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家仔,錢多你就直接給本大爺啊,瞎比比什麼?”白小鳳翻了個白眼。

“……”陳清河。

好痛苦,連三千塊的機會都不給吶。

與此同時,攤位後的黑袍人看着越走越遠的白小鳳,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一百塊都不賣了,你特麼還敢還個八十?

旋即,他低頭看向了攤位上的羊皮地圖,猶豫了起來。

白小鳳帶着陳清河朝街道深處走着,但腳步刻意放的很慢。

嗯,他始終記得柳寡婦在街上砍價的樣子,每次都扭着大屁股走的很慢的,畢竟,要給人家一點反應時間嘛。

同時,白小鳳一邊走也在一邊默數。

“十。”

“嗯?”乍一聽到白小鳳的聲音,陳清河愣了一下。

“九。”

“什麼套路?”陳清河心裏打起了鼓,茫然地看着白小鳳,這突然怎麼玩起了倒數了?

……

“三。”

“二。”

“一。”

話音剛落,身後突然傳來那個黑袍人賣家的聲音:“行了行了,賣給你,一百塊賣給你。”

果然有用!

白小鳳停了下來,笑道:“娘希匹的,柳寡婦果然恐怖如斯!”

一旁的陳清河聽到黑袍人的話,登時如遭雷擊。

“這,這還能答應了?”陳清河不敢置信地呢喃道,三千塊砍到了一百塊,這黑袍人還能答應,腦殼怕是被驢踢了吧?

白小鳳轉身拍了拍陳清河的肩膀:“怎麼樣?本大爺砍價的招數厲害吧?”

說着,他就大步流星的朝着攤位走去,留下陳清河一個人原地凌亂。

陳清河真的好方啊,感覺這輩子都白活。

活久見,真的活久見吶!

回到攤位前,白小鳳看了一眼黑袍人,掏出幾張鈔票遞給他:“早答應不就啥事都沒有了嗎?”

“哼!老子不過是想開個張,這羊皮地圖殘缺的厲害,一百塊賣給你也算不得什麼事。”

這黑袍人接過鈔票,然後拿起羊皮地圖遞給白小鳳。

之所以一百塊也賣,完全是因爲這張羊皮地圖殘缺的厲害,哪怕知道是張藏寶圖,可想要湊齊,也絕對是難如登天的事情。

相比較賣給那些想尋寶的人,賣給面前這傢伙當裝飾品反而更容易。

畢竟,一百塊也是錢嘛。

然而,

黑袍人拿着鈔票點了一下後,忽然身軀就僵住了:“怎麼只有八十?”

“我都砍到八十了,那肯定就是八十啊。”白小鳳笑呵呵的回了一句,轉身拿着羊皮地圖就走。

黑袍人渾身顫抖了起來,罵道:“槽!這特麼黑市什麼時候有這麼黑心的買家了?”

白小鳳也沒理會,低頭看了看手裏的羊皮地圖,心滿意足的塞到了挎包裏,以這收藏速度,絕對能很快找全所有羊皮地圖。

到時候拼在一起,來一場尋寶,又能一波肥了,簡直美滋滋。

買了羊皮地圖後,白小鳳又帶着陳清河繼續在黑市街道上逛了起來,想看看是不是能再在某個攤位上淘到一張羊皮地圖。

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後邊一無所獲,至於攤位上的其他東西,完全就入不了他的眼了。

這些黑市攤位,大多都是擺放的古董老物件,或許對於一些喜好收藏的富豪來說是一處世外桃源。

但對白小鳳來說,卻沒什麼稀奇的。

畢竟,本大爺家裏的尿壺都是四百萬呢!

快走到街道盡頭的時候,白小鳳就看到兩個人走了過來。

這兩人正式陳老六和陳昌義。

仔細一看,陳昌義帶的行李箱已經不見了。

他笑着問道:“已經辦妥了?”

“妥了,當然妥妥滴了。”陳老六笑呵呵的掏了一把褲襠,然後放在鼻子上聞了聞,又對白小鳳說:“恩公,你是不知道啊,額們把你那一堆寶物擺在黑市掌櫃的面前的時候,直接把那傢伙驚得從椅子上掉了下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當即就拍板把所有法寶和符籙加進了拍賣行列中。”

白小鳳也沒驚訝,剛纔逛了一趟黑市,他也對這黑市有了個大概的瞭解。

一條街賣的都是古董老物件,一些陰陽界的材料也是很普通的那種,至於法器符籙就更少之又少了,法寶則是一件沒有。

這黑市的情況,實在讓他失望。

他帶來的那些垃圾,好歹是孟嶽在帝都混的師門的家底子。

要是鎮不住這黑市的掌櫃的,纔怪了呢。

“恩公,等下我們就進入拍賣場,要是你有喜歡的東西,也可以競拍的,費用我們陳家來出,算是額陳老六一片心意。”陳老六揉搓着褲襠,笑着說道。

一旁的陳昌義也忙着點頭:“對對對,大師看上的,我們一定盡力幫大師競拍。”

而站在白小鳳身後的陳清河則是虎軀一震,他好想讓六爺爺和老爸瞭解一下白大師的四百萬尿壺是什麼個情況嘞。

“哦?這黑市就是你們土夫子銷贓的地,那拍賣會上,還能有多好的東西咯?”白小鳳問道。

陳老六嘿嘿一笑:“恩公有所不知,黑市攤位上的這些東西雖然貴重,但對陰陽行當的人卻是無用,拍賣會上的,那纔是真正的精品嘞,好多天師都會進入黑市拍賣會競拍一些自己需要的寶貝。”

頓了頓,陳老六掏了一把褲襠,然後低聲對白小鳳說:“而且,我聽掌櫃的說,今天拍賣會最後一項可不簡單,不是拍賣物品,而是一個黑市任務,好像是濱海某個豪門發佈的,酬勞豐厚的很嘞!” 晚上八點。

拍賣會開始。

有陳老六帶頭,白小鳳幾人很快就進了拍賣會現場。

這黑市街道的盡頭是一座古代三層建築,有些像是電視上的那些客棧的樣式。

讓白小鳳有些詫異地是,原以爲這拍賣會有多高大上呢。

結果進來後,卻發現這是一片寬闊的空地,中心位置用柵欄圍了一圈,還用木板搭高了一些,然後四周的空地上,則擺着一張張塑膠板凳。

娘希匹的!

這特麼不是村頭放電影的場面麼?

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這黑市和他跟着無良師父去的陰市實在相差太大了!

坐在拍賣會的第一排,一旁的陳老六顯得有些激動,右手在褲襠裏不停地揉搓,滿臉躁紅的樣子。

白小鳳看着心驚膽戰的:“陳老六你當着這麼多人揉褲襠,不擔心直接飛起來嗎?”

陳老六嘿嘿一笑:“恩公不知道呀,額還是第一次坐在第一排的貴賓位置呢,以前都是靠後的,今天都託恩公的福嘞。”

白小鳳一陣無語,低頭看了看屁股下邊的塑膠板凳,這貴賓,特孃的是不是太欺負人了?

“咳咳……六叔,好歹剋制一下呀。”一旁的陳昌義忍不住低聲對陳老六說道。

畢竟是摸金陳家,在盜墓界可是有牌面的,雖說都穿着黑袍兜帽遮臉,但保不住被人看出端倪呢?

要是被人知道摸金陳家的陳六爺不僅擅長掏墳,還擅長掏褲襠的話。

沒臉,真的沒臉呀。

“習慣嘞,習慣嘞。”陳老六把右手從褲襠裏拿了出來,然後在陳昌義肩膀上擦了擦,道:“一切按你說的辦吧。”

陳昌義身軀顫抖了幾下,看着自己被六叔右手擦過的肩膀,隱約彷彿聞到了一股子青春氣息。

他強忍着噁心,用力點點頭:“放心吧六叔,我知道的。”

白小鳳看了一眼嘀咕的陳老六和陳昌義,也沒多管,仔細掃了一眼拍賣會現場。

這才幾分鐘的時間,能坐兩百多號人的拍賣會現場已經全坐滿了,無一例外,所有人全都是黑袍兜帽的裝扮,一眼望去,黑壓壓烏泱泱一片。

鐺!

就在這時,一聲清脆響亮的銅鑼聲突兀響起。

喧鬧的拍賣會現場登時安靜下來。

回過神,白小鳳看向拍賣會的中心木臺上,一個同樣黑袍兜帽裝扮的人走了上去,這人的背有些佝僂,應該是個老人。

三少她又撩我 “咳咳……歡迎各位來參加黑市一月一次的拍賣會,現在,老朽宣佈,拍賣會,開始。”

沙啞的聲音彷彿沙子摩擦喉管一樣,卻清晰地落在了每個人的耳朵裏,且聲音是個男的。

白小鳳伸手摸了摸鼻子,隱藏在兜帽下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呢喃道:“二品天師麼?”

剛纔,這老人說話的時候他清晰的感應到了一股陰力波動,也正是這股波動,讓老人沙啞的聲音傳遞到了諾大的拍賣場的每一個角落。

旋即,白小鳳搖了搖頭,有些失望呀,拍賣官才二品天師的實力,估計這黑市也拍不出啥好東西了。

億萬婚約:上司的臨時妻子 以前他跟着無良師父進陰市的時候,也參加過幾次拍賣會,但陰市的拍賣官可都是強大的六品乃至七品天師呢!

不過,他倒是對陳老六說的拍賣會最後一個黑市任務倒是挺感興趣的。

“現在開拍第一件物品,相信各位絕對不會失望,因爲這第一件拍品,是一件法寶,經我們專門的鑑定官鑑定,乃是一件實實在在的黃階中品法寶。”

木臺上,老人沙啞的聲音帶着一股子傲氣,大有法寶在手,老子最牛的氣勢。

譁!

話音剛落,安靜的拍賣場登時響起一片驚呼聲。

“我的天!我沒聽錯吧?黃階中品……法寶?”

“今天黑市是吹了哪門子妖風了?第一件拍品就是黃階中品法寶?這種等級的寶物,放在以前肯定是壓軸登場的呀。”

“黃階中品法寶?哈哈哈……今天這黑市來對了,誰特麼都別給老子搶,老子今天志在必得!”

……

聽着人羣的議論聲。

白小鳳一臉黑人問號???

這些傢伙是不是太沒出息了?

黃階中品法寶垃圾而已,至於驚歎的這麼不要不要的?

一旁的陳老六彷彿看穿了白小鳳的心思似的,低聲解釋道:“恩公有所不知,這黑市大多都是下三路的人士,雖然不乏天師隱藏其中,但實力卻遠遠比不上恩公,所以黃階中品法寶已然是至寶了。”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大體意思是不是和玩慣了自娛自樂,突然見着一個油膩的中年大媽也覺得是天仙一樣,是一個道理?”

“……”陳老六。

這時,喧鬧的人羣突然死靜下來。

白小鳳擡眼看向木臺,就看到兩個黑袍人捧着一個木盤子走了上去,木盤子上邊還蓋着一塊紅布。

緊跟着,老人伸手揭開紅布,登時露出了一方印璽,正是他之前從孟嶽那得到的其中一件法寶。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方大印法寶吸引。

白小鳳甚至清晰地看到,一些黑袍人更是情不自禁的哆嗦了起來,就跟中風了一樣。

這時,黑袍老人指着大印法寶道:“此大印法寶,貨真價實的黃階中品,是出自一位白大師之手,至於法寶意味着什麼,大家都是同行,相信不用老朽多說了吧?”

話音剛落,人羣中忽然響起一道極不耐煩的聲音。

“少廢話,報價,開拍!”

“對對對,都等着呢,老頭憋扯犢子!”

“白大師是誰?不認識,老頭快開拍,我的錢已經飢渴難耐了!”

……

“好好好,現在開始競拍,底價一百萬,每輪競價十萬。”黑袍老人大聲笑道。

“兩百萬!”

幾乎就在他話剛說完的瞬間,坐在一旁的陳昌義忽然一聲大喊。

白小鳳當場就懵了,扭頭看着舉起右手的陳昌義:“你什麼套路?自己拍自己呀?”

陳昌義扭頭一笑:“大師寶物,我陳家自然是想要得到的。”

白小鳳虎軀一震,娘希匹的,這操作特麼也太騷了吧?

你要你早說啊!

你要直接開價啊,本大爺一定賣給你啊,跑到黑市拍賣場溜達一圈,錢多的燒得慌麼?

然而,

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