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盛淮見安老爺子面無慍色,流利的把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話都說出來。當然,說的時候他摒去那些對慕洛琛不利。

「韻歡之前您見過的,還誇他聰明,酷肖年輕時候的你。這幾天聽說了墨卿的事情,他天天嚷著要來看你呢,說想陪著你,哄你開心。我本來不想他打擾你的,可沒想到颯颯也一起去了,您和妞妞兩人住在這麼大的院子里怪冷清的,所以還是想送他過來。一來他能給您家多增添些人氣,二來妞妞也能有個玩伴,您看……這事怎麼樣?」

安盛淮把話都說完了。

安老爺子的臉色依舊沒有一絲變化。

安盛淮有些摸不準老爺子心裡想的什麼,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安家其他人。其中較為圓滑的安墨瀾,站出來,說:「大爺爺,您若是不喜歡韻歡,家裡還有其他孩子,只要您開口一句話,我們保准把孩子送過來。」

安老爺子聞言,綳著的臉終於動了下,說:「難為你們這麼有孝心。不過,家裡已經有天佑、天寶了,妞妞她不缺玩伴,所以這孩子也用不著送了。」

拒絕的意思很明顯,可惜安盛淮這些人心裡想著安家那大筆的財產,怎麼肯輕易地放棄?

安盛淮討好的笑著說:「大伯,慕先生和慕太太他們是A市的人,總不會一直留在A市,到時候他們走了,妞妞就沒什麼玩伴了,一時半會的再把別的孩子帶過來,她也適應不了。倒不如,先把韻歡送過來,等他們玩熟了,將來慕先生和慕太太回A市那邊,妞妞和韻歡……」

「我打算將來洛琛和簡汐回A市的時候,讓妞妞跟他們一起回去。」

安老爺子一句話,打亂了安盛淮的如意算盤。

讓妞妞跟著慕家的人回A市?老爺子這是鐵了心,要把安家拱手讓給慕家的人了?

安盛淮噎了半晌,抓住最後一絲勸服安老爺子的可能,說:「妞妞走了,大伯你都不想她嗎?就算大伯你不想妞妞,沒個人陪在你身邊,也不是個辦法。」

安老爺子冷呵了聲:「我想她,再把她接回來不就成了?至於你說的沒人陪在我身邊,怎麼會沒有?現在這家裡將近一百多號的傭人和警衛,你還擔心沒人照顧我、陪著我?」

安老爺子把安盛淮的話一句一句的堵回去,又掃了一眼在場的其他子孫。

心頭儘是冷意。

得虧著他們早為妞妞鋪好了路,否則她落在這群人手裡,早被啃得渣都不剩了!

安老爺子沒心思再跟這些人虛以委蛇,冷聲吩咐安管家,說:「管家,請他們都回去吧,我累了,想要去休息了。」

話說完,安老爺子邁開步子,往後院走。

安盛淮想要跟上去,卻被安管家攔住了去路:「請吧。」

安盛淮面露怒色,礙著慕洛琛還在場不好發作,於強忍著心頭的怒火,說:「安管家,大伯要休息便讓他休息吧,我們這些做晚輩不好打擾。可有些話,我還想同大伯說,我跟墨瀾他們幾個去客廳等著,等下大伯醒過來,你幫我們通知一聲。」

安管家一板一眼的說:「先生,不是我不肯留你在安家,可老爺子已經發了話。請你別讓我為難,現在立刻回去吧。」

安盛淮壓下去的怒火蹭的下就躥了上來,老爺子是一家之主對他說話不客氣也就算了。

這管家算什麼玩意兒?

不過是安家養的一條狗!等將來旁支繼承了安家,他安盛淮就是安家的老大!讓一個小小的管家滾蛋,還不是動動嘴皮子的事情?

安盛淮耷拉下臉色,說:「我如果執意留在安家呢?」

安管家聞言,抬起眼睛,和安盛淮平視,道:「那我只好請警衛請你們出去了。」

話音落,守在旁邊的警衛自動的圍到了安盛淮一行人跟前。

安盛淮氣的臉色鐵青,咬著牙沉默了一會兒,抬手指著安管家說:「好,你行,這筆帳咱們以後再算!」

他說著,要帶著安墨瀾幾個人。

卻聽身後慕洛琛忽然開口說,「安先生,請慢走一些。」

安盛淮神色不虞的回頭望向慕洛琛,迎來「嗖」的飛來一個黑影,直直的砸中他的臉,與此同時耳畔響起慕洛琛猶如夾雜著寒冰的聲音。

「安先生,你的東西請收好。還有,我順便提醒您一句,萬一將來哪天天安老不在了,妞妞也是這個家的主人,有我慕洛琛在的一天,就絕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到她頭上去。」

慕洛琛每一個字都清楚的傳入安盛淮的耳中,他愣忡了好一會兒,開口想說話。

但在他開口說話之前,慕洛琛早已轉身離開。 第1146章叔侄之爭

安盛淮握緊了拳頭,目光陰沉的盯著慕洛琛的背影。

這件事他不會善罷甘休!

「先生,請你們離開。」

安管家再次出聲。

安盛淮哼了聲,恨恨道:「我們走!」

安墨瀾等人聽到他的話,紛紛跟著他離開。



慕洛琛走到書房前,聽到安老爺子氣的拍打桌子的聲音,跨步進入書房,道:「安爺爺,別為了他們生氣,不值得。」

安老爺子雙手背在身後,面帶不悅:「墨卿才剛走,他們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往家裡塞孩子,真當我是死人了!」

慕洛琛站定腳步,沒有說話。

因為再說下去,就是安家的家務事了。他跟安家只是未來的親家關係,而不是真正的安家人,無論他說好話還是壞話,都不免有挑撥的嫌疑。

安老爺子當然也明白慕洛琛身份的尷尬之處,只抱怨了一句,便沒有再說下去。

繃緊了下巴,安老爺子緩慢的在房間里踱步。

過了一會兒,他停了下來,望著慕洛琛說:「洛琛,我方才同他們說的,等你們回A市的時候,把妞妞帶上的事情是認真的。你回去跟簡汐商量下這件事,看看她有沒有什麼意見?如果有為難的地方,我再做別的打算。」

慕洛琛微訝:「爺爺,你捨得妞妞?」

如今安家只剩下老爺子和妞妞兩個人,如果妞妞跟著他們回A市,那安家只剩下老爺子一人了。剛才老爺子說,讓他們把妞妞帶走,他還以為是唬安盛淮幾人的。

安老爺子嘆了聲氣,說:「捨不得也要捨得,你也看到了,墨卿這一走,旁支的那些人蠢蠢欲動。若是他們起了不該起的心思,想要害妞妞……我就是請再多的人,也難免有疏漏的地方。妞妞跟著你們去A市那邊,山長水遠,他們想害也夠不著,我也能放心清理這些雜碎。」

慕洛琛:「安爺爺,我可以留在帝都這邊幫你。」

安老爺子聞言,欣慰的笑了笑:「你的心意我領了,可你的根基在A市那邊,長期留在帝都對你的發展不利。再則,將來妞妞還有十多年要麻煩你跟簡汐,你們能幫我把她照顧好,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忙。」

「可是……」慕洛琛放心不下老爺子一個人。

但他話沒說完,安老爺子就擺了擺手:「沒什麼可是,我這把老骨頭雖然沒多久的活頭了,對付那些小狼崽子還是足夠的,你們就放心走吧。」

話說到這份兒上,慕洛琛明白老爺子是不肯接受他的幫助了,便沒有再開口。

安老爺子隨即岔開了話題,告訴慕洛琛,王家那邊的動靜。

兩人商量怎麼對付王家的人,不知不覺中時間流逝……



王東擎正在會議室開會,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開了靜音,但有電話進來,屏幕還是發出了熒光,他看了眼,看到是家裡老爺子打來的。

拿著手機,起身走到外面,接通了電話。

那頭——

老爺子說:「你現在立刻回家。」

王東擎聽出老爺子聲音有些不對,問:「爺爺,發生了什麼事?」

「你先回來,再說。」

老爺子話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王東擎看著暗下去的手機屏幕,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最近老爺子因為景炎的死,閉門謝客了好幾天,連家裡的人也都看不到他。

今天忽然打電話過來,八成是跟景炎的死有關係。三天的時間,老爺子即便沒有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也應該查到了線索。

他絲毫不擔心自己,因為從頭至尾,都沒有證據證明景炎的死和他有關係。

他擔心的是,這件事會不會讓顧明珠暴露出來。

畢竟她是景炎的未婚妻,又有那麼多的證據直指她。哪怕他事後吩咐人,幫她掩埋了那些證據,但老爺子的人不是吃素的,萬一查出一丁點破綻,都足以讓他們懷疑顧明珠。

「王先生,該您發言了。」

助理跑出來,小聲的提醒王東擎。

王東擎瞥了她一眼,說:「家裡老爺子讓我回去一趟,會議暫時取消。」

老爺子發話,天大的事情也得往後推。

助理按照王東擎的吩咐去辦事。

王東擎拿著手機,走出辦公大廳,開車直接往王家駛去。

一個多小時后——

藍色的保時捷跑車慢慢的滑進了裝修奢華的王家院落,旋出一道優雅的弧線后,車子熄滅了火。

王東擎推開車門下來,就碰到了王子謙。

王子謙亦是剛從外面回來,一身筆挺的西裝襯得身姿挺拔。見了王東擎,立馬眯起眼睛打量了好一會兒,話語里夾雜著不善:「現在老爺子已經查清楚了真相,有些人只怕要心裡怕了吧?」

王東擎單手搭在車門上,眉尾一挑,笑的格外欠揍的說:「不知道別人怕不怕,我反正是不怕,這幾天吃得好,睡的好,不知道有多逍遙。」

目光在王子謙的臉上掃了一圈,他又道:「三伯,我看你臉色不怎麼好看,該不是怕景炎來找你,整宿整宿的沒睡著吧?」

王子謙睨了志滿意得的王東擎一眼,沒好氣的說:「你也就這張嘴會說,等老爺子把真相公布了,我看你還怎麼貧嘴!」

話說完,他邁開步子往大廳里走。

王東擎毫不在意的關上車門,在原地站了會兒,等王子謙的身影消失了,這才往大廳的方向走。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剛進大廳,王老爺子就把一摞資料,啪的甩在了桌子上,「你們看!」

王子謙和王東擎同時伸手,各拿起了一打資料翻看。

沒多會兒,王東擎合上資料,因為老爺子調查的資料,和他預期的沒有什麼差別——景炎為了搶回天寶向老爺子邀功,設計殺害安老爺子和安墨卿,安家為了報復把景炎殺了。

資料里沒有提到顧明珠的事情,這點讓他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王老爺子見他那麼快就把資料看完了,出聲問:「這件事,你怎麼看?」

「雖說景炎是咱們王家的人,但對這件事,我不得不說,是他自己作死。安家那麼大的家族,如果真的能那麼輕易扳倒,帝都早就有人出手了,哪裡輪到他?他不自量力的挑戰安家的權威,那也別怪安家的人對他下狠手了。」

王東擎覺得老爺子這幾天都在家裡休息,或許沒聽聞外面的消息,所以又補充了下安家那邊的消息,「爺爺,昨天安家低調的給安墨卿辦了葬禮。想必,之前安墨卿就已經死了,壓著消息沒傳出來,應該是為了和慕家聯姻的事情。」

王老爺子聽到安墨卿已經死了,面上的肌肉抽搐了下,卻是沒有說話。

王子謙把所有的資料看完,抬眸看向王老爺子:「爸,景炎先動了安家那邊,安家要報復他,這點他們占著理,我們王家的確無話可說。但景炎的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

「哦?怎麼說?」

王老爺子終於肯發話。

王子謙眼裡帶刺的看了眼王東擎,不疾不徐的繼續說道:「我覺得這件事另有蹊蹺,僅憑景炎一人之力,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地接近安家的人?景炎死的那天,他身邊的人去哪裡了?景炎明明是和明珠一起去參加的晚宴,怎麼偏偏景炎出事了,明珠就無緣無故的走開了呢?這些都是疑點,我們總該好好的查查,免得讓景炎死的不明不白的。」

王東擎在聽到他提起顧明珠時,臉上的表情沒變,唇角卻微微往下壓了一些。

王老爺子點點頭,「你說的對,這些總要查清楚。」

王子謙笑了笑,走到王東擎身邊,逼視著他的雙眸,問:「東擎,你平日里挺聰明的,怎麼在景炎這件事上就那麼馬虎呢?這麼多明顯的破綻是看不出來,還是心虛故意沒指出呢?」

王子謙望著王東擎微變的臉色,心裡生出一股報復的快感。

當初景炎死了,東擎這小子故意把嫌疑拉到他身上。

現在他要盡數歸還給他!

王老爺子原本就不滿意剛才王東擎那番言論,此刻聽到王子謙的話,也靜默不言的盯著王東擎,等著他給自己一個解釋。

王東擎和王子謙對視了幾秒,向前邁了兩步,越過王子謙,直直的和王老爺子對視:「爺爺,我沒說出來這些,的確是出於我的私心。」

王老爺子臉色一沉:「你跟景炎的死有關係?」

王子謙沒想到王東擎那麼快承認,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得意。

王東擎餘光里瞥了眼王子謙,心裡冷笑著垂下眼帘,坦然的承認:「是有些關係,不過不是爺爺想的那樣。之前景炎出事,我作為他的兄弟,心裡很難過,所以找人調查了整件事情。我從顧明珠那裡得知,在景炎出事之前,她偶然得知了景炎買通了安家的人,要對安老和安墨卿下手的事情。」

「她勸阻過景炎,不要動安家的人,但當時景炎沒有聽,反倒威脅她不許把這件事告訴爺爺,否則不會讓她有好果子吃。爺爺,你也知道景炎的脾氣,他一旦生氣起來,後果是怎樣的……」

王東擎微微吁了口氣,頓了兩秒。

「景炎出事的當天晚上,是他看上了葉簡汐,下流的要去調戲葉簡汐。顧明珠因為這件事跟他起了爭執,從安家氣沖沖的跑出來的時候,半途胃病發作,被送進了醫院……等她再醒來的時候,景炎已經死了兩天了。」

「這些,我都已經找人去證實了。結果和她說的沒有多大差別,我沒跟爺爺說明白這些,是因為不想讓爺爺知道景炎做的那些下流的事情。沒想到,我的一片好心,反倒成了三伯懷疑我的證據。」 第1147章小沒良心的,我為了你好,你反倒嫌我煩。

王東擎冷笑了聲。

王老爺子擰眉頭,景炎從小到大都是多情種,之前他從A市回來,跟他提起慕家的時候,對葉簡汐的用詞就種說不出的曖昧。

不過那個時候,他沒放在心上。因為當時他覺得,慕家沒和王家斗的資本,景炎就算對葉簡汐怎麼著了,慕洛琛也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和王家斗。

之後,他便把這件事忘得差不多。

沒想到景炎打那時起,竟然一直對葉簡汐不死心,明知道慕家和安家已經聯合了,還調戲葉簡汐,甚至惹怒了明珠。

王老爺子覺得臉上有些掛不住,在心裡彆扭了好一會兒,才開口問:「明珠真的犯了胃病?」

「是,醫院那邊有醫生可以做證明。」王東擎回答,「爺爺不信的話,自可以去醫院問清楚。」

王老爺子對他的話相信了大半,怎麼會派人去查?

擺了擺手,他說:「既然你已經查過了,那就算了……」

王子謙一看老爺子這態度,頓時有些急了,這件事擺明了東擎有攙和,若是被他糊弄了過去,那以後想再找機會扳倒這小混賬就沒那麼容易了!

「爸,現在景炎沒了,隨便顧明珠說什麼就是什麼,這對景炎不公平!」

王老爺子有些頭疼:「那你說怎麼辦?難道要把景炎的事情,反反覆復調查?讓所有人都知道,他對一個有夫之婦產生了興趣?我們王家已經丟了一次臉,丟不起第二次了!」

王老爺子話說到最後,已是夾雜了不耐。

王子謙壓抑著聲音說:「爸,景炎是你的孫子,難道為了自己的親孫子丟一次人都丟不起嗎?」

王老爺子搭在椅子上的手一緊,臉色變得鐵青:「你這是在質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