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師兄,快跟上來。」 晴朗天空,兩架戰機在高空兀自盤旋。

離地數十米高的半空,一架機身印有一顆猙獰黑色龍頭的直升機在嗡鳴着飛躍了一片樹林後,緩緩降落在了一條筆直而又寬闊的大道上。

過了沒一會兒,勁風獵獵中,一身穿精緻ol裝的窈窕女人,氣質優雅的從機艙裏走了出來,胸前抱着一個銀灰色外殼的筆記本電腦,頂着勁風彎着小腰,邁着小碎步穿過兩排純黑色的suv,又小心繞過一片血紅後,在衆人的注視下,俏生生立在了大川龍七的身後。

“切,不愧是黑龍會的大首領,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女祕。”不知是羨慕,還是吐槽的陳志凡,撇嘴低聲咕噥了一句。

少頃,他扭頭看了身旁手執赤龍劍的大鄉武夫一眼,然後又移動視線往一旁的美澤裏惠子瞄了一下。

不得不說的是,沒有對比就看不出來差距。之前覺得美澤裏惠子還不錯,可是在看了對面站着的那個嬌俏ol麗人後,她就稍微差了那麼一兩分。

不過也對,社會層次的不同,人所擁有的資源也不同。所以當今社會,纔會有那麼多人幾乎是傾盡所有,也要爭當那人上人。

當然了,蒙祖福廕的那些人才是真的命好,不用爭,不用搶,一出生,就錦衣玉食,出入豪車僕役相隨,完全不必爲每日的生活瑣事所操心。

但是沒辦法,這種投好胎的技術活,一般人還真學不來。

腦子裏稍微跑了一下火車後,陳志凡神情微動間,扭頭看了身後翻滾的深灰色濃霧一眼。在他的感知裏,煙雲深處的某個位置,隱隱傳出了一道微弱的靈氣波動。

靈念一掃,某青年就又是好氣又是好笑的“看”到,在那滾滾煙雲激盪奔涌的濃霧世界裏,自己之前隨手將千年靈龜放進莊園某處的一個水池邊上,藤田直樹那貨正一根手指頭被靈龜小嘴狠狠咬住的兀自齜牙咧嘴個不停。

而那道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就是從靈龜身上散發出來的。

“真是一個不讓人省心的傢伙啊!”擰眉嘀咕了一聲後,他隨手掐出一道訣印反手甩進了身後不遠處的滾滾煙雲裏。

不管怎麼說,那也是一隻活了千年的小烏龜不是。一點靈性蘊身,以後不管是用來培養成靈獸傍身,還是拿來衛家護院,都是不錯的選擇。

雖然因爲千年靈龜身上沾有自己的一點氣息,所以藤田直樹那傢伙不敢對靈龜怎麼樣,但是那貨一貫的粗手粗腳,萬一傷到它就不美了。

一手訣印驅使大陣陣力將一人一龜迅速分開後,陳志凡轉而將注意力放到了眼前。

瞅着眼前那個能打九十分的ol裝美女同那個黑龍會的大首領輕聲交談了兩句後,他揚眉咧嘴說道:“或許你是因爲天上有戰機在飛,所以纔有恃無恐,一點都不擔心我會對你怎麼樣,是吧?”

大川龍七不置可否,只是微微低了一下頭,然後用一種挑不出絲毫瑕疵的禮貌態度和聲說道:“前輩,對於您剛纔的選擇,晚輩感到非常的遺憾,所以懇求您,再慎重考慮一下。晚輩,真的不想同前輩你動手!”

仰頭朝天上望了一眼後,他收回視線,一臉真誠的接着說道:“天上的兩架戰機,是當今世界最爲先進的雷神二代。其單機火力,能在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裏,徹底摧毀一座有着二十萬人口的小型城市!”

陳志凡聞言,不甚在意的撇了撇嘴。

單機毀城,聽起來好嚇人,可惜咱又不傻,怎麼可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讓你戰機來一場導彈洗地。

捕捉到眼前這位來歷神祕的前輩嘴角流露出的那幾許不屑,眼光一閃的大川龍七偏頭朝晴明雅子點頭吩咐道:“雅子,你向前輩大致介紹一下雷神二代戰機配備的武器都有哪些。”

“遵命,大人!”

微微曲了一下自己那曲線玲瓏的柔美身形,應了一聲後,晴明雅子雙眸一擡,看着某青年嗓音柔和的說道:“雷神二代戰機,裝備有當今世界最爲先進的高功率激光武器,六枚強力機載導彈在紅外探測器的引導下,可以精確定位並且瞬間摧毀地面目標,追蹤光學系統可以……”

注意到包括大鄉武夫在內的所有人,在聽到那個ol裝美女的介紹後,無不氣息涌動、呼吸急促,換句話說,就是產生了一種有點被嚇到的感覺,陳志凡略皺了一下眉頭。

雖然他是一名警察,平時也經常跟槍打交道,但確實不是什麼軍事迷,所以那個ol裝美女說的那些,也是大部分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純粹就是有聽,沒有懂。

不過聽進去的那剩下的一小部分,也讓某青年明白,那兩架好似深海巨鯊在海底遊弋緊盯着獵物般的戰鬥機,無疑對自己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威脅。

而如果他要是知道在不久前的黑龍會總部,當時的衛無忌差一點就被兩架雷神一代戰鬥機給包了餃子的話,應該會將那“一定程度”改爲“很大”。

當今社會,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個人武力再強,終究是血肉之軀,如何敵得過各種各樣威力強大的鋼鐵熱能武器?

而這,正是當今世界各地諸多強大武者不得不遁出世俗界,不被常人所知,不敢再像曾經那般站在世界各國政府頭頂指手畫腳了。

偶爾幾個想要這麼做的強者,早已經在不被絕大多數普通人知曉的情況下,被現代武器來了個一波流,打得屍骨無存了。

因此,在或明或暗掌控了扶桑大部分世俗界權勢的大川龍七看來,雖然陳志凡很強,強到可以掙脫地球引力橫空虛渡,強到可以一拳打穿一座小山。

但是在當今高精武器的現世之下,即使是能飛天遁地又如何。

一枚導彈打不到你,那就十枚、百枚,甚至千枚!

導彈不行,還有核彈,鋪天蓋地的打下去,天都能打穿,地都能打裂,整個星球上的人類都能滅乾淨了,還怕你個人武力超強?

“這個世界,終究是一個講究國勢、科技昌明的現代世界!”嗅着鼻端飄來的淡淡血腥氣味,大川龍七不無感嘆的微昂起自己的頭顱,“個人武力再強,在大勢面前,也千萬不要妄圖逆轉!前輩,您認爲呢?” 「轟隆隆!!!」

上官雲燁體內散發出強大的靈力,那些靈力發出澎湃的氣息,直接將周圍的一些山石全部給震了開來。

好像有龍吟聲,也有虎嘯聲。

夜冰依在背後聽得一陣熱血沸騰。

但她知道那不是真正的龍,也不是真正的虎,而是上官雲燁用靈力凝聚而出的。

只有實力是幻夢之境的高級,才可以用氣凝化成自己想要的靈獸。

夜冰依一邊往前跑,一邊感覺到後背那些山石空氣都在崩塌。

隨後便感覺到背後有腳步聲追了上來,夜冰依心中一喜,知道是上官雲燁追上來了。

隨後便聽到上官雲燁的聲音傳來。

「夜姑娘,混沌之力就在前面,馬上就到了。」

接著,只見他一拳頭狠狠的砸向前面,直接轟隆隆的阻礙物給砸倒——

夜冰依看得目瞪口呆,心中忍不住激動道。

這人簡直太厲害!

幾道光線照射兩人的臉上。

Boss不好惹:萌妻小祕書 一股濃濃的混沌靈氣直接撲面而來。

狂野王妃:王爺,本宮要下堂 兩人心中一喜。

「到了,這便是我們要找個地方。上官師兄,趕緊把這些地方都封起來,要是把這些混沌之力散發出去,還不知道要引來多少禍端。」

上官雲燁聽了她的話,立即抄起旁邊的一塊石頭,狠狠的堵上的那個洞眼。

等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回過頭來望向夜冰依,卻見她早已經被眼前的情況給驚呆了。

眼前的情景,有山有水,好像一副水墨畫似的,可是這些卻都是假的,都是這些混沌之力構成的。

夜冰依深呼了一口氣,只感覺渾身的毛孔都變得很舒服。

上官雲燁大笑一聲,「據我觀察,這些混沌之力每兩天便會激發一回更加渾厚的混沌之力,而我們來到這裡便是第一天,夜姑娘,我們趕緊坐下吸收吧。」

夜冰依點點頭,然後和上官雲燁一起坐下來,開始打坐修鍊,吐納。

她預算了一下,如果自己現在想要晉陞到幻夢之境二階的話,那麼只需要不足一個禮拜的時間就可以達到。

不過,那樣算來,她就得要再來幾次了。

可是,她就算知道這個地方的地址,但是這個地方也太可怕了,如果沒有上官雲燁的帶領下,她自己恐怕會有危險的。

夜冰依心下百轉千回,腦海中突然傳來幾道聲音。

「哇咔咔,主人主人,這裡的靈氣太多了吧,快快,你放我出來,我有信心,讓我吸收了這些靈氣,我就可以更加快的成長啦。」

白眼狼激動的在空間里直蹦噠。

火火也急的直打圈轉。

還有一條年齡比較老的一條龍。

這條龍年紀大了,所以便讓它跟著夜冰依在空間的修養。

夜冰依聞言,不由小心翼翼望向上官雲燁,詢問道:「咳咳,上官師兄,那個,我可不可以把我的那些靈寵也給拉出來?」

上官雲燁微微一笑,「當然沒問題,這裡的混沌之力如此茂盛,除了我們兩人,再來更多人也沒問題的。」

夜冰依乾笑一聲,然後便將白眼狼她們給放了出來。 這兩個傢伙都是現出了它們的本體,一下子便將空間佔了一大半。

上官雲燁微微驚愕的睜大眼睛。

本來以為她一個女孩子家的,靈寵也必然都是些小貓小狗之類大小的。

畢竟這大陸上貴族家的女孩子都喜歡養一些和她們身份看上去比較合適,可愛溫順的小東西。

看到這麼兩個大傢伙,真是讓他吃了一驚

上官雲燁抓了抓頭髮,感嘆道,「夜姑娘的靈獸生果然不一般。」

看來他的心中還是小看了她,再怎麼說,她們夜氏也是大陸上的一代大家族。

而她作為未來夜家的繼承人,身上的東西當然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上官雲燁閉上眼睛,繼續修鍊,可是突然傳來一道龐大的龍吟聲——

上官雲燁下意識覺得自己聽錯了,這裡怎麼會有龍呢?

他睜開眼睛,便看到了讓他驚詫的一幕。

只見他的頭頂上方,一條龐大的大黑龍懸在半空中。

它的身體比火火幾個都要大。

上官雲燁的嘴角狠狠一抽,差點要坐不住。

千萬不要告訴他,這條龍也是她的?這簡直太驚悚了好吧。

驚訝的不只是他,夜冰依也很是驚訝,這條龍是年邁的龍,所以讓藍天雲他們幾個選擇龍契約的時候,根本沒有考慮過它。

一直讓它在夜冰依這裡閉關休養。

可是前幾天它突然進入了沉睡,好像是在晉陞,也不知道什麼,誰知道會在這個時候醒來了。

突然,夜冰依的眼睛一亮,和它溝通道:「你醒了?對了,我突然想到你和小羽都是龍,那你能不能感應到它的存在?」

大黑龍點點頭,「現在我需要很多的靈力來補充身體,等我完全恢復了之後,自然沒有問題。」

它的回答讓夜冰依無比欣喜和滿意。

她終於有了一個可以聯繫帝玄胤和兒子他們的方法了。

「那前輩你趕緊吸收,快點恢復,幫我聯繫家人。」

夜冰依欣喜一笑,抬眸便看到上官雲燁用複雜的眼神盯著她。

夜冰依頓時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讓她怎麼解釋才好呢?

夜冰依這才發現,她家的這三個大傢伙都把這個空間佔了三分之一,只為她和上官雲燁兩人留了一點小小的地方。

她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過分……

對上官雲燁乾笑一聲,「上官師兄,不好意思,我的靈寵是不是太多了?」

上官雲燁搖了搖頭,哈哈一笑,「是我太低估了你們夜家的實力了,你們夜氏一族果然不一般。」

夜氏家族嗎?夜冰依聞言卻有些怔然,怪不得上官雲燁會如此幫助她,原來他是把自己當成了夜氏家族的人了。

她笑了笑,暫時也沒有多解釋,繼續開始修鍊。

兩人修鍊的時候,哪裡還顧得上這麼多?

根本就不分日夜,不知道什麼時間,他們兩人這一打坐,便直接忘記了時間。

兩人身體裡面存的混沌之力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白眼狼它們幾個自然也受益匪淺。尤其是白眼狼,明顯的實力增長了許多。 陣陣晨風吹拂中,陳志凡身上袍服衣角輕輕晃動,身後不遠處,重重霧氣翻滾。煙雲飄渺間,直如世外靈境。

擡眼掃了身側有美女相伴的大川龍七一眼,他又扭頭環顧了身後的大鄉武夫諸人。

沉默片刻後,某青年擡頭望天,靈念一掃,就知道了兩架戰機距離地面的高度:一千六百五十米。

放到地面上,就是一點六公里多一點點,全力奔跑的話,也就三兩個呼吸的時間就能從這頭,飆到那頭。就算是一個普通的成年男子,也可以在最多五分鐘的時間裏跑完。

但是當這個長度變成了高度,尤其是處於天空的時候,在星球引力的作用下,這個數字對一般人來說,就成了一個天塹,一個單憑個人能力永遠都不可能攀爬上去的天塹。

不過這樣的天塹,對某青年來說,是完全不存在的。

收回注視天上戰機的視線,他眉鋒輕擰撇嘴說道:“你說的不錯,現今世界是以科技爲主,一個人再能打,也敵不過一個國家彙集了億萬普羅大衆之力而成的浩浩國勢。”

大川龍七聞言,臉上倏地浮現出一抹淡淡笑容來。而大鄉武夫臉上,則流露出幾分能爲主人分憂解難的欣然。

看着大川龍七臉上的笑容,感知到身後大鄉武夫身上散發出的熱烈氣息,陳志凡的眼裏,一點灰芒倏地爆閃而出。

回頭,他斜睨了大鄉武夫一眼:“你認爲我是那種爲了少點麻煩,就將一直表現忠心耿耿的手下給拋棄的無良老闆麼?”

“主人······”大鄉武夫躬身垂首,“屬下能有今日,全是主人您賜予的!就算是主人讓屬下去死,屬下也······”

“給我打住。”

沒好氣的喝止住了他的說話後,某青年一臉嫌棄的撇了撇嘴:“如此肉麻的話,我以後絕對不想再聽到了。”

面色上還帶有幾分激動的大鄉武夫聞言,恭聲應道:“遵命,主人!”

視線在他手上的赤龍劍上掃了一眼後,陳志凡擡眼看着大川龍七凝聲說道:“你說我現在要是殺了你的話,黑龍會會怎麼樣?”

聞言神經猛地就是一緊的後者輕輕搖晃了兩下自己的頭顱:“前輩,就算是您殺了我,黑龍會還有執行長老以及執事長老,最多一天,就會選出新的大首領。然後,前輩,不僅是您,包括你身後的諸位,甚至是您在華夏的親友,都將面對我黑龍會不計任何代價的全力刺殺!”

“這麼說來的話,還真不能殺你嘍?”某青年眉頭一挑,“殺了你,就跟捅了殺人蜂窩一樣,甩都甩不掉了是吧?”

大川龍七攤了攤手:“前輩,雖然您比喻的不是很恰當,但是意思也差不多。事實上,您現在已經殺了我黑龍會的兩位身份高貴的長老,如果不是看在前輩您之前救了我一命,恐怕現在這裏早就被戰機給轟成了一片廢墟了!”

“那我豈不是還要感謝你知恩就報嘍?”嘴角掛着幾許淡淡笑意的某青年,輕眯雙眼抖了一下雙眉。

輕吐出一口短氣後,他眼裏驀地閃過一點灰芒的搖頭輕嘆道:“可惜,我是不可能放棄大鄉武夫他們的。這樣的話,接下來你又會怎麼做?”

“前輩,就真的一點都不可能了嗎?” 重生學霸,在線修仙 臉上神情漸漸顯得肅然了起來的大川龍七沉聲說道,“雖然您的這幾個手下,還算是不錯,但是怎麼也比不過我黑龍會吧!”

沉吟了片刻後,他挺了挺胸繼續說道:“前輩,如果您答應不與我黑龍會作對的話,晚輩向您保證,事後一定送您一個比之幼龍社規模還要大上至少十倍的會社!又或者前輩您如果屈尊······”

兩眼看着大川龍七的陳志凡,其實壓根就沒有聽堂堂黑龍會的大首領在說些什麼。

事情發展到現在,對他來說,就只剩下了一條路,那就是用無可匹敵的力量將黑龍會打服。嗯,僅僅是打服,因爲消滅黑龍會的事情,還得靠大鄉武夫領導的赤龍會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