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無語地搖了搖頭。

“第十場,張志剛!”

“我棄權!”張志剛站起來大聲地說,說的鏗鏘有力。

這個結果秦巖早就猜到了,只是沒有想到對方說的這麼大義凜然。

別人說棄權的時候,都怕丟臉,說的十分小聲。

唯獨張志剛說的特別大聲,似乎能在秦巖面前認輸非是一件特別光榮的事情。

所有的人都向張志剛望去:

這小子認輸怎麼說的這麼大聲,不會腦子有病吧!而且還挺胸擡頭,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

張志剛掃了一眼其他人,似乎猜到了大家的想法,當即再次大聲說:“能敗在秦巖手中,我驕傲!”

嗯?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想不到張志剛能說出這麼愚蠢的話。

不過大家緊接着一想,覺得張志剛說的有道理。

秦巖可是公認的變態,打不過秦巖太正常了,能敗在秦巖的手中而不死又何嘗不是一種榮譽。

要知道天師在秦巖面前都不是對手。

現在大家都能理解張志剛的想法了。

秦巖想不到自己在這些陰陽世家弟子眼中居然這麼崇高,幾乎都到了神的地步。

馬嬌和馬夢姍同樣沒有想到,詫異無比地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替秦巖感到很高興。

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也爲秦巖感到高興。

“秦巖,既然十個人都認輸了,那你下去吧!”曲藝走上擂臺。

秦巖點了點頭,走下了擂臺。

“我現在正式宣佈,秦巖十戰十勝,正式晉升到最高一級的對抗賽。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祝賀他!”

如雷般的掌聲頓時響起來,所有人都向秦巖望去。

秦巖被大家捧得有點不好意思,趕快抱緊雙拳舉過頭頂,用來感謝大家對他的厚愛。

其實大家這麼捧秦巖,不只是因爲秦巖實力超羣,也因爲秦巖幫他們趕走了湯健。

如果湯健還在,即便他們能鬥得過湯健,至少也要死一大批人。

寵妻無度:BOSS老公惹不起 這相當於秦巖救了他們很多人的性命。

接下來,曲藝又開始安排其他人進行鬥法。

在這些人中,只有馬嬌、馬夢姍、李磊、張浩、苗萌這五個人全部通關,十戰十捷。

而在十戰十捷的鬥法中,所有的人只要對上秦巖,他們全部棄權,包括馬嬌和馬夢姍。

秦巖非常非常容易地拿下了道術王的稱號,而且是以道尊的身份。

以往道術王都是天師才能拿到,但是這一次秦巖打破了這個先例。

進行完第二個環節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曲藝宣佈了一下排名,頒發完獎勵後大家就都離開了。

作爲第一名,秦巖獲得了一塊鎮山石。

據曲藝介紹,鎮山石擁有了一定的靈性,只需要好好溫養三四十年就有可能化靈,變成一件法器。

剛開始秦巖沒有太在乎這件法器,畢竟是道術協會的獎品,肯定不是特別好的東西。

真正的好東西是不會被拿出來的。

但是當秦巖拿回客房,打開陰陽鬼瞳之後,他發現這塊鎮山石根本不是一件即將化靈的法器。

它之所以有靈力波動,那是因爲它鎮壓着一個邪靈。

看到這裏,秦岩心中驚訝萬分,他使用了多種辦法想將裏面的邪靈放出來,但是根本無濟於事。

因爲鎮山石裏面佈置着一個古怪無比的陣法。

這個陣法既是一個禁錮性的陣法,又是一個防禦性的陣法。

如果能將邪靈放出來,將慕容雪菡的三魂印記放進去。

鎮山石將會變成慕容雪菡的護身法器,就像金牌那樣擋住天師以下的任何道術攻擊。

“主人,你在幹什麼?”慕容雪菡好奇地問。

“雪菡,我給你找到一個特別好的護身法器!”緊接着,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和慕容雪菡說了。

慕容雪菡不敢置信地看着鎮山石:“主人,這塊鎮山石不是快化靈了嗎?邪靈不能給我當護身法器吧?”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不是,鎮山石並沒有化靈,只是一件法器!還是先睡吧!等我回了保市再給你想辦法!”

第二天上午,道術研討會進入了第三個環節。

第三個環節被稱爲百匠環節。

所謂的百匠環節就是比試畫符、制符、燒器、合器、佈陣、控陣等比試。

考慮到很少有人能精通所有的環節,再加上爲了節約時間,研討會一直都是同時開展所有的比試。

不一會兒,比試畫符的世家弟子站在一起,比試製符的世家弟子站在一起,比試燒器的世家弟子站在一起。

總之,各大陰陽世家弟子因爲比試不同的項目,站到了十個不同的圈子。

也有一些非常有野心的世家弟子,想同時比賽兩到三個項目,他們就又拿出雕刻着自己名字的竹籤,插在相應的人羣中。

秦巖想了想,覺得十個項目自己好像都學的不錯。

絕色女尊:權傾武林 更何況爲了交流經驗,秦巖準備參與所有的項目。

秦巖走到籤桶中,拿出九隻竹籤,分別將自己的名字刻在上面,然後插在其中九個項目的人羣前,最後站在了畫符的人羣中。

所有的人都看呆了,紛紛在心裏面大吼起來:

什麼?想十個項目都參加?秦巖你瘋了吧?

你以爲你道術厲害,畫符、制符就厲害嗎?你以爲你道術厲害,燒器、合器就厲害嗎?

你真是一個自大狂啊!

沒有人相信秦巖一個人能精通這些。

一般情況下,一個人能精通其中的畫符、制符就非常厲害了。

畢竟一個人的學習時間是有限的,畢竟一個人的學習精力是有限的。

即便這個人再聰明,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所有的技藝都學會。

可是他們卻不知道,秦巖繼承了鬼匠傳承。

雖然秦巖現在繼承的鬼匠傳承不能和九窈古墓中的鬼匠傳承相提並論,但是這鬼匠傳承相對於其他人所學的畫符、制符、燒器、合器卻高出不止一個檔次。 “馬嬌,秦巖瘋了吧!他一個人怎麼能同時參加十項技能比賽?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馬夢姍鬱悶無比地說。

她覺得秦巖這種做法非常不明智,給人一種故意炫耀的感覺。

如果秦巖能做到還好說,大家肯定會佩服的五體投地。 穿越之古武狂妃 如果做不到,那絕對丟臉丟大了。

最重要的是馬夢姍覺得秦巖肯定做不到。

馬嬌笑眯眯的趴在馬夢姍的耳邊說:“你放心吧!咱家老公做的……咳!咱家師弟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令人匪夷所思,刮目相看啊!”

剛纔馬嬌太激動了,一不小心說漏了嘴,將秦巖直接稱呼爲老公了。

有眼無敵 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了這個錯誤,趕快將老公變成了師弟。

“馬嬌,可是這和道法不一樣啊!這是……”

“你就相信秦巖吧!他絕對會讓你驚訝的合不攏嘴!”馬嬌自信滿滿地說。

馬夢姍想了想,覺得馬嬌之所以這樣胸有成竹,肯定知道了什麼內幕,當即好奇地問:“是不是有什麼內幕啊?”

“這個……你一會兒就知道了!”

“好姐妹!我現在就想知道啊!求求你趕快告訴我吧!”馬夢姍央求起來,臉上滿是可憐巴巴的樣子。

“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訴你吧!師弟繼承了陰陽鬼匠!”

馬夢姍捂住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馬嬌:“什麼?”

馬嬌點了點頭,表示的的確確是真的。

“我的媽呀!實在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馬夢姍心中猶如翻起了驚濤駭浪,她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又繼承了陰陽鬼匠。

可是他們分開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她之所以驚訝,是因爲秦巖之前已經繼承了鬼醫傳承,鬼農傳承。

一般情況下,很多人即便福緣深厚,也最多繼承兩個傳承。

像秦巖這樣在短短的兩個月內接連繼承三個百鬼傳承的人,雖然不敢說後無來者,那絕對是前無古人。

過了好一會兒,馬夢姍才從震驚中回過神,感慨無比地說:

“難怪師弟敢一次參與十項比賽!”

鬼匠傳承包括了畫匠、泥匠、瓦匠、油匠、木匠、手工匠等多種匠人的技藝。

其中畫匠技藝可以幫助秦巖畫符,泥匠、瓦匠技藝可以幫助秦巖燒器,手工匠可以幫助秦巖佈陣。

有了這些傳承,別說是十項道學中最基本的比賽。

就是再增加十項,秦巖也絕對沒有問題。

“厲害吧!”馬嬌笑着說,眼中充滿了濃濃的自豪感。

“那肯定了!瞧你美的!”馬夢姍敲了一下馬嬌的腦門。

“難道你不美嗎?你可不要忘了,秦巖也是你的……”

馬嬌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但是意思卻表達的十分清楚。

馬夢姍當然高興了,秦巖獲得這麼高的成就,即便她只是馬家的人,她也會感到自豪的。

更何況她還是秦巖的未婚妻。

馬嬌和馬夢姍雖然知道真相,但是曲藝等人卻不知道秦巖獲得了鬼匠傳承。

之前曲藝還覺得秦巖做事穩重得體,是一個思想成熟,胸有城府的大好青年。

如果假以時日,絕對可以變成一方霸主。

但是秦巖居然同時參加十個項目,曲藝覺得秦巖還是沒有長大。

這明顯是在炫耀,這也進一步說明秦巖不成熟。

唉!畢竟還是年輕啊!曲藝在心中感慨起來。

郎餘等人也是這樣的想法。

“大家都準備好了嗎?”曲藝站在擂臺上掃了一眼下面的各家門人弟子。

人們紛紛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好了。

曲藝點了點頭,當即大聲宣佈:“十項比賽正式開始!”

曲藝這邊話音剛落,下面的各家門人弟子立即投入了比賽中。

畫符的人拿出符紙,拿出狼毫毛筆,再拿出蘸着金箔的墨汁開始畫符。

制符的人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將一串串符文注入畫好的符紙,開始制符。

燒器的人將各種陰土兌上***將陰土就像和麪一樣弄成泥團,然後開始塑形準備燒器。

總之所有參與比賽的人都進入了忙碌之中。

只有秦巖不慌不忙地繞着場地轉了一圈,思考着怎麼做才能更好的提高效率。

秦巖準備先畫符、制符,然後燒器、合器,最後再做其他的。

拿定主意後,秦巖走到畫符比賽場,將準備好的符紙鋪開,拿起狼毫毛筆蘸上墨汁,畫下一串符文。

別人畫符文,都是小心翼翼,生怕筆鋒錯位。

一旦筆鋒錯位,符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但是秦巖不一樣,他筆走龍蛇,飄逸盎然,畫符的時候就像行雲流水一樣。

這也能畫好?

不少人停下筆嗤笑起來,紛紛搖頭,覺得秦巖就是在博眼球。

但是當秦巖落筆的時候,符紙上的符文居然閃過一片金光。

啊?這是什麼情況?

參與畫符的人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

只有畫出極品符文的時候,符文在符紙上纔會閃過一片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