布了三層禁止,這才滿意的直接退出了房門,這才兩人的談話又一次的無極而終。

修真界一向都非常注意自己的*,總是習慣了在自己休息的地方不上一層又一層的保護,儘管蕭楠和蘇嫣姐弟相隔沒有多遠,但是卻對兩人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現在正忙著整理靈草,準備煉丹呢。

把靈草全都按順序以一一擺好,取出煉丹爐放在身前,集中精神把情緒放平,試過了幾次后,腦海中總是想起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總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想想真是頭疼,到底是誰和自己這麽大的仇恨,就算是躲到了水藍幽海還是不能放過,看來是時候找個時間問問男主大人了,畢竟此事關乎著葉家,總的打聲招呼不是?

靜不下來心,就無法掌控好火候,索性就整理一下東西平靜一下最近略顯浮躁的心情。

取靈草時,神識探測到儲物袋了的一個散發著金光的元丹,取出一看,這才想起是在殺了盧明順時,從他丹田之中取出來的金丹,在殺了取丹之後,原本想丟起來著,誰知當時事情緊急,就順手直接把金丹放在了儲物袋,要不是這次把所有的靈草都翻登出來,還不知道這顆金丹會遺忘到何時呢!

那金丹拿在手裡,卻能感應出金丹裡面蘊含著豐富金靈力,蕭楠不禁想著,是不是這裡面的靈力也能直接吸收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老二見老四受制於人還不老實,不禁有些生氣老四的莽撞,蕭楠的心狠,看著年紀不大,但是下起手來卻絲毫不留情,現在老四手上又添新傷,還是趕緊想辦法救回來才好,不然以他那「直爽」的性子,在口無遮攔的說出或者作出什麽事情來?倒時就算是想要後悔也晚了,畢竟也是兄弟一場。

老二實事求是的道:「姑娘說是剛來到此處,只是我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姑娘前天在海灣峽谷出現做的事情,可不是只有我們看到,就算是我們不說,也不能保證別人會不會透漏出去,倒不如現在各自退一步,做下去來好好的談談」意思是你殺了他也改變不了事實,當時在場的也不是只有眼前的這幾人。

蕭楠倒是知道這海灣峽谷,那裡是築基期的弟子最喜歡去的地方,裡面妖獸等級不是太高,而且還有低階靈草可以採摘,不論是哪一樣,都能獲得不菲的靈石。離這裡有一天的路程,是墮落島的其中一個附屬島嶼。

前天白天自己還在多元城,晚上才做的傳送陣到的墮落島,哪裡能在同一時間出現在海灣海峽呢?又不會分身術,眾所周知,就算是吃了變形丹改變容貌,在那人的臉上也會有靈力縈繞,容貌還是隨機改變的,就算是服用者自己也不能控制得住接下來要變成什麼樣子。

「清者自清,做傳送陣來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人,當時同行的不是少數,就算是記不住姓名,樣貌也有些熟悉的,你們不信的話,可以找前天晚上做傳送陣的修士驗證,我不管你們先前在海灣海峽遇到了什麽事情,但是確實不是我所為,我可以在這裡起心魔誓,要自己真的是前天在海灣峽谷出現的人的話,就讓我心魔纏身,永不進階。」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蕭楠抱著能解釋清楚就解釋清楚的想法,不想在這裡動手,先不說在眾目睽睽之下能不能逃得掉,又有蘇嫣和蘇逸兩姐弟在這裡,就算是一個人能逃走,蕭楠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把他們兩個丟下。

幾人見蕭楠信誓旦旦,想著要是那人真的是眼前的女子,發了心魔誓,那可不是隨口說說的,是經過天道認證的,天道最是公平,只要有一點口不對心,到晉級突破時,就會有心魔出現,輕則重傷,重則殞命。

原本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現在終於明白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那在雖然和眼前的女子長得一樣,修為卻比之要高,現在已經是築基後期了,但是眼前的女子也只有築基初期。

就算是修為可以隱藏,但是一個人的招式習慣卻不容易改變,這眼前的女子出手迅速,劍法詭異,一招一式雖看似普通,卻深含韻味,沒有一絲拖泥帶水,而那個女子雖然也是用劍,但是招式和招式之間的轉換卻很澀然,應該是不習慣用劍,或者只是想裝成眼前的蕭楠,不得不用劍,讓兩人看前來更相像一些……

如今仔細回想,確實兩人在很多地方都不相同,在這這蕭楠也沒有必要說謊,這傳送陣開啟一次坐了這麽多人,只要找到幾個詢問一下,相信也能找得到答案,老二現在已經相信,那天在海灣峽谷那裡遇到的不是眼前的女子,只是卻不知道那女子到底和眼前的女子有何關係?看她先前聽到指控訝然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有這麽個和自己相同樣貌之人出現……

「你們在做什麽?竟然敢公然在城中動手,是不是沒把我們執法隊放在眼裡?」一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怒喝打斷了所有人的沉思,帶所有人都抬起了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這才從門口走進來一小隊人馬,右臂上帶著執法隊字樣的臂章,剛才發出聲音的是哪走在最前頭有的領隊之人。

這一小隊算著隊長共有十一人,除了隊長是金丹期的真人外,那是個隊員都是在築基後期和築基後期頂峰的半步金丹,應該是有人特意去稟告給執法隊的,不然也不回來著這模快,看著幾人身上煞氣濃烈,離得老遠,還能隱隱被殺期所擾,混身上下很不舒服。

老二等人一見執法隊,就知道事情不好,原本事情已經想清楚,蕭楠又明顯不想動手,只要稍加解釋清楚,就能把事情解決,現在有了執法隊的加入,萬一被他們知道……那事情就會更加複雜。

蕭楠倒也有眼色,早就聽聞了墮落島上的執法隊難纏,就算是有理也能讓你矮三分,只聞其音未見其人時,就趕緊放開了手中的人質,把劍收入儲物袋中。

「原來是金隊長來了,快快快,兄弟們趕緊坐下很杯酒水,說起來都是我這兄弟不好,剛才又喝多了耍了酒瘋,我們這就把人帶回去。」老二也同樣不想和執法隊的人打交道,那裡面的人都是個吸血得主,現在事情已經基本上弄清楚了,看樣子在那裡出現的確實不是眼前的女子,現在老四也已經脫離挾制,正好是撤退的好機會。

金隊長不悅的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品了一下,打過架看到自己來就走?哪有這麽便宜的事情,當咱們執法隊是死的,咱兄弟來這裡跑一趟也不容易不是,多少也得弄點辛苦費不是?

金隊長聽著手下人在一旁彙報事情的經過,尤其是聽到蕭楠一劍就把築基中期的老四給擒住了,要知道這老四也算是個人物,一柄長槍耍的那是密不透風,在全盛時期,也能憑著一柄長槍越級挑戰而落於不敗之地,現在只在這女子手下走不過一招,饒有興趣的走至蕭楠前面,大量了一番,心中有了決斷,面上布不顯的道:「沒想到咱這城中倒是來了個厲害的人物,不知道有沒有興趣加入執法隊?」金隊長向蕭楠伸出了橄欖枝。

見蕭楠沉思,以為她有興趣,有道:「這成為執法隊中的一員,就是我們水藍幽海霸王團中的一分子,這其中所代表的意思,相信姑娘自由判斷。」

有是非的地方就有人愛湊熱鬧,就算是執法隊的到來也沒有讓人群散開,旁邊圍觀的人群聽到金隊長對這陌生的女子許以厚利,不僅為這名女子的幸運而妒忌,那霸王團可是這水藍幽海中最厲害的團隊之一,無數來墮落島上定居的修士夢寐以求的地方,只要有了霸王團的庇護,那基本上就可以在這裡橫著走了。

老二等人見金隊長被蕭楠吸引了去,現在沒有注意到自己一行人,就想著偷偷離去,幾人的修為都在築基中期和後期之間,現在不論是金隊長等人,還是那蕭楠,都不是好惹的人,那一個與之對上,都只有挨打的份,在這種情況下,離開確實是明智之舉。

那老四雖然看似莽撞,但是卻也不是不識抬舉之人,見到金隊長的到來,就知道不管今天到底是誰對誰錯,最後得利的只能是金隊長,於是也不再多言,緊跟在老二身後慢慢的退出去。

「對不住了,金前輩,按理說晚輩不該拒絕長輩的一片好心,只是晚輩來這裡,是奉師父之命前來歷練的,實在是不敢違抗師父的命令。」說著還一臉可惜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蕭楠是真的想不捨得呢。

一路通行的蘇嫣姐弟知道,這來水藍幽海歷練,只是蕭楠自己的一時興起,壓根和十九叔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想不明白的是,這霸王團這主動遞來的橄欖枝,為什麽蕭楠不順著接下來?在這裡妖獸眾多,歷練是需要組隊的,一個人單獨行動根本不現實,與其自己組團歷練,還不如加入當地的團隊方便,更何況,這浮雲大陸來此歷練的修士,除非在這裡歷練的同門很多,出於安全和方便自己組了團,否則都會加入這裡或大或小的團隊之中。

金隊長沒想過會被蕭楠拒絕,心裡有些不痛快,這霸王團招人,沒有一點看家本事的,就算是說得再好也不收,還真沒有過被拒絕的前例,這蕭楠目前還不清楚底細,不好動手,但是這幾人都是在墮落島上的修士,拿捏一下還是可行的,正看看到這幾人偷偷摸摸的剛走到大門口,不由得怒喝一聲道:「怎麽?當我是死的不成。」

老二剛邁出大門的腳,又不得不收回來,心中哀嚎,這丫頭巴金隊長給惹怒了,上前賠笑道:「哪能呢?這不是見金隊長正忙著呢嗎?我們不好打擾,又把這四弟喝多了在耍酒瘋,到時候再鬧開了,不是給你添麻煩嗎?」|

對於老二的刻意討好,金隊長很受用,眼角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從當背景的蕭楠,心中想著比起那個沒眼色的好多了,本想著懲戒一番的,想著這丫頭也算是個潛力股,要是成長起來不可小覷,現在兩家又都息事寧人,要是自己在抓著不放,倒是顯得自己刻意找茬了,罷了,今日還有事,就當是做了一次好事,就不再追究了。

金隊長起身,回望著還在旁邊圍著的人群,大聲道:「好了,既然現在已經無事,那就該幹嘛幹嘛去?被在圍著這了,兄弟們,咱們走。」

蕭楠在拒絕金隊長的時候,心中著實捏了一把冷汗,不是蕭楠不識抬舉,不知道背靠大樹好乘涼,實在是那金隊長轉換得太快,為人又囂張,讓蕭楠心中沒有底氣,在這裡不比在浮雲大陸,事事都要依靠自己,萬一被那人陰了一把,就算是想哭都找不著地。

蕭楠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沖著幾年後的上古洞府秘境來的,在這期間,倒是可以自由行動,今天拒絕了霸王團,就等於拒絕了這裡的一切團隊,看了看身邊的二人,看來是時候自己一個人離開了,自己不加入別的團有自保之力,可也不能霸著別人不加入吧。蕭楠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小心眼,記恨在酒樓里,蘇嫣說的那些話才決定要走的。

幾人回到小院子,和兩人打了聲招呼,蕭楠就直接回了房間,既然現在想著要離開,就想著把身上的靈草全都煉製成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蕭楠離開后,蘇逸緊跟在蘇嫣身後,面色陰沉的走進了蘇嫣的房間。

蘇嫣不在意的在凳子上座下,漫不經心的道:「要是想訓人的話,就不要開口了。」

一句話讓原本想開口質問的蘇逸熄了火,要說這最了解蘇逸的人,不是父母親人,而是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姐,知道她對蕭楠還是心存介意,也僅僅只是如此罷了,可是現在三人的關係剛剛有所緩和,就在從酒樓出來后,蘇逸能感覺得到蕭楠的可以疏離,讓這麽久的努力,又回到了原點,雖然不想指責姐姐,但是實在是心中氣憤難平。

蘇嫣受不了蘇逸的沉默,想著這一路上自己從小疼愛的弟弟,現在卻為了另一個對自己沒有好臉色的人對自己臉色看,越發的委屈,有些口無擇言的道:「你就那麽稀罕她嗎?別忘了,是母親派人殺的她娘,就算是你對她再好,她也不會稀罕的。」

蘇逸有些無力的看著蘇嫣,真的不虧是最了解自己的人嗎?總是能說到自己最在意,也最心虛的地方,是啊!這殺母之仇就是個解不開的死結,無論自己怎麽努力補償,對蕭楠這一路上多噓寒問暖,只是因為姐姐的一句質問,所有的事情就回到了原點。

蘇嫣雖然不喜歡蕭楠,倒也沒想過離開,只是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倒是給蘇嫣提了個醒,看那幾人看向蕭楠的恨意,蘇嫣並不認為這其中真的有誤會,但是後來事情說開以後,看似已經過去了,但是蘇嫣明白,這隻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蘇嫣有預感,樹欲靜而風不止,事情原沒有這麽簡單。

一個人變成另外一個人,想要作甚麽?答案不言而喻,總之不是什麽好事就是了。

那人既然能變成蕭楠做壞事,那麽可以想象的到,要是再跟著蕭楠歷練,以後那些受害者追過來報仇的話,幾人將要過著東躲西藏的日子,蕭楠要是不把這人抓出來懲處的話,這樣的日子就不能到頭。

先不說蕭楠在浮雲大陸出的事情,要不是參加了煉丹大會,顯示了自己在煉丹方面的優秀,打消了一些不安分的人的念頭,但也只是一部分,還有一部分的人,並沒有徹底放棄,就像三人來多元城時,身後跟著的那些。

這幾次三番的事情,都在表明,蕭楠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個厲害的仇家,事情還牽扯到頂級世家葉家,雖然葉家少主葉落辰一路相護,但是並沒有第一時間出來澄清事實,可見這是葉家默許的,就連葉家都參與了,可見事情不是那麽簡單。

現在三人剛來到這裡,就聽說了這樣的事情,不知道這和浮雲大陸那件事情又沒有牽扯,不管有沒有,都不是自己和弟弟這樣修為的人能參與的了得,與其妄自丟了性命,還不如現在有自己做壞人,趁早離開蕭楠這個麻煩。

看著弟弟臉上越來越迷茫,蘇嫣眼中的猶豫一閃而過,又道:「蕭楠現在的修為定是自己隱藏了,否則我們同樣的修為,就算是劍修戰鬥力強悍,我們之間的實力也不能相差這麽多,可見她就從來沒有相信過我們,再說了,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明顯就是個針對蕭楠的陰謀,現在只是一個開始,來找茬的人就不是我們能對付得了的,但是蕭楠卻只用了一招,可見她的實力比我們高出去很多,要是再有人來,沒有了我們跟在身後拖後腿,就算是她不敵,也能順利逃脫,要是在加上我們,那就很難說了。」

蘇逸現在都有些不確定了,自己堅持做的這些到底有沒有用?可是想到心中最尊敬的父親,每次暗中一個人時的長吁短嘆,就知道是想起了不在身邊的蕭楠,心中總有不忍,父親雖然是一個合格的一家之主,但是對於蕭楠看來說,卻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不但在失去母親后,不能護著孩子平安,還要眼錚錚的看著自己的子女被人誅殺而不能救,從那一刻開始,蘇逸就知道,原本父親對母親不是沒有感情的,只是因為當時舅舅的咄咄逼人,生生的把這份感情磨得一點都不剩。

蘇逸心中迷茫,現在有些不確定了,自己做的這些到底有沒有意義,又想到父親的教導,眼神慢慢堅定了起來,道:「她也是父親的孩子,我們的妹妹,這是不能更改的事實。」就像是父親說的,作為一個合格的一家之主,最最重要的就是不論是在什麽情況之下,絕對不能捨棄自家人,那怕是為此犧牲了自己的性命都不能更改,因為家主不單是一家之長,還是一個家主的凝聚力和信仰,要是失去了這些,就算是勉強苟活了下來,以後也將失去族人們的擁護之心。

其次就是個人的能力,要是做到了第一條,就算是自己的能力差點,只要有寬闊的胸襟,有容人的雅量,能容納比之更有秀的人才而不妒,並且善於利用,總有有才能的族人會相助,就像是三叔和五叔那樣幫著父親,只要做到了這兩點,就算是不能讓家族更進一步,也能守成,那就算是一個合格的家主了。

蘇逸自問比不上父親的優秀,能為了家族奉獻了自己的一切,但是也一直在向父親靠攏著,蕭楠不但是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親妹妹,又是蘇家的一份子,無論她的選擇如何,自己作為未來的一家之主,這些都是應該做的,並不是像姐姐說的那樣。

想通后,蘇逸只覺得心思通透、渾身一輕,心中的某一個地方被打開釋放,心境又上升了一個層次,身體周圍散發著寧靜溫和的氣息。

感應到弟弟的變化,蘇嫣很高興,趕緊又在蘇逸身邊不下一層又一層的禁止,以防受到打擾,直到布了三層禁止,這才滿意的直接退出了房門,這才兩人的談話又一次的無極而終。

修真界一向都非常注意自己的*,總是習慣了在自己休息的地方不上一層又一層的保護,儘管蕭楠和蘇嫣姐弟相隔沒有多遠,但是卻對兩人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現在正忙著整理靈草,準備煉丹呢。

把靈草全都按順序以一一擺好,取出煉丹爐放在身前,集中精神把情緒放平,試過了幾次后,腦海中總是想起今天在酒樓里發生的事情,總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想想真是頭疼,到底是誰和自己這麽大的仇恨,就算是躲到了水藍幽海還是不能放過,看來是時候找個時間問問男主大人了,畢竟此事關乎著葉家,總的打聲招呼不是?

靜不下來心,就無法掌控好火候,索性就整理一下東西平靜一下最近略顯浮躁的心情。

取靈草時,神識探測到儲物袋了的一個散發著金光的元丹,取出一看,這才想起是在殺了盧明順時,從他丹田之中取出來的金丹,在殺了取丹之後,原本想丟起來著,誰知當時事情緊急,就順手直接把金丹放在了儲物袋,要不是這次把所有的靈草都翻登出來,還不知道這顆金丹會遺忘到何時呢!

那金丹拿在手裡,卻能感應出金丹裡面蘊含著豐富金靈力,蕭楠不禁想著,是不是這裡面的靈力也能直接吸收呢? 因爲只有許川幾人知道能力如何激活的緣故,所以“能力感應場”幾個字並沒有引起住戶們很大的反應。

“公告牌我會立在這裏,如果有想要兌換學分的同學現在就可以找我。”趙老師把手一揮,公告牌立即插到了操場之上。

公告牌上能夠兌換的東西很多,有貴的也有便宜的,學分多的渴望換取性價比高的東西;學分少的就當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

“唔,這裏居然可以直接兌換圖書,是不是意味着以後不必到圖書館工作了?”一個聲音從人羣裏響起,很快便有人回答了他一句。

“不用工作?光光憑學分換取書籍?醒醒吧你,搞得好像學分無限使用一樣。”

這個回答不僅打消了那名住戶的美夢,同時也驚醒了不少住戶。

獲得最多學分的莫如來學分估計不到三百,但公告牌上出售的東西,動不動就幾百,怎麼消費得起?

這個時候還是有大量住戶不知可以在學院其他地方賺取學分,所以纔會發出這樣的疑問。

“老師,這樣的大逃殺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一次的嗎?”萬盛回頭看了一眼趙老師。

對於萬盛的問題,趙老師利索地晃着腦袋否認了:“大逃殺中幻球的效果就是各種各樣的能力,把它們製作出來藏在學院裏,需要老師們耗費大量的精力,也不怕告訴大家,大逃殺……以後都不會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