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咬牙,就按許師傅說的,把那瓷罐上的縛靈符揭開了半邊,然後就蹲在那裏,用左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瓷罐。

這縛靈符一揭開,瓷罐頓時不安分的搖晃了起來,就好像裏面的東西掙扎着想要逃出來一樣,就在這時候,我眼中一道黑影迫不及待的衝了出去,隨後就見那瓷罐上的泥封翹起了一道縫隙,那黑影嗖的一下就鑽了進去,緊接着裏面就劇烈的震動起來。

好傢伙,這是他們兩個已經打在了一起,我忙把縛靈符再次貼好,瓷罐的震動才減輕了些,我不放心的回頭看許師傅說:“師傅,那個通靈鬼嬰還小,才幾個月而已,他真的能弄過那個傢伙?”

許師傅嘿嘿笑道:“你別看通靈鬼嬰還小,他的來頭可比那個東西大,父母雙方都是八字純陰,他又是腹中夭折,雖說現在他的肉身可能還在安老鬼手裏,但這魂魄纔是最厲害的。還有從你剛纔說的情況來看,那東西的魂魄和肉身如果合二爲一,通靈鬼嬰應該稍弱,但現在只有魂魄,你還怕什麼?”

我想想也是,看了看那瓷罐,還在微微震動着,許師傅便揮手讓我把瓷罐埋在地下,說是三天之後打開,便見分曉。而且這還有個說頭,贏了的一方,就叫做雙魂惡煞。

我心裏還有些忐忑,不過還是按他說的,在地上挖了洞,把瓷罐埋了下去,上面蓋上厚厚的土,又走到外面搬了一塊長條石頭壓了上去,這纔算完事。

做好了這些,我莫名的鬆了口氣,卻隱隱覺得有些失落,許師傅雖然一直狀態不佳,剛纔又噴了口血,不過精神頭倒是還好,他拉着我坐在桌子前,不知從哪裏掏出一大張黃紙,又鋪開紙筆,對我說:“好了,接下來的時間,你小子必須要惡補一下陰山鬼道的法門了,今天我就教你畫符,這是最入門的,你給我專心點,明天天亮之前,你必須給我畫好三種符。”

我本來已經疲累到了極點,恨不得立刻好好睡一覺,但許師傅這麼說,我也沒辦法,現在大敵當前,雖然是臨時抱佛腳,也比遇到險情乾瞪眼的強。

就這麼一直到了天亮,地上被我扔了好多廢紙,桌子上則擺着一小沓成型的符紙,我揉了揉疲憊的眼睛,看着面前畫好的符紙,暗歎口氣,心說我這算是徹底上了賊船了…… 樂天將自己的猜測和白展說了一下,白展眉頭緊鎖。

「你說……這可能是有人開始正面的針對我了?」他看著樂天。

「我是這麼懷疑的。」樂天點點頭。

「可是……這個人是誰?我這段時間已經特別的注意了,沒有發現任何故意針對我的人……」白展看了一眼頭上纏著紗布的**。

「不是**……他雖然追求白夏,但是今晚我幾乎全程在場,他沒有那個做手腳的時間。」樂天搖搖頭。

「那現在怎麼辦?」白展也是六神無主。

長生不死 「等!」樂天回答。

「警察那邊……」白展問。

「已經通知了,不過現在對方還不知道我們警方已經知道這件事情,還不太好大規模的四處搜查,以免打草驚蛇!」樂天說道。

白展點了點頭,他吸了口氣,有些焦急地四處走動。

樂天的電話終於響了,他看了一眼馬上接了起來。

「監控我看了,白夏被一輛牌照4568的豐田霸道帶走了,我已經通知了技術部馬上跟蹤。」蘇紫萱說道。

「好的!有消息馬上通知我。」樂天掛上了電話。

「有什麼消息了?」白展馬上過來詢問。

「白夏被一輛牌照是4568的豐田霸道帶走了!白叔你的印象里出現過這輛車嗎?」樂天看著白展。

白展想了想,搖搖頭。

樂天又看了看**,**有輕微的腦震蕩,現在正迷迷糊糊的呢。

「**……你追出去的時候,看到了什麼?」樂天問。

「什麼看到什麼?」**閉著眼睛,他有點頭暈。

「就是你在被打暈前看到了什麼?」樂天重複了一遍。

「看到了兩個年輕人,身上穿著黑色的T恤,不過沒看到臉,只看到了背影……」**慢慢的說道。

「你沒有聽到白夏在說什麼嗎?」樂天問。

**睜開眼,他看了看樂天。

「你這個傢伙……你到底是什麼人?一會是流氓,一會是警察!你到底想做什麼?」

樂天倒是被問住了。

「算了算了,我不管你是誰……反正我什麼都沒看到!你和你那個該死的妹妹這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就行了。」

沒想到**反倒自動給樂天解了圍。

「好!我問你最後一個問題。」樂天看著他。

「趕緊問,我頭暈得很。」**有點不耐煩了。

現在自己和白夏是肯定沒有任何可能了,他也就死了這個心。

「一輛牌照是4568的豐田霸道車,你有印象嗎?」樂天問。

**再次睜開眼,他仔細的看著樂天。

「有。」他說道。

樂天眼前一亮。

「我記得……好像是一個叫孫成的人開了一輛,前幾天我還和他一起喝過酒,當時好幾個朋友在場,我喝完酒之後看到他開著一輛牌照是4568的豐田霸道離開!」**說道。

「孫成?什麼人?」樂天追問。

「這個我可不知道了,他是我一個朋友帶過來的,不過這小子好像一直在套我的話,一直問我有沒有女朋友什麼的。」**搖搖頭。

樂天皺眉,孫成?

「你那個朋友是誰?」他繼續問。

**頗為不耐的丟給樂天一張名片,樂天看了看,這是一個叫劉恩的傢伙,他馬上收了起來。

重生之時代霸主 混沌劍神 蘇紫萱過來了,樂天將現在的情況對她說了一遍。

「劉恩?馬上去見他。」蘇紫萱果斷地說道。

白展看著樂天和蘇紫萱離開,他也只能幹著急。

這個劉恩就是一個開酒吧的,樂天和蘇紫萱來到他的酒吧,他不在,打電話給他,這傢伙居然說自己沒時間……

「媽的!這個王八蛋。」蘇紫萱罵了一句。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你不介意我動用一點其他手段吧?」

「不介意。」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拿出手機給李大利打去了電話,李大利很快就接了。

「樂天兄弟?你可是好久沒聯繫了……是不是要請我喝酒啊?」李大利的聲音傳出電話。

「靠!你現在就過來喝……我在天恩酒吧。」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得咧……馬上就到。」

李大利還一點也不客氣。

他又不傻,樂天十天半個月都不打一次電話,突然打電話明顯是有事相求。

「怎麼了?」鄧建輝問了一句。

「樂天讓我過去一趟……小五我們走了。」李大利招呼小五。

小五站起身。

「需要我們過去就打個電話。」鄧建輝說道。

李大利點點頭。

兩個人快速的離開了,現在李大利有小五這個超級保鏢,這光頭幾乎要橫著走了,關鍵是小五這丫頭誰的話都不聽,就聽自己的……

這就讓李大利爽的不行。

現在這丫頭已經成了自己的女人了,雖然樂天叮囑兩個人盡量少睡一張床上,但是兩個人還是睡在了一起,不過很少做那件事罷了。

蘇紫萱看著樂天。

「呼……有時候這警察居然還比不上一個小混混?」她哼了一聲。

「瞎說……這叫術業有專攻,什麼比得上比不上的,從何說起?」樂天搖搖頭。

他其實心裡也很擔心,白夏那可是個小處女啊,這要是耽擱的時間長了,出什麼事可真的是麻煩了。

李大利前腳走進天恩酒吧,酒保就看到了,他馬上聯繫了自己的老闆。

五分鐘后,劉恩就出現在樂天和蘇紫萱的面前。

「你特么是不想混了?我兄弟找你問點事,你特么推三阻四!」李大利瞪著眼珠子。

劉恩差點嚇尿了。

「大利哥,我哪敢啊……誤會,都是誤會啊。」他急忙陪笑著說道。

「好好地說話!問什麼說什麼!有一句隱瞞的……你特么就直接給老子滾回老家開荒去吧。」李大利哼了一聲。

劉恩連連點頭,示意蘇紫萱和樂天儘管問。

「**你認識吧?」樂天開口了。

因為這件事蘇紫萱是不太清楚的,她現在除了知道有人被綁架,具體的內情其實都是聽樂天口述的。

「認識,認識……我們可是鐵哥們,他經常帶朋友過來喝酒的,是我的大客戶。」劉恩連忙說道。

「那麼……孫成你認識嗎?」樂天繼續問。

說到這個名字,劉恩明顯的愣了一下,他看了看樂天和蘇紫萱的神色,居然沒有馬上回答。 李大利還沒走呢,他看到劉恩這麼一副磨磨唧唧的樣子,他看都不看的飛起一腳,劉恩直接被踢了一個跟頭。

「你特么墨跡個毛!你想不想說?你不想說老子現在就砸了你的店……你直接滾回你的老家去。」李大利罵道。

蘇紫萱看了看,一言不發。

「說說說……我說……大利哥我也是難做啊,這個孫成我也是惹不起啊。」劉恩苦著臉說道。

「惹不起?你惹不起他你就能惹得起我了?」李大利兇悍的說道。

「不不不……我說,我說還不行嗎?這個孫成也是個有錢人,但是這個人我也沒聽說過他上什麼班,反正就是錢花不完的感覺,手底下還有一群小混混,沒事的時候喜歡結交一些有錢有勢的人物,上一次他來我這裡的時候正好碰上了**,我就順便讓他們認識一下。」

劉恩急忙擺手說道。

「這個孫成在什麼地方?或者說在哪能找到他?」樂天問。

「這個……」劉恩看了看李大利。

看到李大利又想動手,他急忙說道:「這個人混跡在個個酒吧夜總會裡面,你要說他的落腳地在哪,我還真的是不知道啊!不過我聽說他最喜歡去的地方是一個叫妖媚酒吧的,據說在北城區那一片的一個酒吧。」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其他的呢?」蘇紫萱又追問了一句。

「哦,我有他的電話……」劉恩想了想說道。

他給了蘇紫萱和樂天一個電話號碼。

「好了,大利我們先走了!」樂天對李大利打了個招呼。

「樂天哥……需要我幫忙嗎?」

小五急忙問道。

她看的出來樂天很焦急,連和自己多說幾句話的功夫都沒有。

「不用了,你這個丫頭……我不是告訴你了,你現在還不到時候享用男人!不要再偷吃了。」樂天看著小五叮囑道。

小五鬧了個大紅臉。

樂天和蘇紫萱急忙離開了,李大利哼了一聲,也帶著小五離開了。

劉恩長長的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這特么的……自己簡直是無妄之災啊。

快速的來到北城區,妖媚酒吧在這一帶居然還挺出名的,稍微一打聽就打聽到了,樂天和蘇紫萱走進這家酒吧,就發現這家酒吧裡面的確是風格不一樣。

首先這一家酒吧裡面的美女特別多。

其次是這些美女還穿的非常暴露,蘇紫萱看著穿梭在酒客之間的這些女人,她都有點恨自己是個女人了。

樂天一屁股坐在吧台上,這裡的人比較少,酒保看了看樂天,沒說話。

「你們老闆呢?」樂天對酒保勾了勾手指。

酒保指了指樂天旁邊的那個女人。

樂天扭頭一看,一個長得非常精緻的女人正在看著自己。

蘇紫萱沒有過來,她就在酒吧裡面轉來轉去,看了看這個酒吧裡面有沒有什麼違規的情況,下次她直接申請帶隊過來掃黃。

「這位妹妹……你是這裡的老闆?」樂天笑呵呵的問。

女人點點頭。

「妹妹?呵呵……來這裡的人無論年紀大小,都要喊我一聲媚姐,你喊我妹妹?」她笑了笑。

「媚姐?這個稱呼不適合你!」樂天評價道。

女人挑了挑眉,依稀對樂天有了點興趣的樣子。

「你不是來喝酒的?」她問了一句。

「如果能請你喝一杯,我就算是來喝酒的了。」樂天看著他。

女人淡淡的笑了笑,打了個響指,酒保遞過來兩杯酒。

「我請你。」女人看著樂天。

樂天也沒矯情,他也沒什麼錢……

「問你件事……」他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

女人則是淺淺的喝了一口。

「我的情報可是非常昂貴的……」她瞥了樂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