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驚恐的叫聲傳出了。

與此同時地‘譁’的聲音也跟着傳出,整棟大樓裏又暗了一些。

我皺了皺眉,趕緊往樓上跑去。

還只是剛跑到了第二層而已,急促的腳步聲從我們的頭頂上傳出而且更大了,還有一聲又一聲無比驚訝的叫聲。

同時,‘譁’的聲音也跟着一起傳出。

腳步聲,驚叫聲,還有這不可辨認的聲音交織在一起,讓我的心裏也不由得有些亂了。總感覺大事不妙。

但我還是緊緊地咬了咬牙,又朝着樓上快速跑去。

“救命啊!”

在跑到第二樓半的樓梯之時,慕容潔的那羣朋友終於出現了。

十幾個人,全都擠在了一起,往我和瘦猴所站的地方快速跑來。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着驚恐的表情,有兩個人的嘴脣都已經紫了,還有的人腿都在發抖。

很快,他們就衝到了我們的身邊,管也沒有管我們,又接着往樓下擠去。

“出了什麼事?”恰好,我看到了人羣裏面的周凱。一皺眉,我連忙伸手把周凱從人羣之中抓了出來,朝他喝問道。

“鬼!”周凱嚇得整個人都在打哆嗦,一邊伸手指着樓上,一邊驚恐地向我呢喃着,“有鬼!”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大白天的,有鬼?”瘦猴好笑地呢喃着。

可是我卻笑不出來,十多個人,全都是一副被嚇壞了的樣子,這可不是看錯了。

最主要的是,慕容潔沒有在這一羣人裏面。

於是我又朝着周凱喝問道,“慕容潔呢!”

“在,在樓上!”他深吸了一口氣後,這才哆嗦地開口。

我哼了一聲,把他重重地推開了,然後氣呼呼地往樓上跑去。

“這個周凱,人模狗樣的。我們到慕容潔家裏去的時候,你說什麼他都一口一個迷信!現在好了,被嚇到就算了,居然拋下慕容潔不管了。我看他那意思,之前分明還是在巴結她的!這孫子!”

我也氣,一個大男人,居然把一個女孩給拋下了。

不過想一想也好,這個人如果不跑的話,只怕也只會拖慕容潔的後腿!

驚叫聲,腳步聲離我們越來越遠。至於那分辨不清的‘譁’的聲響,卻越來越大。

但聽着他們說有鬼,而且慕容潔還在樓上,我也不想管那聲音了。

邪魔之牛x仙妃 終於,我和瘦猴跑到了第四層樓。

恰好就在這時,又有一聲極爲沉重地‘譁’的響聲傳了出來。

在出樓梯口的對面,正好就有一扇窗。

我們也終於弄清楚這‘譁’的響聲是什麼傳出來的。

只見到在窗戶外面,有一塊巨大的黑色的東西落了下來,隨着那‘譁’的一聲,將窗戶蓋了個嚴嚴實實,也將陽光全都擋在了外面。頓頓時,我們的眼前變得黑了許多。

這一聲落下,緊接着又有一道聲音傳了。

這樓梯口本就位於樓房的一側末端,在末端的位置也只剩下了兩個房間了。

隨着這一聲譁響傳出在,擋住窗戶的東西緊跟着一起落下。

終於,整棟樓都黑了。

窗外的東西實在是太嚴密了,將陽光隔絕了絕大部分,所以當那最後一扇窗被擋住的時候,這棟大樓已經變得和黑夜一樣了。

太奇怪了!

重生爲小哥兒 但我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急忙往左右走廊看去。

可是,哪裏有慕容潔的身影,走廊裏空空蕩蕩,除了一片黑暗就是一片黑暗!

甚至連往樓下跑去的人所說的‘鬼’都沒有看到。

“媽呀!”

“救命!救命!”

這時,驚恐的叫聲又傳了出來。自然,大部分人都已經跑到了樓下,這聲音就是從樓下傳出來的。

“怎麼又跑到了樓下去了?”瘦猴啐了一聲。

“不管!”心想樓下有十多個人呢,而且又是聚在一起的,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就算是鬼也不能把他們一下子全殺了吧?

反倒是慕容潔一個人落了單,就算她能打,遇到‘鬼’只怕也沒有辦法。

“先看看慕容潔有沒有在這層樓的房間裏,沒有再下去!”

瘦猴當即點頭。

“大小姐!”還沒有擡腳,便聽到一聲輕喝從我的身邊傳出。

這聲音來得無比突然!

整棟大樓都變黑了,又說出現了鬼,最關鍵的是慕容潔還不見了,我心裏緊張得要命。這聲音傳出的時候嚇了我一跳。

本能的轉身,我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居然是小神婆!

在往樓上跑的時候,我完全忘了她,沒想到她竟然跟着一起跑了過來。

明明怕死屍怕得要死,現在開始鬧鬼她倒是不怕了。

“愣着幹嘛?找啊!”沒想到她也在這時白了我一眼,不滿的哼了一聲。。

“算了算了,慕容警官要緊!”我張嘴想要反駁,瘦猴拉了我一把,把我把走廊拉去!

這裏是醫院,每一間房間的擺設都十分簡單,房間裏並沒有可以讓人躲藏的地方。

所以每一間房我們都只是推開門看了一眼而已,倒也沒有花多長時間,我們就把第四層所有的房間都找了一遍。

可是卻什麼都沒有見到。

“從另一側樓梯口下去了?”瘦猴又小聲地呢喃了一聲。

“找!”我只是輕喝了一聲,朝着樓下快速跑去。

與此同時,樓下傳出了更加驚恐的叫聲,而在這叫聲裏面,我還能聽到無比慌亂的逃跑聲。

這些人,竟然分開在逃!

真是一羣笨蛋! 越是危機的情況,越是應該要聚在一起纔對。 較量 這羣蠢貨,居然散開!

猴子也聽到了下面的聲音,不過他根本就沒有管那麼多,直接往樓下走去,“這女警,也不知道在幹嘛,反而讓我們擔心了起來。”看他這樣子,也沒有想去管下面那羣亂糟糟的人的意思。

倒是小神婆愣了一下後,連忙扯了我一下,開口向我們說道,“不去管下面那些人了嗎?他們這肯定又是撞鬼了啊!”

我搖了搖頭,剛想開口便猛地一怔,連忙向小神婆說道,“對了,你不是會作法驅鬼嗎?你趕緊下去救那些人啊!”

我本來就只是激一激這小神婆,沒想到這小神婆愣了一下後,朝着我哼了一聲,“去就去,你這個自私鬼!”

話音一落,小神婆頭也不回的往樓梯下跑去。

“喂!”瘦猴伸手叫了她一聲,可是她根本就沒有應。愣了一下,瘦猴又連忙向我問道,“讓她一個人下去真的沒問題嗎?”

“放心!”我向瘦猴點下了頭,一邊朝着樓下跑去,一邊道,“那個神婆的面相和袁老爺子一樣,是有道行的人。想必她要保住自己應該不是問題!”

瘦猴放心的嗯了一聲後,跟着我一起下了樓。

很快,我們便把第三層樓的所有房間都看了一眼,然而還是沒有看到慕容潔的身影。

“奇怪?又往下跑了?”把最後一個房間看了一眼後,我忍不住小聲地呢喃了起來。當然,我也越加緊張了。

瘦猴也在這時小聲地呢喃着,“你說慕容警官不會直接從樓上跳下去了吧?”

我眉頭一挑,本能的轉頭朝着那已經被遮住的窗戶看去。

這不是沒有可能啊,那女警虎得要命。

我連忙走到了窗戶口。

在那遮住窗戶的東西落下來的時候,這樓裏瞬間就變黑了。然後我們的心裏又擔心慕容潔,所以我一直沒有在意過這遮住窗戶的到底是什麼。

現在走到窗戶旁,我大吃了一驚!

是鐵!

一層鐵幕落了下來,將整棟大樓的窗戶全都給遮住了。

我的心裏萬分吃驚,至少以我當時的眼界來看,我覺得這應該是一件無比困難的事。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能有這麼大的本事?

“怎麼樣,不會真的跳下去了吧?”瘦猴走到了我的身邊,疑惑又緊張地向我問道。

“不知道!”我搖了搖頭。

心裏更加擔憂了!

別忘了,這棟大樓的正門被反鎖了,沒有鑰匙根本就打不開。

這外面攔住窗戶的又是一層鐵幕,如果慕容潔事先就有所察覺了,在這些鐵幕全都落下之前就跳下去了,那就代表她進不了來。

當然,同樣也代表我們也出不去了。

其實多少也有些好處,如果慕容潔真的在外面,那她就可以出去找人幫忙了。這情況無論如何看都不對勁,慕容潔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但是也有讓人擔心的地方。

能搞出這麼大的動靜的絕對不是普通貨色,人也好,鬼也好。慕容潔如果真的跳了出去的話就只有她一個人了。萬一搞出這麼大動勁的東西直接對慕容潔動手,我真不知道慕容潔能不能頂得住。

“怎麼了?”瘦猴在這時輕輕地碰了我一下,“我們到底還要不要接着找!”

“接着找!”我深吸了一口氣,不管慕容潔是不是真的跳出去了,我都要找一下。就像這裏估計是找不到有關於她弟弟的線索了,我也會讓她再找一下是一樣的道理,要讓自己安心。

很快,我們就到了第二層樓,現在已經可以十分清楚地聽到樓下面傳出來的嘈雜吵鬧聲了。

當然,還是和之前我們所聽到的一樣,能夠聽出樓下的人亂成了一團,而且也散得十分開。

只不過奇怪的是,小神婆的聲音沒有聽到。

她既然信心滿滿的跑下了樓,我還以爲她是真的要捉鬼。既然要捉鬼,肯定就會搞出點動靜纔對吧。

不過這時我也沒有管這麼多了,立刻和瘦猴把第二層樓也搜索了一遍。

“還是沒有!”搜索完最後二樓的最後一間屋子,瘦猴立馬轉頭向我緊張的說道。

“下去!”我輕喝了一聲,立馬往下鑽着。

剛跑到往下的樓梯拐角處,一聲悶響突然傳出,我肩膀一疼。

同時‘唉呀’一聲輕呼傳出。

是一個正在往樓梯上跑着的人女孩子,當然是慕容潔的朋友之一了。她重重地撞到了我的身上。

我還只是剛站好,一陣風從我身邊刮過。

那女孩竟然連站都沒有站起來,就手腳並用從我的身邊往樓上爬去,一邊爬,一邊還一個勁的疾呼,“鬼,鬼,有鬼啊!”

她手腳並用,爬的速度倒是不慢。

“呀!”我本能的轉頭看着她往樓上跑去了一眼,然而她還只是剛爬到了第二層樓的樓梯口而已,又是一聲尖叫。

我看到那個女孩地一怔,然後大聲喊叫,她又慌亂無比的調頭就跑,再一次從我和瘦猴的身邊竄過,跑到了一樓。

我和瘦猴都愣住了。

這什麼意思?二樓也有鬼?可是我和瘦猴分明是從二樓跑下來的,什麼都沒有看到啊。

這時,那女孩又已經下了一樓,跌跌撞撞地站起來之後,什麼都沒有看,拔腿就跑。

“什麼鬼?這麼嚇人?”瘦猴呢喃了一聲,率先往一樓走去,我也加快了腳步。

很快,我和瘦猴下到了一樓。這一下,那嘈雜的叫聲更大了。

“不對啊,我怎麼看他們完全是沒頭蒼蠅似的!”我朝着漆黑的樓道看去,瘦猴的聲音則在這時傳了出來。

就如他所說,十多個人,在胡亂跑。

根本就不是見了鬼的樣子。

如要真的見了鬼,那肯定是朝着往離鬼的地方躲吧。

可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目標,一會兒跑進一間病房之中,很快又跑出來。然後又跑進另一間病房之內,可是不到幾秒又會跑出來。

這不像是見了鬼,而像是着了魔,着了心魔。

當然,在這漆黑的通道里面,除了這些人之外,我也沒有什麼看到鬼。

除了漆黑一片,就是漆黑一片。 哪有什麼鬼?這些人分明就是在胡亂瞎跑。

“瘋了吧?這些人!”瘦猴也看了出來,一臉驚奇地向我說道。隨後又小聲地呢喃着,“小神婆呢?怎麼連她也不見了。”

“不知道!”我推開了一名朝着我跑來的人,“先把這一層樓的房間都檢查一遍再說!”

瘦猴輕輕地嗯了一聲,隨後就跟着我一起檢查了起來。

“咦!”就當我們走到了一樓大門口的位置的時候,瘦猴當即輕咦了一聲。因爲這時,小神婆正好從靠近大門口的一間病房跑了出來。

她的手裏抱了一個罐子,是玻璃的,看上去是紅色的,不知道里面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