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前輩,拜託了。」迦葉轉頭看向風家的中年男子。

「恩,放心吧,這一次我們風家會全力助你的。」常叔點點頭,手捏法決,從他的頭頂上一道璀璨的霞光飛了出來,這是一尊金身獨角銅人,大氣磅礴,有著一絲古樸的氣息,同樣散發著濃重的壓迫感。

這一刻,連半空中的黃金戰刀似是都有了反應,發出龍吟虎嘯的聲音。

「小黑,嫖爺,你們在這裡接應我。」迦葉說道,率先衝天而起。

在他身後,風家的常叔也跟了上去,手持金身獨角銅人,神器之威外放,用來抗衡黃金戰刀的壓迫。

迦葉將身上的黑袍扯了下來,身披龍鱗鎧甲,如地獄戰神重生,腳踏虛空,每踩一步,都會讓天穹跟著塌陷一方。

迦葉目光所及,他看在這武聖門的後山上,嫦曦一身白衣如雪,被一條銀色的鎖鏈捆綁住吊在山崖之下,髮絲垂落,遮住了半邊嬌顏。

而嫦曦也看到了迦葉,兩人都有些愕然。

「怎麼會是他!」嫦曦看到迦葉也愣住,美眸微微凝結,有些迷離,又有些不可思議。

「殺!!」

迦葉大喝一聲,手中的禪杖高高的舉了起來。

「轟!」

與此同時,風家的常叔將手中的金身獨角銅人論砸了上去,綻放出強烈的光華,刺目無比,與黃金戰刀對抗。

「嗡嗡嗡!」

黃金戰刀嗡鳴,黃金光輝奪目,沒有人催動它,但黃金戰刀卻主動的俯衝而下,朝著那金身獨角銅人沖了過去,斬殺出一片黃金刀芒。

「哈哈哈哈哈!小輩!我等你很久了!!」

一聲猖獗的大笑,數道人影從遠處衝殺了過來,而其中最為首的,正是一年前曾追殺迦葉到洪荒廟宇的那名老者。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名老者,氣勢驚人,顯然都是大神通者。

「小孽障,早就猜到是你回來了,不然也不會布下這個局來殺你!」那為首的武聖門老者說道。

「猜出來了又怎樣? 流年已盡,愛未涼 今天我就是要來帶走人的!」迦葉道。

「嘿,你當我武聖門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那為首的老者猙獰的笑道:「不過老夫不得不承認,你確實是個異數,連洪荒廟宇都能走出來,嘿嘿嘿,不過這樣也好,把洪荒廟宇的秘密告訴我,老夫可以只廢你修為,不取你性命!」

洪荒廟宇的秘密數千年來都沒人能解得開,多少人對裡面的神葬夢寐以求,但凡是進去的人全都無緣活著出來,故此南明大陸的諸大勢力也是拿洪荒廟宇沒有辦法。但不料的是,迦葉的出現卻打破了這個規則,為數千年來唯一活著從洪荒廟宇走出來的人。

「老賊,你想知道洪荒廟宇的秘密不是不可以,當心遭到天譴!」迦葉以禪杖指著為首的老者說道。

「嘿,既然你自己不說,那老夫就鎮壓了你,強行剝奪你的記憶,讓你生不如死!」為首的老者冷笑道。

「你來試試看」迦葉道。

風家常叔眉頭皺了一下,低聲傳音:「這人是武聖門的大長老木青行,修為高深,是大神通三階的高手,以你現在的修為不可力敵。」 木青行,在武聖門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除了掌教之外,木青行在武聖門幾乎是執手遮天,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除了無上的權威之外,當然還有強大的實力,已經步入了大神通者三階的境界,手中掌握有多枚武聖門的至強秘寶。

武神懲戒,這把黃金戰刀,在武聖門就是被木青行掌控的。

「叱啦!」

黃金戰刀劃破天空,金色刀芒幾乎把整片天空都照亮了,與風家的那件金身獨角銅人碰撞在一起,火花四射,兩件神器的對持,讓天空都崩塌,威能無量。

「殺!」

迦葉高聲大喝,眼瞳中射出兩道烏光。

風家的常叔衝天而起,手持金身獨角銅人,朝著黃金戰刀殺了過去。

而木青行也抬手一招,將黃金戰刀握在手中,掃出大片的黃金刀芒,與風家的老者對抗在一起。兩件神兵劇烈的碰撞,無量威能讓木青行和風家常叔全都後退出去。不過風家常叔明顯的踉蹌了一下,他在境界上顯然壓不過木青行。

「哼!不能讓這幫人活著離開武聖門,尤其是迦葉,給我活捉了他,老夫要剝奪他的修為!!」木青行張口喝道,望向迦葉的目光充滿了炙熱。

迦葉持著禪杖衝上去,神通無量,凝聚萬物,化作洪荒廟宇將武聖門的一位老輩人物給震飛出去,而後快速的朝著嫦曦沖了過去。

「小輩!你以為我們武聖門是什麼地方,死來吧!!」一位武聖門的長老衝殺上來,手中五彩神光乍現,一口飛刀斬出,直取迦葉的頭顱。

「錚!」

迦葉抬手一點,那黑龍烏金劍祭出去,巴掌大小的小劍化作一道烏光與五彩飛刀碰撞,「鏘鏘」作響,漫天的火星激射,如同放煙花一般飛舞著,絢爛奪目。

「咔嚓!」

黑龍烏金劍斬落而下,那口五彩飛刀當場崩碎,烏光射出,直取那名長老的眉心。

「鐺!」

不過這位武聖門的長老也是不凡,手中秘寶無數,快速祭出一面古盾擋在了自己的面前,將黑龍烏金劍擋在外面。

「你…..你是什麼時候將我們武聖門的黑龍烏金劍盜走的!」那名武聖門的長老大聲呵斥道。

迦葉沒有回答他,果斷的出手,洪荒神廟鎮壓下來,如同一片天厥沉沉浮浮。「轟隆」一聲巨響,天空都被砸開一個大缺口,那名武聖門長老面前的古盾當場被砸的四分五裂,這位長老級別的人物吐血倒飛出去。

「這…..這是什麼什麼神通,怎會具有洪荒之力!」這位長老擦拭掉嘴角的血跡,臉色蒼白無比。

「不愧是老一輩的人物,果真見多識廣,連洪荒之力都認的。」迦葉心中凝重,這可是自己在洪荒廟宇所得的。

「嘿嘿嘿,莫非這就是洪荒廟宇,看來你果真在洪荒廟宇得到了大機緣!」武聖門的另一位長老也殺過來,面對迦葉。

「這小孽障身上有洪荒廟宇的秘密,一定要把他留下來,這個大機緣是屬於我們武聖門的!」

兩大武聖門的長老站在一起,強大的氣勢令人發抖,這兩人每個人都是大神通二階的境界,實力不俗,放在外界,絕對是問鼎一方的高手,甚至可以開宗立派了。

此時此刻,迦葉都不得不心中凝重起來,越級挑戰大神通二階,對他來說並不算難事,但要是兩個人,那就不好說了。

迦葉回頭,看到嫖萬人和黑妖已經和數名武聖門的傳人對上了,估計一時半會兒是幫不上什麼忙了,另一邊風家的常叔也在拼盡全力以神器金身獨角銅人與木青行相抗,騰不出手來,眼下只能靠自己。

「殺!」

「殺!」

兩聲大喝,兩位武聖門的長老殺了上來,祭出大神通,絢爛的神通光華如銀河一般橫跨虛空,淹沒向迦葉。

「喝啊!!!」

迦葉仰天咆哮,神通滾滾而動,如同一座巨大的火山爆發。

總裁,你鬧夠沒? 墨黑色的神通光華在他頭頂翻滾,最後凝聚成一尊魔猿,手持鐵棍,身披黑甲,如山嶽一般站在自己的身後,血腥的瞳孔睜開,魔猿完全復甦。

「魔猿三變,第三變!!」迦葉大吼,倫動手中的禪杖狠狠的砸了上去。

簡單的一記轟擊,但禪杖落下的弧度卻連續上百種變化,看似平淡無奇,但內蘊玄奧,一般人根本難以看明白。

「轟隆!」

禪杖落下,帶起毀滅天地的壓力,將所有的神通光華崩碎。

迦葉與身背後的魔猿動作同步,此刻彷彿他自己就化作了上古魔猿,與武聖門的兩大長老戰在一起。整片天空都是他們的戰場,劇烈的神通波動浩浩蕩蕩,不少武聖門的弟子只能遠遠的觀望,不敢上前,這股劇烈的波動連天空都變得抖動了,普通人擅自接近,瞬間就會化為飛灰。

「轟!」

迦葉一杖子砸落下去,這小小的禪杖將一座山峰崩碎,山峰的建築在瞬間化作碾粉。

「砰砰砰砰!」

但迦葉自己也受傷頗重,面對兩大大神通二階的高手,迦葉壓力山大,身上連中數次神通轟擊,整個人倒飛出去。

不過好在他的體魄強大,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鏘鏘鏘鏘!」

一位長老打出數百把飛劍斬殺過來,蜂擁一把殺過,劍光逼人,將虛空絞碎。

迦葉不退反進,虛空踏步,如地獄戰神一般橫衝直撞過來,他雙手一劃,將「葬兵窟」打開,把所有的飛劍全都收了進去,粉碎在其中。

「迦葉,任你千般神通,今日休想活著離開!」另一位長老也殺了過來,祭出一件秘寶。

這枚秘寶看起來不凡,古樸無華,充滿大氣,外表看上去像是一尊石像,刻畫了一尊神明盤坐著,雙手接引。石人有鼻子有眼,雙目中似乎蘊含了宇宙幻滅的景象神秘莫測,狠狠的朝著迦葉鎮壓過來。

這一刻,似乎有萬千神明在吟唱,大氣非凡,充斥了整片天空。

迦葉瞳孔放大,這尊小石人最起碼和黑龍烏金劍是同等級別的,雖說沒有抵達神器的級別,但也差距不遠了,最次也是靈器九星。甚至比黑龍烏金劍的檔次還要高。

「哈哈哈,這是神器的半成品,無神器,老夫看你怎麼擋!!」武聖門長老猙獰的笑道。

迦葉眉頭緊皺,這一招確實不好擋,至少黑烏龍金劍是擋不住的,目前這枚小劍是迦葉身上等階最高的秘寶。

「嗡嗡嗡嗡!」

而就在這個時候,出乎迦葉預料的,他手中的金色禪杖竟然傳來一陣詭異的波動聲音,迦葉只感覺禪杖內湧出一股滂沱的大力,似是連天地都可以敲的碎。

當下,迦葉也顧不了這麼多,大吼一聲衝上去,將禪杖高舉向空中,迎向了那鎮壓下來的小石人。

「轟!」

天地轟鳴,兩大秘寶相撞,竟然造成了神器之威,不見任何的光華一出,但就是這麼一股無形的波動,足以毀滅四方。周圍十幾座山峰坍塌,連遠處武聖門的一些建築都難逃厄難,化為灰燼。

「啊~~~」

「救命啊~~~」

「天吶,逃離這裡!!」

不少站在遠處觀戰的武聖門弟子迅速後退,但即使如此,依舊有不少人在這股恐怖的波動下崩碎成血霧。

迦葉苦苦堅持,這小石人不愧是神器的半成品,所在成的壓力果然是巨大的。不過此刻迦葉手中的禪杖卻也顯露出不凡,這件從洪荒廟宇中帶出的神秘佛門秘寶,似乎遠非迦葉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使殘破了,卻把小石人的威能全部抵擋了下來。

「轟!」

兩股巨大的波動相互對持,足足過了數分鐘,這股波動轟然炸開,那小石人竟然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化作一堆石粉,隨風飄散。

「什麼!這…..怎麼會這樣,莫非這小子手中有神器!?」 重生之仇鳥 兩位武聖門的長老當場愕然在原地。

「恩…..」

而迦葉自己也是悶哼一聲,撞在了一座山壁上,整個人幾乎鑲嵌了進去。

而在他旁邊,剛好是嫦曦被捆縛的地方。

望著被打得狼狽飛過來的迦葉,嫦曦黛眉緊蹙,脆聲喝道:「誰要你多管閑事,我不想欠你這個人情!」

「少廢話…..」迦葉擦拭掉嘴角的血跡,他這一次是真的受傷了,不過依舊挺直了身體,道:「你以為我願意救你啊,你的死活和我都沒關係,不過聖麒麟前輩曾在洪荒廟宇出手救過我,把你安全的帶出去,這個人情,我也算還回聖麒麟了。」

「誰要你還,你欠師傅的事情,找她去還好了。」嫦曦喝道,眼中卻閃過一抹複雜。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老子已經陷入重圍了。」迦葉苦澀地笑道。

「鏘!」

迦葉祭出黑龍烏金劍,將捆縛在嫦曦身上的鎖鏈斬斷,道:「你還能再戰嗎?」

「不行,他們封住了我的修為。」嫦曦搖搖頭。

「好吧!我帶你殺出去!」迦葉心中一恨,一把攬過嫦曦,不理會嫦曦蒼白的臉色和尷尬的眼神,迦葉一飛衝天,腳踩神行術再次殺了回來。

「人你救不走,還是把自己留下吧!!」兩位武聖門的長老臉色難堪的殺了上來。

小石人破碎,這可是一件半成品的神器啊,雖未達到神器的等階,在也是不可多得的秘寶,眼下把迦葉毀去,兩人自然是說不出的心疼。

迦葉一手攬著嫦曦,另一手持著禪杖,單手和兩位大神通二階的高手對抗,本來這兩大高手聯手就讓他亞歷山大,現如今多了一個累贅在身邊,迦葉更加覺得苦不堪言。

而這時,嫦曦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的長嘯,虛空破開,一道聖光從裡面飛了出來,竟然是麒麟聖刀。

「你不是修為被封了嗎?」迦葉道。

「修為雖被封住,但我和麒麟聖刀有心靈感應,再被捉住之前,我把麒麟聖刀藏在了空間夾層中。」嫦曦說道。

「嫖爺!!接刀!!」迦葉臉上喜色一閃,大聲呼喝一聲。 麒麟聖刀划碎虛空而來,迦葉以神通控制著拋向了嫖萬人。

這件神器是嫦曦的專屬,但嫦曦此刻修為被封,根本不能使用它。況且麒麟聖刀流傳很悠久,器靈的靈智早已經接近普通人,可以遵從主人的想法做任何事情。因此即使嫖爺和麒麟聖刀沒有接觸過,依然可以暫時使用它。

嫖萬人一飛衝天,一把將麒麟聖刀握在手中,豪氣大增,麒麟聖刀綻放出奪目的光芒,神器之威驚動天地,簡直還要凌駕於黃金戰刀之上。

「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嫖萬人大笑一聲,持著麒麟聖刀一掃,奪目的刀光當場將武聖門的幾位傳人掃殺,沒有絲毫的懸念。

而後,嫖萬人沖向了武聖門的另外一位長老,仗有神器在手,嫖萬人豪氣大增,可以越級挑戰。

「糟糕!」那位武聖門的長老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麒麟聖刀是自洪荒時期就流傳下來的神兵,雖然這麼久以來,一直都是神兵,遠不如聖器,更不如洪荒神兵,但在歲月的磨礪下,這件秘寶已經越發的鋒芒。

「殺!」迦葉也衝上去,左手摟著嫦曦,右手抄起禪杖壓塌虛空,震翻一位武聖門長老。

與此同時,黑龍烏金劍飛旋而起,盤旋在他的頭頂,心念一動,這把小劍立刻殺出,直逼武聖門長老的眉心。

「一口氣殺出去!!」迦葉大聲吼道,所向披靡,雖然只有一隻手對敵,但卻神通輩出。

以迦葉現在的修為,演化神通根本無需在結印,只要調動出來體內的神通法則,立刻就可以神通幻化萬千。

「轟隆!」

龍刀祭出,橫跨天際,宛如一頭神龍搖頭擺尾的沖了出去。

「斬!」

那位武聖門長老也祭出一件秘寶,但在龍刀之威下,這件品級在靈器三四星的秘寶當場崩碎,化作片片廢鐵。

那位武聖門長老悶哼一聲,吐血翻飛出去。

不過迦葉卻沒有給他換氣的機會,他馬力全開,施展出全部的實力,整個人如同化作了一尊火山,炙熱滾滾,氣勢洶洶。在他身背後,天地一氣爐浮現出來,可以吞納天地,仿似老君的八卦爐。

天地一氣爐衝天而起,爐口朝下,準備將這位武聖門的老者收進去。

不過對方畢竟是一方勢力的長老,手段又豈是非凡。

這位武聖門長老大吼一聲,身體中浮現出各種各樣的凶獸之影,無數的獸魂在嘶吼,在咆哮,宛如蠻獸大軍,其聲勢,不可謂不震天。這些獸魂一出現,立刻就被天地一氣爐收了進去,代替武聖門長老拜託了厄難。

「我要收你,天王老子來了也攔不住。」迦葉霸氣四射,一步一步踩著虛空逼上去,雖然還摟著嫦曦,但並不妨礙他使用神行術。

在瞬息間,迦葉出現在這位武聖門老者的頭頂上方,禪杖帶起毀滅的氣息壓了下去。「砰」的一聲,這位武聖門長老凌空倒飛,在半空中留下了一串醒目的血花。

而迦葉也把握時機再次祭出天地一氣爐,巨大的爐子燃燒著熊熊的火焰,可以把虛空都煉化掉。那位武聖門長老躲閃不及,當場被扣了進去。

天地一氣爐大如山嶽,凌空飛回,遮天蔽日,不過卻被迦葉以一隻手擎在掌心中,是他原本不算太高大的背影看起來高不可攀,讓許多遠遠觀望的武聖門弟子趕到壓力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