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羽咬咬牙說:“拼了,走,我陪你一起去,打不過還跑不過嗎?到時候你可要聽我的,一看不行了,立即跑,可不能逞強,知道嗎?”

我點點頭說:“我們走。”

朱羽飛身而起,化作本體,然後俯衝下來,我一躍而上,她長鳴一聲,翅膀一振,已經出去幾十裏了。朱羽在空中的速度可不是蓋的。

就算是這樣,朱羽帶着我回到了魔都外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我剛落下,喬亞和李紅菱就跑了過來。喬亞焦急地問:“夫君,沒事了吧!”

我點點頭說:“問題是解決了,只是這就要去應戰了。”

李紅菱哼了一聲道:“這個中玄城,真的是沒事找事,早晚要他好看。”

這話我聽了一愣,李紅菱可不是個信口開河的人,她早晚要中玄城好看,這是真的要他好看還是說說而已啊!?

“飛鴻回來了嗎?”

“飛鴻剛回來不久。”喬亞說。

“看來是送我進去幽冥谷後就跑回來了。”我說,“好了,我要去魔都了,你們不要操心了。”

“我陪你去,打不過我們就逃,這次納蘭一家人是來者不善。”

“嗯。”我點點頭。

我換了衣服,和朱羽騎着兩匹馬一前一後進了魔都城。剛進城就被幾個士兵迎接了,他們引路,帶着我和朱羽直奔魔都廣場。剛過去,我就看到張軍笑着騎馬過來,他笑着一拱手道:“楊兄,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楊兄是何等人物!可是最恐怖的人之一,排名第四的楊兄啊!”

我呵呵一笑說:“張軍,少來這套,今天給我挖了什麼坑啊?”

“楊兄,修爲突飛猛進啊!你這是怎麼一下子到了九品仙了啊?豈不是說渡劫就渡劫,就快成真了呀楊兄,恭喜恭喜!”

“張軍,你不也是九品仙了嗎?這麼多年了,也沒見你成真啊!”

“我和楊兄不同,我一直在穩固根基,不敢去衝這最後的玄關,要是衝破了,引來雷罰,抗不過去就是灰飛煙滅。我還是要紮實一些才行啊!”張軍哈哈笑着說:“我看你楊兄和我不同,你可是傳奇人物,不可和我同日而語,渡劫,對你來說,就是玩兒呢。”

“知道就好,張軍,帶路吧!”

這話牛逼嗎?讓大魔王給我一個諸侯王帶路。張軍倒是也不上火,一伸手道:“請吧!”

騎着馬到了一旁,下面的馬倌把馬繮接過去,我下馬,跟着張軍朝着魔都廣場走去。

這廣場叫一個大,足足容納十萬人。魔都的氣派程度,可見一斑!

我此時一身黑袍子,土豪金的包邊,盡顯沉穩和華貴。頭髮披散着,走路的時候能感覺到頭髮在飄動。

張軍在我旁邊目視前方地走着,很快,他帶着我到了魔宮的臺階上,走上了九十九級臺階後,我看到了鬼君坐在上面靠左的位置,中間是張天師,右邊是刃風和納蘭清河。

張天師還是一副睡不醒的樣子,看看我後說:“我不想來的,告訴過他們,你已經不是我龍虎山的弟子了。你怎麼樣與我無關,無奈,非要我來,非要我來,拉着我來我也就來了。”

此時,就聽一個清脆的笑聲傳了過來,鄧佳迪突然落地了,她說:“張天師,你還活着呢啊!”

“師妹,師妹你怎麼在這裏?”

“我不是你師妹,我不是你龍虎山的弟子很多年了。”鄧佳迪說。“張天師,我是來給楊落助威的。”

“好,得道多助,我也是來助威的。給楊落助威。我們看來是爲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啊!”張天師小眼睛眯着,笑得很有深意。 我看出去,一眼就看到了納蘭英雄和納蘭豪傑這倆小畜生。這兩個得意洋洋,每個人手裏一把長劍,站得直直的。由於這是在魔界,主持是魔君刃風,他笑着說:“廢話不多說了,楊落,這是生死之戰,你如果願意,就簽下這生死文書吧!”

我看着他哼了一聲說:“簽署這個有什麼用?死都死了,還留下個污點給後人,不值得,我可是有後代的人了。”

此時,我四下尋找,沒有看到我的子雅姐姐。她去了哪裏了呢?

“夫君,你不會有事的,我和孩兒都支持你。”

我一轉身,就看到姬子雅低調地站在人羣裏,穿着布衣,挺着大肚子,她在朝我揮手。我看向了鬼君。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鬼君心領神會,喊道:“楊落,你放心,令夫人的安全就交給我了。誰要是敢對夫人和腹中的胎兒起什麼歹念,老夫將她挫骨揚灰,就算是拼了老命,也不負重託。”

張天師哼了一聲說:“算我一個,陰間有鬼君負責,到了陽間,我張天師負責,在這天下,誰敢動楊落夫人和肚子裏孩子,我就要他永不超生!”

兩位老大的話讓我再也沒有後顧之憂了。

納蘭英雄這時候過來了,看着我一笑說:“楊落,今天你完了,我讓你知道下跪在地上是什麼滋味!”

“納蘭英雄,你皮癢了是嗎?”我眉毛一挑,摸摸鼻子。

他抓起來那一紙生死契約舉着說:“籤吧,你敢嗎?”

我看看,無疑就是這次輸了的人付出的代價就是性命。意思很簡單,輸了,也就輸了命。逃了,那就是失信於人。這次是在玩命,這是毋庸置疑的。

朱羽傳音給我說:“我們不籤,這些傢伙有貓膩!”

我看着納蘭英雄,她也看着我,然後將另一隻手伸出來,手裏面是一個印泥盒子。“楊兄,我都按了手印,我堂弟也按上了,就差你了。來吧。難道你膽怯了嗎?沒關係啊,你認輸就好了,跪在地上說我輸了,我就算了。”

我一伸手,按了印泥,之後在這協議上按了手印。我哈哈笑着說:“納蘭英雄,今天我輸了,命給你,我贏了,不會殺你,看你這麼自信,我很想知道你輸了後是什麼德行,我會打完你的臉後放你回去,讓你在家好好等着我,等我再次去打你的臉。告訴你,別和我得瑟,你只有一種命運,那就是被我踩在腳下,你的臉不是用來露的,是要來被我打的。知道嗎?”

她指着我的鼻子說:“好,看看接下來是誰打誰的臉!今天,我要你後悔以前沒有殺我。”

“不僅不後悔,今天還不會殺你。納蘭英雄,我要你後悔今天對我的挑戰,要你明白一個道理,有些人是不能去挑戰的,因爲不論你怎麼努力,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輸,就是自取其辱。”

他突然擡起頭看着天空說:“人,最怕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人最寶貴的也是能認清自己。楊落,等下你會明白我這句話的。”

這傢伙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深刻了呢?竟然說出了這麼牛逼的話,再也不是那個只會跪地哭泣的懦弱混蛋了。

我嗯了一聲說:“好吧,請保護好你的臉!”

納蘭豪傑這時候在一旁看着我微微笑着,站得是筆直筆直的,玉樹臨風裝逼式。

刃風這時候笑着說:“兩位賢侄,你們雖然等級已經提升到了三品真,但是楊落可是邪得很啊!你們可不要太大意!”

我一聽愣了下,心說怎麼搞的?怎麼就三品真了呢?隨後一想又釋懷了,我這等級還不是一直在升,憑什麼不讓人家升級啊!但是我明白,等級越高,一級和一級之間的差距越是大。三品真的兩個人,使了一手的太極劍,我還能行麼?

不過我倒是明白,這是刃風在提醒我呢。

朱羽這時候傳音給我說:“楊落,不行千萬別逞強,保住命最重要。”

我心說輸了就是死路一條,我可不指望能保住什麼命。想保住也保不住了,契約都和人簽訂了,難不成要我違約逃跑嗎?

鄧佳迪這時候傳音過來說:“楊落,這不公平,他們兩個對你一個,顯然這是不公平的,我和你一起戰鬥。”

我傳音回去說:“不用,契約都簽了,再說了,他們打不贏我。”

刃風這時候站起來大喊道:“張天師,鬼君,納蘭宗主,可以開始了嗎?”

張天師不說話,都快睡着了一樣,鬼君擺擺手,意思是不管。納蘭清河點點頭。刃風這才大喊道:“各位江湖道友,各位佛教,伊斯蘭教,天主教的朋友們,今天大家一起見證九幽王楊落和中玄城少主之間的決鬥,這一戰過後,雙方恩怨一筆勾銷。生死有命,互不相欠!”

“這不公平,憑什麼二打一!”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我看過去,喊叫的人是毛十三,他正和陽間道教的朋友們組成了一個方陣,在舉着支持我的旗子吶喊呢:“楊落必勝,楊落加油!”

我哈哈笑着說:“毛兄,無妨,這羣傢伙都是五打一習慣了的傢伙,二打一,我其實佔便宜了。”

頓時,一片鬨笑!

“楊落,你要是覺得吃虧,你可以叫上任何的一個幫手,我們兄弟一併收拾了便是,前提是有人願意來陪你死!”納蘭豪傑道。

鄧佳迪一聽就怒了,喊了句:“找死!”

頓時,飛劍而出。嗖地一下就朝着納蘭豪傑飛了過去,這飛劍速度之快,就連我都是勉強看清。我明白鄧佳迪的心思,她是想一劍先結果一個,剩下一個交給我,那麼我就沒有輸的可能了。

但是,她錯了。就見納蘭豪傑長劍一揮,唰地一聲,就聽一聲脆響:啪!

鄧佳迪的飛劍愣是被這一劍砍了個正,飛劍直接被震碎了,變作了碎片倒飛了回來,朝着鄧佳迪的胸前就襲了過來。鄧佳迪推出氣盾,這些碎片撞在氣盾上,哄地一聲! 全球農王 鄧佳迪愣是後退了兩步,才站穩了。

這下,我們都驚呆了。

混蛋!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這是打了雞血了還是怎麼的?

納蘭豪傑看着我笑着說:“怕了嗎?”

我朝着兩個王八犢子身後看去,就看到一個黑袍人站在兩個人的身後,低着頭,看不到他的臉。但是此刻,我聽到了他陰沉的桀桀的笑聲。

這傢伙就站在納蘭清河的身後,他的斗篷裏一片漆黑,有濃霧在瀰漫着一樣,什麼都看不到。偶爾,有一雙眼睛會閃一下,就像是信號燈一樣。我知道,一定是這個混蛋搞鬼了。我用手一指說:“那個混蛋,請你摘下帽子!”

他桀桀笑了,一動不動。

此生非你不可 納蘭英雄哈哈笑着說:“先打敗我們,再挑戰我們的老師吧!楊落,今天你死定了。”

這桀桀的笑聲真的是太熟悉了,我甚至回憶起了鐵木真和我說話時候的畫面,歷歷在目,就像是剛剛發生一樣。沒錯,就是這笑聲,就是這個混蛋在幾百年前當着鐵木真的面強迫了公主。這就是我要找的人。但是我感覺得到,他真的是太強了。

他還是在不停地桀桀笑着,我一步步走過去,到了納蘭清河的桌子前的時候,納蘭清河一伸胳膊說:“楊落,你的對手在場內。”

我看着那黑袍者。指着他說:“先收拾你的兩個徒弟,之後就輪到你了。你給我等着。”

他沙啞着說:“大言不慚。”

“我告訴你,就算是你跑到天邊,我也必須要殺你,因爲這是我的使命。”我盯着他的臉說:“你還記得一個人嗎?你還知道鐵木真這個人嗎?”

我說到這裏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抖了一下,我明白,我找對人了。我指着他說:“我要讓你明白,自己到底是因爲什麼死的,今後,你將生活在我的追殺之中。”

“老夫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的是,等下你必死無疑。”他的頭更低了,“你還是先去比試完這場再說吧!”

我指着他,一步步後退,慢慢走到了場內,看着那倆走過來的王八犢子說:“請保護好自己的臉!”

納蘭英雄慢慢拔出劍來,我突然發現,一股藍色的氣息在他的胳膊上流竄了起來。我頓時一愣,喊道:“原來你不是你!有外來真氣支撐。”

之後我看向了那黑袍的傢伙,他身上有着同樣的氣息。這是那黑袍人的控魂術,他講自己的一部分魂魄注入了兩個混蛋體內,然後通過通道將真氣灌入了這兩個混蛋的體內。最後控制兩個混蛋的身體來戰鬥。我罵道:“該死。……”

我剛要說話,納蘭英雄突然喊了句:“你納命來吧!”

長劍直接就揮了出來,速度之快,力道之大,令我吃驚!這一劍是太極劍的剛柔並濟一招,最普通的,也是開招用的最多的,這一招下來後,便是連綿不斷的三十六變招。

只是,這最普通的一招我用破天刀去格擋的時候,就聽啪地一聲大響,刀劍相交,我胳膊頓時就被震麻了!接着,納蘭豪傑一劍就刺在了我的心窩上,就聽鐺地一聲,我就覺得心口一悶,一股巨大的後力直接衝撞着我的心臟。我一口氣上不來,身體一鬆,就聽胸前的劍尖啪地一聲炸響,我的身體頓時向後飛了出去。

納蘭英雄飛身而起,追上我的身體,掄圓了一劍,就聽鐺地一聲,直接砍在了我的左肋上。看來,他是知道我的軟肋的。可惜,我修補上了。

但是這一劍力氣實在是大,我的身體直接朝着下面摔去。 此時,我在感嘆那混蛋的等級,看這樣子,至少是六品真,甚至是七品真,因爲納蘭清河是沒有這等身手的,五品真,我也見識過了。

在我身體下落的時候,我猛地在觀衆羣裏看到了一個人,就是聞人艾藍。我笑了,今天很可能,她會很高興地看着我死去了吧!

我的身體繼續下落,就看到納蘭豪傑正笑嘻嘻在下面等我呢。他猛地一腳朝天蹬,直接蹬在了我的脊椎上。我就覺得氣血翻騰,一口血噴出來。要不是有金身護體,早就被打的稀爛了。

身體開始升騰起來,而納蘭英雄就在上面等我呢,一腳就踏在了我的小肚子上。身體頓時被踩了回去。

我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在絕對強者面前是如此的脆弱。這樣的挑戰還有什麼意義呢?一個七品真,揍我一個九品仙,簡直就是在玩我。我突然有一種感覺,這傢伙,來自異界。

鐵木真在後來南征北討,幾乎打遍了天下,愣是沒有挖出這個人來,他那時候很可能已經到了異界了。

但是,照這樣下去,我就算是不被打死,也要被打殘廢了吧!我知道這些還有意義嗎?

我看到,姬子雅這時候一揮袖子就撲了過來。我喊了聲:“朱羽……”

朱羽心領神會,直接過去抱住了姬子雅,燕子隨後也鑽了出來,但是剛出來,就被納蘭豪傑一掌打在了胸口,落日長弓也被奪了回去。這只是一瞬間的時候,我的身體此時還在下降,納蘭豪傑猛地跳起來,一膝蓋就頂在了我的左肋上。就聽砰地一聲,我竟然感覺到護肋甲有些鬆動了。

我的天,這樣的攻擊我還能承受幾下呢?

那邊,燕子被朱羽接住了,燕子還要衝,朱羽一把拉住了她。然後,三個女人靠在一起,看着我拼命地搖頭。我看到,無敵真人此時到了三個人前面。他到了那裏,我倒是放心了,免得這三位什麼時候不開眼猛地衝過來,做無謂的犧牲。很明顯,這兩個傢伙開了外掛,在場的,沒有敵手了。

天啊!那個桀桀怪笑者太恐怖了!

此時,我是多麼希望有位大能能像那怪笑的人那樣,打開一條通道,用真氣灌入我的體內,然後靈魂控制。和這兩個混蛋打一場啊!張天師,鬼君,難道你們都做不到嗎?

很明顯,兩個人都瞪圓了眼睛不知所措。天師竟然坐不住站起來了,鬼君拉了他好幾下,他才坐下了。

我這次被納蘭英雄一劍砍在了脖子上,當地一聲,我的身體頓時頭朝下豎了起來,就像是炮彈一樣衝向了地面。我看到,子雅和朱羽都往前衝,這次是無敵真人一手一個拉住了。燕子已經跪在了地上,在哇哇地大哭,但是卻沒有眼淚。

我此時倒是可憐她了,是啊,她要是有眼淚,該多好啊!

我一頭插進了地上的大青石裏,哄地一聲。接着,我被納蘭豪傑伸手拔了出來,踩在了腳下。他哈哈笑着說:“楊落,你總算是被我踩在腳下了吧!今天,我就要當着天下英雄的面,打你的臉。”

天琴突然在內世界喊了句:“楊落,快看,鳳凰!”

我的意識送內世界當中,就看到在那紅日當中,一隻鳳凰在盤旋飛舞。同時,太陽也變得溫柔了很多,大家都出來看着這紅日,開始頂禮膜拜。鳳凰展翅飛舞,在空中盤旋起來。

我就覺得腦袋裏翁地一聲,自己一下就又一次進入了那個書房。我翻看着那本書,最後一頁我看完後,書一合。我回到了現實,睜開眼的時候,看到天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雲窩。雲窩裏,電閃雷鳴。電網密集的就像是蜘蛛網。

納蘭豪傑和納蘭英雄就在我的身前,兩個人還沒來得及打我的嘴巴呢。我笑着說:“倆位,如果打完了請後退,我升個級先!”

話音剛落,漩渦內越來越亮,納蘭清河喊道:“快閃開,這次雷劫非比尋常,大家快後退十丈!”

所有人都開始後退,我慢慢爬了起來。擡頭看着天空哈哈笑着說:“你總算是來了,我等你太久了,一萬年太長,我只爭朝夕!”

一道神雷,有水缸那麼粗,直接就砸了下來,給我來了個神雷灌頂。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都在發着電光了。轟地一聲,身體周圍的石板都被掀翻了出去。

周圍的那些大能們組成了一道氣牆,將我隔離。

我擡着頭,微笑着一指道:“九道神雷,可以快點嗎?我還有事啊各位!”

天空的漩渦再次旋轉,開始聚集能量,漩渦的中心就像是有個太陽一樣那麼明亮。我低頭,用手指着那個黑衣人也怪笑了起來:桀桀桀桀……

轟隆一聲,這次三道雷一起打了下來。直接擊在了我的頭頂上,我就算是有金身護體,但還是覺得身體一陣痠麻,但是,真的很舒服。

能量四散,石塊翻飛。都砸在了氣牆上彈了回來。

有人驚呼:“我的天,這也能扛得住!這比我渡劫之時強了十倍不止,我那時候的雷只有胳膊粗細!”

“你能和楊落比嗎?這是最恐怖的人之一。”

我這時候哈哈大笑着,指着納蘭英雄和納蘭豪傑這倆孫子喊了句:“不要着急,等下就好了。耽誤二位的時間了,但是升級這種事,想停都停不下來。”

我擡頭看着天空說:“一起來吧,五道雷一起來吧,不要婆婆媽媽,我拒絕無謂的關懷,一起來!”

天空這次再也不是一個雲窩了,開始醞釀出了五個雲窩,每個雲窩裏都聚集了巨大的能量,就像是一個個明亮的天眼一樣。我舉起雙臂來,五個雲窩規則地聚在我的頭頂上。開始不停地旋轉,越轉越快,最後,一起擊打了下來,每一道雷都有碾盤那麼粗,打到我身上的時候,我甚至能看到自己的骨頭在閃爍。接着,就聽哄地一聲巨響,我直接被壓在了地上。

我單腿蹲在地上,晃晃脖子,卡巴吧響着。深深胳膊,咔吧咔吧響着,最後我站了起來,雙臂一震:“吼!”

渾身的關節都響了起來。我有一種脫胎換骨的快感。這雷罰帶給我的舒暢感,前所未有。

接着,我一閉眼,周圍被掀翻的土地開始癒合,土屬性發揮作用,這是我極少數地使用屬性能力了。僅僅是十幾秒,周圍的土地恢復如初了。

納蘭豪傑這時候喊了句:“難道你成了真人,我就怕你了嗎?照打不誤!”

他飛身就過來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就覺得身前虛影一閃。一頭大象那麼大的白虎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雪白雪白的,沒有一根雜毛!她猛地朝着納蘭豪傑吼叫了起來,這一吼,驚天動地,很多人都捂住了耳朵,外圍修爲低的人,甚至靈魂直接被衝擊出了體外。

納蘭豪傑的身體直接就摔在了地上,靈魂透體而出。白虎撲過去,一口就吞噬了納蘭豪傑的靈魂,之後打了個飽嗝,之後恢復了人體,看着我一笑說:“只是真人一品的實力,至於這麼難嗎?靈魂修爲差遠了。”

我哼了一聲說:“靈魂的修爲確實不怎麼樣,但是卻蠻能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