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同樣一團篝火照耀下帝曉江玩世不恭的躺在地面上嘴裏叼着跟綠草顯得極是瀟灑只不過他臉龐上的蒼白更加的濃郁了幾分如果是不認識的人在這裏看見他只怕會認爲這是一個病中之人

帝曉江與玄禹已經交手過一記雖然很短暫可辰夜四人都不是省油的燈那一剎那也足以讓四人準確的把握住帝曉江的修爲來除非是遠過了他們比如說聖玄高手

以帝曉江的年紀來看不可能會是聖玄高手否則的話他沒必要來找紫萱切磋別看紫萱實力不凡三道能量融合得天魔宗傳承天魔三寶在身她尊玄二重境界的修爲足以挑戰擢離但也絕對不能與聖玄高手一戰

然而包括擢離在內甚至玄禹自己都無法感應到帝曉江的真正修爲

這實在讓人有些好奇辰夜之所以要答應帝曉江當到了聽雨城辦完了事情後答應讓紫萱與他一戰也有這方面的考量

帝曉江不是普通的人他沒有着迷於紫萱的美貌只是要求與紫萱一戰而辰夜能夠看的出來這一戰帝曉江表現的極爲執着

這樣的一個非常人如果他的內心中沒有對自己等人有所惡意的話辰夜不介意與之結交

中域地界窩虎藏龍擺在明面上的高手與勢力未必就是最強大的低調者多的是這些人或勢力同樣擁有着驚天的能量

或許從這些人和勢力中辰夜就能夠得到他所想要的消息包括邪心種的化解方法

“公子還在考慮着帝曉江”一旁擢離輕聲問道

辰夜看了眼旁邊已進入xiūliàn中的紫萱他點了點頭道:“這傢伙明顯有着不凡的背景如果他不是對立面的那麼這也是個機會我不想錯過”

到了如今莫說能夠讓人感受到的不同凡響哪怕是子虛烏有隻要碰見了辰夜就沒有放棄的道理

他無法想像一旦在邪心種作的時候還沒有找到化解的方法屆時紫萱必定不會讓她自己繼續生存在世間那個時候的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生死玄丹能夠保住紫萱一命可所謂的這一條命紫萱根本就不會珍惜而自己也不過是多了一個希望罷了

擢離嘆了聲道:“公子你也彆着急了龍族傳承悠久而且他們曾經也是邪帝殿最大的敵人所以對於邪心種會有着其他人所無法預料的研究相信只要進了龍族不會讓公子失望的”

“希望是這樣不然的話”

辰夜眉頭一寒若真有哪一天的到來辰夜敢保證自己一定會狂

現如今想這些有些喪氣了辰夜旋即收斂了心神沉聲道:“擢離前輩聽一樓是否真的如傳聞中的那麼厲害而且也顯得公正”

所謂公正指的是聽一樓絕對不會泄露前來購買消息之人的身份等等辰夜要打聽的全都是極大隱祕要去聽一樓真實身份自不可能說出來但如果聽一樓不會保密那麼總會有跡可尋

來到中域爲的是吸引住邪帝殿目光但是也僅是吸引着他們目光而已辰夜可不傻現在的他還沒有實力去面對邪帝殿的高手

廣爲人知的聽一樓的確名聲很不錯然而一個靠販賣消息爲生的勢力可是需要極其強大的實力來支撐着

否則的話這樣的勢力不可能會被存在於世間中要知道誰願意自己的消息和**被人打探到

聽一樓販賣天下消息得罪的人不計其數卻依然能夠矗立中域南部名聲整個中域人盡皆知如此必定有着極爲強大的實力

所謂中域南部四大勢力毫無疑問聽一樓最爲強大

然而聽一樓的強大也僅僅是在中域南部而已這是不是可以認爲在聽一樓背後有着足夠強大的勢力在支撐着

如果是這個強大的勢力究竟是哪一方勢力會否就是邪帝殿

擢離沉默了好一會後凝聲說道:“在我曾經的那個時代中聽一樓已經存在名氣如何暫不去理會公子所說的是否公正或許是見仁見智”

“怎麼說”辰夜劍眉輕輕一挑

擢離道:“世間弱肉強食任何地方都不例外如果足夠強大聽一樓不敢妄爲”

辰夜眉心頓時一緊這話已經很明白了聽一樓是否會泄露客人身份得看客人的實力這讓辰夜對於聽一樓有了極大的厭惡感

儘管有些事是擺在明面上的誰也無法躲得掉可做得如此理直氣壯還擺在高高在上當真是不多見了

如非是急於想得到關於邪心種以及龍族所在地消息聽一樓辰夜真的不想去

一念至此辰夜重重的握了一下拳頭早知今日當初三足火龍本源在手初見黑龍的時候就問一下龍族的所在地了

這倆個大傢伙也是說什麼自會帶他去龍族現在三足火龍本源和黑龍骨架都不在自己手上而邪心種

龍族曾經是邪帝殿最大的敵人對於邪心種必定有所認知可事實上真正最大的敵人還不是龍族

辰夜不由面色森冷了許多古帝徹底隕落縱然天刀與古帝殿跟隨古帝一生對於邪心種所知道的也不是太多更何況是龍族高手

或許古帝本人會知道的詳細許多青帝玄帝白帝也是有很深的瞭解可惜後者三位大帝儘管都有傳承留下來可除卻瘋魔之外其餘倆位大帝的傳承不知道出現世間了沒有如果傳承已經被人得到就再也沒有辦法見到玄帝和白帝一面了

“公子別太擔心了以我們目前的陣容聽一樓還不敢太過放肆有他在或許事情會更加簡單一些”

說着擢離看了眼遠處的帝曉江有着若有所思的一笑

“他嗎”

辰夜微微點了點頭帝曉江所出現的城池離聽雨城不過數千裏之地相信以聽一樓的勢力和他們的獨特性一定知道帝曉江的存在有這傢伙稍微的配合一下想必聽一樓還不敢亂來

當然如果聽一樓背後勢力之大或者他本身隱藏的實力足夠強大也可不用給帝曉江面子只是到了那種程度的話那就什麼都不用多想了

擢離笑了一聲道:“別多想了休息吧明天傍晚左右就會到達聽雨城了無論會生什麼事情始終要去聽一樓那麼避免不了的多想也沒用”

寂靜無聲當辰夜也閉上眼睛休息後遠處一直沒什麼動靜的帝曉江突然張開了眼睛看向前者所在地這邊

“聽一樓探聽天下所有消息若要知道什麼去聽一樓是最好的選擇只是嘿嘿註定是要有所付出的了”

一笑落下帝曉江再度合上雙眼

便在這個時候辰夜突然張開眼睛一抹笑意自嘴角邊上輕輕的揚起

翌日清晨天色剛剛放亮一行五人四前一後的快若閃電般的朝向聽雨城所在方向掠去剎那之後便是消散在了遠處的天際之中

中域之地廣闊無邊絕代高手終其一生或許都沒可能走遍整個中域

某一天某一時刻在某一處人跡罕見之地突然自這深處中有着一陣驚天的能量撕裂了虛空斬破了長空直衝天際深處

驚天能量涌動天地之上不僅久久未曾散去更是直接形成了天地異像一方巨大能量旋渦在天空中盤旋猶若一輪驕陽一般

此時天翻地覆一般日月星辰雷電風雨竟齊齊涌動天地之中彷彿末日到來

強烈的氣息蔓延而出短短時間過後方圓萬里之地盡皆被覆蓋而下

無數感應到這一幕的武者頓時紛紛的趕往這天地異像的所在地

當他們靠近那被強烈氣息籠罩的邊緣後赫然現所謂的氣息籠罩竟然是一方萬里之大的強大封印

一個封印足足籠罩了萬里之遙可想而知施展封印者是何等的強大

而生活在周圍的人皆是知道這片地帶乃是無主之地人跡罕見也就是說封印出現並不是人爲的而是一定是上古洞府現世

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無數強大的高手隕落之時都會將自身一輩子的所學傳承下來

在中域世界得到一些寶藏某些高手的傳承絲毫不覺得奇怪

然而如此強烈的天地異像還從未有人見過如此也就意味着這上古洞府定然來頭極其的不凡

都不是傻子於是越來越多的人快的趕向那處天地異像所在地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聽雨城”

日落之時一座龐大的猶若一方國度般的城池巍峨的出現在了視線當中

玄禹大叫:“這簡直比我們大華帝都都要大上好幾倍辰夜妹夫以後回去的時候我們也仿造聽雨城重新建一個帝都怎麼樣”

聽雨城實在夠大一眼無法看到盡頭處夜色即將降臨因此城池之中已有燈火點亮竟然猶若白晝

無數喧鬧之聲絡繹不絕人潮涌動着自高空看下像是無數只螞蟻擠在一起那等繁華程度叫人瞠目結舌

走進聽雨城中即使已經日落仍然有着一股熱浪迎面撲來

“直接去聽一樓”

打聽到了地方後辰夜便是帶着幾人朝向城區正中心處快而去

“呵呵我們還是先休息一晚聽一樓晚上可是不接生意的”帝曉江在旁淡淡笑道

辰夜深深的看了帝曉江一眼也是笑道:“既然是做生意的我就不相信有錢賺的生意他們會不做而且我們這邊的這個陣容也不至於讓人直接無視的吧”

一行五人有着倆大尊玄高手另外三人也個個不是弱者即便在這臥虎藏龍的中域南部之地尤其是在聽一樓的總部所在處那也是非常不弱了

一聽這話帝曉江便是連連擺手道:“別把我算在裏面也別想算計我”

“那麼你就不要跟着來還有這是你自己一路跟過來的”辰夜淡淡一笑道

帝曉江眉心略是一沉道:“到了這裏你們不該是反悔了吧若是這樣的話後果可是要自負的”

“我說話從來算數所以煩勞你好好想一下我當天說的是什麼話”

話說完辰夜快而去

帝曉江楞在當場那天他好像是說想打架自己就跟着來等他們事情辦完後事情什麼時候辦都可以關鍵是跟着來

他們辦事的時候自己要跟着來

“可惡”

帝曉江暗罵了一聲旋即失笑不已這樣都能被挾制住是自己太笨了些還是那個年輕人太精明

不管是什麼似乎被算計的是自己吧而且聽一樓今天晚上一定得陪他們去了

帝曉江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移動腳步快的追趕了過去

半個時辰才來到聽一樓所在地

果然夜色降臨後聽一樓的大門便是關閉了而似乎是有着強大的自信大門口處甚至是暗地裏並沒有一點兒的防守

可即便如此沒有等辰夜等人去敲大門一道蒼老的聲音便是徐徐的傳了出來

“天色已晚本樓已停止營業幾位客人請明天過來吧”

“我都說了聽一樓晚上是不做生意的先找個地方休息”帝曉江在旁似笑非笑的說着頗有幾分看笑話的意思

辰夜淡淡一笑道:“三枚化形丹在下有急事還請行個方便”

此話一出帝曉江眼瞳微微一縮所謂化形丹專爲妖獸所用可以在未達到皇玄境界的妖獸使用後使之提前不用經過天罰雷劫便是可以化chéngrén形

當然達到了皇玄境界後必須的天罰雷劫是無可避免的但是人類形態乃是天地間最適合xiūliàn的因此這種丹藥極其的受到妖獸歡迎

聽一樓以打探消息爲主要生存方式而中域地界妖獸更是衆多如此丹藥便是特別值錢

一下子拿出三枚來氣魄不小啊

只可惜聽一樓財大氣粗似乎不屑一顧因此並未理會

“再加上一枚鎮神丹請諸位包含一下”

帝曉江眼瞳又是爲之一變但凡武者xiūliàn都會碰見走火入魔之時而鎮神丹的最大用處便是在這個時候使用極大限度的減弱走火入魔之後的危機

此丹藥價值不菲

“這樣都還不願意麼難怪聽一樓生意越做越大而且實力也越來越強”

辰夜再度笑了聲道:“四枚丹藥外加神兵一件諸位幫個忙吧”

“嗡”

帝曉江對辰夜等人的來歷越來越好奇了儘管這四個人都很不凡可是肯一次性拿出這麼多好東西來也不是尋常人可以做到的

不是沒有而是真有些捨不得如此看來他們想得到的消息必定也是很驚人了

做生意講究討價還價而更注重一個心理誰的需求更大那麼另外一方就可以坐地起價能將價格咬得死死的

辰夜這三句話固然是拿出了珍貴的東西但同時也顯示出了心中的急切身爲生意者聽一樓的人自然不會不瞭解這種心態故而聲音傳了進去後依舊寂靜無聲着

辰夜劍眉一挑道:“看來聽一樓果然很不凡不屑我這些東西這筆生意應該很難做下去了但我已經來了就沒有回去的道理好話都說盡價碼也開了既然這麼瞧不起人”

“擢離前輩拆了這聽一樓”

話音傳出帝曉江不免驚震了一下他自認都夠大膽的了沒想到還有人比他更大膽

擢離也是眉頭一皺不過對於辰夜的話他現在絲毫不會猶豫

“嘿嘿擺好大的譜啊”

玄禹卻是冷笑了聲率先暴射了出去其人猶若一輛坦克般身體直直的向着大門撞了過去

“大膽”

怒喝聲現一道能量匹練兇狠的衝擊了出來

“滾”

玄禹冷冷大喝鐵拳如山怒砸了下去

“轟”

能量漣漪暴涌而開玄禹那壯碩的身軀微微的顫抖片刻便是再度的衝了前去

“小輩狂妄”

顯然是沒有料到玄禹的實力與修爲有着很大的出入終於半空之上一道蒼老身影現出袖袍揮動強大能量撕裂了空間席捲而來

然而這道能量纔剛剛出現空間中擢離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那足以裂山碎金的能量便在身子之前猶若冰雪遇見了烈火般快的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以擢離爲中心整個聽一樓所在地便是被強大的空間之力強行的封鎖而下

“尊玄高手”

那出現的老者神情頓時爲之一變

即便是在中域尊玄高手依舊是無法忽視的力量聽一樓儘管勢力強大卻也不敢說可以不將尊玄高手放在眼中

“蓬”

便在這個時候那扇大門被玄禹硬生生的衝撞開來

щшш ttk an c○

“各位如此行徑太不將我聽一樓放在眼中吧”

自那聽一樓深處三道光芒快的席捲而來最終化成三道身影呈三角形將擢離包圍而進赫然是三大尊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