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霄山是一座海撥超過三千米的山峯,因爲山頂部分常年雲霧環繞而得名。也正是因爲常年有云霧的關係,所以雲霄山的頂部非常容易迷路。你記住,進入雲霄山以後,就沿着山道走,即便山道上有阻礙,也不要爲了隱蔽選擇從別的地方上山,因爲那樣反而更加容易讓你迷路。”

“……我記住了。還有嗎?”韓宇點頭問道。

“還有就是你這次去要面對的對手。具體的情報我沒有,我只知道在雷神剎帝利的身邊,有四神使相伴,無論剎帝利去哪,四神使都會跟隨。你既然要去雷神殿,到時候必然會和那四神使相遇,你可千萬不要大意。那四神使具體實力我不清楚,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沒有一個是善茬。”

“……你告訴我這些的目的是什麼?”韓宇聽完以後,忍不住問菲利浦道。

菲利浦聳了聳肩答道:“算是賭一把吧。當狗當久了,想看看有沒有機會把拴在脖子上的鐵鏈給掙斷。不過我膽子小,不敢自己去掙,所以只好把希望寄託在你和你的同伴身上了。”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多謝你告訴我這些。”韓宇聽完以後對菲利浦躬身行了一禮,轉身離去。就在韓宇離開沒多久,菲利浦的莊園內有一名僕人悄悄的從後門離開,直奔貝爾加德的住處跑去。

“哈哈……好,非常好,你這次幹得不錯,繼續努力。來人,帶他下去領賞。”得到稟報的貝爾加德十分高興的說道。

“多謝大人賞賜。”被賞的人千恩萬謝的下去領賞了。

貝爾加德滿面笑容的坐回椅子上,腦子裏開始計劃如何利用現在知道的事情給自己爭取到最大的利益。沒想到菲利浦竟然有了退隱的意思,不過他難道不知道,海盜這一行可是進來容易,出去難。“也罷,就用他的人頭來爲我的前程鋪路吧。”貝爾加德心中暗道。

告密這種事情宜早不宜遲。萬一等事情發生以後再去稟報,那就跟放馬後炮沒什麼差別,不僅等不到好處,還有可能挨批。越早說,等到事情發生以後就越能顯示出自己告密的重要性,那好處還不是滾滾而來?

想到這裏,貝爾加德當即帶着幾名得力的手下出門直奔雲霄山雷神殿。 絕色魅惑:前夫請站邊 那裏自己曾經有幸去過,所以路自己還記得。

等到貝爾加德帶着幾名手下急匆匆感到雲霄山山底的時候,看到了一個自己不想看到的人,薩利斯。

“你來這裏做什麼?”薩利斯皺眉問貝爾加德道。

“喲,沒想到你薩利斯變成雲霄山的守山人了。我沒時間跟你廢話,快去通報大人物,就說我有重要情報要稟報。”

“就你?還重要情報?”薩利斯不相信的說道。

“少廢話,耽誤了大事,你承擔不起,快去稟報!”貝爾加德沒好氣的喝道。

見貝爾加德態度惡劣,薩利斯無所謂的聳聳肩,回到臨時搭建的聯絡室開始聯絡雷神殿,把貝爾加德的到來報告了上去。沒有一會的工夫,雷神殿的答覆就到了。

“你貝爾加德一個人上去,其他人留在山下。”薩利斯面無表情的對貝爾加德說道。

貝爾加德點點頭,對身後的手下吩咐道:“你們留在山下,都規矩點,大人物喜歡安靜。要是惹了大人物不高興,我也保不住你們。”得到貝爾加德的叮囑,跟着他來的幾人連忙點頭表示自己記住了。

“成了,少廢話了,趕緊上去吧。”薩利斯在一旁出生催促道。

貝爾加德橫了薩利斯一眼,不屑的冷哼一聲,邁步上山。海撥三千米以上的山峯,等貝爾加德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已經累得氣喘吁吁,兩條腿就像被灌了鉛一樣,有些邁不動了。

“歇一會吧。”貝爾加德走到山路旁的一塊巨石上坐了下來,準備休息一會再繼續爬山。只是還沒坐一會,就聽山上傳來一陣鈴鐺聲,貝爾加德擡頭一看,就在一片雲霧中,一個人影正在接近。貝爾加德連忙站了起來,只不過由於兩腿無力,這猛地從石頭上跳下來,一個沒站穩,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而且還好死不死的跪在了那個從山上走下來的人影的面前。

“不用那麼客氣的。”人影笑呵呵的說道。

貝爾加德一聽這話突然心中大怒,擡頭就要喝罵,不過當他看清來人是誰以後,到嘴邊的話立刻就變成了問候,“參見大人,勞動大人親自來接,是小的的罪過。”

“不用在意,雷神大人知道你腿腳不便,爲了避免耽誤事情,所以特意命我來接你上山。我們走吧。”來人笑呵呵的對貝爾加德說道。

“是,是,大人先請。”貝爾加德連忙答道。

面對眼前這人,貝爾加德可不敢有一絲的不恭敬。笑面虎就是這個人的綽號,是剎帝利麾下四神使之一。別看這人現在一臉笑眯眯的,但是一旦翻臉,那他殺起人來也是六親不認的。

“不用那樣客氣,我們上吧。”笑面虎伸手一把抓住貝爾加德胳膊說道。

還沒等貝爾加德拒絕,貝爾加德就感到眼前的景物在快速的後退,隨即醒悟過來,不是那些景物在後退,而是自己正在笑面虎的拉扯下飛快的前進。

一刻鐘後,貝爾加德被笑面虎半拖半拽的帶到了雷神殿前。笑面虎鬆開貝爾加德胳膊提醒道:“把衣服整理一下,然後跟我進去見大人。”

“是,是。”貝爾加德一面答應一面飛快的整理自己有些凌亂的衣服。

進入雷神殿,穿過大廳,來到雷神殿的後花園,貝爾加德見到了自己要見的雷神剎帝利,同時也看到了韓宇的妹妹韓夢馨。

“見過大人。”貝爾加德上前躬身行禮道。

“免禮。聽薩利斯說,你有重要情報要向我稟告,說吧。”剎帝利慢條斯理的對貝爾加德說道。 “這個……”貝爾加德一臉猶豫的看了坐在一旁的韓夢馨一眼,沒有繼續說下去。剎帝利見狀微微一笑,說道:“沒有關係,有什麼就說吧。”

“是。”貝爾加德答應一聲,開口說道:“小的剛剛得到消息,那個菲利浦有意脫離大人的控制,將雷神殿的消息告訴了韓宇。”

“嗯,還有嗎?”

沒有想象中的雷霆之怒,貝爾加德反而有些麻爪了,原本路上想好的詆譭菲利浦的話也沒敢說出來,只是老實的點頭說道:“就這些,雖然我知道那個韓宇就算來了雷神殿也改變不了什麼,但是身邊突然飛來一隻嗡嗡叫的蒼蠅……”

“呼~”一個茶杯飛了過來,貝爾加德連忙躲開。剎帝利見狀哈哈大笑道:“韓夢馨,冷靜點,貝爾加德的比喻我覺得還是挺恰當的。”

“哼,我的哥哥,絕對不會輸給你。”韓夢馨見好就收的放下手裏的另一個茶杯冷哼道。

剎帝利聞言一臉戲虐的說道:“是嗎?那我倒要拭目以待了。”隨即對貝爾加德說道:“這件事你做的不錯,繼續監視菲利浦吧?如果他還有什麼異動,記得及時來告訴我。不過在我沒有下達命令之前,你最好收斂點,我不希望雷電海盜團分裂,你的明白?”

“明白,小的明白。”貝爾加德連忙點頭哈腰的答道。

“嗯,下去吧。”剎帝利擺擺手,讓人帶貝爾加德下去。隨後對先前帶貝爾加德上山的四神使之一說道:“洛杰特,去把其他神使找來。”

“是。”神使洛杰特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不一會的工夫,以洛杰特爲首,剎帝利麾下四神使到齊。在來的路上其他神使已經從洛杰特那裏知道了事情的緣由,所以也不需要剎帝利再費口水,其中一名身材肥胖,身穿黃衣的神使開口問剎帝利道:“大人,你準備吩咐我們做什麼?”

“不要那麼着急,埃爾斯。對於我們來說,那個韓宇只不過是只小老鼠,難道你就不想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有趣一點嗎?”剎帝利微笑着反問道。

“大人的意思是?”埃爾斯低聲問道。

剎帝利面帶微笑的答道:“我想玩個遊戲,只是不知道你們幾位願不願意陪我一起玩?”

四神使聞言相互看了看,齊聲答道:“不知道大人準備玩什麼?”

“呵呵……難得有人敢對雷神殿發起挑戰,我想要給那些挑戰者一次機會,讓他們和你們來一場公平的決鬥。當然,如果你們不小心幹掉了他們,那也是他們運氣不好,事後我是不會怪你們的。”

“那我們的獎勵是什麼?”

“……這個女人怎麼樣?”剎帝利隨手一指旁邊的韓夢馨問道。

四道目光落在韓夢馨的身上,讓韓夢馨感到前所未有的恥辱,相信任誰被別人當貨物一樣看待,心裏都會不爽。

“不錯,那我就先謝謝大人了。”埃爾斯率先向剎帝利道謝道。

“埃爾斯,誰最後獲勝還不一定呢,你不要那麼早就下結論。”洛杰特開口對埃爾斯說道。

“呵呵……這還有說嗎?最後的勝利一定是我的。”埃爾斯笑呵呵的答道。可惜他的勝利宣言卻得不到其他三神使的認同。其中一位身穿藍色長服的女人陰森森的說道:“看來埃爾斯是想在和那些挑戰者戰鬥之前,先跟我們來一場友誼賽啊。”

“赫弗,你一個女人來湊什麼熱鬧?”埃爾斯不滿的叫道。

“哼,誰說女人就不能玩女人了?”赫弗冷哼一聲答道。

“好,回答的很精闢。”剎帝利大聲叫好道。

等到剎帝利開口,四神使總算是停止了爭吵,剛纔有些得意忘形,差點惹來剎帝利的不快,還好剎帝利此時的心情不錯,沒跟自己這些人計較。

看到四神使很識時務,剎帝利滿意的笑了笑,對四人開口道:“既然你們都不反對,那我們就來安排一下出場順序吧。誰先來頭一陣?”

“我。”

“我。”

埃爾斯和洛杰特幾乎同時答道。

“哼,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心裏的算盤,無非是想要一個人把那些挑戰者全部幹掉,門都沒有。大人,屬下建議,在安排出場順序的同時也要規定比賽的人數。大人既然打算給那些挑戰者一個機會,那就每個神使戰鬥只能選一個對手。當然如果那些挑戰者不願意,想要以數量取勝,那單說。”赫弗鄙視了一番埃爾斯和洛杰特後對剎帝利建議道。

剎帝利聞言點頭道:“這個建議倒是不錯,那就按照赫弗的建議辦吧。諾瑪斯,你怎麼不說話?”

隨着剎帝利的問話,其他三神使的目光也落在了諾瑪斯的身上。就見諾瑪斯聳了聳肩,無所謂的說道:“我的本事可沒有埃爾斯他們三個那麼大,單打獨鬥我可不行。所以這個大人提出的遊戲,我退出。”

剎帝利聞言微微一皺眉,隨即釋然的說道:“也罷,既然是遊戲,你如果不想玩那就當個旁觀者吧。”

“旁觀者到不用,我想要當個邊裁,防備那些挑戰者不走尋常路來雷神殿。”諾瑪斯隨即請求道。

“隨你。”剎帝利答了一聲後對埃爾斯等人說道:“那我們就來商量一下在接下來的遊戲裏,我們要用什麼方式來歡迎那些挑戰者吧。”

等到諸事商量完畢,埃爾斯等人分頭去準備以後,一直冷眼旁觀的韓夢馨終於忍不住問剎帝利道:“剎帝利,你就那麼有自信可以打敗我哥?”

“呵呵……韓夢馨,教你一個道理,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世界,我比你哥強,所以我可以決定你哥還有你的命運,而你哥,要麼順從我,要麼被我毀滅。”剎帝利微笑着對韓夢馨說道。

“……”韓夢馨一言不發,只是眼神依然不屈的看着剎帝利,讓剎帝利見了微笑着搖搖頭,“你跟你哥還真是兄妹倆,都是那麼的不認輸。說好聽點叫堅強,說難聽點就是不見棺材不死心。”

“如果你從小時候開始就必須什麼事情都要依靠自己,沒有人來幫你,那你也會變得很堅強。”韓夢馨一字一句的答道。

韓夢馨的回答讓剎帝利沉默了下來,最後擺了擺手,吩咐旁邊伺候的人送韓夢馨下去休息。

“最後問你一個問題。”臨出門前,韓夢馨回頭問剎帝利道。

剎帝利點點頭,就聽韓夢馨問道:“你會殺了我哥嗎?”

“……如果他一直不願屈服,我會。”

“……謝謝你的誠實。”韓夢馨向剎帝利道了聲謝,轉身離開。剎帝利靠在座椅靠背上,喃喃自語道:“都是孤兒嗎?”話音剛落,剎帝利突然出人意料的給了自己一巴掌,同時心中暗道:“剎帝利,收起你那點無聊的同情心。弱小是種罪,活該被人欺負,不值得同情。你要強大起來,爲了不再被人欺負,無論誰敢阻礙自己前進的腳步,都是殺無赦!”

雷巢,韓夢馨所開的診所內

因爲菲利浦的關係,寧平和石八方來跟韓宇匯合。知人知面不知心,爲了給自己留條後路,勇氣號上的林珂和菲爾德沒有出現,她們已經駕駛着勇氣號躲進了雲霄山附近,當然是利用了勇氣號上的變色龍系統,可以說現在雷電海盜團還以爲勇氣號在雷巢以外活動。

“怎麼樣?查清楚雷神殿的具體位置了嗎?”寧平一進門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點頭答道:“查清楚了,雷神殿在雲霄山上。”

一聽雲霄山三個字,石八方脫口說道:“雲霄山?不會那麼巧吧?”

“怎麼了?”韓宇連忙問道。

寧平見狀在一旁解釋道:“勇氣號就藏在雲霄山附近。”

“啊?怎麼藏那去了?”韓宇納悶的問道。

“沒辦法,那裏是最適合藏身的地點嘛。反正已經藏那了,就不用再轉移隱藏地點了。等救出了你妹妹韓夢馨,正好直接從那裏上船離開這裏。”寧平聳聳肩答道。

韓宇見狀也沒有再說什麼,接着就把從菲利浦那裏得到的情報告訴了寧平和石八方。等到除了剎帝利那個對手之外還有一個號稱四神使的四個傢伙,寧平和石八方都皺起了眉頭。

原本對付一個就有些夠嗆,現在突然又要對付四個,雖然那四個可能要比剎帝利要容易對付一些,不過,那也是相對的啊。

眼見寧平和石八方不再言語,韓宇開口說道:“總之我得到的情報就是這些,剩下的就是救人,我明天就準備上山,你們有什麼打算?”

“廢話,我們是同伴,你既然要上山,我們當然要跟着。”寧平翻了個白眼答道。一旁的石八方也開口說道:“不過我們的對手一下子從一個變成了五個,我們必須要計劃一下,以免到時候救人不成還把自己給搭了進去。”

“砰~砰~砰~”敲門聲打斷了張嘴想要說話的韓宇。閉上嘴的韓宇見寧平和石八方上了樓,起身走到門口打開了門,一見來人,臉色頓時一沉,“你來做什麼?”

薩利斯面無表情的答道:“我來送信。” 薩利斯是個很倒黴的人。自小時候懂事開始,薩利斯就爲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目標,出人頭地。並且在發現無法通過正途實現這個人生目標以後,立刻毫不猶豫的加入到了海盜隊伍中。辛辛苦苦的在雷電海盜團幹了幾年雜役以後終於抓住了一次機會,進入了海盜團團長菲利浦的視線,得到了菲利浦團長的賞識。而就在薩利斯感覺自己的人生目標終於有了實現可能的時候,他卻悲哀的發現,自己所在的雷電海盜團竟然是別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是見不得光的。什麼是出人頭地,不說什麼名動天下,至少也要能夠衣錦還鄉。可現在,薩利斯卻悲哀的發現,自己好像一輩子都沒有了出頭之日。

而在剎帝利向自己伸出橄欖枝的時候,薩利斯是想要點頭答應的,只不過當時菲利浦團長也在場,薩利斯沒辦法讓自己像貝爾加德那樣無恥,所以只能違心的拒絕了剎帝利的招攬。不過在之後剎帝利的又一次祕密見面之後,薩利斯毫不猶豫的投靠了剎帝利。只爲了出人頭地四個字,可這四個字好像註定和自己無緣,在按照剎帝利的命令將韓夢馨給帶到雷神殿以後,自己卻變成了雲霄山的守山人,這個結果可不是薩利斯想要的。只是到了這個時候,薩利斯已經沒了後路,一旦自己膽敢背叛剎帝利,剎帝利是絕對不會饒過自己。

韓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色變換個不停的薩利斯,皺眉問道:“你帶來什麼消息?”

“是剎帝利要我帶給你的一個口信……”薩利斯沉聲答道。

……

聽完薩利斯所帶來的話,韓宇沉默了片刻以後對薩利斯說道:“你回去吧,告訴剎帝利,既然他想要玩,那我就陪他玩玩好了。 校花的透視高手 告訴他,對我妹妹好一些,如果讓我發現他讓我妹妹掉了哪怕一根頭髮,我也不會跟他善罷甘休。”

“你有那個本事嗎?”薩利斯鬼使神差的刺了韓宇一句後,轉身就走。

“站住!”

“怎麼?惱羞成怒了嗎?”薩利斯轉身問道,同時全神戒備,謹防韓宇突然發難。

“哼,我沒興趣找一條走狗麻煩,只是想要問你一句,你這樣活得累不累?”說完這句話,韓宇猛地關上了房門,把薩利斯扔在了門外。

看着緊閉的房門,薩利斯呆立了片刻,最終輕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一步錯,步步錯,等到自己醒悟想要回頭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走的是單行線,只能前進,不能後退。

沒有再去管薩利斯在想什麼,韓宇上了二樓把從薩利斯那裏聽到的消息告訴了寧平和石八方。對於剎帝利的提議,寧平和石八方並沒有表示反對,畢竟韓夢馨在對方手裏,這件事從一開始韓宇他們就處在被動的位置上。不過如何打贏這場看起來不怎麼可能贏的戰鬥,這就成了韓宇等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打開聯絡器和勇氣號取得聯繫以後,韓宇一行五人開始討論了起來。最終五人決定,林珂和菲爾德待在勇氣號上原地待命,寧平和石八方跟着韓宇參加這次剎帝利在雲霄山舉行的“友誼賽”。

萬幸剎帝利沒有規定比賽的時間必須是明天,所以韓宇等人還有幾天的準備時間。從今天得到菲利浦的情報可以推測出,雷巢並不是鐵板一塊,雖然菲利浦也不足可信,不能指望他和剎帝利進行正面對抗,但是爲韓宇等人提供一些有限的幫助想必還是可以的。

次日清晨,韓宇再次造訪了菲利浦的宅院,這次是悄悄的進入,沒有讓人發現。剎帝利可以那樣準確而又及時的發現韓宇的動向,讓韓宇不得不謹慎,要麼就是菲利浦想要做牆頭草,兩頭都下注,要麼就是菲利浦的身邊被安插了剎帝利那邊的眼線。

得到韓宇的提醒,菲利浦很是重視,當即命人查探,結果很輕易的就查到了昨天去給貝爾加德報信的那個下人頭上,其實這也怪那個下人倒黴,昨天一整天,就他一個出過宅院,這還不一查一個準。一開始他還矢口否認,不過在被菲利浦讓人“說服教育”了一番之後,就把自己的底細全部老實交代了。

知道眼前這人是貝爾加德收買的以後,菲利浦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那個下人最終的下場是什麼韓宇並不關心,他只知道在他和他的同伴跟剎帝利手下的四神使作戰的時候,不會有人在他們的背後搗鬼這件事。因爲菲利浦的表情已經告訴了他,貝爾加德的步步緊逼已經徹底激怒了菲利浦。

雷巢與其說是剎帝利的地盤,倒不如說是菲利浦一手打造的,現在有人想要搶奪他辛苦了半輩子的成果,這種行爲已經觸及到了菲利浦的底限。

和韓宇所料的不差,在送走韓宇以後,菲利浦立刻就開始派人聯絡雷電海盜團中忠於自己的力量。小偷還有三個同夥呢,更何況是自己一手帶出來的海盜團。在發出邀請的當天下午,雷電海盜團中有二分之一的實力派人物全部到場。

當他們聽到菲利浦告訴他們的消息以後,頓時怒不可遏,同時也在心裏擔心自己的身邊會不會也有貝爾加德安排的眼線。當即就命人回去調查,結果這不調查還好,一調查以後,二分之一的人裏面,幾乎個個家裏都有貝爾加德安排的眼線,區別只是眼線的多少而已。

羣情激憤,對於貝爾加德的行爲,在場所有人都揚言要給他點顏色看看。不過最終作出這個決定的,必須是團長菲利浦。而團長菲利浦這次也沒有讓他們失望,菲利浦召集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和他們一起對付貝爾加德。雖說有剎帝利罩着你,我們不能把你怎麼樣。但是把你打殘,讓你失去手腳,那還是沒有半點問題的。反正對於剎帝利來說,大家在他眼裏都只不過是只狗而已,而貝爾加德也只是一隻被剎帝利看中的狗。看中的狗被廢了,換一隻不就結了,反正也只不過是一句話的工夫。對於剎帝利看待自己這些人的想法,菲利浦看得很清楚。

於是,一場針對貝爾加德以及他手下的計劃在當晚展開。一時間整個雷巢暗流涌動,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貝爾加德也不是吃素的,在吃了虧以後,立刻便開始了反擊。在他看來,自己的背後有剎帝利撐腰,那些菲利浦身邊的走狗,是不敢反抗的。結果卻出乎了貝爾加德意料,剎帝利對於這件事卻沒有發表任何看法,這個態度,頓時就讓貝爾加德陷入了被動,自己已經和菲利浦全面開戰,這個時候再想要停戰,談何容易?

當然,貝爾加德苦心經營數十年的關係網也不是吃素的,爲了翻身成功,貝爾加德可是在雷巢留了不少後手,現在看到剎帝利有置身事外的意思,當下也不敢再有所保留,自己藏在雷巢的隱勢力頓時浮出水面,和菲利浦一方展開了針鋒相對的戰鬥。

雙方的大戰讓生活在雷巢的人們噤若寒蟬,每天都生活在提心吊膽中,唯恐自己哪一天就不小心的掛掉。當然,這雙方大戰的掩護下,韓宇一行人也在悄悄的進行着自己的計劃。

※※※

雲霄山的雷神殿內

面對諾瑪斯的疑惑,剎帝利漫不經心的答道:“諾瑪斯,你覺得我應該出手阻止?”

“他們畢竟是大人你的手下……”諾瑪斯輕聲說道。

“你錯了,我的手下是你們四神使,是駐紮在聯盟大本營的雷神衆。雷電海盜團,只不過是我在閒得無聊的時候想出來用來打發時間的產物而已。”

“可是,大人畢竟在他們身上投入了不少……”

“你指的是金錢嗎?諾瑪斯,你覺得我缺錢嗎?”剎帝利打斷諾瑪斯的話問道。

諾瑪斯趕緊答道:“不缺。”

“呵呵……你很聰明,諾瑪斯。”剎帝利微微一笑,繼續說道:“對我來說,雷電海盜團就是我養在身邊的一條狗,而貝爾加德,只不過是一條比較聽話的狗而已。就算他被幹掉了,我再換一條就是了,又何必爲了一條狗的安危浪費腦細胞?更何況,你難道不覺得現在雷巢內的那場廝殺,看起來很有趣嗎?”

“……”對於剎帝利最後的問題,諾瑪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保持了沉默。剎帝利見狀也不在意,繼續自顧自的說道:“諾瑪斯,記住我們的身份,無論在哪裏,我們都是一羣高高在上的人,手中掌握着別人的生死。我們,就是現實中的神,可以一言定對方生死、富貴、命運。這一點你要牢牢記住。”

“諾瑪斯記住了,多謝大人教誨。”諾瑪斯躬身答道。

“起來吧,四神使裏,就屬你的感情最豐富。你看埃爾斯他們幾個,有誰因爲貝爾加德的事情來找過我?不是他們不知道這件事,而是他們早就知道了我的答案。” 力量即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