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父認可。”蘇凡欣喜不已,難得師傅會夸人。

“出去,讓你妹走遠點!免得我會後悔拿出丹藥來護住她跟周西寧的這段婚姻。”林寒的眼神不小心對了站在結界外對着自己冷眼的蘇羽,開口跟蘇凡說了一句。

蘇凡聽到突如其來的話,直接轉過頭看到妹妹那副面色不佳的樣子。他立馬大驚,連忙離開了駕駛室。

林寒將煉丹爐放入了空間,手指有些顫抖的將丹爐自己費了不少心血煉製出來的丹藥取了出來。

看了看這丹藥的成色,他的臉色大變。立馬從躺椅掙扎着爬起來,起身落地,走向了駕駛室的門口。

纔剛剛走到,聽到他們兄妹二人傳來了爭執聲。

“林寒!你到底什麼意思!”蘇羽見林寒出來,將矛頭直指林寒。

林寒臉色蒼白的扶住門框,一臉不解的看着蘇羽。

“你到底對我哥說了什麼!爲什麼我哥……”話還沒說完,被蘇凡一把捂住了嘴巴。

“滾。”林寒忍無可忍,開口吐出了一個字。

蘇羽被氣的渾身發抖,纔想要拉下蘇凡的話跟林寒對嗎,忽然,鋪天蓋地的烏雲將這艘船隻給籠罩了。 穿到男頻爽文里艱難求生 也驚動到了正在跟周星聯繫的周西寧,他剛剛跟周星聯繫好,可以讓師傅的這艘鐵船登錄,沒想到出現了雷劫。

等到他趕到時,一顆散發着萬丈光芒的丹藥從林寒的手脫手而出,飛到了甲板半空。

一道接着一道天雷沒入其,這顆丹藥悍然不動,光亮沒有絲毫減弱,相反越來越高。

這一幕看呆了在場的人,每一個人敢多說一句話。

一直等到丹雷結束,細數了一下丹雷的數量,周西寧和蘇凡大驚失色。

“這是……”周西寧難以置信的看了看蘇凡。

“神人……神人階品的丹藥絕頂丹藥!”蘇凡激動的喊了出來。

丹藥重新落於林寒的手,林寒打開一看,發現這顆丹藥開始挪動了起來。

很快,衆人的眼裏,幻化成了一隻額頭有着一顆閃電標誌的丹靈。這枚丹靈自然知曉自己的身份,不可一世的跳林寒的肩膀,用睥睨的眼神看向周西寧和蘇凡蘇羽,眼底盡是輕蔑之色。

“爾等既然是煉丹師,不知道所有煉丹師,看到尊階的神人丹藥都要下跪的嗎?”對方一開口,惹得林寒直接翻了個一個白眼,一把將對方從自己的肩膀抓了下來。

“嘚瑟了你……再厲害也是我做出來的,我這兩徒弟只能跪我。”林寒護犢子的心還是很濃厚的。

見林寒跟自己煉製的丹靈吵起來,周西寧和蘇凡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有什麼了不起的。”蘇羽還是有些氣不過,冷哼一聲。

聲音很小,但是偏偏被他們三個人都聽見了。

“羽兒,你說什麼?”周西寧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看向蘇羽的眼神,都充滿了風雨欲來的感覺。

他們既然已經成婚,一個是自己的徒弟,一個是徒弟的親妹妹,林寒是不願意看到他們因他吵架的。

“你娘子鬧脾氣了,多陪陪,女人,哄哄好了。”林寒一句話,化解了大家之間的氣氛,讓氣氛一下子緩解了。

蘇羽是從小生長在蘇家,養成了大小姐的脾氣,對林寒也是頗有微詞。所以左右橫豎都看不慣他,本以爲他會藉此機會破壞自己跟周西寧之間的夫妻關係,然而他並沒有。

蘇羽看了看林寒,從他的眼神裏看到了一絲警告的意味。

這讓蘇羽明白,若是她再作下去,保不齊林寒會讓周西寧休了自己。依照周西寧對林寒言聽計從的性子,一定會這麼做。

林寒不屑使小人的陰險手段,征服任何人的方式都是一樣的,絕對的實力面前,她會閉嘴,而且很快,到了周家,她便知道,她這蘇家小姐的身份,在周家,真的連個下人都算不得。

“了不起?本丹靈是這片宇宙誕生的第一隻神人階品丹靈!天地下只此一隻!你說有什麼了不起!”被林寒捏在手裏的丹靈氣急敗壞的開口,這小妮子是不知道神人階品的丹藥有多麼珍貴嗎?

普天之下,連丹老都不能夠煉製出來!她竟然說有什麼了不起!

聽到這丹靈的話,衆人都沉默了,這自吹自擂的功夫,真是到家了…… “屬你聒噪,我這血吐得還算值當,等我吃點丹藥回回神,去周星。 ”林寒在給丹藥歷劫時暫停了船隻的運行,回到駕駛室之後重新啓動了船隻。船隻一眨眼的功夫,抵達了周星。

因爲周西寧已經跟周星聯繫過了,所以這一次的降落,並沒有發生任何的意外。抵達周星最大的那座城池之後,林寒才發現,這看起來面積最少有一個首都那麼大的城市竟然住着周家一家。也是說,城門口是周家大門。

如此財大氣粗,也是看的林寒他們都驚呆了。

落地之後,林寒將船隻變小收回到了空間裏。周西寧帶着他們三人,一起走向了城門,剛剛走到城門口,被周家的侍衛攔下了。

連侍衛,都是超聖階品的。

這讓林寒有些囧了,自己辛辛苦苦修行的階品到了周家只能當一個侍衛……

蘇凡扶額,他的階品,在周家連個侍衛都當不了。

蘇羽也被嚇得不輕,她知道周家財大氣粗,可沒有想過周家財大氣粗到如此的境界。

“小公子。”一羣侍衛異口同聲的跟周西寧問好,若是連周家公子都不認得是不太現實的。

“我要見城主,有要事稟告,他在哪兒?” 東方之春 回到周家,周西寧竟然是管自家爹叫城主,而非爹,這讓林寒有些驚訝了。

難道這大家族的規矩體統都是這麼森嚴的嗎?親兒子竟然不能叫自己爹,得叫城主?

侍衛點頭,連忙在前面帶路。

一行人跟着周西寧入了城門之後,了一輛停靠在城門口的鳳凰車,這馬車竟然是由兩隻鳳凰拉車的,這待遇……

“這是隻有周家本家人才能享受到的待遇。”周西寧邀請他們了車之後,開口跟他們介紹了一下原因。

林寒點點頭,看出來了,這財大氣粗的周家啊!

“西寧,我怕。”蘇羽總算意識到周家的可怕性了,進抓住了周西寧的手臂,她開始有些懦弱起來。

“怕什麼!我們又沒幹什麼壞事?周家,不過是我們蘇家有錢一點。”蘇凡並不認可自己妹妹的話,又沒有做任何虧欠的事情,爲何要怕?

這樣也太沒有見過世面了。

“你哥哥說得對,你越怕,我爹可能越不喜歡你。你要表現的落落大方,只有這樣,我們的婚事,才能被爹爹認可。”周西寧柔聲的開口跟蘇羽說了一句。

蘇羽瞥了一瞥車窗外,發現鳳凰翱翔九天,位於九天之,這周家城池大的還是有些驚人了。根本可以用廣袤無邊來形容,她這才知道,自己攀了一個什麼樣的家庭。

“你既然選擇了當周家的小夫人,應該拿出小夫人的氣勢來。這不僅是爲了你自己爭面子,更是要爲蘇家爭面子。否則,你爺爺和你爹該多失望,養出你這麼一個懦弱的女兒來?”林寒閉目養神,對於周府的大他雖然有些吃驚,但是也在情理之。

這城池的規模跟丹院差不多,丹院也是大的好似一座城池,所以林寒還是有些司空見慣的。加之周西寧又是自己的徒兒,林寒自然不會對周家有着多少的恐懼,況且,他現在是全宇宙唯一能夠煉製出神人階品丹藥的煉丹師,周家人供着自己還來不及,又怎麼能夠與自己爲惡,不然也不可能當初讓周西寧投到自己的門下成爲他的弟子了。

鳳凰車的速度很快很快,沒一會兒,抵達了城池最心的一座宮殿般富麗堂皇的房子處。鳳凰車掠過天際,穩穩的落在了一個巨大的圓環形高臺。

周西寧帶着他們下車,蘇羽想要前牽着他的手,但是被周西寧拒絕了。

“爹爹不喜歡兒子兒女情長,在爹爹面前,儘量不要讓他知道你我感情很好。”周家家主以爲,男女之事誤事,會耽誤修煉前途,所以對兒子們的婚事都不急。如若真的要成婚,那也是找一個完全沒有感情牽絆的大家族女人成婚。女人守家,男人外出搏鬥,女人還不許有一絲一毫的埋怨。

這是大家族的悲哀,聽到周西寧跟蘇羽說的話,林寒忽然覺得,其實自家的兩個女人很幸福啊!至少不用被大家族的規矩給禍禍,人活的這麼壓抑,有什麼樂趣呢?

不過這也是蘇羽自己辛辛苦苦爭取來的,她以爲嫁入這周家,是最好的事情,實則,苦難剛剛開始。

“哦。”蘇羽有些落寞的低着頭,跟在蘇凡的身邊。

倒是蘇凡有些看不下去了,伸出手,牽起了妹妹的手,衝着妹妹露出一個暖心的笑容。

蘇羽的臉這纔有了一絲絲的血色,嘴角也有了一點點的笑容。

大家一起從高臺的樓梯走下,蘇羽一直偷偷的在打量着林寒。

哥哥兒時跟着爺爺出去見世面,見多識廣,所以看到這麼大的周家一點都不會慌亂。

但是這個林寒呢?他明明是剛剛從下界來了這裏不久,爲什麼面對陣仗如此大的周家,絲毫沒有畏懼之色。相反,氣勢斐然,讓人一看知道他與旁人的不同。

單單一個高臺,他們走了一刻鐘才走到下面。

“這裏是周家本部,大家跟我來吧。”周西寧做起了導遊,他們也樂意有人跟他們講解周家的情況。這一路走過來,這周家甚至那些皇宮都要來的富麗堂皇,許多建築物的裝飾竟然都是最高階的黑色靈石。這是有錢到什麼程度,纔會拿黑色的靈石作爲裝飾品。

整片建築給人的感覺,威嚴肅穆,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周西寧一直領着他們進入了一個大殿,大殿之,一個男人背對着他們而立,身披一襲暗藍色的斗篷,從背影來看,給人一種極其尊貴的感覺。

“城主!”周西寧前,衝着對方雙膝跪下,行了一個禮。

蘇凡和蘇羽見狀,如法炮製,下跪行禮。

“你……爲何不跪?”周家家主並未轉身,但是也感覺到身後有一個人沒有下跪。

周西寧他們擡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林寒沒有下跪。

“於情,我是令公子的師父,於理,我是煉丹聯盟的尊階煉丹師,尊階煉丹師有權利不跪任何人。周家家主,應該我更加清楚吧!” 周家主聽到了林寒的話,微微挑眉,轉過身來。

是一個保養的十分不錯的年男子模樣。衣服簡單肅立,沒有一些花哨的裝飾。但是衣服的那些精緻的繡紋可以看出他對穿衣還是有着嚴格要求的。對周家家主,周西寧身的衣服都只能用粗糙來形容了,更何況是林寒他們。

“有趣!你是本家主見過,最冷靜的年輕人。”一句年輕人,叫的周家主十分的無奈。

對林寒,他的確是老了,林寒的年紀看起來,甚至自己的兒子還要年輕。

然而英雄出少年,實在不錯。

“周家家主也是在下見過最有風度的家主。”面容,長的跟周西寧很像,算得長的很周正的年男人。散發着一種成熟男人的魅力,往那裏一站給人一種很強烈的霸道感。

“尊階煉丹師,的確是不可多得人才,好!很好!”周家家主連說了兩個好,做了一個動作讓林寒落座。

林寒點頭道謝,走到了一旁的椅子坐下。

纔剛坐下,發現蘇凡有要站起來的架勢,嚇得周西寧立馬伸手拉住了他。

蘇凡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不能站起來。

他們之間的小動作自然沒有逃過周家家主的眼神,他也沒有多說,走到主位坐下,開口說了一句,“都起來吧!”

周家家主發話,周西寧才帶頭站了起來。

“林大師,這兩位是……”周家家主明知故問,家族任何的事情都逃不過他的眼睛。更何況是兒子揹着自己在外頭成婚的大事。

“這位是愛徒蘇凡,這位是……”林寒給蘇凡做了介紹,但是介紹到蘇羽時,將目光投向了周西寧,蘇羽的身份,不是應該由周西寧來介紹更加好嗎?

“城主,這位,是我在外頭迎娶的妻子。蘇羽。”周西寧接收到林寒投遞來的眼神,開口說了一句。

“我讓你說話了嗎!”周家家主冷不丁的發怒了,加重的語氣嚇得在場的人沒有敢說出一句話來。 攝政王的冷顏公主 尤其是蘇羽,臉色蒼白,更是一副快要暈過去的樣子。

“周家家主,聽在下一句勸吧!木已成舟,拆人姻緣,不太合適。”這可是自己的寶貝徒弟,不能被欺負了。算是他老子也不行!

林寒直接開口幫周西寧說話,這一次是嚇得連周西寧也不敢說話了。

шшш ▪тTk án ▪c o

“但他不是一般人!他是我周家的孩子!更是我周嘯天的小兒子!他的妻子,不應該是小門小戶出來難以成體統的小女子。”周家家主可以說是完全不給蘇羽顏面了,一番話說的蘇羽羞愧難當。

她承認,自己用計讓周西寧娶了自己是自己有虛榮心,但是這一切已成定局,自己卻要站在這裏被未來公公如此羞辱,這叫她豈止用難堪來形容。

“大門大戶的女子,又如何?小門小戶又如何?我以爲,像周家家主這樣的大英雄,應該我更加知道一個道理,女人,只是依附男人的存在,女人強大了,男人還有何用?你說呢?”林寒四兩撥千斤的一句回答,讓周家家主笑了出來。

這小子,一張嘴真是能得很啊!

這一笑將衆人嚇得不輕,周西寧更是直接別嚇得懵逼了。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爹爹笑出來了。

“林大師說的很對,但是,這女娃娃,出生實在太過卑微,當不了這正室的位置,立個側室,都算擡舉了。”周嘯天此言分明是打算削弱蘇羽的地位。

周西寧將求救的眼神投向了林寒,希望林寒幫幫忙。

深受大家族的荼毒,周西寧已經立下誓言,此生只娶一個女子夠了。

絕不會再娶第二個,讓他的女人過着像他孃親一樣的生活。

“地位之事,全有周家家主做主便可以了。”這一次,林寒沒有再幫忙,而是直接說了這麼一句話。

此話一出,蘇羽簡直憤怒了,這林寒絕對是故意的。

但是蘇羽怎知,林寒再說下去,無疑是打了周家家主的臉面,屆時別說他是尊階煉丹師,是是他兒子師父的身份,都會被揍一頓。

素來聽聞,這周家家主的脾氣,可不算太好。

“那好,立蘇氏爲側室吧!正室之位,擇日再選。”周家家主直接做了一個選擇,這個結果,讓大家都不會很難看。

周西寧低下頭,心裏也知道林寒的做法,他拉着蘇羽一起跪下,喊了一聲爹。

“側室的話,不用辦什麼婚禮了,直接進門即可。”迎娶側室是不需要婚禮的,按照以前,側室都是從後門進入周家的,如今這蘇羽走了大門,已經是犯了大大的忌諱。

“謝爹爹成全。”終於,周西寧喊了一聲爹。

“周家家主,這是我蘇家爲令妹準備的嫁妝。”蘇凡憤怒至極,但是卻無可奈何,蘇家的確處處不如周家。這一點,一點都不假。

心念一動,足足十幾大箱的金銀珠寶出現在了周家的大殿裏。

周家家主挑眉看了一眼,“這都是一些什麼污穢的東西,快收起來。”言辭間的話,聽得簡直讓人無的憤怒。

蘇凡剛剛想要爆發,被林寒一把拉住了。

“有一樣東西,是我本來要送於蘇羽做嫁妝的,可偏偏,蘇羽成了側室,側室的話,擔不起那麼貴重的嫁妝了,我不送了。”林寒故弄玄虛的開口,讓周家家主愣了愣,這小子又搞什麼幺蛾子?

周西寧鬆了一口氣,知道師父不會對自己坐視不管的。

蘇羽則有些心驚肉跳,生怕林寒會害自己。

“你倒是拿出來看看,什麼寶貝,還是我周家沒有的。”周家家主高傲的冷哼一聲,算是尊階的煉丹師,能夠拿出什麼寶貝來。

“我若是拿出來你便讓蘇家小姐做正室,如何?畢竟是我愛徒的妹妹,也是我做客卿的東家,他家女兒做了側室,於我於他都不怎麼好聽呢。”林寒開始討價還價。 周家家主耐着性子,“你且取出來讓我看看再說。”

“看了之後,你心動了怎麼辦?”林寒一臉的爲難,他可以保證,他會心動。所以還是先談好了條件,再說。

“笑話!我周嘯天什麼東西沒有見過,真讓我心動,我讓這丫頭當周西寧的正室!”林寒挑眉,果然是兩父子啊!連反應都一模一樣,完全受不得任何的刺激,直接妥協了。

“那好,有周家主這句話,我放心了。”林寒微微一笑,從空間裏取出了那隻丹靈。

“又叫本丹靈出來!本丹靈是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見得嗎?”某丹靈傲嬌的冷哼着,雙腳翹起了二郎腿,坐在了林寒的肩膀,雙眼不屑的掃了一圈。甚至連在周嘯天面前都不做停留,一副唯我獨尊的小模樣,別提看起來有多氣人了。

周嘯天一臉詫異,走前,從林寒的手裏接過了這隻丹靈。

“這……這是……”周嘯天的聲音都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

“神人階品,破雷丹靈。”林寒開口,用再平緩不過的語氣介紹了一句。

他身的高階藥材剛好只夠湊齊這神人階品的破雷丹,想要煉製神人階品的破雷丹有多難,恐怕也只有煉丹師心裏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