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娃娃?你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沒有蘭校長的允許你是不能接近醫務室的!”原本淡定的王醫師臉色大變,臉上帶着驚恐的神色。

“哼~我想去哪裏就去哪裏!除了我媽媽我沒必要想任何人說明!”鬼娃娃撇撇嘴,隨後一雙翻白的瞳孔看向趙小川。

那鬼娃娃沒有說話,但是趙小川看着那雙翻白的痛苦,心中寒意更甚,甚至超過了剛纔王醫師給他恐懼。

“你不要害怕,趙小川!我是來幫你的!” 惹禍成婚:傅少,請關燈 鬼娃娃看着渾身顫抖的趙小川,一開口就讓王醫師臉色大變。

“不知火、紅娘子在迎新晚會上和趙小川關係甚密,現在又多了一個鬼娃娃,這些學生除了那餓死鬼,都是衝着趙小川身上的鬼璽來的!”

王醫師心中充滿了焦急,但是卻不敢多說什麼,因爲這鬼娃娃的來頭實在是大的驚人,甚至連貴族學校的蘭校長都要對他禮讓三分。

“唔!你這是什麼眼神?不要這麼不相信我,我真的是來幫你的!”鬼娃娃委屈的說道:“你不是想還魂草麼?你看,你就是你要的還魂草!”

鬼娃娃一邊說着,一邊從身後掏出一株奇異的植物。

那植物通體呈現一種半透明的烏黑光澤,上面掛着七片葉子,七片葉子上面各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小人在上面不斷地掙扎着。

只是那詭異的植物上面似乎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將那些小人束縛住了,根本讓他們逃脫不了。

“七葉還魂草?居然是七葉還魂草!”

趙小川在聽到還魂草的身後,身體猛然一震,但是還沒等他說話,一旁的王醫師立刻尖叫一聲。

趙小川驚訝的轉頭望去,發現王醫師雙眼炙熱的看着還魂草,似乎恨不得將那還魂草一口吞下。 秦穆然聽著劉嘯這般說,心中對於血手幫也是有些好奇了。

之前很是低調,但是偏偏在這幾個月卻是突然高調了起來。

這裡面要說沒有貓膩,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不過,至於有什麼貓膩,秦穆然決定還是在見過洪少全和杜守成以後才有可能知道。

百年洪門和青幫,他們的情報網絕對比龍爪要強上幾分,他們肯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情報。

「嘯哥,今晚幫我約下杜守成和洪少全,就在趙老的中海會所見吧!」

秦穆然想了想,趙忠義在龍鱗成立的事情上幫了很多的忙,這麼久了,他還沒怎麼好好拜見他,正好借著這一次機會去一下。

「好!我一會兒就聯繫下杜守成和洪少全。」

劉嘯點點頭,隨後便是拿起手機撥打了杜守成和洪少全的電話。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便是黑夜。

劉嘯準備好了禮物,便是陪同秦穆然一起坐車前往中海會所。

中海會所,至尊包廂。

此時,中海地下的皇者皆已經匯聚在這裡。

杜守成帶著兒子杜天明,洪少全帶著兒子洪秀波分別坐在兩側,中央坐著中海會所的主人趙忠義,而趙忠義對面則是擺放著兩張沙發,秦穆然和劉嘯坐在這裡。

「秦兄。」

杜天明見到秦穆然打了個招呼道。

「杜兄好久不見,這段時間氣色看起來不行,等會兒我開個藥方,給你調理下。」

秦穆然對於杜天明還是有些好感的,說話溫文儒雅,根本就不是洪秀波那小混蛋能夠比的。

洪秀波看到秦穆然在場,頓時就不自在了。

知道秦穆然請自家的老子過來,洪秀波那是一百個不情願,可是,洪少全逼著他跟過來,在洪少全的威逼之下,洪秀波只能夠硬著頭皮跟了過來。

「哎呦,大侄子,好久不見啊!最近過的可好啊!」

秦穆然與杜天明打完招呼,便是將目光看向了洪秀波。

當洪秀波接觸到秦穆然的目光以後,頓時意識到不好,可是,為時已晚,秦穆然的話已經脫口而出。

「…..」

洪秀波的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那目光中滿是不甘和後悔。

如果可以,如果他有能力,他一定會毫不猶豫選擇將秦穆然的頭顱摁在地上劇烈的摩擦。

只是,秦穆然實在是太強了,而且這段時間他從杜天明那裡也多多少少的知道了下秦穆然的實力。

恐怕整個青幫和洪門的高手都不會是秦穆然的對手。

如此恐怖的實力,洪秀波真的不知道他是怎麼修鍊得來的。

同樣都差不多的年紀,同樣都是人,為什麼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如果當初自己和秦穆然沒有那些衝突,是不是就不會有現在這般尷尬的境遇了。

原本他與杜天明稱兄道弟,現在可倒好,有了秦穆然在這裡,直接輩分低了杜天明一層。

雖然說各論各的,可是每次聽到杜天明和秦穆然以兄弟相稱,洪秀波那是一個不舒服。

「怎麼了?大侄子,見到叔叔也不叫人?」

秦穆然看出了洪秀波的為難,繼續笑著道。

「你…..」

洪秀波氣的直接選擇不接這話,他算是領教過秦穆然的嘴巴,自己是說不過的,要是爭執下去,恐怕被秦穆然忽悠的又是雲里霧裡了。

對付他,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不搭理。

「好了,秦少,當初的事情是秀波做的有些荒唐了,不如今天就就此揭過,未來秀波也要接手洪門,希望到那時候,秦少您能夠多多提攜他。」

洪少全打圓場地說道。

「這個好說,好說,畢竟是我的侄子嘛,洪幫主你放心吧!」

秦穆然臉上笑嘻嘻,就是抓著這個不放了。

他才不願意答應呢,要不然豈不是比你們兩個老狐狸低了一輩,到時候占我便宜怎麼辦。

就這樣將關係搞混亂,各論各的,到時候誰的便宜也占不了最好。

「哈哈哈!穆然啊,你還是這個樣子!」

趙忠義看到秦穆然這樣,笑了笑道。

「趙老,我這不剛從京城回來,就直接來看你了!龍鱗的成立,趙老您操心了。」

秦穆然對於趙忠義這樣的人是很敬佩的,在地下世界這樣混亂的環境下,保持著一顆初心,重情重義的人不多了。

「哪有,這些年,中海地下世界發生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裡。穆然,年輕一代除了你,天明,秀波都是不錯的,將來這裡是你們的天下。不過不管如何,都保持一顆初心,堅守住底線,有原則,這樣,無論是青幫,還是洪門,或者是龍鱗才能夠一直存在下去!」

趙忠義看著秦穆然,杜天明和洪秀波三人言語懇切地說道。

「是!趙老!」

秦穆然,杜天明和洪秀波三人齊聲稱是。

「今天我讓嘯哥約幾位過來,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下。」

客套結束,秦穆然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

「你是想問血手幫的事情?」

杜守成看著秦穆然,說道。

「是!我聽說現在血手幫開始插足中海了?」

「嗯,最近血手幫在中海很是活躍,同時還故意挑起了我們三幫下面小弟之間的矛盾。」

洪少全皺了皺眉頭,說道。

「我們上面的觀念全部統一,但是下面的小弟不知道,再被血手幫的人一挑唆,就直接動起手來了。」

杜守成說到這裡,臉色也是有些不好看。

這段時間,因為血手幫的這一個老鼠屎,讓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中海地下世界再一次亂成了一鍋粥。

本來三幫鼎立,一些中小勢力便是有些不服氣,現在,血手幫的加入,專門挑唆中小勢力出手,使得場面一度陷入混亂。

若不是三幫這個龐然大物在這邊震懾著,恐怕他們絕對能夠相信這群中小勢力會不怕死的攻向他們的總部。

血手幫的煽動能力他們是見識過的,秦穆然不在的這段時間,可以說幾乎每個夜晚,都有動手,都有爭鬥。

這是一場預謀,洪少全和杜守成何其的老練,通過這一點細小的變化,便是知道,血手幫有著更大的圖謀,而且還是選擇在現在這個時候,五年大比即將開始的日子! “咦?趙小川你不是很想要還魂草麼?爲什麼看你的表情似乎一點都不激動呢?”

鬼娃娃看着滿臉警惕的趙小川,好奇的問道。

激動?怎麼可能會激動?

趙小川單單是看着鬼娃娃那雙翻白的瞳孔就心中升起一絲寒氣,而且從之前各個方面得到的信息來看,王燁對自己本來就是心懷鬼胎.

“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趙小川警惕的問道,同時心中也有一絲無奈。

因爲面對着這些人,他根本沒有足夠信息來判斷,他們究竟是敵是友。

沈菲兒如此,不知火的成浩等人如此,甚至他連學校對自己態度是怎麼樣也不能判斷。

如果現在有個詞要形容他的處境的話,那就是四面楚歌。

當然,趙小川還是有可以信任的人,比如說郝大寶,但是郝大寶本人和這些人比起來實在是太弱小了。

“阿嚏~”

正當趙小川腦中胡思亂想時,房間中的郝大寶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噴嚏,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道:“舟舟,你的家世似乎很複雜啊?”

蔣舟舟翻了個白眼,道:“哼!我複雜?想必你的家世也差不了吧?”

郝大寶臉色一變,乾笑道:“舟舟,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

婚後鬥愛:腹黑嬌妻狠狠愛 “發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嶺尋龍決!呵呵,大寶,人家這麼說你明白了麼?”蔣舟舟嘿然一笑,古怪的說道。

郝大寶猛然退後幾步,臉色陰沉不定的看着蔣舟舟,冷聲道:“你調查我?”

“不,不,大寶你別誤會!人家可沒有調查你!”蔣舟舟連忙解釋道:“人家也是剛剛和人家的媽咪通電話才知道的!”

郝大寶一愣,疑惑地看向蔣舟舟。

蔣舟舟一張臉皺了起來,嘆息道:“人家只想安安靜靜的做一個美男子,奈何天妒英才啊!”

郝大寶看到蔣舟舟幽怨的表情,打了個冷顫,隨即怒道:“別廢話!有話說話,有屁就放!”

蔣舟舟瞪了郝大寶一眼,忽然問道:“大寶,在說之前,我先問你一件事,你爲什麼來到這所學校?”

郝大寶剛想發怒,但是看到蔣舟舟兩隻眼睛嚴肅的看着他,猶豫了片刻,道:“既然你可以說出那句口訣,那麼想必是已經知道我家是做什麼的了!”

“恩,聽我媽說你家是倒鬥世家,但是具體是那一派,倒是並不清楚!”蔣舟舟點頭連忙道。

“不愧是蔣氏集團,這都調查清楚了!”郝大寶坐到了蔣舟舟的牀邊,嘆道:“哪一派?哪一派其實現在都一樣,都過得挺悽慘的!哪有你們過得好?”

“怎麼說?”蔣舟舟似乎對郝大寶的事情很感興趣,連聲催促道。

“具體的怎麼樣,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據說是百年前,天地發生鉅變,然後我們這行就沒落了!”郝大寶搖頭嘆息道:“沒落之後也就算了,偏偏還禍及子孫,我老爹說什麼爲了振興我們家族非要讓我上這個破學校,所以我就來了唄!”

“原來你也是被家裏逼的啊!”蔣舟舟一臉興奮的說道。

黑色契約,總裁寵你上癮 “怎麼?你也是!”郝大寶一愣,驚訝的問道。

“對啊!我也是!我們家裏給我安排了一門親事,然後那個女孩兒偏偏不是我喜歡的人,所以我就跑出來了尋找真愛了!”蔣舟舟開心說道。

郝大寶面色古怪的打量着蔣舟舟,纔開口道:“你有毛病啊?沒事幹了?跑到這個學校做什麼?這個學校可是很詭異的!”

“我當然知道詭異啊!”蔣舟舟理所應當的說道:“我在來之前就打聽過了,這所學校不僅十分的神祕,而且傳說中還有鬼的存在哦~”

蔣舟舟說到最後,聲音變得陰森起來,似乎想要嚇嚇郝大寶。

郝大寶翻了翻白眼,暗道這那裏是傳說,你身上就有一隻黃皮子呢!

雖然郝大寶心中這麼想,但是他卻並沒有做過多的解釋,因爲黃大師說過,現在的蔣舟舟被鬼璽的力量束縛着。

如果強行讓蔣舟舟恢復記憶的話,反而會害了蔣舟舟!

至於他爲什麼會恢復記憶,黃大師的解釋是現在的蔣舟舟身上的靈體要比他強大的多,所以受到的反噬也比他要強許多。

簡言之,就是郝大寶之所以會恢復記憶,那是因爲他太弱小了!

這是一個很讓人傷心的答案,以至於讓郝大寶本人傷心了好久,因爲他每回想到這個答案都會想到在劉莊子時歐陽蘭若死去的情景。。

郝大寶晃了晃腦袋,將自己紛亂的思緒甩出腦海,然後說道:“好了,舟舟,還是不要多說了!你還是快點休息吧,不然對身體不好!”

“不要,人家不要休息!人家想聽你講故事!”蔣舟舟抓住好大寶的衣角,道:“大寶,聽說你們倒鬥有四大派,你是那一派的,告訴人家麼!人家想要知道麼!”

“嘔~”

對於蔣舟舟的惡意賣萌,郝大寶胸中泛起一絲噁心,一巴掌拍在蔣舟舟的腦袋上。

“這倒黴孩子,小爺叫你睡覺,你就直接睡覺不就得了!受了傷還這麼噁心人,這是欠的慌!”

郝大寶罵罵咧咧了半天,把自己胸中的噁心勁頭壓了下來,而蔣舟舟則一頭栽在牀上,撅着屁股,一動不動的倒在牀上。

與此同時,趙小川剛說完話,鬼娃娃臉上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王燁看到鬼娃娃的笑容,立刻向前走出一步,說道:“趙小川,如果你想要得到這一株七葉還魂草的話,就要答應我們三個條件!”

“三個條件?”王醫師疑惑的目光在雙方之間遊離着。

趙小川沉重的點點頭,這本就在他意料之中。

王燁道:“這第一,就是你要加入我們鬼娃娃的組織!”

趙小川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頷首。

“第二,你要成爲我們老大的老師,並且教會他什麼叫做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