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我們就坐以待斃等死嗎?”大哥吼叫着,當即分配人下車。隊員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拿起武器一個個跳下去。

程璐菲坐在車裏從後視鏡看見了一切,不由得詫異這幫人是不是瘋了。陳君儀他們實力強大敢闖也就算了,這些小蝦米小蟲子也敢不要命的來?難不成還指望陳君儀這位“前輩”回幫他們一把不成?

癡人說夢!陳君儀這種冷酷無情的毒蠍,連自己的室友都不放過,怎麼可能幫他們!

該死的賤人廢了自己的異能力,程璐菲對她恨之入骨卻無可奈何。她現在就是陳君儀手上的魚,陳君儀要她生就生要她死就死,一點反抗權利都沒有。

從最初的不可置信到現在的漸漸接受,雖然非常不情願,但是她還是不得不承認,陳君儀得卻不是自己能夠比得上的人物了。

拯救小河村基地的人就是她,自己曾經和上千人一樣崇拜的戰神也是她。

強烈的屈辱在心頭蔓延,伴隨的還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澀。她真的輸了,輸的一塌糊塗潰不成軍。最終,她程璐菲還是輸給了陳君儀。

不過她想清楚了,陳君儀能變的這麼厲害爲什麼她不能?她程璐菲一向運氣逆天,難不成還比不過一個陳君儀?陳君儀能做到的,她一定能做的更好!

她要超越陳君儀!超越戰神!她才應該是所有人尊崇的戰神!

程璐菲眼珠子滴溜溜轉。當務之急,是考慮怎麼從這裏逃脫。目光轉移到面無表情的秦明昊身上,眼中閃過得意。

這男人雖說長的不怎麼樣,但仔細看看還是不錯的。她程璐菲就勉爲其難的勾引到手,讓他窩裏反叛殺了陳君儀……不是很有意思嗎?

要說程璐菲看人的眼光真不咋地。明明一個心底善良的方嘯歌就坐在旁邊,還非要挑戰高難度的秦明昊。

在陳露菲眼中,方嘯歌帥氣俊美,渾身上下散發着優雅的貴族氣息,讓她動心不已。但正因爲這樣,她覺得方嘯歌不好勾引,貴族們往往不都是見過很多種女人的嗎?萬一失敗了怎麼辦?

所以還是找秦明昊這種沒什麼特色的鄉巴佬算了,沒有見過什麼市面,女人見的也少,輕輕鬆鬆就能被勾引上手。反正自己只是利用,又不是真的愛他。她高傲地想着。

“我們去前面的酒店躲避!”蔣麗月邊開車邊道。說是躲避,不如說補給資源。

方嘯歌點點頭,對外面的陳君儀原話重複,按照地圖上標誌告訴她方向以方便陳君儀戰鬥指揮。

這些喪屍根本不足以對陳君儀構成任何威脅,她殺喪屍跟玩兒似的。有意煉賀梅的異能力使用情況所以纔沒有走的那麼快。

興華娛樂大酒店。

重生婚寵軍妻 末世前裝飾的華麗的彩燈破碎不堪,門口殘碎的肢體腐爛的招來大量蒼蠅,地上紫黑色的乾涸血液和地板融爲一體,隔着厚厚的鞋底踩上去陳君儀還能感覺到稍微的凸出。

“啪!”清脆的響指,車子周圍立即出現一個無形的精神力屏障,外頭的喪屍們根本攻擊不進來。

這一場面在後面緊緊跟隨的人們眼中就是,煞神隨意一個響指喪屍們便無法踏近她們一步,彷彿有無形的牆堵住去路似的。

“好厲害!這又是什麼異能力?難不成那位大人還是傳說中的雙系異能?”異能力覺醒非常困難,有異能力就已經是萬人敬仰運氣爆棚的天才了,更何況雙系?!

要是他們知道陳君儀這一隊不止一個雙系異能力者,估計要嚇得暈倒了。

“他們要進去了,快跟上!”

有陳君儀的精神力屏障,衆人完全不必擔心周邊的喪屍們。大門是鎖的,裏頭不用想肯定也有很多喪屍。

陳君儀回頭朝着程璐菲勾勾手指頭,跟使喚自家養的狗似的散漫:“打開門,前頭開路。”

程璐菲妖豔的臉蛋瞬間慘白!

開、開路?光是外頭的喪屍多的就能擠死她,裏頭肯定也不少。她現在又不是什麼異能者,一個無力的普通人不是找死嗎?

“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想讓我死!好歹毒的心腸!”程璐菲顫抖着手指頭指着她,死活不進去。

精緻的臉上劃開鋒利的笑,陰森可怕:“不想要手指頭了?”

程璐菲哆嗦,趕緊收起手。

陳君儀才懶得跟她廢話,能源絞刃在門上斜叉兩刀,黑色皮鞋踹上門,厚實的門板被她兩三下弄成了碎塊,可憐兮兮地散落在地上。

“進去吧你!”程璐菲只覺得眼前黑光一閃,陳君儀已經閃到她身後,狠狠踹上她的腰肢把她踹了進去!

“嘶——”遠處的人們趕緊捂住自己的腰,呲牙咧嘴:“看看就知道很疼很疼!大人一點兒都不知道憐香惜玉啊。”

大哥好沒來得及訓斥他,面前“嗖!”地劃過黑影,一截斷臂“砰!”地砸上那個隊員的臉,直將他砸的搖搖欲墜臉腫的跟豬頭似的。

“……”

隊員們咽咽口水,不是吧,居然能聽見,太兇殘了!

遠處煞神危險的瞳孔中很明顯的傳達一個意思:再多廢話,削死你。

大哥趕緊朝她抱歉地敬禮鞠躬,煞神這才冷冷回頭。

見陳君儀不再看他們,衆人鬆了口氣。分神這一分鐘有好幾次都差點兒被喪屍咬了。

程璐菲被猛地踹出精神屏障的保護圈進入喪屍範圍,聞見肉味兒的喪屍們興奮地衝過來,無數腐爛的臉龐恐怖片似的駭人,她尖叫起來趕緊想甩出種子,可是這個時候纔想起來自己的異能力被廢了。

“救命啊!救命啊!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快救救我!救救我!啊啊啊啊——”

差點兒被踹斷的腰疼也顧不上了,她發瘋般逃竄。越是尖叫吸引的喪屍越多,它們興奮地撲過來撕扯她的衣服和肉塊。

“救命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尖銳淒厲的慘叫聽得人不忍心,方嘯歌別過臉,捂住耳朵。他一向正直善良,無論是誰處於危險中他都會捨身相救。可是關於程璐菲的事蹟他也聽說了不少,不把人命當命的人,不值得憐惜。

秦大boss嫌棄地皺眉,手掌微動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一根狗尾巴草,在草莖上打個結悠閒地掏起耳朵來。

蔣麗月表情麻木,彷彿眼前慘叫連連的石塊石頭。

小傢伙嚇得瑟瑟發抖,鑽到陳君儀背後不敢出來。好醜的人!好恐怖的聲音!好可怕!

明夕同情地望着她,默唸超度經。

一行人的表現被不遠處的隊員們收入眼底,不可思議極了。

“這羣人是在看戲?”他們驚訝地看向被喪屍淹沒的程璐菲,頭皮發麻:“那女人到底怎麼得罪他們了,居然要受喪屍活活分食的痛苦?我的天,太狠了……”

“閉嘴!”大哥惶恐地趕緊捂住他的嘴巴,瞅瞅陳君儀沒什麼反應才鬆口氣。隊員們看見他的反應當即明白了,一個個膽顫心驚不敢再說話。

陳君儀耳尖動動,翻白眼“切”了聲。仔細聽聽程璐菲的呼吸微弱,彈彈指尖,風暴炸開將喪屍們轟的四分五裂。

程璐菲就半死不活的躺在正中央,頭髮被扯掉了大半,仍在旁邊上頭還粘着頭皮血。往日妖媚的臉上被咬的坑坑窪窪,滿臉血液橫流。

身上衣服殘破不堪,肩膀上胳膊上腿上腳上被吃的殘破不全,有些地方甚至露出森森白骨。腹部不知道被哪個力量系喪屍撕開,腸子扯出來咬了半截。

可是她還活着。

氣息微弱,依舊活着。

“嘖嘖,慘絕人寰。”陳君儀痛心疾首不忍地捂住眼睛,慈善地隨手打出個屏障隔絕喪屍,“親愛的室友,怎麼一會兒不見你就成這副德行了?”

反正程璐菲是異能者,就算不能使用異能力也是異能者。異能者對t病毒產生抗體,就算被咬了也不會變成喪屍。第一次覺得這也是如此美好。

程璐菲身體抽搐,嘴巴里血液不斷流出,意識恍惚可還是聽見了陳君儀的話,氣血攻心當場暈了。

“死了?”賀梅眨巴眨巴大眼睛。

“想得美。”陳君儀陰沉着臉冷哼,扭頭瞬間變臉,對溫若筠微笑:“醫生,交給你了。”救死扶傷,人民的天使多可愛。

“放心,我回盡力挽救,一定不會讓她死。”溫若筠善良迴應微笑,慈善的目光柔和掃過地上一身血的程璐菲。

兩人詭異的對話氛圍着實嚇到了賀梅姑娘,她後退幾步躲得遠遠的,哆嗦:“兩個變態。”

酒店裝修的豪華高檔,陳君儀不由的多看了幾眼。放在末世爆發之前,這樣高級的娛樂場所她還真沒有來過幾次。

身爲一個乖乖學生,她出入最多的自然是學校。倒是一些私人會所和堂口她去的比較多。沒辦法,誰讓她還兼職黑幫。

“真有錢。”她咂嘴,“看來存貨肯定不少。”這段日子淨啃饅頭了,連水都差點兒斷了。這下子她要放開肚皮吃了飽!

“大哥他們已經進去了!怎麼辦,這麼多喪屍我們撐不過去!要不要請求那位大人幫助?”

大哥望着前方的酒店,努力眨眼消磨眼淚,“她不會幫我們的,我們要靠自己的力量。弟兄們,勝利就在眼前,衝過去!”

既然她能聽見他們說話,對他們的處境想必也瞭如指掌。不出手,就代表不會理會。這纔是末世,殘酷沒有人情。

沒有人會爲了毫不相干的人貿然出手,即使她有那個能力。

陳君儀當然知道他們的狀況,知道又怎麼樣?她又不會去拯救。各人有各人的路,誰都不會幫誰一輩子。她已經幫過他們了,難不成以後他們遇到困難還都要她陳君儀出手?

龐大的精神力籠罩整棟樓層,並沒有發現危險的高等級喪屍。

“這棟樓沒問題,咱們收拾一下今天晚上住宿這裏,明天繼續啓程。”

“是,隊長!”

去掉精神力屏障,喪屍們又攻擊上來。一般都是普通等級的喪屍,高點兒等級的也是一級,二級很少出現。

像小河村基地喪屍圍城那次二級上百個連三級都有的情況太特殊了,實際上世界上的二級喪屍和人類二級異能者一樣,數量都很稀少。

那些喪屍們之所以等級都那麼高,完全是因爲它們都來自m市。

當初陳君儀被喪屍們分食,第一批吃她血肉的喪屍們無法承受龐大的力量爆體身亡。它們碎裂的血肉散發的力量引誘第二批喪屍吞噬,無法承受繼續爆體。

一批又一批的延續,不知道多少喪屍們吞噬,將龐大的力量分化之後,成功融入體內造成m市大批喪屍超自然恐怖進化。於是纔出現了m市有高級喪屍發源地一說,歸根結底,都是因爲陳君儀。

程璐菲當初依靠寬哥,爲了逃離莊稼地那裏的喪屍圍攻逃亡到m市,幸運的她來的時候正趕上大批的喪屍再次爆體,白白撿了許多高等級喪屍晶核,吸收之後竟然激發出稀罕的異能力,並且依靠大批的晶核快速進階到二級。

說白了,程璐菲就是沾陳君儀的光纔有後來的風光。只不過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陳君儀不知道,程璐菲也不知道。

她只是單純的以爲自己幸運,並不知道幸運背後隱藏着m市喪屍源地的天大機密。

總裁的退婚新娘 正因爲m市的特殊,基本上全國量的高等級喪屍都是從那裏流動過來的。許多大基地都曾經想過到m市去,弄明白喪屍源地進化快的原因,甚至摧毀喪屍源地。

可一切都是妄想,m市對於喪屍是天堂,對於人類來說卻是地獄。沒有人能活着進去。

程璐菲後來也想過繼續到那裏撿晶核,不過她根本進不去,經歷了九死一生還只能在外圍徘徊。心理恐懼讓她再也不敢去那個地方了。

他們直接闖進後廚,沒有電源,冰箱裏的肉類蛋類早就臭了,米麪有的被喪屍破壞,有的還能吃。

看着方嘯歌將米麪裝進空間中,陳君儀羨慕地嘆口氣,眼巴巴看着卻又無可奈何。

廚房因爲喪屍活動,許多東西都不能食用了。不過還有不少的飲料酒水還可以喝。幾人很快找到酒店的儲藏室,冷庫沒有電源肉蛋類不能吃,能拿的東西也就乾的藥膳菜類、大米小米玉米麪豆子高粱等。

因爲儲存空間有限,他們拿不了太多。

在酒店裏頭找到了棉衣棉被裝上,又拿了些日用品。方嘯歌還體貼的給陳君儀多拿了幾包衛生巾。

所有人嗨翻了天,殺怪闖關似的一路輕鬆解決喪屍們瘋狂掃蕩。

明夕一個房間挨着一個房間轉悠,蒐集白色的手絹裝進自己口袋裏頭。也不知道他那不大的口袋到底是怎麼裝下如此多的手絹。

豹子跟主人一個德行,一個挨着一個房間來回晃悠,腳掌比劃過來比劃過去最後找到兩雙嬰兒的小鞋子,滿意地讓明夕給綁在腦袋上,準備燒包一圈就穿上。

幾十層的大樓這幫鬼子硬是掃蕩了個乾淨,喪屍都讓他們給弄死光了,乾淨的不像話。

附近就是加油站,秦明昊賀梅方嘯歌蔣麗月四人去了,溫若筠拖死豬似的一路拖着程璐菲,待陳君儀確定住宿的屋子之後扔垃圾一樣隨手仍在門口。

從她身上流出的鮮血隨着溫若筠的腳步拉出蜿蜒的路,溫若筠卻毫不擔心。依她多年的經驗,暫時還死不了。

出門的時候蔣麗月他們看見那隊人還在苦苦掙扎,並且明顯少了幾個,方嘯歌正準備上去幫忙就被兩人拖走了。

大哥望着他們的方向,眼中最後一絲光亮湮滅。

確定了每個人住宿的屋子,小傢伙立即賢惠地掃地拖地擦桌子換牀單鋪牀,房間挨個的整理。等整理完畢所有房間的時候,已經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

末世爆發前他是標準的嬌生慣養純貴族,末世爆發之後變成了不死鳥小隊標準的勤務人員。說真的他還真聰明,什麼東西一學就會。

連陳君儀最害怕的做飯都能很快上手,現在做出的飯菜連溫若筠這個老手都稱讚。

“好久沒能吃到瓜子了。”陳君儀捧着瓜子盤子,盤腿坐在小傢伙剛剛鋪好的牀上,一邊兒感嘆一邊兒嗑,瓜子皮扔的滿天飛。

牀旁邊,小傢伙乖巧地給她剝瓜子,葡萄黑的大眼珠子不時瞅瞅飛舞的瓜子皮,娃娃臉嚴肅,琢磨着一會兒從哪裏掃起。

“你真的想不起來自己家在哪裏?”陳君儀吐飛瓜子,問。長這麼大還不知道自己家住在哪裏,要不要這麼奇葩?

小傢伙羞愧地低頭不敢看她,“我每次出門都是坐車,沒有自己走過。”

許久不說話,他發音生澀。

“就是坐車好歹也記住點吧?”

水汪汪的大眼可憐兮兮,毛茸茸的腦袋搖搖,卷卷的睫毛忽閃忽閃,粉嫩嫩的小模樣萌死個人。

“賣萌無恥……”陳君儀捂住臉,不再看他萌噠噠的娃娃臉蛋。

小傢伙咧嘴嘿嘿笑着,一口雪白的小米牙閃閃亮亮,伸出粉嫩的舌頭舔舔她的手背。

朕的皇后是男人 突然溼熱的觸感讓陳君儀觸電似的放下手,棕黑色的眼瞳正對上天真可愛的娃娃臉,還有他伸出半截的、嬰兒身子粉紅色的小舌頭。

女魔頭面色冰冷,絲毫沒有被萌翻,伸出無情的魔爪揪住他的舌頭拽下!

“唔——”從喉嚨根部發出淒厲的慘叫。

陳君儀鬆開手一巴掌將他扇翻在牀上,惡狠狠壓上去:“屁大點兒的娃娃,再引誘小心姐姐我吃了你!”

他捂住生疼的嘴巴,眼淚順着眼角滑落,美的像藍天上飄落的羽毛,驚鴻翩躚。卷卷的長睫毛沾染水晶淚花,在陽光下閃爍着誘人的璀璨,就像不小心墜落凡塵的天使,帶着禁慾的蠱惑。

“漂亮姐姐,我喜歡你。”和萌噠噠的娃娃臉一樣,他的聲音甜的要命。配上小狗狗似的懵懂眼神,純淨的仿若嬰兒。

陳君儀居高臨下淡淡看着他:“我也喜歡你。”

葡萄大眼瞬間錚亮,鋪了漫天的星星似的閃耀,他激動的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真、真的嗎?”

懵懂的他對情愛並沒有確切的體會,他只知道漂亮姐姐很漂亮,他很喜歡。可是這份喜歡究竟是什麼他不知道,只知道是喜歡罷了。

而剛纔聽見她類似告白迴應的話,他的心臟強烈收縮跳動。陌生的情緒導電似的立即傳送到大腦,他僵硬着四肢,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她說……她喜歡自己?

真的喜歡自己?

陌生的狂喜佔據心臟,他的嘴脣顫抖着,不能表述內心陌生的激動感受究竟是什麼。爲什麼,會有這種不同的情緒?和爸爸媽媽說喜歡的時候不一樣的情緒?是什麼?

“明天開始你跟着蔣麗月學習一些簡單的招式。”陳君儀拍拍他的腦袋。

小傢伙還被她壓在身下,黑漆漆的葡萄大眼直勾勾盯着她,滿含希冀:“漂亮姐姐說喜歡健伊,對嗎?”

“對。”她微笑:“我喜歡你。”

“那你能親親健伊嗎?”媽媽說喜歡爸爸的時候總愛親親,他也想她那樣親親自己。

對上萌娃的純淨的大眼,陳君儀第一次覺得自己聖潔。純粹對美好事物的喜歡,對可愛小弟弟的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