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像現在的人際圈,普通的員工一般和普通員工在一起,經理級別的人和經理在一起,老總級別的和老總在一起。

你一個普通員工想和老總平起平坐,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趙大師,我準備使用第二種方法,你覺得怎麼樣?”其實秦巖早就猜到趙子神想讓他用第二種方法了。

否則的話,趙子神不可能拿來三隻兔子當試驗品。

如果用第一種,趙子神此刻肯定會綁來一個人,而且會是一個七八歲大的孩子。

如果用第三種,這個把握太小了,趙子神也不敢冒險。

趙子神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那好,我現在就開始學習續命之術!雪菡,你幫我護法!”秦巖轉過頭對慕容雪菡說。

慕容雪菡點了點頭,漂浮在秦巖背後,警惕地看着四周,包括趙子神。

趙子神知道此刻不易再打擾秦巖,轉過身離開了裏屋,並且關上了裏屋的門。

學了一會兒捏訣,又背了幾遍咒語,秦巖覺得自己應該沒有問題了。

他站起來念動咒語,對籠子中的一隻兔子指去:“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日月精華,寄予三魂。赦!”

隨着“赦”字念出口,一道道肉眼看不到的精華精氣,從天地之間穿過牆壁,紛紛鑽進了兔子的身體中。 兔子原本奄奄一息,趴在籠子中一動不動,它身上的兔毛已經脫落了一半,眼看是活不長了。

但是兔子吸收了日月精華之後,頓時從籠子中站起來,揚起鼻子在四周嗅了嗅。

“主人!成了!”慕容雪菡激動無比地說。

“嗯!”秦巖點了點頭,他也沒有想到會這麼順利。

“砰”的一聲,門被推開了,趙子神激動無比地闖進來,大聲地詢問:“秦大師,成了嗎?”

趙子神看了秦巖一眼後,立即將目光移向了籠子中的兔子。

當他看到其中一隻兔子活蹦亂跳後,頓時激動的哽咽起來,兩行濁淚順着眼角流到了臉上。

“終於成了!終於成了!我孫子有救了!”趙子神忍不住心中的激動,大聲地喃喃自語起來。

“趙大師,你稍等,我再試一試,咱們儘量確保萬無一失!”

爲了穩妥一些,秦巖覺得還是應該再試驗一下,畢竟這種續命之法每三天只能用一次。

如果這一次失敗了,秦巖只能等三天之後再給趙子神孫子續命了。

可是秦巖看得出,趙子神孫子如果不續命,恐怕活不過明天清晨了。

“應該的!應該的!”趙子神一邊說,一邊轉過頭,伸出手擦掉了眼角上的淚痕。

“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陰陽借法,日月精華,寄予三魂。赦!”秦巖念動咒語,指向了第二隻兔子。

日月精華再次穿透牆壁,彙集到第二隻兔子的身上。

第二隻兔子爬起來,向前跳了兩下,一看就知道恢復了。

秦巖第三次念動咒語,指向了第三隻兔子。

第三隻兔子也恢復了正常。

秦巖放下心,對趙子神說“趙大師,走,我們去救你孫子!”

趙子神點了點頭,趕快轉過身打開房門,彎着腰請秦巖出去。

之前趙子神雖然對秦巖非常恭敬,但是不像現在這麼恭敬。秦巖估計是因爲他學會了續命之法。

秦巖也沒有客氣,帶着慕容雪菡走出了房間。

看着秦巖走出去,趙子神感慨萬千:

九陰九陽之體果然非比尋常啊!我修行了幾年都不得要領,可是秦巖只學了一會兒就學會了,看來天賦真的很重要。

這就像有的人天生嗓子好,唱出的歌就是比一般人的要好聽。

而有的人天生五音不全,即便再怎麼努力,也唱不出一首好聽的歌。

坐到牀前,秦巖微微眯住眼睛,大聲念動咒語:“天圓地方,律令九章,乾坤問道……”

隨着咒語唸完,一道道日月精華就像利箭一樣,“嗖嗖嗖”地鑽進趙子神孫子的體內。

小孩青紫的嘴脣頓時變得紅潤起來,白色的頭髮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成了黑色。

李天霸看到這一景象,不由張大了嘴:“吾勒個去,這也太牛逼了吧!吾家主人果然吊啊!居然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看來吾沒有跟錯人啊!”

剛纔李天霸還覺得秦巖是一個昏君,自己跟錯了人。

此刻李天霸看到秦巖施展續命之法,立即大拍馬屁。

“主人!主人!吾雖然變成了屍王,但是吾還想再活五千年,你給吾續五千年的命怎麼樣?”李天霸擠眉弄眼地對秦巖說,臉上滿是諂媚的神色。

“你以爲命是想續就能續的!去去去!一邊玩去!”秦巖沒好氣地說,將目光移到了孩子的臉上。

秦巖還是怕出問題。

趙子神也目不轉睛地盯着自己孫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甚至連氣都不敢喘了,生怕驚動了自己的孫子。

不一會兒,趙子神的孫子咳嗽了一聲,終於甦醒過來了。

趙子神顧不上秦巖等人在場,立即趴到孫子身邊,關切無比地問:“亮亮,你覺得怎麼樣?”

“爺爺,我好多了!”亮亮翻過身撐住牀,準備坐起來。

趙子神立即按住亮亮:“不要坐起來,先躺下休息一會兒。”

秦巖不願打擾趙子神爺孫兩人,對李天霸他們招了招手,然後指了指房門,示意讓他們都出去。

李天霸點了點頭,當先走出房門。

緊接着,秦巖帶着夏雪尼和慕容雪菡也走出了房間。

秦巖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了一句離別的話,然後將紙插在門把手上,轉過頭對李天霸他們說:“我們走吧!”

上了車,李天霸揚起眉毛,笑眯眯地說:“主人,看在吾鞍前馬後護駕的份上,你能不能開開恩,給吾也續續命啊!吾現在……”

李天霸的話還沒有說完,秦巖看到七八道鬼影從遠處飛速飄來。

慕容雪菡當即施展鬼術,將整輛車隔絕起來,不讓對方看到。

李天霸撇了撇嘴,不屑一顧地說:“醜鬼,至於嗎?不就是一個鬼靈帶了幾個厲鬼嗎?這裏不是還有本屍王嗎?她們如果敢對主人不利,吾保證叫她們有來無回!”

“吾去!這幾個女鬼居然也這麼醜!真是倒胃口!”李天霸看到這幾個女鬼後,不由嫌棄地搖了搖頭。

“不要吵!”秦巖擰起眉頭冷冷地說。

“哦!”李天霸趕快閉上了嘴。

別人的話可以不聽,但是主人的話那是聖旨啊!不聽就是欺君罔上,就要被滿門抄斬。

七八道鬼影飄到趙子神房子門前,其中一個女鬼閉上眼睛感應了一下,立即轉過頭向趙子神的屋裏望去。

“就在裏面!我們進去!”

女鬼說罷,當先穿過牆壁飄了進去。

其他女鬼也紛紛飄了進去。

“主人,我們要不要去幫忙!他們好像是衝趙子神去的!”慕容雪菡問。

秦巖想了想說:“我們先靜觀其變吧!畢竟趙子神是道尊,她們想傷趙子神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停頓了一下,秦巖接着說:“更何況,她們也許是趙子神的朋友!”

聽到秦巖這樣說,慕容雪菡不說話了。

李天霸靠在後座上閉上了眼睛,幻想着秦巖幫他續命五千年,他娶了一堆滿身肥美的胖妞,生了一大堆屍鬼孩。

夏雪尼對這些事情一竅不通,更插不上話了。

不一會兒,房間裏面傳出了鬥法聲,而且非常激烈。 慕容雪菡壓低聲音說:“主人,他們動手了!”

秦巖點了點頭:“一會兒趙子神如果不是這些女鬼的對手,你就出手幫忙!”

慕容雪菡應了一聲,睜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間。

“嗖!嗖!嗖!”

三四個女厲鬼被趙子神從房間裏打出來。

緊接着又是“嗖嗖嗖”幾聲,另外幾個女鬼也被趙子神從房間裏面逼出來。

“砰”的一聲,趙子神踹開自家房門,一手拿着他的煙槍,一手指着幾個女鬼破口大罵起來:“你們這些孤魂野鬼,居然敢擅闖我趙子神的家,我看你們……”

“咦……”趙子神看到秦巖等人坐在車上後睜大了眼睛。

他以爲秦巖他們早走了。

慕容雪菡施展的鬼術,只對鬼有作用,對人是沒有作用的。

“誰?給我出來!”帶頭女鬼看到趙子神的神情,就知道旁邊藏着人,立即擰起眉頭轉過身冷冷地說。

秦巖看到無法隱藏下去了,打開車門走了出去。

與此同時,慕容雪菡也撤去了鬼術。

秦巖乾咳了一聲,對帶頭女鬼說:“姑娘,你們這是想幹什麼?趙子神可是我的朋友!”

秦巖雖然沒有明說要幫助趙子神,但是他的話外之音已經表達的非常清楚了,如果這些女鬼還無理取鬧,他就要動手了。

“主人,和這些醜鬼廢話幹什麼,讓吾把他們全部咔嚓咔擦了!”李天霸一邊說着,一邊轉動了一下脖子。

李天霸的脖子立即爆發出一陣骨爆聲,就像地痞流氓在打架前給對手示威一樣。

聽到李天霸居然叫秦巖主人,帶頭女鬼不由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了一眼李天霸,又看了一眼秦巖。

帶頭女鬼看得出,秦巖只是一個道師,而李天霸卻是屍王。

屍王比道師整整高了兩個境界,如果想殺道師,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可是眼前這個屍王卻叫秦巖主人,這顛覆了她的觀念。

一直以來,都是主人的級別要比僕從高,因爲只有那樣主人才能駕馭僕從,可是現在主人的級別卻比僕從低,而且還是整整兩個境界,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還有秦巖身邊的一人一鬼兩個女性,都美的出奇,就連她自己都自愧不如。

如果非要給美女劃分等級,她覺得夏雪尼和慕容雪菡肯定是極品美女。

剩下才是一等美女、二等美女,以及普通美女。

而她自己也只不過是一等美女。

“醜鬼,看什麼看?沒有見過吊炸天的屍王嗎?”李天霸瞪大眼睛揚起眉毛,攥緊拳頭怒目瞪着帶頭女鬼。

聽到李天霸叫自己丑鬼,帶頭女鬼很生氣。

她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是傾縣傾鄉還是能做到的。

不過一想到秦巖身邊的夏雪尼和慕容雪菡,她覺得她的確不如這兩個美女漂亮,如果殭屍傻大個用夏雪尼和她做對比,她的確有一點點“醜”。

李天霸話剛說出口,他就覺得這樣說不合適。

主人就在身邊,他這樣說了,置主人的臉面於何地。

無論在何時何地,主人一定要比僕從更加的吊炸天,更加高大上,只有這樣僕從才能活得久一點。

這是李天霸在唐朝學到的金科玉律。

“不不不!吾的意思是說你沒有見過吾吊炸天的主人嗎?你看看,吾主人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一表人才、神機妙算……”

說到一半,李天霸一時不知道該用什麼形容詞了。

他畢竟只是一個武將,肚子裏面的墨水比文人墨客少多了。

爲了掩飾尷尬,李天霸乾咳了一聲,接着說:“總之,吾主人天上地下,唯他獨尊!就是這麼吊!就是這麼酷!你說是不是?醜鬼雪菡!”

從特種兵開始的神級背包 聽到李天霸誇獎秦巖,慕容雪菡心裏面美滋滋的,但是當她聽到最後四個字的時候,慕容雪菡恨不能掐死李天霸。

重生八十年代 “滾!”慕容雪菡回了李天霸非常粗暴的一個字。

“切!”李天霸翻了個白眼,撇了撇嘴。

秦巖揉了揉太陽穴,他以前覺得張迪就夠煩人了,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天霸也是一個長舌婦。

秦巖擺了擺手,示意李天霸不要說話了。

李天霸立即閉緊嘴巴,乖乖地站在了秦巖的身後,隨時等候主人的吩咐。

帶頭女鬼詫異無比,她沒有想到慕容雪菡也是秦巖的鬼僕。

像慕容雪菡這麼漂亮的女鬼,晚上一般都肩負着爲秦巖暖牀的重任。

還有秦巖身邊的夏雪尼,帶頭女鬼覺得夏雪尼肯定也是秦巖的情人。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最甜的不是瑪奇朵 他是什麼背景?不但有屍王級別的屍僕,居然還有這麼漂亮的鬼僕,我一會兒說話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千萬不能觸怒了他。

“這位大師,請問您貴姓啊?”帶頭女鬼恭敬無比地說。

“哦!對了!小女子名喚冬梅!”

帶頭女鬼突然想起來,問對方名字的時候,最好先報上自己的名字,這樣顯得客氣。

看到對方這樣客氣,秦巖應了一聲:“我叫秦巖!”

冬梅在心中暗想:他姓秦,可是大點的陰陽世家中,並沒有姓秦的家族啊!

難道他不願意告訴我真名真姓?

冬梅根本就不相信小型的陰陽世家會有這麼大的手筆,居然給秦巖配備了一個屍王級別的保鏢,一個美若天仙的鬼僕。

就是南毛北馬這兩大陰陽世家,也很少有人有這樣的待遇。

“姑娘,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秦大師,是這樣的,我們剛剛感受到,有人在施展失傳已久的鬼醫之術,而我們的一個姐妹恰好患上了極爲難纏的鬼疾,所以想請鬼醫先生幫我們醫治,誰能想到鬼醫先生不配合我們!”

冬梅看了一眼趙子神,無奈地嘆了口氣。

她將趙子神當成了鬼醫,卻根本不知道秦巖纔是她一直苦苦尋找的鬼醫。

無論是人,還是鬼,都有一個誤區,總覺得醫生等專業性極強的從業者應該是年長者。

像秦巖這種小年輕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方面的技能。

即便有也是皮毛。

秦巖冷笑起來:“所以你們就動粗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冬梅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就在秦巖準備再次說話的時候,遠處飛馳而來一頂鬼轎。

擡轎子的女鬼只有三個,她們一邊擡一邊唱着露骨的情歌:“春牡丹,夏芍藥,秋菊又冬梅,阿哥若是採花郎,快來採我這朵花,蜜甜波大姿勢好,任你逍遙任你浪。” 聽到這首歌,秦巖不由眯起眼睛。

能唱出這種浪歌的女鬼,他估計肯定不是善男信女。

再加上鬼轎通紅如血,散發着妖異的氣息,秦巖更加斷定坐在鬼轎中的不是好人。

慕容雪菡和夏雪尼雖然是女人,但是她們聽到這樣的歌也是一陣臉紅。

這歌太浪了,浪到了划船不用槳,開車不用胎的地步,只需要扭着屁股浪就能把船划走,把車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