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瑩瑩還是不吭聲,轉身用行動又一次拒絕了張昊天,並且這一次的態度,似乎更加強硬了。

張昊天都無語了,“我知道你心裏難受,你要是想哭哭出來吧。”在張昊天看來,周瑩瑩是心情不好,或許哭出來是個很好的發泄方法呢,要是真的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周瑩瑩可以再哭一會兒。 追逐遊戲之步步爲營 第124章正義使者

翌日帝都大學前幾天關於姜南初不堪的帖子通通刪除。

但讓陸司寒沒有想到的是,越是刪除,那些無聊的人越是添油加醋。

姜南初知道這件事之後,反而開始勸起了他。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被人罵,但是我沒做就好了,不用在意這麼多,我們沒有必要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去生氣。」

「而且我從小遇到不公平的事多了去,這才哪裡到哪裡。」

早餐桌上,姜南初淡定的說。

「正是因為這樣,我才不允許你以後再受到一點不公平,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過去的。」

陸司寒嚴肅的說,背後放照片的人,亂嚼舌根的人,每一個都不會放過,絕對不能夠讓那些無知的學生以為在網上說話就不會承擔任何責任!

用過早餐,姜南初去了帝都大學,進入教室立刻就和謝半雨說了起來。

「怎麼樣,昨天我走了之後你和段景霽怎麼樣了,你們該不會是在一起了吧?」

姜南初笑眯眯的問。

「哎呀,不要亂說,他又沒有和我告白,怎麼能夠算在一起呢。」

謝半雨好不意思的說。

「對了,南初我正要和你說一件事呢。」

「怎麼了?」

「我這段時間經常在瀏覽帝都大學論壇,我發現了一個賬號才註冊短短不到三天,很多輿論導向都是她在引導,這絕對是一個討厭你的人的小號!」

謝半雨肯定的說,隨後將手機拿出來給姜南初看。

「取名叫做正義使者?呵,還真是諷刺,你覺得這個小號的主人會是誰?」

「我猜是唐婷婷,潘曉曼出事之後,看你最不順眼的不就是她嗎?」

姜南初搖了搖頭,當聽到在論壇有人黑自己的時候,姜南初第一個想到的也是唐婷婷,但大家也算是相處了有兩年,唐婷婷這人是直腸子,她想黑自己才不會這麼麻煩,直接登著大號就罵才是她的風格。

「南初,半雨,早上好,你們在說什麼呢?」

汪寄真走了過來,還帶來了兩瓶牛奶。

「寄真,你有看論壇嗎?網上有一個正義使者的小號一直都在黑南初,我們正在想這個人是誰。」

謝半雨說道。

汪寄真聽到謝半雨這麼說,挑了挑眉。

「那……你們有什麼好辦法了嗎?」

「暫時還沒有想到,實在是沒什麼思路。」

「我想我可以幫南初,我以前學過計算機,可以找到這個賬號的IP信息以及定位。」

「寄真,那就麻煩你了。」

姜南初感謝的說,認識之後,似乎總是她在麻煩汪寄真。

「沒事的,我們是好朋友,今天是我生日,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好嗎?」

「怎麼不早說,我們今天都沒有準備禮物。」

「我也只是請大家吃一頓飯而已,要是不去可就是不給我面子。」

汪寄真都已經這麼說了,姜南初只能同意下來。

D.E集團內,沈承只花了一點時間,立刻就查到了是誰在背後搞鬼。

這些照片全部都出自一位私家偵探的手中,而私家偵探銀行賬戶多出來的一筆錢是姜桐兒打過去的。 然而,周瑩瑩顯然沒有要再哭一會兒的想法,這會兒,她一門心思的只想趕緊整理好這裏,之後,也好回家倒頭睡。手機端

張昊天看周瑩瑩堅持,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跟在身邊,看看有沒有能幫得忙的地方。

六叔看的着急,不禁唸叨了一句,“這倆孩子啊,都是可憐人!”

因爲墳地裏的鬼全都被翻了出來,三叔自然也沒逃掉,這會兒六叔正在感慨,三叔已經到了近前了。

看到了老友,自然是要寒暄幾句的。

“好長時間沒見面了啊。”三叔用着有些低沉的聲音說着。

這一聲是從六叔身後傳來的,把六叔嚇了一跳,趕緊轉身看了過去,在確定是自己的好友之後,六叔顯得有些激動了。

“你,你,你怎麼……”要是換做是其他的什麼鬼,六叔肯定會害怕的,但是眼前的是自己多年的好友,這又有什麼好害怕的?

“呵呵,是不是嚇壞了?”三叔苦笑,自己現在已經是鬼了,所以,即便是害怕了,也都是正常的。

“不是,沒有,沒有,我是覺得挺意外的。”六叔尷尬的解釋着,心裏已經激動的不行了。

實際,很多年之前六叔已經相信有鬼魂的存在了,尤其是三叔死了之後,六叔更希望有鬼魂的存在了。

只是,這段時間六叔一直守着這片墳地,根本沒看到過三叔的鬼魂,一直以來也都有些失望。

現在好了,現在終於見到了。

六叔似乎有很多的話想要說,只是又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說起。

三叔看着六叔的樣子,大概也都猜到他想說什麼了,在靠近了六叔一些之後,三叔伸手輕輕的拍了拍六叔的肩膀,“咱們倆都認識這麼多年了,還有什麼不好說的?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有些事情啊,不是咱們能做的了主的,孩子們的命運啊,讓他們自己看着辦是了,你這年紀也不小了,好好想想養老的問題纔是關鍵啊。”

“我還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不是養老嘛,我不相信那倆孩子會不管我!”六叔一臉賴皮的說着,只是,這話說的是硬氣,實際六叔心裏也是沒底兒,這養老的問題,可從來沒人提起過,自己也不好張這個嘴啊。

“行吧,他們兩個要是能照顧好你啊,我也放心了。”三叔眼睛裏全都是不捨得。

要說除去家裏的這些人,三叔最最捨不得的,是自己的這位好友了,畢竟認識都這麼多年了。

六叔忽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本來以爲見面會有很多的話可以說,可現在,真的見面了,倒真的不知道應該從哪兒開始說了。

這邊六叔和三叔互相看着對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那邊張昊天還在幫着周瑩瑩,收拾這裏的殘局。

不管怎麼說,墳地這裏基本還是一片和氣,至少沒有出現什麼怪異的事情,更沒有出現什麼厲鬼之類的鬧事兒。

但是這邊是安靜了,李不忘那邊倒是不安靜了!

剛纔從骸骨裏面找出來的那個琥珀一樣的東西,本來以爲那東西都被裝進玻璃瓶子裏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可當李不忘一轉身,瓶子裏的那個東西,竟然連帶着瓶子一起,慢慢的漂浮到了半空!

當李不忘再次轉身回來的時候,眼看着那個瓶子漂浮在半空,伸手想要去拿的時候,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有一道紅光從瓶子裏面發出來,把李不忘瞬間推開半米遠。

這是怎麼回事兒?

原本李不忘還沒研究明白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現在好了,這東西開始攻擊自己了!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是否真的有危險?還有一個最最關鍵的問題,那是這東西到底應該怎麼控制,自己終究是要用這個東西打開大將軍墳墓的,總不能讓這個東西一直不被自己控制啊!

李不忘嘗試着再次靠近,但是還是沒有什麼效果,這東西像是啓動了防衛機制一樣,只要是李不忘稍稍靠近半分,會再次發出紅色的光芒。

反覆幾次之後,李不忘開始糾結了,要知道會這樣,自己真的不會把這個東西隨便的拿出來了,或者說,要知道這個東西根本不認識自己,也不順從自己,剛纔不應該弄壞那具骸骨!

一想到那具骸骨,李不忘忽然又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東西原本是在骸骨裏的,這個是自己親眼看到的,可這個東西是如何進入到骸骨的骨頭裏面的?

難不成,這東西是一直寄生在骨頭裏面的嗎?

李不忘心裏開始好了,這會兒真的是迫切的想知道這個事兒的答案,或許要是真的知道了,也算是解決了眼前的麻煩了。

這東西既然能在那邊的骸骨裏面,或許,也能存在於自己的骸骨裏,也說不定呢?

李不忘的腦袋裏有些混亂,但是大致的想法還是有的。

爲了試試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劉不忘轉身找來了房間裏的信紙刀,在手指輕輕地劃了一下。

手指頭的皮膚瞬間被劃開一道,殷紅的鮮血慢慢的滲透了出來。

李不忘儘量小心的把帶着鮮血的手指頭朝着那個瓶子的方向伸了伸,想知道那個東西會不會對自己的鮮血有想法。

這個辦法果然是好用的!

當瓶子裏的那個東西意識到李不忘的鮮血的時候,開始在瓶子裏面躥下跳的,像是要從瓶子裏面衝出來一樣。

金牌前妻 並且,這一次李不忘再次靠近的時候,也沒有了之前的那道紅光了。

但是新的問題出現了,現在這種時候,真的要打開這個蓋子嗎?

要是真的打開了,這個傢伙再攻擊自己可怎麼辦?可如果不打開,那自己又怎麼知道這個東西是不是會真的鑽進自己的骨頭裏呢?

在李不忘糾結這個事情的時候,瓶子裏的傢伙停止了掙扎,直接帶着瓶又飛的更高了一些,等到快要到天花板的時候,那東西放棄了對瓶子的控制,直接讓瓶子摔了下來! 第125章我很乖,沒有一直和他說話。

陸司寒原本以為姜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姜桐兒能夠安分一段時間,想不到她的鬼主意這麼多。

「先生,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派人跟著姜桐兒,她不是很喜歡用緋聞中傷別人嗎?就讓她嘗嘗自食惡果的滋味。」

「是。」

沈承應下之後立刻安排起來。

解決完這件事,陸司寒看了一眼手機,發現有一條姜南初的簡訊,她在簡訊里說了因為汪寄真生日要出去慶祝,會晚些回家。

陸司寒看汪寄真也在,就同意下來。

下午放學后,汪寄真,姜南初,謝半雨一起出去吃飯。

冬天最合適吃的就是火鍋,三人剛剛入座,江白朮後腳就進入了火鍋店。

姜南初看到江白朮以後,下意識的低頭,希望不要讓他看到,畢竟陸司寒可是超級愛吃醋的來著。

不過往往事與願違,汪寄真已經看到了江白朮。

「南初,那不是上一回救我們的同學嗎?我記得他叫白朮對嗎?」

「嗯,是他。」

姜南初硬著頭皮承認。

「白朮,好巧啊,我們又見面了,上一回的事情還沒有好好謝過你,不如一起吃飯吧,今天正好我生日,多一個人祝福也是好事。」

汪寄真熱情的說。

姜南初第一次發覺自己有些討厭汪寄真的熱情,她就真的看不出來自己一直在躲避江白朮嗎?

「會不會打擾到你們?」

「不會的,趕緊坐下吧,南初也想好好謝謝你呢,是吧,南初?」

「啊,對呀,既然來了就坐下吧。」

姜南初尷尬的說。

菜一道接著一道的上,汪寄真吃的很開心,但是姜南初沒有任何的食慾,心中總是有些不安,擔心被陸司寒看到了又誤會,畢竟她今天的信息里可沒有說會和江白朮一起吃飯。

用餐到一半,汪寄真就以要去洗手間為理由帶著謝半雨一起離開。

餐桌上只剩姜南初與江白朮。

「南初,我感覺的到你一直在躲我,是不是我做了讓你不開心的事情?」

江白朮猶豫之後問出了口。

「沒有,你很好,但是我未婚夫是一個愛吃醋的人,我很在意他的感受。」

果然這就是姜南初,她有了喜歡的人就會大方承認,根本不會給其他愛慕者一點的機會。

姜南初說完這番話就避免再與他交談,開始玩起手機。

D.E集團內,陸司寒正在處理文件,就收到了一條陌生號碼的簡訊。

看到簡訊裡面的內容,陸司寒挑了挑眉,簡訊內是一張照片,雖然拍攝的有些模糊,但還是看的出來姜南初正在和江白朮單獨吃飯說話。

陸司寒相信姜南初,她說過她心裡只有自己,不會把其他人放在心裡,想到這裡,陸司寒直接隨手刪去了這張礙眼的照片。

剛剛刪完,又是一條微信進來,陸司寒不耐煩的點開了微信,這一次是姜南初的微信。

你的南初寶貝:吃飯的時候多了一個江白朮,又是湊巧,但是我很乖的沒有一直和他講話哦。

你的南初寶貝:委屈,jpg 哐噹一聲,瓶子應聲碎裂成了幾塊。!

李不忘也瞬間警覺了起來,畢竟這個東西是有一定的攻擊性的,要是這傢伙衝破瓶子是爲了攻擊自己的話,那自己還真的要多加小心了呢!

眼看着那個東西距離自己越來越近,李不忘心裏開始緊張了,因爲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會用什麼方法來攻擊自己。

然而,讓李不忘意外的是,那傢伙並沒有真的發起進攻,而是直接小心的,試探性的奔着流血的手指頭飄了過去。

在到了手指頭跟前的時候,那東西稍稍觸碰了一下李不忘的手指頭,之後快速的彈開。

李不忘不知道這個傢伙正在做什麼,想着既然跑的這麼快,興許是不喜歡自己的鮮血也說不定呢! 我要退圈 或者說,自己不是他選的那個人。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自己還怎麼打開大將軍的墳墓?

李不忘心裏各種糾結,但是他心裏也明白,現在這種時候,算是自己糾結致死了,也是沒什麼用處的,有這個糾結的時間,還不如好好想想現在應該怎麼辦了!

眼看着那個傢伙像是又要靠近自己一樣,李不忘心裏不理解了,既然自己不是那個對的人,爲什麼還要來試探自己?

但是雖然心裏是這麼想的,李不忘還是把手伸了出去。

然而,這一次那個東西在觸碰到手指頭的時候,幾乎是一瞬間的事兒,這麼直接鑽進了手指頭裏面!

李不忘疼的齜牙咧嘴的,想要把那個東西從手指頭裏面弄出來,但是不管怎麼努力也是白費。

那東西跟水蛭一樣,不斷的朝着李不忘的手心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