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娘娘?還奶奶呢!”柳雪差點笑噴,捂着嘴,好半天都止不住。

葉知秋嘆氣:“本來就是娘娘啊,唉……做夢也想不到,你竟然是九天玄女轉世,我們這些渺小的凡人,跟你之間,差了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關於雪兒的前生,葉知秋也曾經想到過九天玄女。

因爲有的野史上,說越女的師父,就是九天玄女。

但是九天玄女,在道門的神仙等級劃分中,也是創世神之一,女媧老祖的親傳弟子,身份地位太高了!

葉知秋不敢想象,自己指腹爲婚的對象,就是九天玄女轉世。

那樣的想法,是對九天玄女娘孃的褻瀆啊!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可是事實擺在面前,雪兒就是九天玄女轉世。

將雪兒的前生看作九天玄女,那麼,一直以來的大多謎團,都可以迎刃而解。

可是柳雪還在笑,連連揮手,說道:“知秋你說錯了,我不是什麼九天玄女娘娘,也不是九天玄女奶奶……” 葉知秋嘆氣,說道:“娘娘,你就別拿我這個茅山小道士開涮了。白素貞的師父,不是九天玄女,又是誰來?精通奇門遁甲,不是九天玄女,又是誰來?”

說實話,得知了柳雪的身世,葉知秋非常失落,情緒一蹶不振。

九天玄女的身份,太高了,高得離譜。

別說葉知秋了,就算是龍虎山第一代天師張道陵,就算是茅山師祖三茅真君,就算是冥界的十殿冥王,在九天玄女面前,也是徒子徒孫!

把孫悟空叫過來,看見九天玄女,他也得老老實實地磕頭!

面對這麼一個身份絕高的仙界大能,葉知秋哪裏還敢將柳雪看作自己指腹爲婚的對象?

忽然間,葉知秋覺得還是柳煙好。

柳煙平凡一些,真實一些,自己凡夫俗子一個,只能和柳煙在一起,絕不敢對九天玄女娘娘,有一點半點非分之想。

九天玄女,應該呆在她自己的神位上,不應該出現在凡人的生活裏。

只是造化弄人,柳雪醒了,柳煙失憶了。

而且,柳煙還把自己當姐夫,簡直就是狗血到了極點。

就算自己現在從頭再來,失憶的柳煙,還能接受自己嗎?

柳雪止住笑,正色說道:“知秋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什麼九天玄女,我就是柳雪!”

“我不信,我相信你就是九天玄女轉世。要知道,奇門遁甲,就是九天玄女留下來的。”葉知秋固執地說道。

“你聽我說……”柳雪嘆氣,說道:

“剛纔蘇珍跟我說,我也很納悶,也懷疑自己是九天玄女轉世。但是仔細一想,不是這樣的。因爲我有自己獨立的靈魂,並沒有被九天玄女的靈魂所掩蓋。九天玄女的確有很多東西,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我還是柳雪,不是九天玄女。”

葉知秋搖頭:“這就是轉世,總有一天,你會回到你自己的神位,高高在上,藐視衆生。”

“唉,你太固執,我要怎麼說,你才能相信我?”柳雪微微搖頭。

蘇珍忽然說道:“師公,你現在就別管師父是誰了,你只要知道,師父現在很危險,就行了!”

“師父很危險?什麼情況?”王晗緊張地問道。

葉知秋卻提不起精神,淡淡問道:“有什麼人,能威脅到九天玄女娘娘?”

蘇珍瞪了葉知秋一眼,說道:“就算師父上輩子是九天玄女,但是她現在不是!而且很糟糕,會有許多人,和你一樣,將她當成九天玄女轉世,要奪取她身上的靈力和無極符!”

“靈力?無極符?”葉知秋昏頭昏腦的,喃喃不知所云。

“是的,據我所知,靈界之中,已經有很多人出動,在尋找師父了。還有冥界中的勢力,還有道門中的高人,還有一些隱門傳承,一旦得到消息,恐怕都會蜂擁而來。”蘇珍點點頭,又說道:

“師父現在的修爲,不足當年的十分之一,非常危險,隨時都有性命之憂。所以大家不要再推測師父的身份了,先確保安全再說。”

葉知秋默然不語,頭腦還在混亂中。

柳雪微笑,問道:“知秋,我現在很危險,你還願意保護我嗎?”

葉知秋沒說話,柳煙卻搶着說道:“姐姐,我願意一直跟着你,再多危險,我也不怕。”

葉知秋愣了一下,脫口道:“不管你是柳雪還是九天玄女,只要你有危險,我當然要保護你。”

“謝謝。”柳雪點頭,又說道:

“再說一遍,我不是九天玄女,只是身上帶有九天玄女的某些東西。就算我是九天玄女轉世,那也不是九天玄女。傳說中,岳父嶽王爺還是大鵬金翅雕轉世,但是,他是大鵬金翅雕嗎?”

蘇珍也微笑:“是啊師公,你別把問題想得那麼複雜,就把師父當成你老婆,就行啦!”

“這……”葉知秋不知道怎麼回答,看了看大家。

柳雪和葉知秋目光相接,笑着點頭,竟然贊成蘇珍的說法,讓葉知秋把自己當老婆。

葉知秋揉了揉太陽穴,說道:“雪兒身份問題,以後再說吧……先說說眼前的事。冥界的鬼差陸錦龍,被我滅了;胡三被冥界封爲追風寨土地神,也被我滅了。而且,我和王晗,現在是冥界的通緝犯。”

王晗在一邊點頭,將今晚土地廟裏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柳雪微微皺眉,沉吟道:“情況這麼複雜,我們現在是四面楚歌啊。知秋今晚上斬殺鬼差,冥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我也沒有主意了,大家說說怎麼辦吧。”

蘇珍微微一笑:“也沒那麼嚴重,冥界中的勢力,不敢在人間有大規模行動。他們小規模的行動,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所以不用太擔心。大家目前的任務,是提升自己的修爲,應對後面的危機。”

“提升修爲,也不是朝夕之間可以完成的。”葉知秋說道。

蘇珍點頭,說道:“所以,我們要陪着師父,去找無極之地。找到無極之地,師父的修爲,就可以完全恢復,到時候,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

“無極之地?”王晗和葉知秋等人都不大明白。

蘇珍點頭:“九天玄女,生於無極之地,無極符,乃是天地之丹。所以,如果師父回到無極之地,就是九天玄女重生,會恢復九天玄女的全部靈力。”

“無極之地,在什麼地方?”葉知秋又問。

“漂移不定,所以要尋找,六千年前,無極之地在崑崙。但是現在斗轉星移,無極之地已經轉移走了。”蘇珍說道。

葉知秋皺眉:“天下之大,我們怎麼尋找?有沒有線索?”

蘇珍苦笑:“無極之地,關係到天地玄機,我這個級別的小妖怪,哪裏能找到線索?不過,我相信師父會有辦法找到的。”

柳雪微微點頭,說道:“無極符,和無極之地肯定有感應,這是一個辦法;另外,等我推演完了奇門遁甲的所有排局,也能算出無極之地的所在。只不過,這可能需要兩三年的時間。”

正說話間,追風寨土地廟方向,一道身影飛馳而來。

蘇珍坐在地上,沒看見怎麼動作,已經忽然縱起,仗劍直撲來人。 葉知秋一眼瞥見那個身影,急忙叫道:“蘇珍不要傷害她!”

來人正是狐女幼藍。

先前土地廟大戰的時候,幼藍抽身而出,並沒有參與對葉知秋等人的圍攻。

所以葉知秋覺得她罪不至死,不忍傷她性命。

蘇珍的寶劍,已經殺到了幼藍的身前,急忙止住,回頭笑道:“好,既然有人憐香惜玉,我又怎麼捨得辣手摧花?”

“死丫頭,哪來這麼多饒舌話?”葉知秋瞪眼,走了過去。

幼藍剛纔被蘇珍的殺氣嚇得不輕,臉色蒼白,見到葉知秋,彎腰福了一福:“葉大師,我來這裏,是給家兄四郎收屍的,並無他意。大師如果覺得我是異類,不該出現,那麼請就此斬殺,絕無怨言。”

“你又沒犯錯,我殺你幹什麼?”葉知秋揮揮手,說道:“把胡三和你哥哥埋了,歸隱山林,好好修行吧。”

“多謝大師教誨。”幼藍施禮。

柳雪也帶着柳煙和王晗走了過來,上下打量着幼藍。

幼藍也不吭聲,一一施禮,然後走向李四郎已經現形的屍身,將他抱了起來,轉身而去。

柳雪忽然開口,叫道:“幼藍留步!”

幼藍轉過身來,問道:“姐姐有何指教?”

柳雪走上前,又看了幼藍兩眼,笑道:“我看見你,倒是挺喜歡的,這也算是一種緣分吧。幼藍,你修行不易,前途艱難,不如我收你爲徒,以後跟着我,可好?”

哐當,葉知秋和王晗蘇珍,全部倒了!

柳雪又要收徒弟,這是……上輩子帶來的毛病,收徒弟上癮?

幼藍大喜過望,立刻跪了下來:“師父垂憐,是幼藍之福。幼藍願意終身追隨師父,學人道,修大道。”

狐族最爲敏感,幼藍一見到柳雪,就知道柳雪不是尋常人物,所以立刻拜師,毫不猶豫。

柳雪不費吹灰之力,又得了一個徒弟,心情大好,將幼藍拉起來,笑道:“不必多禮,起來吧。以後你就跟着我們,如果有機緣,修成大道,也不是不可能。”

幼藍再次施禮,一一見過衆人。

葉知秋倒是覺得有些尷尬,說道:“幼藍,你哥哥死在我們手裏,你會不會記恨記仇?”

“葉大師言重了,精怪之修行,一念之差,就在劫難逃。我哥哥也是受了胡三的蠱惑,與你們爲敵,這才招來殺身之禍。這是他修行有誤,自己招來的劫難,與人無尤。”幼藍說道。

“你倒是通情達理,你哥哥如果和你一樣聰慧,也不會喪命。”王晗點頭說道。

幼藍點頭,先去埋葬李四郎和胡三的屍體。

衆人稍事休息,原地等待。

柳雪將葉知秋叫到一邊,說道:“知秋,我這些天,仔細研究了你的道法,想幫你提升一下修爲。但是研究了幾天,我發現難以入手,畢竟我不瞭解茅山派的法術原理……”

“沒事,現在有了南陽開國大印,我已經提升很多了。”葉知秋笑道。

柳雪一笑:“不過,我另外想了一個路子,很適合你。”

“什麼路子?”葉知秋問道。

“捉鬼。”

“捉鬼?這算是什麼路子啊,我不是每天都在捉鬼嗎?”葉知秋不解。

柳雪點頭一笑:“但是你捉來的鬼,一點作用都沒有。”

葉知秋一愣,隨後嘆息道:“現在捉鬼,是真的沒作用了……以前捉鬼,還算是我的功德,冥界還會嘉獎我。如果捉鬼達到一定數量,還可以混一個鬼道天師的頭銜和身份。現在,我自己都成了冥界的通緝犯,還捉鬼幹什麼?”

“你說錯了知秋,越是如此,你目前越是要捉鬼。”柳雪說道。

“我沒明白,雪兒你可以說清楚一點嗎?”葉知秋不明白。

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坐了下來,說道:“每一個鬼魂或者精怪,或者有道行的人,身上都帶着一種能量。你以前抓鬼,都是直接滅掉,或者打發走了。你有沒有想過,將惡鬼的能量吸收,增加自己的道行?”

“啊,還有這種操作?”葉知秋愕然。

武俠小說裏面,有個吸星大法,可以吸收別人的內力,轉化爲自己的內力。柳雪所說的意思,應該和吸星大法類似。

柳雪點點頭:“完全可以。我已經研究出了辦法,你可以通過這樣的操作,捉鬼煉鬼,提升自己的道行。”

“這個有意思,等我抓個惡鬼,來試驗一下。”葉知秋大喜。

“你身上,不是有個鬼王都金城嗎?就用他來做實驗,一定不錯。”柳雪說道。

葉知秋卻搖頭,奸笑道:“都金城一定是個有背景的東西,在冥界中,位置舉足輕重。所以我打算將他扣押,也好和冥界討價還價。 你是我的軟肋 如果冥界逼我太急,我就撕票。”

上次在大窯灣林場,葉知秋擒獲了鬼王都金城,冥界很緊張,立刻派出吳軒,將都金城討要回去。

所以葉知秋判斷,都金城不簡單,奇貨可居。

“也好,天下惡鬼很多,不缺一個都金城。你抓得越多,煉的越多,道行就越深。”柳雪想了想,又說道:“煙兒怎麼辦,還要送去茅山嗎?”

葉知秋點頭:“只能送去茅山,因爲煙兒還需要靜養。現在,你要尋找無極之地,我要捉鬼煉鬼,煙兒跟着我們,顛沛流離,對她非常不利。”

“好吧,我讓王晗也留在茅山,陪着煙兒。”柳雪說道。

這時候天色漸亮,幼藍也埋葬了胡三和李四郎,趕來會合。

葉知秋看看大家,說道:“這裏的事情,已經結束了,大家先回那個小村,收拾一下,就動身前往茅山。”

衆人點頭,準備返回。

就在這時候,西南方向卻黑霧滾滾,鋪天蓋地而來!

黑霧之中,有鬼影重重,殺氣騰騰。

葉知秋掃了一眼,立刻叫道:“不好,這應該是冥界的大隊陰兵,想必是來圍剿我們的。雪兒,你們先走,我斷後!”

“要走一起走,豈有留下你的道理?”柳雪看着前方的黑霧,說道:“對方來勢兇猛,我們暫避一下吧。”

筆下讀.,更多精彩閱讀,等你來發現哦。

手機站: “人家馬上殺到眼前了,怎麼避得開?”王晗說道。

“王晗蘇珍幼藍,你們守住外圍,我和知秋佈陣,利用奇門遁形殺出去。”柳雪說道。

師父有令,三個美女徒弟各自行動,列開陣勢,護在外圍。

葉知秋的三個鬼童子和小太歲,也加入防護圈,將葉知秋和柳雪柳煙圍在中間。

柳雪開始佈陣,順帶着向葉知秋講解,有條不紊。

西南方的黑霧,眨眼間涌來,吞噬了葉知秋等人。

黑霧之中,鬼影層層疊疊,不可計數。

柳雪的三個徒弟之中,蘇珍最厲害,仗着一口寶劍,怒喝道:“哪裏來的魑魅魍魎,敢在人間興風作浪?”

黑霧中傳來威嚴的聲音:“冥界陰兵執法,閒雜人等閃開,只要茅山弟子葉知秋和越女之靈!此二人違反冥界律法,冥王有旨,拘魂去陰司受審!”

“放屁,我是三清門下授籙弟子,命繫於天,你們冥界,有什麼資格抓我?”葉知秋大罵。

反正已經撕破臉了,葉知秋也不畏懼。

“葉知秋,越女,再敢負隅頑抗,別怪我們將你們這裏的人一網打盡,玉石俱焚!”黑霧中的聲音喝道。

“就怕你沒有這個本事!”葉知秋看看陣法將成,不由得冷笑。

“大膽狂徒,一再藐視冥府律法,來呀,給我拿下!”黑霧中一聲令下,四周便響起喊殺之聲,刀光劍影漫天。

蘇珍等人守在外圍,轉着圈廝殺,將冥界兵馬全部擋住。

但是對方也有高手,一個瘦長老鬼,雙手都是哭喪棒,非常厲害,屢次突破防護圈,試圖攻擊葉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