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聽不懂,以爲是這東西發狂,準備再戰一回合。

但是,江子涯卻能感受到其中的含義,這貨在叫救兵。

當下心裏也是一寒,暗道:“我擦了,不會還有一隻這種怪物吧!”

庶女攻心 不容他多想,因爲很快他就聽到山洞外傳來沉重的腳步聲。

緊接着,一個身高超過兩米,但是各種維度,足足比先前那隻紅毛怪野人大了一倍的傢伙衝進來。

“也是母的!我靠!”

這是江子涯心裏第一時間的反應。

“完了!”

這是金陵的第一反應。

懦弱如他,在看到更強壯的一隻雌野人之後,所有的鬥志一瞬間消失,身體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

兩隻紅毛怪舔着嘴脣,慢慢撲向了躺在地上的金陵。

天雷地火,乾柴烈火,巫山暴雨,伏爾加河!

江子涯的攝像頭一時一刻也沒捨得離開這爆炸的場面。

什麼D國R國YDL的美女與野獸,那都弱爆了!

什麼電動小馬達,也都弱爆了!

人家那倆,根本就是噴氣式飛機的發動機,人機之中的戰鬥機!

“嘖嘖嘖!”

江子涯看着金陵大字型躺在山洞的地面上,雙手時而鬆開,時而緊握,把地面上的雜草捏成一團一簇。

兩隻大腳繃的緊緊的,大拇指使勁向下伸展。

驚濤拍岸的聲響,暴雨傾盆的急促,火山一次又一次的爆發……

“太殘忍了!”

江子涯心中感慨。

轉而開始犯愁,自己似乎也被堵死在這裏,也不知道倆傢伙完事了之後,會不會拍拍屁股就走。

良久…良久!

月亮都要落山的光景,山洞內終於安靜下來。

只剩下兩隻紅毛怪滿足的哼哼聲,還有…金陵捂着臉,嬌羞的哭聲。

兩隻紅毛怪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哭得全身顫抖的金陵,不知道想起了什麼,倆大傢伙結伴走出山洞。

江子涯心裏竊喜:“這下可以跑路了!”

“咣噹,轟!”

“CNM,這麼大的石頭,你們也搬得動!”

原來,兩隻紅毛怪,搬起了一塊巨石,堵在了山洞口…… 巨石堵住洞口之後,蜷縮在地上,哭得顫抖的金陵猛地一咕嚕爬起來,都沒顧不得提上褲子。

以手攏耳,傾聽片刻。

雖然依舊在抽啼,但是目露兇光。

可以想象,他現在的心情是有多崩潰。

“糟了!”

江子涯心裏暗罵道。

因爲他看到金陵用打火石點燃了枯草,向着自己所在的裂縫扔進來。

“金陵,冷靜!現在我們兩個應該合作,否則一會那倆傢伙回來,你也走不掉!”

金陵聽到江子涯焦急的喊聲,冷笑道:

“別傻了,無論如何,你必須要死!”

江子涯心裏清楚,只爲自己知道這貨被野人奸了,那他就一定會殺人滅口。

所以,金陵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燃燒着的枯草一把一把扔進來。

江子涯用雙腳猛踩,開始還好,但是隨着金陵越扔越快,原本被他踩滅的枯草也跟着再次燃燒起來。

黑煙瀰漫,刺激的江子涯眼淚直流。

最讓他納悶的是,這些煙在沒風的情況下,也全都奔着自己的方向撲過來,這很不科學。

“不對?爲什麼煙都向着自己的方向流動?一定有氣孔!”

江子涯福至心靈,猛然回頭。

藉着火光,看到那些黑煙都鑽進了這裂縫最深處,然後聚集起來,在高度半米左右的位置,鑽進去。

“山體是空的!”

頂級漂哥 江子涯眼睛一亮,頓時來了精神。

一手抓住狗腿刀,對着煙霧鑽進去的地方使勁一砸。

“咔嚓!”

那薄薄的一層巖皮竟然脫落了老大一塊。

頓時有一陣涼意襲來。

“哈哈!天助我也!”

人走時氣馬走膘,兔走時氣,槍打不着。

在絕境之中,能發現一線生機的人,總歸是氣運所致。

這薄薄得一層巖皮,根本不需要什麼刀斧錘子,江子涯運足了氣力,用腳掌猛蹬幾下,就弄出來一個可以容自己鑽過去的窟窿。

自己所在的岩石縫隙,已經被枯草燃燒的煙火瀰漫,金陵根本沒發現江子涯已經重新覓了出路,兀自使勁的往裏面添柴火。

心裏一陣陣的快意。

這種快意來源自何處,金陵自己心裏也不清楚。

總之,在他偷了江子涯的木排,一直到江子涯勝出,把他擠出前十開始,這種莫名的憤恨和惱怒,就一直纏繞在他的心裏。

把自己的錯誤轉化爲對別人的仇恨,這看似是非常奇葩的操作,但是實際上,現實裏這樣的人真的很多,很多!

金陵看着犄角巖縫裏江子涯跺腳踩火的聲音,心情說不出的快意,後來又聽到“洞洞”砸石頭的聲音,他以爲江子涯已經薰迷糊了,亦或是絕望自殺。

幾聲悶響之後,那牆縫裏面,再沒有一絲聲響,只有跳動的火焰和滾滾的黑煙。

“死了嗎?哈哈!終於是死了!”

金陵突然覺得方纔的屈辱得到了補償,雖然現在兩條大腿依舊有些發軟腫脹。

走到山洞門口,那巨大的岩石怕不是有接近千斤之重。

但是,在金陵的奮力下,卻也緩緩的移了開去。

清涼的空氣撲面而來,頓時讓金陵精神一爽,然後他便以極快的速度,貓着腰,用手捂着腰眼,鑽進了樹林之中。

大約在金陵鑽進叢林不到半個小時。

兩個紅毛怪扭扭噠噠回到山洞門口,若是有老中醫看見這倆雌物手裏的植物,定會驚奇的發現,那都是壯陽添髓的草藥。

急匆匆回來,卻見擋門的大石頭已經被推到在一旁,不由得都慌了神,兩溜煙跑進山洞。

片刻後,一聲怒吼,緊接着兩道紅風衝出山洞,直奔叢林之中。

金陵捂着酸脹的腰眼,嘴裏狠狠的咒罵着。

被野人太陽了,他不怕,只要不被別人知道。

只是,自己的衣物全都被撕壞了,現在都不能蔽體,這讓他根本不敢打開無人機直播。

好在他能控制這些無人機,即便是一直不打開直播功能,主辦方的控制中心也無法遠程開啓,甚至他能弄一個虛假的靜態影像迷惑主辦方和觀衆。

它才真正掌握着無人機的終端,而自己是它的狗。

正自徘徊間,他卻看到前方遠處飄來肉香,眼珠一轉,便有了計較。

寇靖昊,號稱東方最強壯的探險家。

他剛剛捕殺了一隻狍子,剝了皮正自燒烤。

狍子奔跑跳躍都很強,但卻是最好抓住的動物。

寫輪眼中的克蘇魯 皆因這玩意很傻,當你看到它的時候,只需要大喝一聲,狍子就不會動了,回頭傻傻的看着你,直到被抓住。

所以,狍子又有個很響亮的稱呼,傻狍子。

寇靖昊吃了一口纖維狀很嚴重的狍子肉,看起來這是一隻老狍子,所以肉質很韌,難以嚼碎。

但是他依舊耐心的咀嚼着,就着燒開的鹽水野菜湯順進肚子。

“啪!”無人機墜落。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似乎有一雙極度危險的眼睛在看着自己。

他不動聲色,手裏切肉的傘兵刀冷不丁向後飛射出去。

刀出,人才回頭。

他很自信自己這一刀的力道和準頭。

然而,回頭看到的一切,卻讓他吃驚。

刀的準頭沒錯,只是卻被那人用手很輕鬆的接住。

寇靖昊眼皮挑了跳,但是卻沒有說話。

因爲在這個人的身上,此時此刻,他感覺不到一絲人味,有的只有讓人汗毛直立的危險。

“嗖!”

倆人幾乎同時向着對方衝過去。

“嘭!”

一聲悶響。

倆人都以力量見長。

然而,寇靖昊畢竟還是個人,不是個怪物。

所以,他被金陵撞的倒飛出三四米遠。

而金陵僅僅後退了半步。

寇靖昊在自己滾出去幾米遠後,順勢站起身來,也不管嘴角溢出的鮮血,悶着頭死命的向着坡下逃遁。

但是,下一刻他絕望了。

因爲,金陵的速度簡直快到讓他難以想象。

當看到金陵站在自己的前路上,寇靖昊終於感覺到自己面臨死亡竟然是這麼的近。

他不自覺的向着後面移動着步伐。

金陵似乎並不急,就像一隻老貓戲耍着一隻老鼠。

“咔咔咔!”

寇靖昊慌張急促的按動着定位儀上面的求助按鈕。

然而,沒有絲毫的反應。

金陵冷笑道:“沒用的,低級動物!”

不多時後,一個強壯的身體,在山坡旁的懸崖下墜落。

而金陵,則穿上了毫無破損的防風衣褲。

快步趕到幾公里外,這纔打開直播功能,一如既往,沉穩的開始趕路。

彈幕裏,盡是寇靖昊和江子涯無人機失靈的突發事件…… 不僅僅是觀衆們在討論,極限荒野大賽的主辦方更是亂成一鍋粥。

大賽所用的無人機是經過嚴格檢測的,一路走來,也確實印證了這黑科技的強大。

第一次出現失誤,是在大沙漠上。

江子涯和壬晴兒在神山內部,無法選擇退賽。

但是有驚無險的過去了,主辦方雖然有推卸責任的嫌疑,但是暗地裏,則是把對無人機的檢測達到了苛刻的程度。

然而,就在嚴格檢測後的又一場比賽,無人機又出事了。

還是兩個連續出了問題。

上次大沙漠是無法退賽,但是還能看到影音。

這次倒好,直接消失無蹤,直接啥都沒了。

兩組搜救小隊緊急出發,直奔兩架無人機消失信號的位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