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一個勁的說夢幻之城嗎,他又不是聾子,當然知道了。”無名氏笑着說。

楊子一想也是,自己嘮叨着去夢幻之城難怪張孫會知道。忙回頭一看無名氏,他那笑,好像就是在嘲笑主人。

“呵呵““““”身後又傳來了笑聲。

楊子一扭頭,心想媽的,你無名氏笑,你小云跟着笑什麼。這也難怪,人家 15百樹窟之夢幻之城

一行人繼續向夢幻之城走去,他們翻山越嶺,已經來到夢幻之城的邊緣,只看見成羣結隊的蝴蝶在勞動,在翩翩起舞。 (女生言情)顯然他們並不知道,黑色兵團已經集結,已經準備大舉進攻他們的城堡。

“我看黃大仙,你們先回避一下,別嚇着我的朋友了。”毛毛蟲難爲情的說。

“什麼,要我避開一羣蝴蝶。”黃大仙吼道。

毛毛蟲面露難色,吱吱唔唔地說:“因爲你們以前都愛跟他們過不去。”

“誰跟他們過不去,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黃大仙痛叫道。

“別吵了。”楊子叫嚷着說:“黃大仙你就避一避,別嚇着他們那幫膽小鬼。”

“是呀,我主人說的沒錯,你就避一避別嚇着他們。”無名氏叫道。

黃大仙極不情願的停止了前進,看着楊子等人向夢幻之城靠近。

毛毛蟲一見到蝴蝶們,便迫不及待的喊道:“喂,淚姑娘呢?”

“不知道。”這隻蝴蝶應了一聲,飛走了。

毛毛蟲一陣感傷,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還是叫他們趕快離開夢幻之城吧。”楊子想了想說。

“對,趕快要他們離開夢幻之城。”癮君子也開口了。

事態的嚴峻,確實不容有太多的擔擱。毛毛蟲聽到這裏便衝蝴蝶們高呼:“你們別忙了,黑色兵團快要殺來了,你們趕快收拾東西,離開夢幻之城吧。”

“我們祖輩在這裏都幾年了,沒聽說黑色兵團要攻擊我們。”蝴蝶們看了毛毛蟲一眼,沒好氣的說。

“你們要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毛毛蟲急了叫道。

蝴蝶們看了看毛毛蟲,滿不在乎地飛走了。

“喂,你們真是腦袋進水了,真話假話都分不清。”癮君子叫道。

‘看來他們是不會聽勸告的。’楊子想了想,衝大夥說道:“我看還是我們一起行動,勸他們離開夢幻之城吧。”

“對,一起行動。”癮君子應道。

於是楊子一行紛紛向夢幻之城的蝴蝶吶喊:“黑色兵團就要來攻擊你們了,你們快準備離開夢幻之城吧。”

蝴蝶們都驚了,他們不相信黑色兵團會攻擊他們,他們是被楊子等人的聲音給驚住的。很快就個消息便傳入了城堡裏面,一隻叫小淚的蝴蝶慌慌張張的向他們的城主報告:“城主,不好了,外面有一羣不知是什麼東西叫嚷着,說黑色兵團要來攻擊我們夢幻之城了。”

夢幻之城的主人叫淚無痕,她的母親也是夢幻之城的主人,可是在半年前病逝了,如是淚無痕就接下了城主之位,一直以來也相安無事。當然她也聽說過黑色兵團,也知道黑色兵團的厲害,一聽黑色兵團要來攻擊夢幻之城顯得是驚惶失措,說:“可我們的哨兵沒有向我通報這件事呀?”

“可外面都傳開了。”小淚叫道。

“這個消息是誰傳的?”淚無痕問。

“是一羣陌生的東西。”小淚如實稟告。

“小淚,叫他們進來。”花無痕吩咐道。

“是。”小淚應了一聲,便朝外面飛去。

楊子一行還在那裏吶喊,這時飛過來一隻非常漂亮的蝴蝶,只見她一邊飛來一邊叫道:“毛毛蟲,你究竟在幹什麼呀?”

毛毛蟲一見這隻蝴蝶便來了精神,認真地道:“淚姑娘,你還不知道吧,黑色兵團已經殺到山下來了。”

“胡說八道,要是他們真的要攻擊我們夢幻之城,爲什麼我們沒有得到訊息。”淚姑娘瞄了毛毛蟲一眼,不滿的說。

“我說的是真的,我以我的蟲格擔保。”毛毛蟲叫道。

‘哇。’楊子暗叫道:‘原來人有人格,蟲有蟲格呀,我楊子怎麼不知道了,不過現在知道了也不晚嗎。’

“鬼才相信你。”淚姑娘很生氣說:“我們的哨兵,都還沒有報告這個訊息,誰會相信你在這裏瞎搞蠻纏。”

毛毛蟲急得渾身的毛都豎起來了,但淚姑娘就是不相信他,怎麼辦?毛毛蟲真的很心痛。不過這也難怪他們的哨兵會飛,不可能會被黑色兵團阻撓而延誤軍情。

“淚姑娘,你們的哨兵出了什麼事,我並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不過黑色兵團真的已經殺來了。”楊子大聲叫道。

“你又是誰?”淚姑娘衝楊子叫嚷着。

“我叫楊子,是毛毛蟲的朋友。”楊子自我介紹說。

淚姑娘別了楊子一眼,說:“我看是你說黑色兵團要來攻擊我們夢幻之城,蒙毛毛蟲是的吧。”

‘*,什麼是我蒙毛毛蟲,分明是毛毛蟲爲了朋友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冒着生命危險給你們報信,而你們切不相信他。’楊子暗罵着,接着說:“信不信由你,那是你們的事,我們也只能做這些了。”

楊子說罷,轉身對毛毛蟲說:“毛毛蟲,我看我們還是走吧。省得在這裏被他們冷嘲熱諷。”

毛毛蟲有些難爲情說:“可淚姑娘他們?”

“他們活該,不聽忠告。” 霸愛首席寵嬌妻 癮君子怒喝。

“對,我們走。”無名氏也附合着,隨即回過頭對小云含情脈脈地說:“小云我們走吧?”

小云點點頭,輕輕地溫柔地說:“名哥哥說走就走嘍。”

楊子一轉身就要帶着這一羣動物離開夢幻之城。

“楊子,我還是留下來吧。”毛毛蟲很爲難的說。

“你要留下來?”楊子不解。

“毛毛蟲,你要想清楚,留下來就是等死。”癮君子勸道。

“我已經想清楚了,我要與淚姑娘他們一起對付黑色兵團。”毛毛蟲說。

“毛毛蟲,別傻了淚姑娘他們還會飛,等黑色兵團殺來時,可以逃走。而你了跑起來都那麼慢,沒得救了。再說到時候他們連自己的兒女都救不了,可不會救你。”癮君子勸道。

“謝謝你們的好意,你們走吧,我已經決定了要與他們共同作戰。”毛毛蟲士氣低落地說。

“毛毛蟲“““““““”楊子發出一聲感性的深息,心想:‘一隻毛毛蟲都可以爲了朋友不惜一切,而我號稱天下獨一的楊子難道就這樣不講義氣。如是定了定神說:“好,我也留下來,與毛毛蟲共同進退,與夢幻之城共同進退。”

“主人,我們還要去西方無極之地了,何必在這裏延誤行程。”無名氏有些異議。

“一隻毛毛蟲,就可以爲朋友、爲正義以生相許,何況我們是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正義的人。要是我們不能留下來,到了西方無極之地,見到了無上老人我們怎樣面對,怎樣對他老人家說。”楊子大氣澎湃地道。

無名氏不出聲,低下頭悶悶不樂;心想離開夢幻之城是你說的,現在又說不離開,還說得那樣富麗堂皇,讓我在人家面前丟臉。

楊子也感應到無名氏的想法,偷偷一笑,心想:‘這才叫主人,主人永遠是對的,知道嗎?主人永遠是對的,誰叫你只是一隻鳥,而我是你這隻笨鳥的主人。’

“可是““““““`”癮君子感到有異議。

“我已經決定了,不想留下來的可以走,我不攔着。”楊子正氣也叫道。

楊子不走了,他們當然也不走了。 殭屍老公晚上好 可是張孫切有些昏頭轉向,挑着行李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因爲他聽不懂楊子他們的話嗎。

“誰是這裏的頭?”這時小淚飛到楊子等面前,吆喝着。

他們齊唰唰將目光投向了楊子,楊子也不客氣衝小淚叫道:“什麼事?我是他們的頭。”

“沒什麼事,我們城主要見你。”小淚說道。

癮君子一聽,不高興的說:“那我們了?”

“還能怎麼樣,你們在這裏待着。”小淚沒好氣地說。

“我要不在這裏待着了。”癮君子聽了之後,極不舒服。

“癮君子,算了算了,我們還是在這裏等一等吧。”毛毛蟲勸癮君子說。

楊子非常酷地回過頭看了毛毛蟲他們一眼,說:“你們在這裏等一等,我很快就出來。”

“楊子求你了,你好好地跟他們說,最好讓他們馬上離開夢幻之城。”毛毛蟲囑咐道。

‘這還要你毛毛蟲教,我楊子豈會不知道。’楊子想到這裏跟着小淚是大步向夢幻之城城堡走去。

城堡裏是一片花的海洋,在海洋的中央,集權力與美貌於一身的淚無痕以一付醉美人的誘人樣等着楊子的光臨。

“我叫淚無痕,是這個城堡的主人。”淚無痕自我介紹。

“原來是淚城主,我是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得道成仙的楊子。”楊子迴應着。

淚無痕看看了楊子,接着說:“請問你怎麼說黑色兵團要攻擊我們夢幻之城了?”

“因爲我親眼看見黑色兵團已經集結,正離這不足五里,相信不久就會來到夢幻之城。”楊子如實相告。

“可是爲什麼我切沒有得到消息了?”淚無痕不解地道。

“那是因爲你在夢幻之城中,如井底之蛙。”楊子說。

“可爲什麼我的哨兵沒有回來通報了?”淚無痕還是有話說。

“或許他們沒有查覺,或許他們被黑色兵團殺了,或許他們已經投降。”楊子推測着。

“不,他們不可能沒有查覺,也不可能被黑色兵團殺了,更不可能投降。”淚無痕大聲叫喝,完全不把楊子的說法放在心中。

楊子一愣心想:‘是喲,蝴蝶會飛怎麼可能沒有查覺,怎麼可能被只會爬的東西抓住或殺了,連抓都抓不住怎麼可能投降。’想到這裏一定神又道:“可很多事都會有意外。”

是的,很多事都會有意外,很多人就是因爲意外而一無所有,而死無全屍,淚無痕明白這道理,揚起頭看了看楊子,淡淡地道:“他們會出什麼意外了?”

“相信我,你們夢幻之城真的已經大禍臨頭。”楊子真誠地說。

“可是““““““可是““““““““你叫我怎麼相信你的話呢?”淚無痕嘆道。

“看着我的眼睛,你就能看見三裏之外的地方。”楊子的通靈可謂是天下獨一,只要楊子把自己的感應放在眼睛裏,另一個人或物只要心無雜念,就能從楊子的眼睛感應的到楊子想讓他感應的事,這便是[楊子心經]又一層境界。

淚無痕真真地看着楊子,發現也不像是說謊,可看着楊子眼睛真的就能看見三裏外的事嗎?淚無痕半信半疑向楊子飛了過來,便看着楊子的眼睛。楊子有些不習慣,讓一隻蝴蝶看着自己的眼睛,像是眉目傳情一樣,傳出去可顏面無光,但是爲了幫毛毛蟲,爲了救夢幻之城的成千成萬生靈也豁出去了,再說這裏又沒有其他人在場。

“啊!”淚無痕立即傳出一聲驚叫,因爲她真的從楊子眼睛裏看到還不到四里之地,有數十支黑色兵團正向夢幻之城浩浩蕩蕩開來。

“你現在相信了。”楊子隨即問。

淚無痕毫無顏色,她那美貌也蕩然無存,變得失魂落魄,驚叫道:“這如何是好?”

“馬上通知夢幻之城所有城衆,立即離開夢幻之城。”楊子大聲叫道。

“可是他們可能不會相信我的話?”淚無痕沮喪着說。

“爲什麼?你可是夢幻之城的城主。”楊子不解。

淚無痕看了楊子一眼失望的說:“他們都說我資歷尚淺,所以很多大事都要與他們商議後才能決定。”

“事不宜遲,你敢快把那些管事都叫來,趕緊召開會議。”楊子已經感應到不出一刻,黑色兵團就將趕到夢幻之城,到時候夢幻之城將生靈塗炭,而夢幻之城的城主以及所有城衆都將爲了保護那些兒女血染夢幻之城。

“嗯。”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淚無痕應了一聲,立即猛敲了幾下城堡正中央那一面用樹葉做成的鼓,聲音並不大,但他有連鎖反應,因爲這片樹葉長長的連着外面,直延伸到城堡很遠很遠的地方。 16百樹窟之政變

剎那間從城堡外飛進來幾隻看上去英明神武的蝴蝶,他們一臉驚恐,火速趕到城堡裏,其中一隻巨型蝴蝶叫淚姥姥,她是淚無痕的外祖母,隨即大聲叫道:“無痕,發生了什麼事?”

“姥姥,不好了黑色兵團已經殺來了。(玄幻之家)”淚無痕驚叫着,有些張口結舌。

“誰說的?”淚姥姥即問。

淚無痕緊張的要命,結結巴巴地說:“不是誰““““說的,是我“““`親“““`眼見到的。”

淚姥姥有些生氣,意味深長地道:“無痕,說了遇事要冷靜,要冷靜““““““`不要一出了事就沒了主見,你這樣怎麼做我們夢幻之城的城主了。”

‘冷靜,冷靜,冷靜個屁,夢幻之城都將成爲廢墟了,還怎麼冷靜?’楊子暗罵着,接着衝淚姥姥喝道:“她可是你們的城主,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城主不敬。”

淚姥姥與其他蝴蝶一愣,看了楊子一眼;衝淚無痕叫道:“他是誰,來這裏幹什麼?”

“他叫楊子,是來幫我們的。”淚無痕介紹着。

淚姥姥細細打量了楊子一番,接着像是銳智的又衝淚無痕道:“無痕,你告訴我,是不是他說黑色兵團已經殺來了?”

“是“““`”淚無痕高度緊張,又改口道:“不是“““““`。”

“我說你怎麼這樣,到底是還是不是?”淚姥姥吼道。

淚無痕低下了頭,竟不敢直視淚姥姥的眼睛。

“是我說的又怎麼樣?”楊子看見這種老不死的就生氣,大聲說道。

“我說你安的是什麼心,存心是要給我夢幻之城搗亂。”淚姥姥罵道。

“你這隻巨型蝴蝶也真是,我楊子千里迢迢好意來給你們通風報信,你不領情就算了,也用不着對你們城主大呼小叫吧。”楊子爲淚無痕鳴不平。

“這是我夢幻之城的事,用不着你在這裏多管閒事。再說你懂不懂禮,我不叫巨型蝴蝶,我叫淚姥姥知道嗎?”淚姥姥怒氣沖天。

“老個屁,你有我老嗎,我活了二十年了,你在老也不過一二年而矣。”楊子罵道。

“你““““““`你““““““““。”淚姥姥氣得渾身發抖。

“抖“““抖個屁,等下你在全心全意的抖吧。”楊子看見他們這些老東西就生氣。

“姥姥,您消消氣,犯不着跟這種人生氣,您說是嗎?”旁邊的蝴蝶一邊勸說姥姥,一邊拉住淚姥姥,擔心動武。

“別拉我,讓開““““““`。”淚姥姥氣沖沖地叫道。

“報“““““““大事不好了。”這時一隻崗兵驚惶失措的飛了進來通報。

“是不是黑色兵團殺來了?”淚無痕驚叫着。

這隻蝴蝶搖搖頭,說:“不是黑色兵團,是狂人兵團。”

“他們來幹什麼?我們可是每年都按時給他們進貢我們最好的蜜糖。”淚無痕叫道。

“他們說,我們扣了他們的朋友楊子,所以他們殺進來了。”這隻蝴蝶叫道。

“楊子?”所有的目光紛紛瞄向了楊子,就連淚無痕都一臉疑惑。

淚姥姥冷冷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果然沒有猜錯。”

“哼”楊子哼了一聲,看了看他們道:“不錯,狂人兵團確實是我的朋友,但他們不是來攻擊你們夢幻之城,而是來幫你們的。”

“你這人說話顛三倒四,誰會相信你的話?”淚姥姥叫道。

“咳!”楊子看了看他們的一付想吃了自己的樣子,嘆了口氣說:“沒想到我一片熱誠,切沒有人會相信我,真是可悲呀,可悲。”

“我相信你。”

楊子聽見一個真切的聲音,猛然回頭看了淚無痕一眼,說:“真的嗎?”

“是真的。我相信你楊子。”淚無痕一本正經。

正在這時,一隻蝴蝶又飛了進來,失魂落魄地通報:“狂人兵團已經衝進來了,我們的戰士擋不住了,城主你們還是快逃吧。”

“楊子,你做的好事。”淚姥姥恨得咬牙切齒。

楊子沒有回答他,因爲不想回答,等狂人兵團進來,那什麼事都明瞭。

“姥姥,怎麼辦?”有一隻蝴蝶驚問。

淚姥姥別了淚無痕一眼痛叫道:“無痕,現在你相信楊子是壞人了吧。”

淚無痕搖搖頭說:“姥姥,我相信楊子是好人,他是來幫我們的。”

“你,真是無可救藥。”淚姥姥痛斥着。

“準備迎戰。”淚姥姥向這幾隻蝴蝶下了命令。

“是。”這幾隻蝴蝶立即擺開陣式,準備迎戰狂人兵團。

‘開玩笑,憑你們幾隻蝴蝶就能擋住狂人兵團,那狂人兵團還狂個屁。’楊子暗叫道。

黃大仙先一步衝到楊子身邊,叫道:“楊子,他們沒有對你怎麼樣吧?”

楊子搖了搖頭說:“黃大仙,你多慮了,憑几只蝴蝶能拿我楊子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