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聞言我開始搜索意識,很快便找到那段修煉功法,因爲我修煉的魔皇經,所以在一開始小黑傳給我時,並未在意這個功法,此時卻不得不好好研究一下。

“這是什麼功法?怎麼如此奇特!”我按照上面所述運行了一遍這個功法,卻發現體內的黑暗之力居然有稀釋的跡象,遂忍不住發問。

小黑則是回道:“主人,你躍入池內,便可知曉!”神色間似乎充滿神祕,這要不是已經和他簽約了契約,恐怕我都會以爲他又有什麼陰謀!

轉輪王這時看了看小黑,眼中精芒一閃,可卻並未多言,甚至這次都沒阻攔我,就這麼看着我躍入池內。

我剛一躍入池內,就發現水銀居然彷彿活了一般爬上我的身子,漸漸的居然就要淹沒我,小黑這時喊道:“主人,快運行功法!”

我聞言立馬閉目運行功法,不在聞身外事,體內則發生着巨大的變化,一股股銀白色力量鑽入我的體內與體內的黑暗之力形成鮮明的對比。

銀白色力量與黑暗之力在我體內居然進行了角逐,但黑暗之力終究是先來者,開始逐漸的轉化銀白色之力,但銀白色之力彷彿無止盡一般,源源不斷的進入體內。

但此時黑暗之力也越來越多,銀白色之力則被轉化越來越多,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了體內力量膨脹到我無法再承受,而銀白色力量也不在轉化成黑暗之力,我知道我已經達到了瓶頸,不能在強行吸收。

我的身子此時呈現一個奇特的景象,一陣黑氣和一陣銀白色之氣糾纏在一起,在觀看的轉輪王見狀驚道:“神力?這是神力?”

小黑聞言看向轉輪王,點點頭道:“沒錯,這便是神力!”

“你究竟是誰?怎麼會出現在妖界?”轉輪王終究不是我,他對於六道中的事知道的比我多,一個能擁有如此澎湃神力的人,豈會是無名之輩?

小黑聞言臉上露出惆悵之色,道:“曾經已成雲煙,我此時便是小黑。”

“小黑!”轉輪王喃喃的唸了一遍,隨後看着小黑道:“不管你曾經是誰,希望你不要有加害大王的心,否則你會真正的成爲雲煙!”

小黑聞言看向轉輪王,雖然他修爲已不在,可他的見識還在,笑笑道:“你不也是有祕密的人嗎?”

方纔轉輪王解開麒羊禁錮那一霎,小黑就已經明白了在我意識海內的那股禁錮之力不屬於我,而是眼前這個面目嚴肅的威嚴男人。

“啊!”

就在這時,我一聲長嘯,身體內的力量節節攀升,直至達到無法再增長,我一飛沖天躍出水銀池子,落在高臺上,看着小黑和轉輪王,狂笑不止!

我的笑聲打斷了轉輪王和小黑的談話,轉輪王看着此時的我,眼中露出異樣的目光,而小黑則是嘆息的道:“主人,你要是度過天劫,力量絕對不止增加這些!”

“無妨,大不了待我度過天劫後,在來這裏修煉便是!”我聞言毫不在意的笑道,整個地宮現在都是我的,我還不是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小黑啊,你應該有一些強大的法寶吧?”

小黑聞言則是尷尬的搖搖頭,我見狀臉上笑容立馬收了,不滿的道:“我說小黑,我現在可是你主人,難道你還藏私?快點,給我把法寶拿出來!”

小黑見我此時一副無賴的模樣,無奈的道:“主人,那場大戰,我所有的寶貝都已經損壞,遺落在宇宙中,現在唯有這麼一座飛行器!”

“還是個殘次品!”

我忍不住接了口,心中很是不滿意,不過我也沒有懷疑小黑的話,他現在小命都掌握在我手中,他如何敢騙我?

只是聽到沒有寶貝,我心中難免有些失望,然後看了看麒羊,又看了看七彩,然後對轉輪王道:“轉輪王,這麒羊現在修爲已經不低,本魔皇便贈與你當坐騎,如何?”

“謝大王!”

轉輪王微笑的說完,而麒羊則是鄙視的看了我一眼,嘀咕道:“明明我就是被他制服的,現在還要你來送?”

“嗯?你說什麼?”

我聞言看向麒羊,麒羊見到我的目光嚇的一哆嗦,雖然我實力不如麒羊,可我好歹也是這裏所有人的頭!居然敢鄙視我,真是不拿豆包當乾糧!

“沒什麼,我是說,主人您老英俊瀟灑,英勇不凡,卓爾不羣,修爲蓋世,我願意聽憑主人的吩咐!”

這麒羊也是一個有趣的獸,這一通馬屁拍下來,拍的本魔皇是舒服無比,看着麒羊眼神也和善了許多,故作威嚴的道:“麒羊啊,孺子可教啊!”

“主人,我不能逗留在外太久,可否允許我進入你的意識海?”小黑這時忽然道,我聞言點點頭道:“既然這樣,你便進來吧,我們也要離開這裏了。”

小黑聞言便化作一道銀光進入了我的意識海中。

待小黑進入意識海,小黑便告訴我如何直接傳送離開地宮的方法,我也沒有在地宮多坐停留,與轉輪王各自騎着七彩和麒羊離開,回到岩漿上面。

“轉輪王,我決定不直接傳送出去!”我看着龐大的地宮,嘿嘿一笑道:“我們之前一路敢來這最深處,確是錯過不少地方,我決定去搜刮一番!”

“大王決定就好!”

轉輪王沒有拒絕,實際上我也知道他不會有任何意見,我對他說也是出於對轉輪王的尊重。

接下來的時間,七彩載着我和轉輪王,麒羊在地宮展開了搜刮,一路上萬獸臣服,凡是地宮之中的妖獸,在見到麒羊後都是匍匐在地,任由我們進入他們的巢穴。

只是很可惜,他們都沒有什麼像樣的寶貝,這讓我氣憤不已,最後不得不提前離開地宮。 “啊!重見天日!”

我和轉輪王出了地宮,沐浴在妖界的陽光下,那種舒爽不亞於憋了一夜的激流,甚至直追趴在婷婷身上那一霎的顫抖!

可還沒等我舒爽夠,剛纔還豔陽高照的天空瞬間出現一陣烏雲,大大的太陽被完全遮蔽,一陣陣雷鳴聲響起。

“臥槽!”

我看着漸漸接近的烏雲以及聽着轟鳴聲,纔想起天劫,這他媽不是衝着老子來的吧?看着天空凝聚的巨大劫雲,吧嗒吧嗒嘴,暗暗吞口水,這次的劫雲比我前幾次的都要濃厚,可想而知接下來我要被轟成什麼樣!

“大王,劫雲已經凝聚,你要做好準備!”

轉輪王這時也幫不上什麼忙,畢竟渡劫不比其他,不過轉輪王說完卻看向麒羊,麒羊見到轉輪王的眼神點點頭,現在唯有麒羊的天賦神通可以幫我渡過天劫。

我見狀搖搖手,看着天空的劫雲道:“那個麒羊暫時先不用出手,我倒要看看這天劫到底有多兇猛,等我要是真的支持不住,你再出手!”

“是,大王!”

麒羊說完便往後退去,而轉輪王肩膀上站着七彩早已退走,劫雲下我傲然而立,這一刻我心中升起一股,睥睨一切的感覺,什麼劫雲?在我眼裏全都土雞瓦狗!

“轟轟轟!”

帝少的溫柔陷阱 我剛想到這裏,突然劫雲上急速劈下一道粗如手臂的雷霆,幾乎一眨眼雷霆便擊在我的頭頂,一陣黑煙從我的頭頂升起,我吐了口煙,劇烈的疼痛讓我清醒過來。

“臥槽尼瑪!居然也不打聲招呼,還好老子修爲夠深厚,要不然還真被你劈死了!”我跳着腳指着劫雲大罵,而暗中卻已經凝聚全身的力量做準備。

劫雲彷彿被我方纔的破口大罵激怒了,第二道,第三道雷霆相繼而下,不過已經做好準備的我,一飛沖天手中的蕩天困神戟已經擊出,兩道雷霆被我瞬間變劈散!

我落下那剎那忍不住不屑的想,第四重的天劫也不過如此麼!可我思緒還未停,第四道雷霆又已經出現,這次的雷霆比前三道都要粗的多,光看其的威勢便已經足夠驚人。

這道劫雷此時還沒有完全脫離劫雲,彷彿在聚集力量,我此時也不敢再託大,身上的黑暗之力瘋狂的運轉。

“轟隆!”

第四道雷霆終於掙脫劫雲的束縛,一道粗如水桶的巨大雷霆出現在我的眼中,空氣都被雷霆的力量所扭曲。

“給我破!”

我一衝而上,全身的黑暗之力灌注在蕩天困神戟上與雷霆在空中相撞,巨大的力量產生的撞擊將我狠狠的砸落地上。

“砰!”

我整個身子砸入地上,一個人形大坑出現,而天空的雷霆也已經消散,我努力的爬出,擦拭掉嘴角的鮮血,持蕩天困神戟的手則還在發抖,由此就可以想到方纔我承受多大的力量。

“恭喜大王,成功渡過天劫!”

轉輪王和麒羊快步衝了過來,而七彩則是在我頭頂飛旋,我聞言眼中露出喜色,原來天劫已經渡過,天上的劫雲也在漸漸消散。

“媽的,什麼狗屁天劫,就這麼點威力,本魔皇還沒有出全力呢!”由於天劫已經渡過,本魔皇自然要鄙視一番,當然也不忘吹牛逼,可是下一秒我就驚愕了。

“臥槽,怎麼回事?”

“不好!大王,你的天劫還沒度完!”

我呆呆的看着天空的劫雲居然又重新凝聚,而且威勢比之前還要強的多,這時意識中傳來小黑的話語,“大王,快運轉我教你的功法,用體內還沒消化的力量對抗!”

聞言我沒有絲毫猶豫,這他媽可是生命攸關,方纔那雷霆已經消耗我大半的力量,若此時在來一道,天知道我要不要回老家!

我按照小黑的話運轉功法,就發現體內本已經消耗大半的力量飛速回升,不停的攀升,攀升,攀升,居然達到了第五重的臨界點!

這一下我便明白了爲何天劫去而復返,我剛還以爲是因爲我的罵聲引起天劫怒了呢,此時才明白居然是我修爲達到第五重了!

待我恢復力量後,天空中的劫雲中一道比第四道雷霆更加強大的雷霆凝聚而成,面對這道雷霆我居然產生不可抗的感覺,我搖搖頭暗罵了一句,然後昂首看着雷霆吼道:“來吧!”

“轟隆!”

伴隨我的話落,雷霆瞬間劈下,彷彿在懲罰我的挑釁,我又一次飛身而起,可我還沒有與雷霆相遇,麒羊的龐大身體卻出現在空中。

“淨化天炎!”

一道道無形之炎出現在我視線,這夾着毀滅一切的雷霆,在麒羊的天賦神通下居然消耗近一半,麒羊這時看向我道:“大王,快出手,我只能消耗這麼多了,若我在繼續,恐怕會引來更多的天劫!”

聞言我身子一頓便快速接近,蕩天困神戟已經撞在雷霆之上,這一擊比我方纔還要強大,饒是這夾雜毀滅力量的雷霆也終究在我和麒羊的合力之下被擊散。

而我體內的力量也消耗一空,身子就這麼直直的往地上墜落,麒羊見狀飛快的變化人身一把接住我,飛落地上。

“他媽的,居然一次度倆次天劫,恐怕整個六道也唯有我一人吧!”我待落下,便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可我可不敢罵了,我怕在罵來一場天劫,我可就沒現在這麼幸運了!

“大王,放心吧,不會再有天劫了。”

轉輪王看着已經消散的劫雲,陽光已經重新出現在視線中,而我看了看纔算鬆了口氣,還真怕還有,當下對轉輪王和麒羊說了句,我便就地運功恢復力量。

我這一運功立馬發現一件怪事,我體內的力量居然變了,我發現我體內此時不在只是單純的黑暗之力,居然還有銀白色的力量與黑暗之力形成一個循環。

“大王,恭喜你已經融合了神力!”

我正在詫異時,意識中傳來小黑的恭喜話語,我則不解的用意識問道:“神力?你是說這銀白色力量是神力?”

“當然,這是我當年稀釋出來的神力,本以爲你吸收了之後會融合你體內的力量,卻不想你體內的黑暗之力也很是奇特,居然可以與神力相抗衡,更是在之前吞噬了不少神力!”

小黑的話一出,我便大吃一驚,我沒想到這些力量居然是神力,不過隨後我一想到小黑當年的強大,也便釋然了,只是我不解的道:“爲何這兩股力量可以共融?卻不能變成同一股力量?”

“你現在的修爲不足以讓他們徹底融合,等你修爲逐漸強大,他們便會都轉化成一股力量,獨屬於你自己的力量!”

小黑的話讓我不由得欣喜起來,遂不在與小黑多說,開始運轉功法恢復體內的力量,可修煉一段時間後,我驚奇的發現黑暗之力在恢復,可是神力卻沒有恢復。

“小黑,爲什麼銀白色力量沒有恢復?”

我不明白,可小黑應該明白,遂我用意識對小黑道。

“你方纔運行的功法,不是我教你的,你若想恢復神力便按照我教你的功法運行,自可吸收一切力量轉化成神力。”

我聞言忙又按照小黑所教的功法修煉,果然如小黑所說,銀白色力量正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在增加,只是這速度也太慢了!

修煉了一會見效果甚微,也就不練了,要不然照這麼恢復下去,說不定要恢復到何年何月呢!想到這,我便從修煉中醒轉,一睜眼便見到此時已經天色暗了下來,想來我已經修煉了接近一天時間。 “你醒了,大王。”

轉輪王見我醒來便問候,我伸個懶腰,左右沒有看到麒羊和七彩,遂問道:“麒羊,七彩去哪裏了?”

“天劫過後,有一個生活在附近的妖族部落來過,他們看我們不是妖族,便想搶奪寶物!!”轉輪王說到這裏,我就已經明白了,心中忍不住陌陌的讓那些妖族節哀!

不用說,麒羊和七彩肯定是追擊去了,至於爲何這追擊這麼久,我和轉輪王就誰也不清楚了,不過也有一定可以肯定,那便是有麒羊在,七彩絕對不會有什麼危險。

果然,我思想還未停止,一道七彩光影由遠及近,漸漸露出七彩龐大的身軀,不得不說在造型上,七彩要比麒羊華麗的多!

“大王,你醒了。”

麒羊已經能幻化人形,所以說話時也是口吐人言,但七彩則不行,他距離妖皇都還有一些差距,更不用說幻化人形了。

“嗯,怎麼去的那麼久?有什麼發現?”

麒羊見我發問,恭敬的道:“也沒有什麼特殊的,就是一個小部落,這個妖族部落最強者也就與七彩相差不多,只是那裏有很多美食,一時貪嘴,回來了晚點!”

“啼!”

七彩這時啼叫了一聲,我聞言則是雙眼一亮,忙問道:“美食?你沒帶回來些?”

“呃!沒有!”

麒羊一愣便回答,我聞言沒好氣的道:“你這樣不對啊,麒羊,我告訴你,我們是一個團隊,團隊知道是啥不?團隊就是有一口飯大家一起吃,當然了,我是你們的大王,有這好事你怎麼不早回來說?”

“這個…”

看着麒羊窘迫的樣子,我意識裏突然出現七彩的傳遞的信息,聞言我勃然大怒,指着麒羊道:“好你個麒羊,居然酒後亂性!”

麒羊聞言嚇得忙跪倒在地,連連告罪,原來這個麒羊數萬年沒有見過女性妖獸,今日和七彩追擊妖族時,在妖族部落喝了些酒,隨後居然酒後亂性,把一個妖族的女性給那個啥了!

“咳!”

我咳嗽一下表現的威嚴,對着麒羊道:“行了,你的罪就先放着,這便於我去一趟那妖族部落,這你都給人家妖族姑娘睡了,總得有點表示!”

“啊?”

麒羊聞言怔怔的看着我,我見狀道:“看什麼?走!”說着我便一躍上了七彩的背部,轉輪王則是搖搖頭笑笑也上了七彩背部,麒羊還是在轉輪王提醒下才上來。

“虎丘部落。”在妖族中就相當於人族偏遠的一個小山村一樣,整個部落裏也不過數百妖族,但有一點,這個部落大部分都是虎妖,夾着着少數的其他妖族,甚至還有那麼幾個人妖!

何爲人妖?那便是人族妖族功法,最後成爲不人不妖的存在,當然在妖界中人妖還是比較少見的,畢竟修成人妖不人不妖的很是難看。

至於爲何這個部落在麒羊和七彩的追擊下仍然存在,原因便是麒羊和七彩雖實力不俗,奈何沒有出過地宮,對於外界一無所知。

虎丘族族長見到麒羊和七彩實力強大,便立馬跪地求饒,奉上好酒好菜,這麒羊本是何七彩商量吃飽喝足在屠村,想的是好,可誰曾想到這麒羊喝完酒,就把族長的女兒給睡了!

麒羊清醒過來後,這還怎麼下手?便和七彩悻悻而去!

“虎丘族,族長,虎力恭迎幾位大人!”

虎力是一個身軀魁梧的中年虎妖,其臉部則是遍佈虎紋,看着倒是怪嚇人的,老子看了一眼便懶得看了,遂看向虎力身旁一個虎族女孩,這虎族女孩身材很是火辣,比大多數人族女孩都要好的多,就連婷婷都稍有不及。

可我這一直往上看,待看到那張虎頭的時候,瞬間感覺胃部開始劇烈翻滾,在順着虎族女孩的目光看向麒羊,卻見到麒羊這貨居然滿面羞澀,而虎族女孩則顯得坦然的多!

“沒出息!”

我心中忍不住罵了句,罵歸罵,還有正事要辦,我對虎力道:“虎力啊,我這小弟雖說做出了比較不妥當的舉動,啊,這個,但是男人嘛,喝了酒,啊,難免的,啊,會出現一些,啊 ,走心的舉動,啊哈,你能明白不?”

天價媽咪:總裁爹地超能幹 “呃!”

虎力雖說實力也很強悍,但面對我們這個一個超強隊伍,他面上雖然強自鎮定,可是心中卻一直忐忑不安,其實聽到我這頗具官方的話語,讓他的虎頭懵了。

我看着虎力那一副茫然的表情,我心中暗暗爲這個虎丘族的族長智商打了個差!隨後我便直白一點說道:“我是說,你的閨女被我的小弟睡了,我這個人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既然如此,那麼你閨女便嫁給我的小弟,如何?”

“啊?”

虎力聞言又懵了,看的我眉頭皺起,緩緩的道:“怎麼?你不願意?”

“啊,不,不,不!”

虎力終於回過神來,原來在他心中以爲我是帶着人來屠村呢,可卻被我方纔的一番話語弄愣了,此時才緩過神來,明白我是帶着麒羊來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