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別人改裝是越改越厚重,你是越改越薄啊!」女子看著他。

幾個男人都有點疑惑了,這個女人不會是一個女強人吧?

這樣的氣場,完全不怯場的神色,甚至有強行壓他們一頭的態度。

「你是不是找死?讓你賠錢你不賠,不賠也可以……陪我們哥幾個玩一宿,就當是修車費了。」另一個年輕人笑的很猥瑣。

他伸出自己的手,想拉這個女子的手。

「滾!」女子毫不客氣的呵斥。

樂天跳過了欄杆,他就不太想繼續往前走了,倒是有了點站在遠處看戲的打算,他倒是要看看,錢小楠這個女人會不會被幾個小混混弄屈服了。

「喲?撞了我還敢打人?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哥幾個的厲害啊。」

幾個人相互使了個眼色,一起對錢小楠伸出了爪子。

這錢小楠哪能同意,她掄起自己的奢侈品包包就沒頭沒腦的砸了下去。

「卧槽……給你臉不要臉?」

其中一個舉起拳頭就想給這個女人一下重的!

這樂天就不能看戲了,他快速的沖了過去,飛起一腳將那個舉著拳頭的踢飛了出去。

幾個年輕人看著樂天,愣住了。

「老婆……沒事吧?這幾個狗崽子想幹嘛?」

樂天霸氣的說道。

錢小楠急促的喘息著,她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怎麼突然出現了?

「他們想訛我!」她說道。

「艹!你們特么是不是作死?我給你們三秒鐘,馬上滾蛋,否則我老子打斷你們的腿!」樂天指著這幾個年輕人。

「卧槽,這是誰家的野狗跑出來了?敢沖著爺爺們狂吠?」

幾個年輕人看到樂天只有一個人,他們根本沒有退步的意思。

幾個人馬上圍住了樂天和錢小楠,有一個還從車子里拿出了刀子和兩根棒球棍。

一看動了武器了,樂天急忙護住錢小楠。

錢小楠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一直在身上摸摸搜搜的做什麼?

「糟了!」樂天面色大變。

「怎麼了?」錢小楠問。

「我的警察證沒拿。」樂天看了看錢小楠。

錢小楠無語!

「警察?你特么是警察?哈哈……你騙傻子呢!」幾個年輕人哈哈大笑。

在他們看來,樂天就是故意打腫臉充胖子。

樂天突然拉起錢小楠的手,轉身就跑,幾個年輕人愣了一下。

「還敢跑?追……」

樂天一邊跑一邊火急火燎的掏出手機,看到一個號碼就撥了出去。

「艹!你特么還敢報警……給我抓住他!」

一個年輕人看到樂天打電話,以為他在報警,手中的棍子馬上扔了過來。

「我在成山大道的西段路邊……快點過來……」

「啪!」

樂天只說了一句話,手裡的手機就碎了,那個扔棍子的傢伙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好,居然正好命中樂天的手機。

「艹!轉圈跑,轉圈跑!」

樂天拉著錢小楠。

錢小楠無語了,自己還穿著高跟鞋呢,哪跑得快?她急忙將鞋子踢掉,總算是好了許多。

小五奇怪的看著手裡的手機。

「怎麼了?」李大利隨口問了一句。

「樂天哥打來的電話,說他在成山大道的西段路邊,讓我快點去……」小五說道。

李大利一愣。

「不會是樂天遇到什麼事了吧?」

小五「蹭」的一下就站起身,不管不顧的跑出了鄧建輝的包間。

「什麼情況?」鄧建輝奇怪的看著跑出去的小五。

李大利想了想,站起身。

「樂天可能出事了,讓小五過去幫忙,我也過去看一看,小五這丫頭出手太重……」他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鄧建輝看了看孫浩南,孫浩南一口喝乾了杯里的紅酒。

「一起去看看?」他問。

「正好無聊……」

鄧建輝同意了。

兩個人也起身離開了。

重生豪門之主母在現代 等李大利跑出夜總會,小五早就不見了,他看了看自己的車,已經被小五開走了。

「小五呢?」

孫浩南跑出來問。

「把我的車搶跑了……」李大利無奈的說道。

「走走走……上我的車。」

鄧建輝招呼著。

三個傢伙開著車也快速的追了過去。

夏依的懷裡抱著杜小晗,小丫頭已經睡了,夏依一臉驚訝的看著外面的樂天,這個傢伙拉著錢小楠在做什麼?

一開始她還沒認出那個女人是錢小楠,後來等她看清楚的時候,夏依簡直是驚呆了。

居然真的是董事長……

這已經是樂天第三次拉著錢小楠的手跑過他自己的車子面前了,兩個人居然和幾個小地痞玩起了老鷹抓小雞。

「我好累啊!」

錢小楠喊道。

她跑的氣喘吁吁。

「我也累! 韓先生情謀已久 再堅持一會……援兵就到了。」樂天跑的舌頭都耷拉了。

「堵住他們!你們從另一邊堵!」

幾個年輕人簡直是火冒三丈,這一男一女簡直是在侮辱他們的智商,居然圍著路中間的隔離護欄轉圈。

這裡的隔離護欄高度算是比較高的,如果直接跳過去的話難度極大,所以這種圍圈的方式也不失是一種好的拖延時間的方式。

樂天和錢小楠終於被堵住了。

樂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喘的像是條狗,錢小楠也好不到哪去,臉上都是汗水,妝都花了……

「我們要挨打了吧?」錢小楠喘息著問。

「一會挨打的時候,你盡量躲在我的身體後面……」樂天點點頭。

錢小楠無奈的看著樂天。

「別動手!我們給錢……」

她喊道。

「給錢?給你媽……先特么揍一頓再說!」

一個年輕人火冒三丈的說道,這大夏天的害他們跑來跑去,簡直是不打一頓不能解氣。

一個年輕人舉起了木棒,向著樂天狠狠的砸下來,到是沒有對著頭,木棒對準了樂天的肩膀。

「啪!」

樂天渾身劇震,他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嗷嗚……痛死老子了。」他狂吼出聲。

這一下結結實實的砸在他的胳膊上,因為樂天在間不容髮的時候伸出胳膊擋了一下,這一棒子打在他的上臂肱二頭肌的位置。

也幸好樂天擋了這一下,如果這一棍子打肩膀,那估計肩膀的骨頭也受不了。

現在就是有點肉疼。

錢小楠嚇了一跳,她萬萬沒想到對方真的敢打人。

「別打!你們要多少錢我都給!」她想護住樂天。

「你是不是傻?躲在我後面!」

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他將錢小楠擋在身後,依舊沒有退縮的意思。

錢小楠愣住了,她看著身前的樂天,這個傢伙……

這明明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除了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之外,打架她還真的是沒見到樂天打贏過,這個傢伙可是連自己都打不贏的。

「喲……現在還想著英雄救美呢?行!老子今天就滿足你……」

另一個年輕人舉起了手中的刀子。

樂天一看,心裡真的是一萬個卧槽奔騰而過,這些傢伙玩真的啊。

「我警告你們……別逼我!我從來不對普通人動手……」他看著那把刀子。

「哈哈,你特么在和我搞笑?」

拿刀子的年輕人逼了過來。

樂天吸了口氣,一片柳葉出現在樂天的手中,他有些猶豫,一旦對這些普通人動手,他就違反了自己的基本原則,他的巫術是用來救人的,不是用來殺人的!

「叮!」

這個拿刀子的年輕人突然愣住了,因為他手裡的刀子突然飛了出去,而另一把奇怪的匕首正直直的插在自己的面前。

他奇怪的四下看去,一個小女孩出現在遠處,慢慢的向自己走過來。

「什麼情況?」他奇怪的問。

樂天看到這把匕首,他長長的鬆了口氣,小五來了。

小五齣現在幾個年輕人的面前,她慢慢的將自己的匕首拔出來,然後看了看樂天。

「怎麼這麼慢?」

最佳女婿 樂天嘟囔著。

小五笑了笑,然後嘟起小嘴說道:「我已經用了我最大的速度,從接到你的電話到現在才過去了五分鐘!」

樂天呲牙咧嘴的開始檢查自己的胳膊,錢小楠急忙幫忙。

小五看了看錢小楠,有些奇怪的打量了一下。

「我看看吧。」她說道。

拖起樂天的手臂看了看,小五搖搖頭。

「樂天哥,你的胳膊沒事……都是肉上的傷,休息幾天就好了。」她說道。

樂天點點頭,他自己也感覺的出來,就是肉痛的厲害,動胳膊倒是沒有影響。

小五站起身,她扭頭看著幾個年輕人。

「你們打傷了我樂天哥……所以!你們都要死!」她冷漠的說道。

樂天嚇了一跳。

小五話言剛落她人已經消失了,這個小丫頭的速度可不是鬧著玩的。

「慢……」

樂天吼道。

請你死心吧 小五的匕首已經橫在了一個年輕人的脖子上,如果樂天再晚上一秒鐘,這個傢伙的脖子就被割斷了。

這個年輕人的褲子慢慢的濕了,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的寒意,這個小姑娘可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吱……」

一輛賓士商務一個急剎停在了樂天的面前,三個壯漢從車上跳了下來。

幾個年輕人看到這三個人,齊齊的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