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正是由於這樣的發泄,纔將自身的兇怨之氣得到了釋放,她的力量也在漸漸的減弱。

而此刻的範明跪在地上,就是一團軟肉,但是他還沒有死,一雙驚恐的眼睛呆滯的望着我,看得我心中發麻。

李彤將範明的骨髓一點點的捏碎,那捏碎骨頭的聲音,讓我渾身發憷。

咯吱咯吱……

李彤又是一把捏在了範明的脖子上,範明的身體猛地一顫,嘴裏不斷有着血泡子冒出,他已經不能發聲了,

但是他並沒有死,我從他那雙死灰呆滯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他的痛苦。

嗤噗!

突然李彤將癱軟如泥的範明提起來,用重重的扔在地上,一把便洞穿了範明的肚子。

一把就扯出了一條大腸,鮮血已經飛濺而出,滿地都是,而李彤並沒有停手,她伸出另外一隻手插進範明的肚子裏,然後猛地朝兩邊一扯。

哧啦……

肚皮被直接撕開的,就如撕開紙片一般的簡單。我看着胃子不斷的翻騰,渾身汗毛倒豎。

這可是直播碎屍呀,而且還是徒手。

“怎麼沒有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孩子……”

李彤一邊瘋狂的將範明的內臟扯出來,那被扯出的血淋淋的胃竟然飛到了我的腳下,我頓時忍不住乾嘔。

“孩子,我的孩子……啊……”

李彤將範明的內臟撕碎一地,最後還直接抓住範明的腦袋,直接將他那連着一張皮的破碎身體扔下了二樓,當李彤轉過身來看着我的時候,那雙血紅的眼睛已經暗淡了些許,但是那一身緋紅的長裙,在加上她手中抓着的一段大腸,看着讓我作嘔的同時,一股不祥的預感升騰而起。

我心底並不是害怕,而是噁心和擔心。

“死,你們都要死!”

李彤的聲音十分的難聽,就像是一個掉光了牙的老妖婆一般。

我一把將昏倒的蕭子卓抓起,然後猛地掐住他的人中,蕭子卓雙眼豁然睜開,看到我腳下血淋淋的胃子,和眼前一地的內臟,頓時轉過就是一陣狂吐。

“老蕭,快到我身後來,尼瑪這李彤怨氣大太了,幹掉了範明竟然身上的怨氣竟然只是消失了十分之一。”

蕭子卓此時哪裏還敢含糊,連忙躲在我的身後,儘管他害怕朵朵,但是總比對面那個渾身是血的李彤安全得多。

“死!你們都要死!”

李彤的聲音在夜裏格外的滲人,蕭子卓渾身顫抖得厲害,我幾乎能夠感覺出他已經嚇尿了,只是不知道這是第一回還是第幾回了。

“李彤,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你已經手刃了範明,你還想怎麼樣!”我從小書包裏取出桃木劍,對着李彤,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直面一個厲鬼。我幾乎都不知道桃木劍是不是像書上寫的那樣,一劍就能斬掉厲鬼。

朵朵看到我拿出了桃木劍,突然飛了起來,似乎有些畏懼。

“死!”

李彤突然大吼一聲,渾身怨氣陡然暴漲,那一刻我臉色大變,身子本能的後退。

此時朵朵大吼道:“楊哥,快,咬破中指,將血塗在桃木劍上,照着這女鬼的眉心刺!”

鬼的眉心又叫做鬼門,乃是厲鬼的怨煞之氣匯聚之地。

我大吼一聲給自己壯膽,狠下心一口咬在自己的中指上,忍住疼痛在桃木劍上有力一劃,抓起桃木劍就對着眼前那飄來的李彤迎了上去……

(本章完) 哧啦!

桃木劍瞬間便洞穿了李彤的手心,李彤慘叫一聲,身子剎那之間便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心中一顫,連忙一把抓住蕭子卓便朝着樓下跑。

此刻我的心中不斷在想着一個問題,李冰去了哪裏?而且之前那恐怖的陰煞之氣究竟是些什麼東西,那道真的就是這座樓道里死去的陰靈?

當我跑到一樓和二樓的轉角處的時候,我頓時感覺手上竟然已經是空蕩蕩的了這纔不過幾步路的工夫,難道之前我抓住的手不是蕭子卓的,而是……我不敢想,當即將手上的桃木劍猛地揮出,眼前頓時明亮了,那慘白的聲控燈照亮了我眼前的樓梯。

我心中擔憂至極,連忙跑上樓梯,便看到李彤已經伸出那鋒利指甲的手抓住了蕭子卓的脖子,蕭子卓不斷的掙扎,而一邊的朵朵則是咬着李彤的耳朵不斷的向外扯。

“住手!”

就在李彤那鋒利的指甲猛地開始生長的瞬間,我大吼一聲,同時中指再一次在桃木劍上一劃,一劍對着李彤的腦袋刺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彤突然渾身猛地一顫,轉過身,那抓着蕭子卓的手瞬間鬆開,一把便抓住了桃木劍。

嗤嗤嗤嗤!

那鬼手被桃木劍上的血液不斷的腐蝕着,但是這個時候的李彤卻是對着我微微的揚起了嘴角!

我臉色大變,連忙一拳爆出,那李彤還沒有對着我笑出來,便已經被我一拳打飛。

“老蕭,上次讓你背的往生咒背的如何了?”

蕭子卓此刻蹲在一個角落,渾身顫抖着點點頭。

有句話叫做趁你病要你命,這個時候對於這個厲鬼也是極爲的合適的。

我幾步上前,李彤還沒有站起來,我便是又是一劍,直接洞穿了她的胸口,一股濃濃的腐臭氣息升騰而起,陰寒之氣讓人不寒而慄。

拉開書包,將一張事先浸泡好了五彩雞血的大網拖出來,然後打開,罩在了在地上掙扎哀嚎的李彤的身上,李彤的身子在那張五彩大網裏發出一陣嗤嗤啦啦的聲音,完全都是皮肉潰爛的聲音,就如你在一塊脆弱的雞皮上倒了一瓶硫酸一樣。

他渾身的怨氣在這張五彩雞血網裏不斷的被煉化,這一刻我幾乎看到了那原本朝着她不斷匯聚而來的怨煞之氣,都飛快的逃離這裏,飛向了窗外。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中猛地一驚,這個畫面我似乎在哪裏見過。

突然,我心中一顫,這不是那日在天台屋頂上見到的那個死嬰的樣子,要不是我在情急之下開煞穴成功的話,還指不定那天死嬰會發生什麼變故。

一想到那死嬰我就頭疼至極,不知道那罈子能不能封住那兇胎惡鬼,不過我相信陳若唯跟着趙半仙這麼些年了,應該有些手段應付一下吧。現在我想要做的就是徹底的超度李彤,畢竟蕭子卓在場,我沒有必要將她打得魂飛魄散,要是之前我或許還沒有辦法制服李彤,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李彤身上的陰煞之氣飛快的消失,原本是一隻厲鬼的,此刻卻是化作了一個極爲普通的鬼。

“老蕭,快念往生咒,我們現在聯手超度她。”

蕭子卓點點頭,這個時候的李彤那一身血色長裙也是慢慢的變淡,化作了灰白的顏色。我知道此刻的李彤已經徹底的失去了力量,就和一個剛剛屍變的女鬼一般,很容易就制服了。

蕭子卓盤膝坐在地上,依舊是有些後怕的看了一眼被我那張血網網住的李彤。

我用力的按住李彤,然後轉過身對着蕭子卓喊了一聲:“老蕭,快點念!”

蕭子卓連忙收拾心情開始背誦出來:

“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神咒!南無阿彌多婆夜,多他伽多夜,多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阿彌利多……”蕭子卓有些顫抖的盤膝坐在地上,雙手合十,

像極了一個和尚唸經一般。其實往生咒原本就是佛教淨土宗的重要咒語,蕭子卓學的是有模有樣,美中不足便是不是用梵語念出來。

不過蕭子卓就念動的這幾句,那被五彩雞血浸泡過的網子竟然發出了一股淡淡的紅色光芒,而在網子裏的李彤則是開始安靜的閉上了眼睛,緩緩的我便看到了從那屍體之中飛出了一道銀白色的陰靈,正是之前那面容姣好的李彤。

看着那一道道銀白色的陰靈圍繞在我的手臂周圍,突然間我感覺渾身一顫……

李彤,原本是一個非常熱愛生活的女孩,只是因爲從小就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而且家裏的經濟也不是很寬裕,所以一直以來都十分的自卑,小學時候因爲穿得不好,一直都是一個灰姑娘,但是她十分的愛乾淨,所以每次都穿得乾乾淨淨,雖然上面有着一個個的補丁,但是她十分的喜歡,因爲她知道這些都是媽媽在夜裏一針一線爲她縫上的。

後來上高中了,她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因爲自卑不愛與人交往,在班上也落下了一個高冷的姿態,而且一上高中,她便要求自己盡善盡美,做一件事就必須要將它做好,別人的東西自己絕不拿,但是是自己的東西,無論如何都要搶到手。於是從高一開始,班上的獎學金每次都會有她的名字。

那個時候也有很多的人追過她,可是李彤覺得高中最重要便是學習,便是朝着大學進發,所以高中時代的她腦子裏只有學習,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家境貧寒,只有通過讀書才能走出來,說穿了就是自卑。

大學的第一天便遇到了一個成熟有韻味的男人,他叫範明。範明很會照顧人,而且感情這個東西誰也說不清道不明,就像大一的時候遇到的範明,第一眼便愛上了這個男人。 暮色天使 初戀是沒有條件的,只是那麼一眼,便認定終生,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感覺,但是感覺往往是不準的。

他們在一起了四年,四年裏他依舊是無微不至,她心甘情願的做他的情人。但是到了大四,李彤才發現自己已經不能離開這個男人,這個他生命中的第一個人,她很多的第一次都交給了這個男人,可是這個男人有家庭,有家業,卻沒有一個孩子。

所以她只想和他有一個孩子,就是這麼單純的想法,只想有一個屬於她和他的孩子,哪怕最後他不要這個孩子,她也願意將他慢慢撫養成人。於是她故意不吃避孕藥,故意懷上了一個孩子,然後將這個她認爲他會欣喜若狂的消息告訴他。

可是範明知道這個消息之後,表現出來的是憤怒,並且馬上讓她打掉這個孩子,那一刻她的心如墜冰窖,再後來範明故意開始躲着她,而李彤的心也開始冷了,她開始變得暴躁,每天無數次給範明打電話,甚至找上範明的家鬧,而範明一次次的推開她,讓她再也感覺不到半點溫暖,就這樣她失去了活下去的寄託,所以她選擇了跳樓。

原本那天只要範明出現,她便不會輕生,他只想告訴範明,這個孩子她想要,她想要帶着這個孩子離開這個冷冰冰的城市,可是範明沒有給她機會……

“世人都這個冷,這麼冷……那我就要化作厲鬼,讓那些曾經欺騙我,看不起我,傷害過我的人都去死,去死……”

在那慢慢消失的怨煞之氣之中我看到了李彤的一切,她跳樓那一瞬間的解脫,她覺得這是自己的另一個重生。

心中無數的委屈都抒發出了,怨氣也就慢慢的散去,那原本還有些血紅印記的灰白長裙此刻變得通體銀白,她已經化解了身體之中的怨氣。

蕭子卓看到一臉平靜的李彤,緩緩的笑了一聲道:“小彤,到那個世界,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等着我!”

說完這句話之後,蕭子卓便轉過身去,不再看身後女子。

看到這一幕,我還是很感動的,在我心中花花大公子的蕭子卓還

有這樣的一份癡情,我完全沒有想到。

“謝謝你!”

李彤看着蕭子卓說道,她聲音變得柔和好聽多了,渾身都散發出一點點銀白色光點,看得出她看着蕭子卓的目光有些愧疚。

“李彤,你可知道你肚子裏的孩子……”

不等我說完,李彤那原一身銀白的長裙周圍陡然之間煞氣狂涌。

“楊哥,不好,有外煞入侵!趕快用桃木劍將周圍的煞氣打散!”

說話之間,朵朵頭顱頓時飛出,張嘴便是猛地一吸,那一股龐大的煞氣瞬間朝着她那血紅的小嘴涌來。

叮叮叮……

這個時候電話來了。

“小子,怎麼搞得,若唯的電話怎麼不在服務區?”

趙半仙的聲音讓我心中一沉,但是現在我都束手無策,趕緊將這裏的情況挑重點的說了一下。

“快,開煞穴,不然有大麻煩了!”

“趙叔,怎麼開煞穴呀?”

“你妹,你不知道怎麼開煞穴?等等哈……”

我鬱悶,這個時候朵朵整個頭顱都被陰煞之氣包裹住了,而且那原本一身潔白的李彤身軀之上也是開始重新出現了血紅的顏色。

“老楊,該怎麼辦?怎麼辦!”

蕭子卓站在我的身邊,一臉的擔憂驚恐。

“咬破舌頭,用舌尖血祛除煞氣!”

說話之間,我便一口將舌頭咬破,痛的我渾身一震,一個箭步,一邊揮舞着已經泛黑的桃木劍一邊朝着那涌動的煞氣吐口水。

“小楊,咬破中指,在右手上畫一個圓,然後滴一滴血在手掌上的煞穴口,也就是那小黑點上!”

這是陳八兩的聲音,低沉至極。

我當即沒有任何的猶豫,對着我已經咬破的中指又是一口,痛的我想要瘋狂大叫,可是我忍住了,緊咬着牙關,在右手之上快速的畫了一個圓圈,然後中指重重的點在了中心的小黑點上。

哧啦!

嗡!

我只感覺面前一黑,身子差點沒有站穩。

一股股陰森冰冷的氣息瘋狂的涌入了我的右手,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倒下了。

“老楊!”

蕭子卓大吼一聲,扶着我,這一刻我猛地咬住自己的舌尖,劇痛讓我保持清醒。

那一股股陰煞之氣源源不斷的涌入了我的手心,我幾乎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之中充滿了無數詭異而雜亂的氣息。

大叔要逼婚 “天地無極,好生之德,冥途知返,善莫大焉,收!”

掉落在地上的電話之中傳來了陳八兩低沉的吼聲,由於我之前開了免提,所以聲音很大,就在那個收字結束的瞬間,我渾身猛地一顫,一個踉蹌。

原本從窗外瘋狂肆意的陰煞之氣這一刻瞬間消失了,而我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朵朵也是疲憊的掉落在了我的懷裏,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而那李彤此刻渾身潔白,看着我滿臉的愧疚道:“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謝謝你能夠讓我超脫我兒的束縛,希望以後你遇到我的兒子,能夠留他一條生路,讓他轉世投胎。蕭子卓,如果有來世,我希望能做你的女人,這輩子我欠你的。”

“如果你們有時間,請你幫我將我的骨灰送到母親的手上,現在後悔已經晚了,只希望能求得母親原諒我的不孝。再次謝謝你們……”

蕭子卓站在那裏,就如一個木樁,一動不動。

我看着李彤的身體一點點的消失,心中有着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終於完了。”我拿起已經掛斷的手機,有些吃力的劃開鎖屏。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陳若唯的。

“楊森,速來,兇胎要快衝破封印了……”

(本章完) 兇胎要衝破封印了?

我臉色大變,身子猛地一顫,那天晚上,死嬰還沒有甦醒已經表現出了恐怖的陰煞之氣,如今那李彤化作厲鬼的一瞬間,恐怕那死嬰也甦醒過來了。

聽陳若唯的聲音,似乎很着急。

看了一眼依舊如木樁站在那裏的蕭子卓,我心中也不是滋味,從小我便是一個不祥之人沒有什麼朋友,和我做朋友的人都會遭遇不幸,到了大學才漸漸有了可以無所不談的三個好朋友,而現在似乎是因爲我,他們也開始接觸到了種種靈異事件,沒有想到我還是影響到了他們。

這一次蕭子卓是第一個,那麼下一個……

我不敢再想下去,靠着牆慢慢的站起來,我將雙目閉上的朵朵裝進書包,背在背上,桃木劍已經通體發黑失去了靈氣。

“老蕭,你節哀,現在你要做的就是完成李彤的遺願。”

看着望着那輪慘淡的月光流下男兒熱淚的蕭子卓,我的心中頓時不是滋味。

不爲別的,就爲老蕭是我當初進寢室的時候第一個和我說話的人。是我們寢室的名義老大,室長的位置一直是他當着,即使是名存實亡。

“老楊,謝謝你!”

我沒有說話,蕭子卓小心翼翼的找來了一個屍體收容袋,將冰冷血腥的李彤的屍體裝了進去,然後扛在肩上。

“老蕭,我先送你下去,我還得先找到我的那個朋友,你這會兒也不要回寢室了,去找一個簡陋點不要身份證的賓館先呆着,明天一早就多拿點錢儘快將李彤火化了吧。”

蕭子卓點點頭,然後跟着我下了樓,一路上那原本的陰煞之氣淡了許多,但是我總感覺到不安。

看着蕭子卓離開的背影,我又一次鑽入了醫院的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