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聽見我的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擦,這才哪裏跟哪裏啊,你說咱這飛機票這麼貴,咱要是光上來坐坐就下去,那特麼的也太虧了,反正我有些口渴,而且旁邊就是廁所,不喝白不喝,喝了也白喝,我對我的胃和膀胱很有信心啊!”

聽了胖子的辯解我也是無言以對了,就在胖子又打開一瓶紅酒的時候,這周圍的乘客和空姐都停下來手裏的動作,目不斜視的看着胖子,好像有種胖子在街邊賣藝的感覺,這特麼是在頭等艙內,要是真在街邊的時候,估計都有人丟零錢了。

趁着胖子狂喝的時候,我悄悄的對着胖子說道:“死胖子,你別光顧着喝,一會還有飛行餐啊,你看這飲料的檔次就知道這吃的東西自然也差不了,你小子確定要將你的胃口和膀胱裝滿這喝的而不是吃的?”

胖子聽見我的話,頓時做了一件讓我非常後悔的事,這個臭不要臉的東西竟然將慢慢一口的紅酒徑直噴在了我的白襯衫上,好像如夢初醒的樣子。“哎呀我擦,有美食你怎麼不早說,我剛纔算了算,我要是把這些飲料都喝完,這票價就能回來不少了。”

聽到胖子的話,我怒目相視的看着胖子說道:“你特麼知不知道,我這衣服比那票價還貴啊,大哥,你是故意來玩我的吧。”看着已經睡過去的鐵衣,我長嘆一口氣,從包裏拿出一件備用的衣服到了洗手間。

結果我還沒收拾乾淨,就聽見門外咚咚咚的敲門聲,我沒好氣的說:“裏面有人,去隔壁廁所。”

門外傳來胖子的聲音:“去個毛線啊,崔銘是我,你趕緊出來啊,隔壁廁所進去個女的,好像去補妝,比你進去的還早,道爺我憋不住了,快點,你再不出來我只能在門口現場解決了。”

想想,這胖子是跟我們一道來的,這傢伙要是真在這裏隨地大小便的話,我肯定也是走不掉了,於是趕緊收拾妥當,胖子見門剛一開就狂奔進來,像是餓狼看見肉似得,門都來不及關,我就聽見如同打開水龍頭一般的放水聲音。

過了好久,胖子一臉舒爽的從廁所裏鑽出來了,不住的發出噁心的舒爽聲音。這一路上,鐵衣倒是因爲睡着了完全不受影響,而我則躲無可躲的呆在胖子旁邊,接受着其他乘客和工作人員的目光洗禮,十分尷尬,當這食物送上來的時候,胖子看見這量頓時像是泄了氣的皮球啊。

這死胖子可憐巴巴的看着空姐問道:“我說姑娘啊,這飛行餐不會就這麼點啊,是不是吃完了還可以加餐啊?要不吃不飽啊?”那個姑娘看着胖子說道:“對不起啊先生,這些都是提前準備好的,每個人只有一份,飲料倒是還有不少,您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取。”

胖子十分掃興的直接將熟睡中的鐵衣那一份飛行餐攔在懷裏,好像生怕這吃的長了翅膀飛了似得,這胖子一邊吃一邊說道:“這豆子沒有過水炒,失敗。這肉丁的大小尺寸都不統一失敗,這菜都蔫成這樣子了失敗。不知道是這菜的分量讓胖子十分不滿,還是這手藝過不了胖子廚子的這一關,總之胖子一邊抱怨這食物的品質不高,一邊講兩份飛行餐吃了個乾淨,包括我飯裏的一根香腸。

這胖子吃完了飛行餐之後,又豪邁了喝掉了兩杯咖啡,三杯牛奶,一同綠茶,才端坐下來,不過這小子這幾個小時的飛行中,上了n次廁所,在飛機快要降落前的十分鐘,按照要求不能離開座位,這下子可把剛從廁所出來的胖子給憋壞了。

胖子這猙獰的表情,我趕緊好像膀胱都快炸開似得,這臉色紅脹,雙手不住的摩挲,兩條胖腿夾的緊緊的,這表情就像是在嗯哼一樣,看起來十分痛苦。

醒過來的鐵衣好奇的看着胖子說道:“李振你怎麼了,看樣子好像很難受的樣子啊,你不是暈機了吧?還是哪裏不舒服,你說話啊。”此刻的胖子估計在死死的咬着牙牀憋尿,估計這一說話,泄了氣就尿褲子了,所以愣是沒有回答鐵衣的問話。

鐵衣驚愕的看着我說“崔銘,李振怎麼了,怎麼這個表情啊,好像很難受的樣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了看胖子,又看着鐵衣說道:“病個毛線病啊,李道長想吃喝會買票的成本啊,你也知道李道長不做虧本生意啊,這不喝飲料喝多了,現在廁所不能用,正在這潛心憋尿啊,這膀胱正在受罪,這表情自然舒服不了。”

聽着我的話,鐵衣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原來是這樣啊,厲害,高人就是高人。看着憋尿的架勢都這麼與衆不多啊,不過以李大師的胃口和度量,這一點飲料不應該這樣啊。”

看着鐵衣好奇的樣子,我指着空間推的那個裝滿各類飲料瓶子的手推車說:“一點個毛線啊,那個空姐推的那個車子你看到沒有啊?”

鐵衣點了點頭說:“看到了啊,下飛機的時候當然要將飛機上吃剩的東西收拾收拾很正常啊,怎麼了?”我無奈的看着鐵衣說:“看見了吧,那空姐推的滿滿一車子都是李大師的作品,這是第三車了,你說哪?”

聽着我的話,鐵衣都震撼了,看着李振豎起了大拇指,李振則百忙之中抽空做了個“好說好說,一般一般的表情”,當這飛機終於挺穩的時候,胖子直接像是獵豹一般鑽進了廁所,整個艙內都聽到如同浪花拍擊的動靜。

我感慨的說,“辛虧這死胖子是下了飛機才尿啊,這要是在飛機上尿的話,這還不給衝的偏離了巷道啊,這特麼不是胃和膀胱啊,簡直就是水庫啊。”從廁所出來的李振,激動的眼睛都有了淚珠子了。

就在我示意胖子準備下飛機的時候,李振看見飛機上掛着一個意見本,直接取下來,掏出旁邊的筆就開始寫,我好奇的過去一看,這傢伙上面寫着。

“此飛機的飛行餐存在嚴重的問題,這廚師的技術還需要進一步磨練提高,希望下次我再來的時候,能讓我吃喝喝好休息好,寫完這句,這死胖子竟然在下面下了個建議作爲飛行餐的菜式。看着胖子的舉動我也是醉了,直到最後一飛機人都下趕緊了,連機長走走了,胖子才寫完。

我拿起胖子寫完的意見簿一看,我擦,這特麼也太雷人了,這死胖子愣是將一本意見簿寫成了一個菜譜,我估計工作人員拿到之後稍微看看就能開飯店了,這記錄十分之詳細,我對胖子的舉動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啊。

我知道在外面學廚藝的話,這師傅總喜歡留一手,兩手三四手的,可這胖子簡直是毫無保留的傳授着自己的技藝啊,包括控制火候,用鹽多少,以及他自己在做這道菜的心得感受。

我和鐵衣看着胖子不約而同的說道:“高,是在是高。”當我們三個下了飛機,剛要走到機場大門口的時候,我聽見廣播裏在喊我們的名字。

於是我們好奇的按照廣播裏的提示,到了機場的一間辦公室內。當時我就想,是不是因爲胖子將飛機上估計備用的飲料都喝乾淨了,讓機場負責的人知道了,想要罰款,我這進門的時候,手都放在皮包上了,這事情本來就尷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人家要罰款,我趕快交了也就是了,省的耽誤事情。

誰知道,我們剛一進門,就看見一箇中年男人,穿着飛行制服,這樣子長相都很排場,應該是個領導的感覺。這人上來就拉着我們的手依次握手,說道:“你們好,你們好,我是咱們藍天航空公司負責後勤的負責人,我叫朱睿,剛剛聽我們的工作人員說,你們在意見簿上寫了很多東西。”

聽到這裏,我知道,肯定是胖子那密密麻麻的廚師作品,讓人家不高興了,這明明是寫意見的地方,胖子就算是寫了意見,那寫完就算了,這傢伙還補了那麼多的做菜心得,這肯定是熱惹下麻煩了。

我剛要開口準備道歉的時候,這個叫朱睿的男人,徑直握着我們的手說道:“很感謝你們的寶貴意見啊,而且這飛行餐的做法都寫的這麼詳細,我已經安排專人負責照着菜譜進行試驗改良了。

謝謝你們啊,你們一定是經常坐我們公司的航班啊,一看就是對咱們藍天有很深的感情和很濃重的愛啊。你想想,如果不是對我們藍天航空有這種像是自己家一樣的愛,誰能夠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做菜祕方寫出來啊,我謝謝你們,非常非常感謝你們,因爲時間緣故,我這錦旗就趕不上了。

但是我已經和公司的相關領導商量過了,你們三個將作爲我們航空公司的名譽職工,贈送你們十次免費乘坐我們公司頭等艙的機會,希望下一次你們再到飛機上吃到頭等艙的飛行餐的時候,能夠發現我們的工作取得了一些些的進步。”

哎呀我去,這朱睿的一番話頓時將我們三個說的愣住了,這傢伙看來胖子不但沒有惹下麻煩還是立功了啊,這免費十次的頭等艙這簡直就是賺的盆滿鉢溢了,加上胖子在飛機上造的那些食物,我靠,這可是剩下不少啊,我看着胖子,不住的點頭。

這個時候胖子終於反應過來了,知道這是好事不是壞事,趕緊忙着裝逼說道:“朱睿同志啊,你說的沒錯啊,我從穿着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坐咱們公司的飛機,那慢慢的都是愛啊,這就是愛啊,我就感覺這藍天航空就是我的家,就是我的愛。

我這麼多年,努力學習廚藝,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總結出最適合咱們藍天航空風格的飛行餐菜式,不爲了別的,就是爲了當我每一次坐上咱們藍天航空的飛機時,能夠感受到那家的愛,和我的愛。”

聽到這裏,那個叫朱睿的人眼睛都紅了,看着樣子也是動了真感情,死死拉着胖子的手就是不鬆手,不住的握啊,說話的聲音都有些明顯的哽咽了。

朱睿拉着胖子的手說:“孩子,沒看出來啊,你這長相是有點老成啊,咱們航空公司今年就已經十歲了,你是多大穿着開襠褲啊。”

一聽朱睿的話,我頓時差點沒憋住笑出來,這胖子出門忽悠也不打聽清楚,剛剛跟人家說他穿開襠褲的時候,就開始有這熱愛藍天的夢想,結果胖子還真能扯。

胖子腆着臉說:“其實你別看我樣子老,身形大,其實我才十幾歲,正在發育長個子啊。”我估計這朱睿也是被胖子忽悠住了,愣是相信了這完全不具備可相信條件的謊言。

不過這胖子能混過去也對我們有好處,於是這接下來,就有一個年輕的穿着制服的男人,給我們和朱睿拍了一張合影,拍照的時候,胖子站在朱睿身邊,舉着那個被他寫的密密麻麻的意見簿,像是得獎一般的造型,我和鐵衣倒是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鐵衣襬出一個側臉的造型,我趁機用手摸頭當了一下臉。

雖然胖子的舉動,贏得了很不錯的福利,但是我總感覺不那麼光榮啊,這要是讓熟人看到知道這事情的話,那該有多尷尬,不過還好這豬腳是胖子和那本意見簿的菜譜,所以對於我和鐵衣這打醬油的角色,什麼造型,人家倒是也不關注。

完成這宣傳工作之後,我們如月的拿到了一張貴賓卡,和我們來的時候買機票的錢,這胖子嘚瑟的樣子好像自己真成了名人似得,不過看在胖子的表現獲得的豐碩成果,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揶揄胖子的話了。

我們三個在完全免費的前提下終於到了目的地,剛出機場的大門,胖子果斷的返身回去,我看着胖子詭異的舉動,喊道:“胖子你去哪裏啊?”胖子頭都不回的給我來了一句,“憋不住了,再來一趟廁所,這特麼膀胱都感覺着火了。”看着胖子狂奔而去的肥碩身影,我和鐵衣都樂了。

下了飛機之後,剛到季霖市地界,我們就感覺這空氣頓時就涼了下來,胖子吵吵的冷的蛋黃都碎了,於是我們便打算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白雲峯的裝備,聽說長白山常年積雪覆蓋,所以對於我們這各個連雪都沒見過幾次的貨來說,這挑戰的難度便可想而知了。

爲了保障設備的質量,我們三個便到了全國連鎖的駝峯登山裝備專賣店,準備購置一些進入長白山的物品,聽說這白雲峯海拔有兩千六百多米,胖子果斷的選擇了幾個便攜式氧氣瓶。

這傢伙,這女售貨員的嘴簡直是無解了,突突突突的就跟個機關槍一樣,胖子說漏了嘴,說出我們是要登長白山的時候,這售貨員果斷的開始介紹起來:“幾位一看就是老手啊,這長白山主峯可是有難度啊,你們需要的東西大概有這些,這售貨員一件件的拿起來講解。

岩石衣褲——登山活動中穿用的衣褲,這東西要講究,貼身可體,褲口、褲腳較小且有彈性,選料以結實耐磨、富有彈性的毛製品最好。說完,丟過來一套。

岩石鞋——岩石作業的一種特用鞋。鞋幫最好用結實、通氣的皮革原料,鞋底用較硬的橡膠原料。鞋底較厚,有利於摩擦固定,說完又搬過來一雙。

禦寒服裝——用於登山活動中的保暖禦寒,保暖層最好用優質鴨絨,面料要輕薄、密實、防水、防風。衣面顏色以深爲主,儘量鮮豔一些,以利吸熱和便於山上、山下的觀察識別。除衣褲外,根據需要也可製作羽絨襪、手套和背心。

風雨衣——用防水的優質尼龍原料製成。具有良好的防風、保暖性能。上衣連帽,帽口、袖口、褲腳能調整鬆緊。

高山鞋——攀登冰雪高山的特用鞋。其用料要求是質輕,並具有良好的保暖、防水、通氣等性能。高山鞋還應陪綁腿和鞋罩,以便提高其保暖、防水保護的作用。在冰坡上行走時,鞋底還要綁上冰爪。

行囊——包括揹包、背架和行李袋、防護眼鏡,用以遮擋強烈光照和冰雪反射光,防止紫外線對眼睛的傷害,防護鏡的鏡片以用茶色鏡片爲好。高山區,登山人員應配備專防紫、紅外線的防風雪眼鏡。

說完這些,這售貨員說你們還真是來對了地方,要想順利登山還需要的有:冰鎬、冰鎬冰爪安全帶主繩輔助繩。

我算是看出來了,照這服務員的介紹,我們這一趟長白山之行,估計的將整個店都搬走,好像少了一樣這基本就是有去無回掛定了的節奏,不過說實話,對於一次經歷這種探險似得出行,對於需要什麼,我還真是沒什麼見識,可是這傢伙登山揹着一個店的東西,那特麼還沒到山就累死了。

這很明顯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啊,就在我萬分糾結的時候。

店裏進來了一個壯實的中年男人,一進門就嚷嚷着,“李姐啊,我要的那隻冰抓回來了沒有啊,按道理前天就該回來了,我剛好這兩天有事,所以現在纔來取。”

原來忽悠我們全部買的這大姐叫李姐,這李姐看見熟客來了,也是心花怒放的樣子,看着這個男人說道“是週會長啊,你要這冰爪可真是不好找,回來了,回來了,我這就給你取。”

就在這李姐去取東西的時候,這鐵衣則徑直走過去說道:“周大哥,看您的樣子對登山很有研究啊,等什麼山需要冰爪啊,我很喜歡登山運動,可就是對這一竅不通。”

聽見鐵衣的話,我和胖子趕緊圍攏過去,一向不愛說話的鐵疙瘩竟然能這樣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我和胖子也上前湊熱鬧的說道:“就是啊,大哥,這冰爪好像很專業的啊。”

這周大哥聽到我們的話,很是高興,說道:“你們也喜歡登山運動啊,我是咱們市業餘登山者協會的會長,你們要是喜歡登山運動的話,可以參加我們的協會。”說話間,這週會長倒是給了我們一人一張名片。

看見這名片,我便知道鐵衣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這樣說,看了這傢伙還真是找對人了。看見這名片上寫着,周雲山,季霖市業餘登山者協會會長。

於是我便接着問道:“周大哥,你這要購買冰爪,是要攀登雪山吧。”周雲山,看着我們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這是準備登長白山用的,你也知道咱們這長白山常年積雪,許多地方都是終年不化的冰岩,沒有這冰爪的話,那想要登山可就是癡人說夢了啊。

聽着周雲山的話,我立刻想到,這傢伙,我們要需要的裝備很明顯這個專家最懂了。於是,我便示意胖子,做出我們三個都是炙熱的熱愛着登山運動,一定會加入本市的業餘登山者協會的。

聽到我們的話,這周雲山頓時高興起來。周雲山看着我們說道:“你們這是來選購登山用具的吧?我倒是可以給你們點建議。”

щшш¸tt kan¸c o

一聽這話,我們頓時激動起來,我聞到這周雲山身上有一股子菸草味,趕緊掏出一盒煙來遞給周雲山,這周雲山看見我們如此熱情,情緒高漲的表示,他今天就是我們的導購。

於是我就問道:“周大哥,我們三個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夠登上咱們長白山的最高峯,白雲峯,當然現在我們還不具備這個能力,但是這畢竟是我們的夢想,那周大哥就按照這攀上白雲峯的標準,給我們推薦一套裝備吧。

還有就是周大哥,你看我這身板就知道裝備太多了也扛不住,而且我們都是出來打工的,口袋也沒多少錢,能不能按照最簡潔的標準給我們說道說道啊,您是這行業的大師,說的話我們相信啊。剛纔這李姐說的,差不多將整個店都推銷給我們了,你說我們那裏買得起啊。”

這周雲山聽着我們十分謙虛的表達,很高興的樣子說道,“還是你們幾個運氣好啊,這白雲峯我還真去過,比較瞭解,這裝備完全沒有問題啊,還有就是這白雲山下有個雲尾村,村子裏有好多的登山高手,要是手頭方便的話,可以去找他們當導遊,我們上次攀登的時候這導遊叫汪子,這小夥不錯。”

胖子則小子演技就是不行,十分浮誇,聽到周雲山的話,立馬做出一個十分誇張的表情,就像是鐵粉突然見到偶像的感覺,直接拉起周雲山的手就要拜師,搞得我和鐵衣一臉的黑線,十分鄙視這小子浮誇的演技。

不過這周雲山可能是因爲心情好的緣故,倒是也沒有發覺,看着胖子的體形,說道:“咱們這行業不興拜師,可以一起研究嘛,還有就是兄弟你的身板有點過於健碩,這對於登山可能無形中增加非常大的阻力,所以小兄弟你還是要加強鍛鍊,像是他們兩個的身材倒是很適合登山啊。”

看見周雲山委婉的表達着胖子不適合登山的話,我差點沒憋住笑了出來,我看着胖子,又看了看胖子,算是表達了我對周雲山說的話的支持了。

結果,在周雲山的幫助下,我們很快便選好了登山的工具,這周雲山還真是個熱心人,不光爲我們做了橫向的比較,還對各種登山器具的使用方法和使用環境進行了講解,這期間那個叫李姐的服務員走了出來,看見周雲山和我們在一起,以爲是熟人,趕忙說剛纔是和我們開玩笑,這登山怎麼可能需要這麼多東西啊,這傢伙變臉就和翻書一樣,我們三個都懶得搭理她。

對於周雲山將的話,鐵衣都用手機錄製下來了,算是我們的培訓教材了,這走的匆忙,對於如何登山這種事情還真是沒有研究過,不過好在遇到了這登山大拿周雲山,我們也算是長了知識,開了眼界。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這裝備的選擇就輕鬆了許多,這傢伙專業就是專業,要是按照那個李姐的說法,估計我這銀行卡刷爆了倒是小事,這特麼就相當於整個店買了下來,這揹負的重量,別說爬山了,就是平地也走不動。

不過人家這在商言商的也說不出個啥問題,總之,辛虧遇到了這個周雲山。這傢伙確實是個登山迷,這嘴裏,稀里嘩啦的說了一大堆我外國名字,我愣是一個都沒記下來,似乎走路的角度,手扶着巖體的感覺都能找出個名家對號入座,我也是醉了。

這李姐估計也是不想得罪這周雲山,估計這不小心得罪了周雲山,估計會得罪整個季霖登山界吧。胖子這傢伙也就是喜歡擠兌人,當着李姐的面,拿出剛剛李姐介紹的那些東西,一個個的學着李姐的介紹詞,對着周雲山說了起來。

這北方人的性子就是豪邁,不明就裏的周雲山,對着胖子的介紹說道:“我說小兄弟,看你這樣子懂得倒是不少啊,可你這不行啊,你這都是書面上的表面文章,就說你手裏這個吧,這東西你又不拍電視劇,要他有毛用啊,浪費錢不少,特麼一點實際效果都體現不出來。

還有剛纔那個,那些東西都是外行人設計出來裝逼的,根本就沒有用,但凡有過登山經歷的是一點不會買的,聽大哥的沒錯,別看這個小還便宜,就它了,一定不會後悔。”

此刻的周雲山倒是完全進入了摯愛的登山聊天當中,對於這李姐的生意完全像是跟自己沒有一毛錢關係的樣子,一會這個不行,一會那個不要,剛剛李姐給我們準備出來的那小山一樣的商品,頓時被周雲山拿走了百分之八十五,我看看周雲山,再看看李姐一臉黑線的表情也是醉了。

這周雲山不像是幫助李姐,倒像是李姐的競爭對手一樣,我瞬間就對這個男人有了很強烈的好感,這性格真是太爺們了,完全就是我行我素,我是大爺,叫起真來誰的面子都不給。

這李姐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只能自己吃啞巴虧了,雖然很明顯心裏都開始倔周雲山家老墳了,可這嘴上還的吹噓逢迎的說着:“哎呀還是週會長懂啊,我這跟着三位小兄弟算是開了眼界了,今兒個沾週會長的光,我給小兄弟們打個九折。”

聽到這裏,我剛想說好,可是這周雲山不樂意了,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我說李姐啊,這幾個小小弟馬上就是我們會員了,所以啊,他們算賬你就用我的會員卡就行了,直接打八折,再說了,這麼多東西積分也不少啊,到時候積分兌換的時候又能添點裝備了。”

聽着周雲山的話,這平常人佔點小便宜打死都不說,結果這傢伙還真是自己就說了,這還真是個真二八經的實在人,我當即決定要交下這個朋友,要是能從白雲峯活着回來,我還真就入了這周雲山的業餘登山者協會了,怎麼說,這感覺就像是一句老話,王八對綠豆,對上眼了。

這李姐的表情陰沉的都快擠出水來了,看來是是在沒辦法了,於是極爲不情願的說道:“既然小兄弟們都是週會長的朋友拿咱們就按照週會長說的辦,我說週會長啊,我這可都是看你的名字按照成本價格銷售啊,你這要是以後咱們協會再搞什麼活動,記得來我這拿貨啊。”

周雲山看着李姐說道:“那是自然,咱們協會裝備的東西,我不是都是來你這裏拿吧,再說了你李姐怎麼可能會賠本賺吆喝啊,知道了,知道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在周雲山的幫助下,我們三個一人一個揹包就把這原本像是小山一樣的裝備搞定了,我這眼力也機靈,順帶着就把周雲山要的那一對冰爪一起結賬了,周雲山死活不肯,還說胖子說的:“周大哥啊,今兒個你幫我們兄弟打折,也省下不少錢啊。

剛纔我們聽李姐的介紹的時候,還準備大出血,直接把李姐說的那些東西全都買了的,這不都是大哥,你幫我們精選了這麼多,省下不少錢,這我們都不跟你客氣,你跟我們客氣幹嘛,以後咱們就是業務登山界的兄弟了,既然是兄弟,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以後對於登山界的知識一定斷不得要跟您請教啊。”

胖子這是在故意氣那李姐啊,這節奏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的力度,這李姐看看被周雲山篩選出的大部分物品,想着胖子剛剛說要全買的話,此刻的眼睛就像是刀子一樣盯着周雲山的背,我估計,這目光如劍真能傷人的話,這周雲山估計被戳了無數個洞了身上。

周雲山這腸子也是真直,完全忘記了身後還有個買東西的李姐,直接跟我們說道:“好啊,多大點事情啊,以後要是有啥事情的話,你們隨時來找我,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電話。那麼這冰爪我就收下了,謝謝你們幾位了。”

我們和周雲山聊天的時候,這李姐極爲情願的給我們將各種東西進行了打包,胖子這最後還是火上澆油的哼着歌對李姐說:“李姐啊,沒事都跟周大哥學習學習登山技術,這賣商品的時候就能說的靠譜點了,周大哥不是說了麼,這傢伙不能做表面文章。

還有就是李姐,你看你這身材都快有向着我發展的趨勢了,多跟周大哥鍛鍊鍛鍊,多登登山,守着這麼些裝備啊,要是賣不出去也別浪費,對自己個兒身體好不是。”

李姐嘴裏光是你你你的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估計真是被氣的夠嗆,看着我們和周雲山嘻嘻哈哈的向着門外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我看了看錶,剛好到中午了,我們現在也不着急趕路,聽說下午的客運汽車是四點左右的時候才發車。

所以我就建議周雲山和我們一起吃端飯想說道:“我這剛收了你們的冰爪,再吃你們的飯,不合適啊,那就我請你們吃吧。”

一聽周雲山的話,胖子比我還積極,很明顯就算是我們請客,也是花我的錢而不是花胖子的錢,胖子直接佯裝生氣的樣子看着周雲山說:“我說周大哥啊,你是看不起我們兄弟啊,你說你剛剛幫我們兄弟一個多大的忙啊,這裝備選的好不說還實惠,你這一下子就給了”。陰差陽事祕聞

——————————————————————————————— 這就是我開始的時候說過,這豆豆的青石劍墜子在離身之後,原本是有一個鬼想要侵佔豆豆身體的,而那個傢伙就是錢多多。聽着我的話,這王姨,翠花嫂子還有栓子哥的臉色都白了,估計這事情雖然過去了,但是現在想想還是十分後怕的。

看到這裏,我故意調整了一下情緒,我主要是擔心怕讓王姨的情緒變得很激動,惹出別的麻煩,王姨的身體不好,有比較嚴重的高血壓,我必需要估計王姨的情緒,但是我很想把這事情的原本始末原原本本的說出來。

我接着說道:“後來不是我說,這豆豆的命魂被突然冒出來的那個鬼帶走了嗎,而且這個鬼當時身上有一束紅光,胖子跟我說過,這種紅光就說明搶走豆豆命魂的那個傢伙當天是忌日,因爲只有忌日的時候,這鬼的身上纔有紅光,而且這實力也是最爲強悍的。

所以從那以後,我們就把這尋找救助豆豆的辦法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尋找忌日之鬼的上面,當然這也是我們判斷錯誤的地方,我們把全部注意精力都放在了尋找忌日之鬼的上面。

沒錯,我們確確實實是找忌日之鬼,但我們的方向不對,我們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外面。其實我想說的是,這帶走豆豆命魂的,不是別人,正是豆豆的親爺爺。”

聽到我的話之後,這王姨、翠花嫂子還有栓子哥直愣愣的看着我,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王姨看着我說道:“那天確實是我家老頭子的忌日啊,但是因爲這發生了豆豆的事情,所以我都忘記了,沒錯,那天是我老頭子的忌日啊,可是他是豆豆的親爺爺啊,他爲啥子要帶走豆豆的命魂啊,這個老東西,咋能幹出這種事情啊。”

聽到這裏,栓子哥也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說道:“崔少爺,你的意思是說,是我爹帶走豆豆的命魂的?可是我爹或者的到時候那麼喜歡豆豆,他咋就要帶走豆豆的命魂啊?”

聽到這裏,我趕緊說道:“你們誤會了,這老爺子帶走豆豆的命魂是爲了保護豆豆啊,當時這老爺子剛好過忌日,纔跟那個錢多多狠狠的打了一架,從錢多多的手上搶下了豆豆啊。

可以說,要不是老爺子的話,這豆豆的命就就不回來了,最好的結果,這豆豆也會成爲一個植物人啊。所以說,這次成功的最關鍵的人物就是老爺子,豆豆的親爺爺,王姨的老伴,栓子哥翠花嫂子你們的父親。

可能是因爲老爺子當時因爲忌日的緣故,這戰鬥力變得非常強悍,加上護孫心切,所以狠狠的將那個錢多多暴揍了一頓,直接揍的這小子兩天下不了牀。這也爲我們想辦法爭取了時間。

因爲我們的選擇方向出現了問題,所以我們尋來的那五個忌日之鬼中沒有一個知道這事情的,還好最後我們陰差陽錯的混到錢多多的手下當臥底!”

聽着我的話,這一家子的表情就像是聽評書講故事一般,確實是,這事情真的是經歷比較坎坷,但是現在經歷過之後,這說起來滿滿的都是成就感。

我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因爲我們無意中得知了就是今天天快亮的時候,這錢多多花錢僱傭了一批鬼,說是要來尋仇,因爲我們通過一些線索和推測得知這個錢多多就是當日第一次出現在豆豆身邊,想要帶走豆豆命魂和純陰之體的那個鬼,所以我們便想辦法混到錢多多手下。”

聽見我的話,這栓子哥好奇的問道:“你們爲什麼要混到錢多多的手下啊,這錢多多爲啥子要花錢僱傭鬼啊,這是要幹啥子事情啊。”

我定了點頭說道:“他們是想要找老爺子尋仇,因爲他們打探到了老爺子的身份還知道老爺子在得到了豆豆的命魂之後,並沒有搶佔了豆豆的命魂還有身體。所以這錢多多才會花錢找來了這一衆的鬼,來找老爺子尋仇,以來是爲了報被老爺子當日暴揍搶走豆豆命魂之仇。

這二來就是想繼續奪回豆豆的命魂,像是豆豆這樣的純陰之體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這些傢伙既然知道老爺子並沒有對豆豆動手,所以肯定想要奪回豆豆的命魂。

還好我們最後時刻跟老爺子取得了聯繫,最後裏應外合將豆豆的命魂救出,可以說這一次如果沒有老爺子幫忙的話,我們真的是什麼都做不了的啊。所以你們最應該感謝的其實不是我,而是你們的親人。”

聽到我的話之後,這王姨看着我說道:“少爺,你說的都是真的嗎?我家老頭子一輩子都老實本分,也不喜歡說話,活着的時候我經常罵他鬥嘴,一輩子也沒見他發過火打過架,你說的都是真的嗎?老頭子活着的時候,我們雖然鬥嘴,但是我心裏卻從來沒有生過氣。

這老頭子走了之後,我才感覺到心裏難受,我真的很想他,很想見見他。”聽見王姨的話之後,我笑了笑,對着鐵衣伸出手來。鐵衣心領神會的將一瓶子特質的嬰兒淚遞給我。

我講這嬰兒淚拿出來,輕輕的摸在手上,然後分別給王姨,翠花嫂子還有栓子哥都擦在眼簾上面。我是想要通過這嬰兒淚的辦法讓王姨和翠花嫂子栓子哥看見老爺子,這個幕後的大功臣。

這眼淚擦拭上之後,隨着三個人的眼睛慢慢睜開,很明顯的是看到老爺子了啊。但是老爺子當日是不知道我給她們擦拭這個是個啥子意思,還是站在我旁邊沒有說話沒有動作。

這個時候,王姨看着我旁邊的老爺子頓時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光是流淚了。而王姨這個舉動直接嚇壞兩位旁邊的老爺子,豆豆的爺爺不住的問我:“崔兄弟啊,你給我老伴兒眼睛上擦啥子東西了,是不是辣椒啊,爲啥子我老闆老師流淚啊。快跟她說洗洗啊,這眼睛難受光流淚可不行啊,你爲啥子給他眼睛上擦東西啊,她眼睛不好啊,快讓她去洗洗啊。”

聽到這裏,我笑着看着老爺子沒有說話,王姨看着老爺子說道:“孩他爹,孩他爹,你還好嗎,你在那邊能吃飽穿暖不,我一輩子跟你鬥嘴是我不對啊,孩他爹我……。”

說到這裏的時候,王姨根本說不下去話了,看到這裏,我都感覺自己的眼眶都溼潤了,這個時候栓子哥和翠花嫂子也是一聲一聲的叫着爹,這一家子一個個哭的都跟一個淚人似得。

看到這裏,老爺子也是着急了,因爲知道這個時候,老爺子也是不知道這王姨翠花嫂子還有栓子哥能夠看得見他,所以很着急的看着我,問我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我剛剛要解釋我擦拭的是嬰兒淚,擦拭了這個東西之後,王姨不但能看得見他還能夠聽得見他的鬼話,自然也能夠陰陽聊天。

這個時候,王姨自己先說了出來:“老頭子,剛剛崔少爺給我擦的這個額東西,擦上之後,我就能看的找你了,你能看的見我嗎?你能聽得見我說話嗎?”

聽完王姨的話之後,這老爺十分震驚的看着我說道:“崔兄弟,我老伴兒是在跟我說話嗎?栓子翠花也是在跟我說話嗎?”

我看着老爺子笑着說道:“當然是啊,老爺子,你總不會覺得王姨是在叫我老伴兒,這栓子哥和翠花嫂子是在叫我吧?當然是能看見啊,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現在你們都能夠看得見對付,不但看得見,還聽得見啊,除去觸摸不到之外,這其餘的都沒有問題啊!” 「那你知道它什麼時候能醒嗎?」墨九狸問道。

「應該沒那麼快,我記得它之前醒來沒有多久,要再次醒來恐怕沒那麼快的!」血靈珠想了想說道。

「看起來,我們只能自己找辦法出去了!」墨九狸皺眉說道。

「主人,你就別想了,這個怪物的肚子,比空間壁障還要堅固,連神識都屏蔽了,就連你的空間戒指都被屏蔽了!你就別想自己能出去了……」血靈珠無聊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倒是有些詫異了,沒有想到這怪物的肚子如此神奇,竟然能屏蔽契約關係!這也太強悍了吧……

只是,她不能這樣一直待在怪物的肚子裡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