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實在是太想見這位寒星,網路世界里的王了。

對方那麼厲害,現實中,實屬罕見。

如果他真的能看見對方,那這次,就算是被總裁揍一頓,那也算值了。

對方沉默了片刻,低聲。

"這件事情,容我考慮兩天,畢竟,我們網路里的規矩,你也不是不懂,只論實力,不見真容,你懂的,但是,看在我們還算有緣的份上,我暫且考慮一下,兩天後,聯繫你!"

對方說完,電腦之間的聯繫,突然就中斷了,所有的電腦,瞬間恢復正常。

雲帆轉身,乾笑著看了路南一眼。

"總裁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是寒星啊,他在網路世界里,簡直就是一個天才傳奇……"雲帆正欲滔滔不絕的,發表自己對寒星的讚賞之情,卻被路南阻止了。 "打住!"路南黑著臉,看著雲帆。

他說:"你確定,這次他們並沒有盜取任何機密資料嗎?你能保證嗎?雲帆?"

雲帆被路南犀利的眼神,看的有點心理發憷。

他想了半天。

"總裁,我相信,寒星是不屑說謊的,以他的本事,也沒有必要去盜取公司的機密賺錢,再說,我不是問他能否見一面嗎?他說了會考慮,到時候,如果他答應了,我們可以一起過去,你說不定,還可以將對方招攬,讓他成為我們公司的信息主管,管理整個公司的網路信息系統,那我們的公司的網路世界,肯定就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了!"雲帆說的有點激動。

路南想著他說的這種可能,心裡也有幾分蠢蠢欲動。

經過這次事情,讓他嚴肅的認識到。

盛世集團雖然是世界級的大集團,可是,對付一般的網路黑客還行,對付這種大神級別的黑客,還是沒有什麼辦法。

如果能成功讓對方替自己辦事,那就簡直太完美了。

路南想了想,點點頭。

"這次的事情,我就暫且答應你,兩天後,只要他答應見面的,到時候,我們兩人一起出面,去會會他!"路南說到。

雲帆激動的連連點頭。

總裁這是認可他的想法了。

蘇北在椅子上坐了一會,她就不敢多待,直接起身,拿著包包,就快速回家。

蘇北到了市中心公寓樓下,直接上蘇寒和蘇凜住的公寓樓。

她開門進去的時候,蘇寒正在收拾電腦,蘇凜正在挪自己的寶貝書。

蘇北黑著臉走過去。

"小寒,小凜,你們給我過來!"蘇北嚴肅的開口。

蘇寒和蘇凜吐了吐小舌頭,他們看得出來,媽咪生氣了。

兩個人可憐巴巴的走過去,站在蘇北面前。

還不等蘇北開口。

蘇寒:"媽咪,我錯了,你打我吧!"

蘇凜:"媽咪,我該阻止哥哥的,可是,我沒有,你也打我吧,寶貝不怕疼,就怕媽咪生氣!"

蘇北瞬間苦笑不得。

看著他們這一副委屈又乖巧的樣子,她是揍呢,還是揍呢!

真的好心塞啊,兩個小傢伙,就沒有一個人讓她省心的!

但是,只要一想到今天事情的危險性,蘇北就忍不住來氣。

畢竟,在路南的眼裡,今天的對手,絕對是個強大的人。

他肯定不會想到,對方只不過是兩個小屁孩而已。

蘇北生氣的瞪著兩個小傢伙。

"說!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這麼做,究竟有多危險!"蘇北生氣的說道。

蘇寒弱弱的抬頭,看了蘇北一眼。

"媽咪,他們應該都發現不了我們的,我們很小心的……"蘇寒說道。

蘇北兇巴巴的看著他。

"你個小傢伙,你還說,肯定都是你的鬼主意,你到底有沒有想過,你們就算是再聰明,也僅僅是個小孩子而已,如果被人抓住了,他們肯定不會對你們心慈手軟,你們耳朵武力值,能比得過人家嗎?"蘇北一臉怒意的教訓蘇寒。

蘇寒委屈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這鬼主意,明明就是小凜想出來的啊,為什麼現在變成他想出來的了呢!

他真的好冤枉啊!

蘇寒看了一眼蘇凜,蘇凜完全是一臉無辜的表情。

他看著蘇北,那模樣好像在說,媽咪,我什麼都不知道。

蘇寒氣的吐血,他就知道,這個傢伙不講義氣。

只不過,媽咪教訓他,話里話外的意思,好像都是在說,如果被發現,他們的武力值太低了。

嗯!是時候找個老師,好好提升武力值了。

不然,媽咪肯定會一直為自己擔心的。

蘇寒在心裡,默默的想著。

"媽咪,我知道了,我以後再攻擊別人之前,肯定會讓自己比對方更強大的!"蘇寒堅定的開口。

蘇北一臉懵逼。

她剛才說的話,是這個意思嗎?

還不等她想明白過來,蘇凜就開口了。

"媽咪,你千萬不要生氣難過,要是傷了身體,那可怎麼辦?我和哥哥,就成了不孝子了!"蘇凜滿臉委屈的說道。

蘇北更加摸不著北了。

什麼叫他們就成不孝子了,他們才多大點啊!

看著蘇北兩眼一抹黑,傻愣愣的站在那裡,神色迷茫。

蘇寒趕緊開口。

"媽咪,你累不累,你應該剛從外面回來吧,趕緊先坐下,你熱不熱,我去給你拿點冰鎮的飲料!"蘇寒說。

蘇北被蘇凜拉著手,坐在沙發上。

蘇寒邁著小短腿,去冰箱里拿飲料。

看見蘇寒爬上小板凳,打開冰箱上面的門,抱著兩瓶飲料下來。

蘇北心裡突然酸酸的,兒子們懂事這麼早,都是她做的不夠好。

蘇凜坐在蘇北旁邊,乖巧的給她捶腿。

"媽咪,你肯定累了吧,我給你捶捶腿,你一會就不累了!"蘇凜說道。

蘇北有一種,自己是突然變成老佛爺的既視感。

她甚至都忘記,自己究竟是回來幹嘛的。

明明早就想好的,一場義正言辭的教育大會,被兩個小傢伙一亂搞,畫風突變,一副兒孝母善的畫面。

蘇北有點想流淚。

她突然發現,自己根本不是兩個小傢伙的對手,分分鐘,話題被帶跑到馬來西亞去了。

蘇北喝了一口北鎮的酸梅汁,感覺口感倍爽。

她牛肉滿面的看著兩隻萌寶。

"小寒小凜,你們究竟知不知道,媽咪這次回來,是來幹嘛了?"蘇北嚴肅的開口。

蘇寒和蘇凜,立馬從沙發上跳下來,乖巧的站在蘇北面前,像是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樣。

"媽咪,我們真的真的錯了,就請你原諒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兩個小傢伙異口同聲,就像是事先排練過的一樣。

蘇北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這是要造反嗎?

為什麼她會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呢!

蘇北揉揉額頭,無奈的開口。

"算了,我知道你們兩個小鬼心思多,只不過,這次的事情,一定要引以為戒,知道了嗎?"蘇北說。

"知道了!"蘇寒和蘇凜,又是一起開口。

蘇北突然笑眯眯的,神情有點詭異。

"那你們告訴我,你們兩人,誰是主謀啊?"蘇北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樣,開口問道。

"小凜!"

"哥哥!"

蘇寒和蘇凜,同時開口,卻是在相互指證。

蘇北笑得更玩味了。

"A說是B,B說是A,你們說,我到底是應該相信你誰呢?"蘇北滿臉戲謔的笑容。

蘇寒和蘇凜互視了一眼,都無力的垂下腦袋。

果然,他們還都是太嫩了,不是媽咪的對手啊。

蘇寒舉起小胖手。

"媽咪,我招!小凜想的餿主意,我負責實施!"蘇寒一臉正氣的說道。

蘇凜無辜的抬起頭。

"什麼,餿主意,什麼餿主意,我自己怎麼不知道,我一直都是在看書啊!"蘇凜茫然的說道。

蘇寒無語的看著蘇凜,裝的可真像,一向腹黑的他,這次突然被反黑了。

蘇寒突然想掐死自家親弟弟,怎麼破?

蘇暖看著兩個小傢伙之間的暗流涌動,她開口喊停。

"好,不要再說了,我已經不想再聽,你們究竟誰是主謀,誰是從犯,反正,在我心裡,一個樣!"蘇北一臉大公無私的說道。

頓時,她的形象,在蘇寒和蘇凜的心裡,高高的樹起來。

他們彷彿看見,自家媽咪的額頭上,出現一枚月牙。

蘇北看著兩個人一臉傻傻的樣子,獃獃的看著自己的額頭。

她突然有點不好意思。

她輕咳了兩聲。

"小寒,小凜,看什麼呢,接下來,聽媽咪說兩句話!"蘇北說道。

蘇寒和蘇凜,他們立馬站直了身體,一副洗耳恭聽的神態和表情。

蘇北想起蘇雲天說的話,她臉上閃過一絲陰霾。

"小寒,小凜,既然盛世集團的電腦,全都是你們黑的,那麼,蘇暖的那些照片和視頻,估計也是你們放出來的吧!"蘇北一臉肯定的說道。

蘇寒和蘇凜都有點蔫蔫的,他們耷拉著腦袋,不敢去看蘇北嚴肅的臉。

蘇北無奈的看著他們。

"蘇暖的視頻,你們別再繼續發了,就當這件事情,你們全然不知吧,畢竟,她好歹還是媽咪的妹妹,當然了,這也是媽咪給她最後一次機會,你們知道了嗎?如果再不聽話,不住手,媽咪可就不高興了!"蘇北說道。

蘇寒和蘇凜,他們雖然生氣蘇雲天欺負蘇北。

更可恨的是,明明媽咪和蘇暖都是蘇家的女兒,卻這般差別待遇。

他們以前聽姑奶奶蘇雲倩說的時候,就非常生氣,想好好教訓蘇家人。

可是,眼下媽咪不讓他們動手。

他們也只能聽自家媽咪的話了。

只不過,經過這次的事情,蘇暖肯定紅不起來了,估計她以後要是出門,還的防止有人給她扔雞蛋,罵她是小三,臭不要臉呢!

只要一想到這個場面,蘇寒就覺得渾身酸爽。

蘇凜的想法,基本跟蘇寒一致。

蘇北說完話,就看見兩個小傢伙,正在神遊天外,蘇北突然有點無力。

她伸手敲了敲桌子。

"兩個小白,你們聽到了沒有,這次的事情,趕緊住手,就沒有人會知道,這些事情,是你們做的了,明白了嗎?"蘇北說道。

蘇寒和蘇凜趕緊回過神。

他們小雞啄米的點點頭,可愛的回答:"媽咪,寶貝知道了!" 蘇北看著面前的兩隻小包子,她莫名的有點抓狂。

這是認錯的態度嗎?

可是講真,她還真拿這兩個小傢伙沒轍。

"算了算了,媽咪也不想再說了,我還要去上班呢,一大堆事情等著我處理呢!"蘇北說完,無奈的搖搖手,就向著外面走去。

蘇寒和蘇凜,看著蘇北的背影,兩人相視一眼,吐了吐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