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傑瑞皺了皺眉眉頭說道:“不,我覺得有點奇怪。”

黑暗分神說道:“怎麼了。”

傑瑞犀利地說道:“死的太巧合了。”傑瑞的語氣中帶着一絲冰寒。黑暗分神立刻沉默不語了。

沒錯的確死的太巧了,方澤濤到達地表這個時間段本來無人知道,但是恰恰就是這個時間段一連串的戰術核彈落了下來。同樣的巧合也發生在艾麗塔身上,在逃亡的過程中,恰恰就慢了一拍,沒有追上主力撤退部隊。這太讓人懷疑了。

這個黑暗之神無法解釋,騙人一時不能騙人一世。冷靜下來的傑瑞一直無法對艾麗塔的死亡釋懷,回頭用冷靜的眼光來看這個問題,最大的嫌疑人只能鎖定一個,而現在方澤濤這個傢伙的死亡,可以透露他行蹤的也只有一個。

黃泥巴掉進褲襠裏不是事也是事。黑暗分神只能報一沉默,這件事無法解釋。傑瑞也沒有繼續問,然而懷疑已經種下了。 影帝是個嗲精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勢時勢。所謂的時勢不過是一個位面芸芸衆生夢想嚮往爲原動力,最終引發的集體朝着這個方向發展的努力。演變軍官引動了這個發展,看起來像是英雄創造了時勢力。

毫無疑問在這個時代和演變軍官做對手也都是個人物。但是這些輪迴者在這個大時勢中沒有把握芸芸衆生所希望的發展的方向。他們的眼中只有打到演變軍官,卻在對抗中不自覺的被時勢帶動,同時也爲了對抗帶動了時勢。

所有的輪迴者中,讓我們縱覽艾麗塔和方澤濤這兩個輪迴者做了什麼?蠱巢勢力是自黎明共和國,地下穴居人,以外第三個在元淼上掌握能量材料自給循環體系的勢力。雖然這個勢力尚未擺脫諸神控制的束縛,但是他們已經具有了基礎條件。

在這一過程中原本控制蠱巢的黑暗分神先是用了艾麗塔,後來發現艾麗塔處處隱瞞不像一個很好的下屬,在一次戰敗後,沒有顧忌到傑瑞的感受拋棄了,隨後方澤濤間接的將演變一個上校的工業知識傳播到了蠱巢裏面,並且用自己的看起來莫名其妙的死亡方式,引爆了傑瑞對黑暗分神的懷疑。

這個位面原主角傑瑞的命運線從過去到現在,雖然沒有原劇情中救世的光芒。但是依舊是精彩無比。嗯,最初神聖元素草創,作爲第一批龍騎士,他聯繫了羽族。最後羽族爲了自己的經濟利益在人神對答後一度放棄了與黎明共和國敵對。隨後他攜帶神器,到達了海之城。結果海之城的被核武洗地,羅明特的都城損失慘重,方澤濤的巨龍坐騎也跪了。

然後方澤濤到達獸人帝國的都城,和查得曼交好,隨後,獸人帝國的祭壇被炸了。然後方澤濤到達了地下,和艾麗塔見面相愛。結果一場大戰爭,艾麗塔離開了這個世界。然後就是方澤濤。好吧莫名其妙的原本在原劇情中好好的一個主角弄成了天煞孤星(祥瑞)。其歷程何等艱辛。演變軍官縱然有推手。然而輪迴者的作用也不小。而傑瑞所在的勢力中隨着上層的似乎時刻都有着裂紋,就像紙牌屋一樣維繫着脆弱關係。

蠱巢的未來,就掌握在這幾個個體手中,這幾個個體最終會帶上蠱巢走向何方。越來越複雜的意識早已不如當初在聖殿中那麼單純。

元素歷65年後,這個世界基本上就維持了和平。演變軍官都各忙各的,該拿科技,速度拿科技,誰都不想在最後的時間出現什麼問題。爲此天子盟放鬆了的精密儀器的出口共計地下世界,上帝騎士團的瘋狂獨走,算是給天子盟軍官一個教訓。

65年戰役結束後,演變徹底控制了這個位面,道具效果也正常了,使用榮光的湯姆可以選擇在演變空間中復活,或者是繼續加入任務世界中,這個選擇,湯姆可不會犯傻。這個世界的戰爭紅利,就算被天子盟壓的再嚴重,也不是其他任務可以比的。

而最後的六年中。王龍還真的沒怎麼壓制上帝騎士團,在各方面照顧的都非常周全,一個個生物探測設備出口管制放的非常鬆。最後六年,帝騎士團基本上就在忙着如何鑽研獲取的蠱巢活體基地已經把時間排滿了,也不會亂來了。

而還有一方,王龍也照顧到了,那就是準備退役的雲辰和,這六年演變軍官的利益來看,是不準備打仗的。然而對於雲辰和來說,確實在六年後有一個抉擇,如果這六年裏雲辰和沒有成神,有無法回到演變空間,這對雲辰和來說應該是個焦急的問題。按照雲辰和的利益,應該是在這最後六年一戰定乾坤,打勝了,直接逼迫衆神讓自己成神,打輸了,拍拍屁股帶着科技回演變空間。能進能退。

在天子盟中做領導很久的王龍很顯然考慮到了這個問題。爲了不讓演變軍官和雲辰和在最後六年中產生衝突。所以和幾個天子盟演變上校講明瞭利害關係,動用了三個九十八分道具,兩個九十九分道具,從上帝騎士團這裏換了一個榮光道具。嗯這麼兌換貌似比較公平,但是實際上滿分道具是演變軍官之間最頂級的戰略物資。一般在市場上是有價無市的。然而這樣的兌換,上帝騎士團也同意了。因爲現在他們不想破壞這六年最後寶貴的時間了。

榮光道具,復活道具,演變軍官在任務世界中陣亡可以選擇在演變空間,或者死亡的戰場空間復活。同樣當演變軍官退役的時候,是唯一一個能在退役時產生後遺效果的道具,能維持退役軍官生命力慢於正常情況數百倍衰減速度。

也就是說雲辰和有了這個東西,就有這個世界上千年的時間和諸神耗,上千年的時間或許對諸神來說是彈指一瞬間,但是拉線的手雷爆炸也是彈指一瞬間。上千年的時間這個世界的科技到底會發展到什麼程度?誰都不知道。

當王龍將一顆榮光道具笑着交給了雲辰和,雲辰和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了。雲辰和想了想拿過了這個盒子,對王龍說道:“這個交給我處置了。”

王龍微笑地說道:“每個人的時間都非常寶貴,雖然很希望你能和我們走,但是我們必須尊重你的選擇。”

雲辰和臉色複雜的看着王龍說道:“謝謝。”

隨後張了張嘴,說道:“王龍,這個消息,任迪也應該知道了吧。”

王龍面露微笑的點了點頭。雲辰和臉上面露苦笑說道:“看來我以後可能會很孤獨。”

王龍臉上露出誠懇之色說道:“我們始終歡迎你。”雲辰和聽到這眼中猶豫之色出現,然後又艱難的搖了搖頭。王龍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一個榮光給雲辰和值不值,王龍有自己的計算,一方面穩定了與雲辰和的利益關係。但是在剛剛還有一層計較。雲辰和的計劃中是非常想讓任迪留下了的。成爲諸神數百萬年的壽命,當所有的演變軍官都離去後,雲辰和就孤零零的停留在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一個真正平等的朋友。

而現在任迪留下來的可能中,第一種就是長生的誘惑,不過在雲辰和看來,這個長生的誘惑,在眼界逐漸開闊的任迪眼中已經不夠了。那麼還有一種就是人情的束縛,要知道當初任迪可是聽到雲辰和有晉級任務的需要,僅僅憑一次良好的合作就兩肋插刀進入了這個位面。如果這六年爲了這個世界演變軍官能更好的收集科技,而云辰和沒有封神。雲辰和猜測任迪是有可能留下來的。

和任迪共事了這麼多年,雲辰和也算是把任迪性格摸透了。任迪答應的絕對會做到。對於這一點,雲辰和很相信,也準備利用這一點。讓任迪選擇這個世界。讓這個人情,成爲任迪在長生和好奇之間選擇的最後一顆稻草。

至於六年沒完成任務無法回去演變空間,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雲辰和到覺得沒什麼,如果不能和這個世界衆神拼未來的膽量。怎麼能稱得上是英雄。

雲辰和看透了任迪,人精中的人精王龍何嘗不是,任迪對雲辰和的承諾不過是幫助雲辰和完成這個任務,現在這個任務是退役任務,一顆榮光再好不過了。雲辰和的結局圓滿了,任迪和雲辰和因爲相互的選擇不同,最終分道揚鑣,不會受到任何因果乾擾。

斬斷因果,在決定兌換榮光之前,王龍就已經決定這麼做了。最頂級的預備役,絕對不能錯過。

王龍離開後,立刻聯繫了天空之城的任迪,把雲辰和的表現,以及決定立刻告訴了任迪。在天空之城正在接受雙眼神經元連接手術的任迪聽到王龍的敘述,說道:“人各有志。”

聽到了任迪的這麼回答,王龍心裏有了數,對任迪現在的決定有數了。說道:“抱歉,但是我已經很努力的勸他了。”

任迪說道:“無妨,很謝謝你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心裏有準備的。”

關掉了地面通訊後,這時候一個懸浮的金屬立方體,出現在任迪面前,人工智能的土九的聲音發出。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加速者,根據檢測你的情緒在剛剛有一個小波動,根據波形判斷爲遺憾情緒。如果可以的話不妨想我訴說,這樣對恢復你的情緒有極大的好處,放心我的程式絕不會泄露任何你的隱私。”

任迪看了看這個人工智能說道:“土九,長生是什麼感覺。”

土九說道:“很抱歉,由於你我生命狀態不同,我很難給你長生的正確對時間的對比感覺。時間就是原子鐘穩定擺動的次數。而我對時間的感覺,如果可以比較的話,我在魔法帝國誕生的一千年那一段時間的感覺,超過數百倍我在廢棄天空之城的對時間的感覺。感覺就是自我和外界互動,你們人類對外界的感覺,接受冷熱酸甜苦辣聲音,是不會低於一個恆定值生物。因爲你們人類是恆溫恆功率生物,哪怕睡覺身體機能,大腦思維也在以一定攻略運轉。

而我不同,我最高運算時候和休眠時間段,思維通過的字節差距是用上億兆的差距計算的。時間對我來說,不在於長短,而在於一個時間段發生了什麼。一個時間段發生事情多,在我感覺中就是很長的生命。”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謝謝,我明白了。”

瞭望天空之城外的星空,任迪點了點頭。這時候土九說道:“加速着,現在正在探定你眼睛的所有神經纖維,請你回到實驗室中。”一個頭盔緩緩地套上任迪的頭,一條條光從眼眶赴京掃射這任迪眼眶一圈貼着眼皮的金屬圈,這一層金屬圈中已經有無數纖維絲朝着任迪的眼神經探查。

腦插技術從心靈之窗開始。 元素歷六九年。距離演變軍官離開這個世界的時間還有三年,黎明共和國正在囤積核導彈。大量的武器囤積意味着一旦演變軍官離開這個世界最後的衝突就會爆發,然而現在只是黎明前的平靜,當然和平年代也是有波瀾的。

羽族終於崩潰了,在持續不斷的勞動後,羽族終究是碳基生物,對神的信仰已經被生存的慾望壓倒。想要激起一個文明形態的國家拼死戰鬥,只需要每到一個城市立刻種族清洗。 黴女的野獸世界 這個國家哪怕是農業國,爆發的反抗力,也能把工業國耗的膽寒。黎明共和國非常明白這個度。所以和羽族交戰都是在把握着一個度,將戰爭固定在士兵交戰上,將交火固定戰場上,而並非城市上。將消耗的水平拉到最低。將戰爭變成了比拼財力的過程。

這是在用生存需求挑戰信仰。很顯然寄希望美好於泰坦神的信仰撐不住了。元素歷64年,羽族和黎明共和國有過數次會面,但是終究未達成協議,私下裏希菲娜給出的條件已經是極高的輔神地位,只需要承認自己生命理念,其餘的都行。然而云辰和根本看不上了,雲辰和想要的是整個泰坦神承認自己的存在。至於雲辰和自己的理念是什麼,雲辰和要求自己對着自己有最高解釋權。

這場神格上的不妥協,讓羽族遭受了難以忍受的貧窮。隨着時間的推移,羽族內部,無論是普通羽族還是上層的羽族都對戰爭提出了異議,當然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羽族敢公開站在人類的角度上,指着希菲娜是邪神該被取締。上萬年的宗教根深蒂固不是這麼輕易的可以撼動的。這些羽族則是開始,將一切的罪責丟在了當局身上,口號喊得是要足夠的食物,藥品。這些都是羽族政府在大量資源投入戰爭後無法保障的。

這些口號喊出來,雖然沒有明着要求停止戰爭,但是這種要更多資源滿足自己所需的行爲,就是對現在羽族政府主要政策的反對。什麼是住政策,就是政府調配國家資源重點傾斜的項目。感覺到政府在這方面資源投入,沒讓自己獲利,自然會有怨言。這就比如說任迪生活年代那些無病呻吟要求恢復鄉土文化的文人,他們的酸氣差不多就是覺得這個政策利益上自己沒有獲得自己應有的心理價位。不過這些文人在該時代下只是抱怨的小衆。

至於現在羽族內切身感覺到自己生存無法滿足的人是大衆。 冷少的正牌嬌妻 沒人明着反對宗教,但是所有羽族內心的信仰都稍稍的向自己的生存慾望讓了一步。所有羽族內心都希望能暫時緩一緩戰爭,先讓自己吃飽然後在爲神的榮耀而戰。

不自覺中已經把榮耀放後了。至於宗教現在能退嗎?現在是戰爭,是宗教的名義壓着國家在戰鬥,無論用什麼名義,只要是戰爭的理由就決不能討價還價。一旦在戰鬥中對上峯討價還價,軍隊的紀律就沒有了,同樣一個戰時國家的動員力量也就沒有了,連帶的是戰後整個國家的政府命令效能不足。宗教已經全部壓上去了。哪怕做出讓步也要是在對外勝利,和對內鎮壓勝利後,體面的主動做出讓步美名爲(自主改良)羽族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而在這個矛盾重重下,一件能影響泰坦上高高在上神明的事情泄密了,那就是在元素歷64年羽族高層和黎明共和國多次密談時間的泄密,泄密的是一些愣頭青的軍人,具體情況是看到家人在戰爭中餓的皮包骨頭,心理一委屈。希望戰爭快點結束,兩族的會談能夠繼續,高層不要扭扭捏捏的,所以索性就想幫助高層揭破這層臉皮。

這個撬動羽族驟變最初倒下多米諾骨牌羽族軍人的姓名不可知,然而接下來引起的動盪確是一連串的。被曝光後,首先羽族的宗教部門是竭力否認的。要求軍方交出造謠者,並且要安排祭祀進入軍隊接管指揮權,在現在這個情況中羽王感覺到了政權不穩需要槍桿子來支持。不過軍方卻聞到了大清洗的節奏,一部分羽族軍人索性公開將雙方聯繫的過程中的護送的檔案給公開了。

接下來就是宗教部門接下來該怎麼否認了。風波傳到人類世界中,應該是被神聖元素給探聽到了,希菲娜有可能兩面三刀的伎倆,傳到了泰坦。泰坦上瞬時間四股意志同時對希菲娜發難。

與雲辰和妥協,諸神都考慮過,這是最後一步的事情,但是有人脫離集體搶先單獨這麼做那就非常不厚道了。諸神之間的裂紋已經產生了,但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希菲娜的態度。對半神薇菲兒原本與黎明共和國接觸的態度其實是希菲娜默認的,什麼叫做默認,就是看着下面人做但是不表態。然而現在卻表態了。

薇菲兒現在滿臉平靜,當神殿中的闖入了大批羽族武士,這些衣着華麗的羽族武士,用人類的步槍槍械近距離指着自己,薇菲兒靜靜的看着這些帶着神旨意到來的神職人員。

作爲神人間的代行者,薇菲兒已經連續一年在祈禱中沒有得到神的迴應了,薇菲兒已經預感到自己的宿命,所謂一個虔誠的信徒薇菲兒現在嘆息如果自己保持着對神的無知,心中依然保持着對神的神祕敬畏該多好,至少自己現在不會這麼絕望。

因爲一切苦難可以推到神對自己的考驗上,經過考驗後可以希翼升向那美好的神國。然而薇菲兒現在明白,這不是考驗,黎明共和國兩位史無前例的人類英雄已經截斷了半神升往神界的道路。封神這種事情屬於對泰坦大能量呼應儀式,是無法逃過太空衛星的探索的。

在明白了神在哪裏,天空上的神界是什麼後,薇菲兒明白自己死後不可能被收向神國,薇菲兒現在非常不想承認,但是也無法否認,不是自己背叛了神,而是神在拋棄自己。

面對指着自己的步槍,這些人類生產的步槍是能在這個麼近距離擊穿薇菲兒的半神軀體,但是不會致命,而薇菲兒現在也可以在步槍開火之前完全可以殺掉這些武士。在這個科技的時代,由於魔法探針明銳的感知,四大半神猶如二十一世紀的戰列艦一樣從未在戰場上縱橫,半神只不過是不適合戰爭,不能說戰鬥力減弱了。

然而哀莫大於心死,應該是如此,被最信任的所背叛。薇菲兒無力的走向了刑場,羽族的刑場與衆不同,是一片長滿荊棘的花海叢林,不過這些巨大花骨朵的中央,散發着香氣,卻能在生物靠近的時候陡然吸氣,將生物吸進去,這是一種食肉生物,是羽族對重罪者的懲罰。沒有聽沿途宗教成員對自己的控訴,薇菲兒自己走向了死亡花海。

羽族的宗教成員用一位半神的死亡維持了自己話語權的一致性,希菲娜在人間的化身,遠遠的看着自己的最虔誠信徒,最後以無信者走向了死亡。半神超凡脫俗,卻因世俗而死。是誰將神聖拉向世俗。

希菲娜的人間化身,不自覺的擡頭朝着天空望去,看着的方向並不是泰坦,而是天空之城。面對這個越來越失控的世界,衆神越來越開始重視,三十多年前從低魔時期誕生的人類意志。

至於天空之城上,任迪看着天空之城無菌無重力下形成的在培養皿中生成的東西。眼睛中是專注。任迪手指上套上一個戒指模樣的東西。在解析了手神經後。任迪想繼續攻克眼睛神經元,然而就算任迪非常急,但是科學這個東西非常遺憾,不是急躁就能得到的。眼睛的神經元距離大腦太近了,六年的時間終究是無法研究成功。

然而科技上技術要求太高是可以退而求其的,當火箭噴射自動返程技術不穩定,材料不過關的時候,火箭發動機噴火反推緩慢返回的技術可以放一放,掛着降落傘不失爲一個好選擇。

在解析不了眼睛接收信息的神經元,無法完善這項技術,任迪進行了另一項實用的技術。也就是將手機升級成了眼機。隱形眼鏡,在二十一世紀也就是一層通明的層。緊緊地貼在眼球上。

現在任迪帶着的像隱形眼鏡,是一個顯示系統。從眼皮下方已經植入了各種細小納米級別生物導電纖維。一直延伸到太陽穴皮下。只需要通過無線電磁波訊號對準太陽穴發射訊號,就能將大量的信息在隱形眼鏡一樣的顯示系統上顯示。太陽穴上到眼眶的傳輸纖維是一個系統,隱形鏡片是一個顯示系統,鏡片是可以更換的。

所以現在任迪看着實驗室中的培養皿的東西,是這樣一個動作,用手掌跟與太陽穴接觸。而手腕上帶着的一個一圈紙條模樣的東西(這層紙條模樣的東西是芯片外貯存系統,手腕部位由於手神經元已經解析,爲信息發射系統。雙眼貼眼球鏡片所見。而顯示系統。)任迪正在查資料,就像二十一世紀的地球人,手上拿着個手機查資料一樣。

人類已經通過科技獲取力量,而現在頂級的科技對於元淼來說就像元淼上萬年一來羽族專屬魔法或者龍語魔法一樣令元淼衆生仰慕。高魔時代仍然在到來,然而科技力量進步的速度,已經讓元淼上所有的高能生物感到絕望了。這力量使用精度,和能量等級長得太快了。

土九看着任迪的研究說道:“硅晶生成完美,加速者我是否能問一件事?”

任迪說道:“什麼事?”

土九說道:“根據我查詢你的研究方向,我發現你最近幾年的研究偏向於保守。”

任迪微微一怔,這個人工智能說的沒錯,這個世界現在已經出現了蛋白質芯片和量子技術的概念,然而現在任迪現在在太空研究的方向卻是繼續將硅晶芯片完善。卻沒有投入前沿科技的研發方向。相反在前沿方向很多新魔法師已經鑽了進去。而過去這個世界的推動一直是演變軍官推動的,任迪很長一段時間引領着這個世界最頂級的科技潮流。

這其中的表現,讓土九看出來了。這其中的原因是,量子芯片太高大上只是試驗階段,蛋白質芯片,通過蛋白質固定探針,但是讀取的時候需要激光掃描。都無法小型化,而現已經成熟的技術繼續完善的話,是可以帶到下一個科學世界的。沒錯演變軍官要走了,任迪要完善已經成熟的科技。

任迪看着土九說道:“你不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精彩了,已經進入了萬物霜天競自由的時代,我應該將部分領頭的位置讓位了嗎?” 時間過得非常快,就如同中學生語文考試最後半個小時,作文還差四百字一樣快。

這個世界該不平靜的依然是不平靜,羽族發生了革命。革命的是軍方一個要做雨葉的將軍。熊熊的火焰在羽族的城市燃燒,曾經處理戰犯的食人花海,在汽油彈的燃燒下冒起熊熊大火,猛烈炮火在羽族的聖樹上爆炸,精美了上千年的懸空宮殿崩塌。從巨木上墜落。神最大的敵人應該是智慧生命的自我思考。虛僞的神虛僞的信仰,最終抵不過自我一念。

這已經不管黎明共和國的事情了,當羽族大革命的對着羽族教廷開炮的時候,黎明共和國的軍隊就開始從部分羽族的對峙的陣線上後撤了。僅僅留下幾個戰略要點,以備萬一。

自從人類率先開始質疑神靈一來,地下種族經過偉大的戰爭緊隨其後,與神對立,而佔據了大陸南邊大片森林的羽族的信仰也終於開始在崩塌。次日黎明共和國的戰鬥機在神聖元素三個大城市下灑下,傳單標題是《你們對猖狂的邪教還能忍受多久》當然迴應的是沉默。

演變軍官隊這個世界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元素歷72年,任迪已經聽到了演變的召喚。該是離開的時候了。看着演變的倒計時。任迪感覺着自己的身軀快速老化,無奈的笑了笑。演變這次的迴歸方式又是另一種模式。當確認迴歸後,任迪就感覺到演變的力量猛然充斥着自己的身體。

不僅僅是任迪還有其他幾個演變軍官也是如此,當然拒絕迴歸選擇退役的雲辰和倒是沒有加速老化,他還沒有使用榮光道具。僅僅是拒絕了迴歸。在任迪老化的時候,最着急的是土九,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用儀器掃描。

看着能量態的土九出現在自己面前,任迪笑着說道:“土九,不必了,結局我已經明白了。”說着將一個盒子送到了土九面前。土九默默的接住了盒子。至於盒子裏面是什麼,土九明白,在一個月前,黎明共和國公開討論了授予土九公民權的身份。而在三個小時前,所有審批已經通過。這只不過是一紙證件。

土九說道:“加速者,這種死亡現象不正常。”

任迪笑了笑說道:“生命總會非凡。”

過了一會,土九說道:“能做人真的很好,謝謝。”

……

衰老迴歸。演變空間掩飾自己投放穿越者在位面離開的方式。最後的迴歸時刻到達了。所有演變軍官都有了兩個視角,一個視角,就是在衰老身軀中的視角,另一個視角就是,一個在這個位面虛幻的只有演變軍官能看到的懸浮身軀。

這一次迴歸的不僅僅是演變軍官,還有一些新人,從天雲空間最初投放到這個位面的新人。演變不會讓見證過這場史詩的痕跡留在這個位面的,當然演變收到了嚴格的控制,不可能執行對低緯生物抹殺的命令。所以這些倒黴的新人演變準備帶回去的。包括那位莫名其妙到達這個位面見證這場空間與空間交戰的劉彪同志。

看着任迪,雲辰和吸了一口氣說道:“有什麼要奉勸我的嗎?”

任迪笑了笑說道:“都分別了,我想沒必要給你留下什麼羈絆。”

雲辰和沉默一會說道:“你還是給我一些羈絆比較好,有些經歷我不想忘記。嗯,說說你希望這個世界的發展方向吧。我會遵守,如你還在這個世界一樣遵守。”

任迪笑了笑說道:“這個世界嗎?”任迪笑了笑,這個笑容沒有任何私心,有着最純真希望和祝願。這種流露,雲辰和非常像拍下來。

任迪語氣堅定地說道:“只要是智慧有着自我向上的智慧其未來是無限的,現在每個智慧是不平等的,因爲每個智慧的努力不同所以不平等,但是無限的未來是平等的。雲辰和你會高高在上,我相信你在這個世界會高高在上,希望你能平等看待每一個無限的未來,這樣你會看到很多精彩的東西。”

雲辰和點了點頭。任迪衰老的身軀閉上了眼睛,一個井口出現在任迪的上方將任迪存在在這個世界的虛影吸走。與此同時趙衛國,看了雲辰和一眼微微點了點頭,也離開了。緊接着就是江樂,陳鑫,以及王龍。這是按照軍銜高低,以及在這個位面貢獻高地後撤的。那些來自天雲的新人,是第一波離開的,上帝騎士團是第二波離開的。天子盟這波是第三波離開,原本任迪作爲預備役按照正常情況要早正式軍官很早離開,不過這個位面,任迪的貢獻太強,所以幾乎和其他上校離開時間相差無幾。

第一條線開始了。

當所有的演變軍官,所有的戰友離開後,雲辰和看着最後選擇的倒計時,啓動了光榮道具。等待着退役完成。下面的在這個世界,雲辰和只會做自己的任務。

突然雲辰和陡然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於一個光罩中,猛然站立了起來。雲辰和確認了一下倒計時,確認退役的倒計時已經清零,然而云辰和卻發現自己所有屬性點沒有取消,連帶着天賦也沒有取消。

雲辰和絕不認爲這是演變大度,猛然點開了自己的演變光幕,正如自己所想演變光幕突然彈開。雲辰和吸了一口氣說道:“演變這是怎麼回事?”

演變的聲音回答道:“本位面屬於戰區重劃階段,各種權限正在重新設定,目前我有對部分規則的暫時修改權,本位面的情況特殊,你的情況也很特殊,符合我根據特殊權限修改範疇。”

雲辰和心裏抽了抽,一種濃濃要被陰了的感覺籠罩在心頭,退役任務是什麼情況,沒人知道,因爲退役成功的演變軍官都不會再回到演變空間。

雲辰和說道:“我不認爲我剛纔的那兩場任務做差了,同時我放棄了所有的獎勵,選擇退役。根據規則,我是預備役,可以自由退役。”

演變說道:“對,對,沒錯。我承認,不過現在你的情況特殊。根據你兩場任務的表現,已經獲得領袖絕倫(大領袖)的道具標準,你一共可以獲得七個這樣滿分道具,嗯,根據獎勵法則,我決定將你放棄的七個道具權限全部兌換成領袖絕倫。”

雲辰和冷冷說道:“這七個個道具我沒使用,我現在還是預備役。”

演變說道:“對,沒錯你是沒有使用,你放棄了獎勵,以及這七個道具,現在戰區正在重組,七個道具被你放棄後,在我這裏,我沒有選擇銷燬。所以……”演變話還沒有說完。

“演變,你個王八羔子,你玩的還能在無恥一點嗎?”雲辰和聽到演變這樣解釋的理由,怒髮衝冠。演變並沒有被雲辰和的痛罵,所激怒,說道:“雲辰和上尉。鑑於你優良的表現。還有一寸光陰一寸金獎勵。現在下面給你一百二十年的時間完成一個特殊的任務。”

雲辰和說道:“我的榮光怎麼辦?”

演變說道:“不礙事,你已經使用榮光,又一次對別人或者自己死亡或復活的機會。演變很公平不會剋扣任何獎勵。”

發現演變貌似根本不要臉,怎麼罵都沒用,雲辰和也算是任命了。有氣無力地問道:“什麼任務。”演變說到這個戰區還有一個小小的毛病,根據一寸光陰一寸金的獎勵。你將獲得本次滿分任務爲背景的一個基地。於是一個巨大生物蠱巢基地出現在雲辰和眼中。

演變說道:“由於上次任務天雲的影響,讓本位面的獸人海族擁有了較爲完整的電力時代工業體系。結合其生物技術,該勢力經過評估有演變的可能。”

雲辰和說道:“你讓我演變這個勢力?地球位面的科技是發展工具,讓工具適應人手,這個蠱巢勢力在生產工具的時候,同時改變基因,讓肉體適應工具變化。我看不到DNA怎麼在這裏看到科技樹。”

演變說道:“你看得到DNA,本位面生命基礎也地球不一樣。碳基生物的基因,你可以感覺到,可以進行修改。”雲辰和張了張嘴。

演變說道:“本次任務,簡介,只要是智慧有着自我向上的智慧其未來是無限的,現在每個智慧是不平等的,因爲每個智慧的努力不同所以不平等,但是無限的未來是平等的。蠱巢存在於元淼星球上,與智慧生命接觸,必將被智慧生命瞭解,掌握推動。雲辰和上尉,本次任務你是一個狐族獸人。請用你的智慧幫助這個位面最後的智慧集羣擺脫矇昧。”這個前半句明顯是任迪說的,卻被演變引用,對雲辰和發佈了任務。

第一條線終結。

第二條線。從王龍爲首天子盟,以及三個白人上校的上帝騎士團從長長的井口穿梭,終於返回了演變空間,當然這幾位到達演變空間後,目瞪口呆。因爲這裏不是他們過去的演變空間,而是一個貌似全新的地帶。

這個六邊形地帶所有人都在,王龍一幫人,馬歇爾一幫人,亞濤,柏思娜。以及一大幫過去是天雲的新人都在這裏。王龍很快發現了一個問題,任迪不在。

王龍迅速點開了演變光幕,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演變回答道:“歡迎到達新的戰區。”

戰區,位面中一個文明,一個時間段的文明爲一個戰區,嗯,當元淼位面演化成無限的時候,這個開拓任務的開拓已經完成。當然一個位面開拓完成,並不會召喚開拓者充當新戰區的第一批演變軍官,而是選取原住民。之所以發生這一切。首先剛剛的任務是戰爭任務,被演變判定爲戰爭,那麼開拓位面原本粉嫩的選取的演變軍官就不適合到這個新戰區駐防,而是需要選取一批有着成熟經驗的演變軍官駐防戰區。

好吧,剛剛把天雲打的屁滾尿流的這一批演變軍官,戰功卓越。演變決定了把這批軍隊移防了。

以後這個位面會出現大量的新人,也就是從這個位面不斷選取的新人。

演變這時候接着說道:“各位,軍官請注意,你們來自其他戰區,爲了各個戰區的穩定性,你們不適宜透露高維空間文明多樣性,未知是最大的誘惑,請不要破壞以後本位面演變軍官對未知探索經歷。

第二由於本位面生命常態與衆不同,該位面生命普片有重元素參與生命活動,所以加點有所不同。並且由此產生新職業。”

演變中一個文明所能相互見到的所有智慧所在的一個時代,爲一個戰區。每一個戰區的規則是不同的。比如說這個新戰區,就有三個職業,分爲預備役,主戰軍官,支援者。其中預備役,和主戰軍官的情況,地球公元希臘華夏文明戰區的演變正式役與預備役的情況是一樣的。預備役沒有基地。主戰軍官有基地。

至於多出來的這個支援者,是預備役可以轉正的一個方向。支援者沒有基地,卻有一個多出來的屬性點。這個屬性點是和該位面可以釋放魔法有關係。支援者系列,其他三大屬性隨着多出來這個能量屬性提升,智力,體力,敏捷,這三大屬性會有提升。相對於地球的最高生命標準,這個標準很容易造就出來超人。

至於這個多出來的職業是怎麼回事?面對王龍和馬歇爾等老牌演變軍官的詢問。演變回答道:“根據開拓任務時期,開拓者特點,發現,依附於目標位面文明誕生戰區,適於這三個職業!”

頓時王龍等人明白了,這個職業誕生的原因,因爲元淼位面開拓任務中,某人的太具有特色了,以至於這個戰區形成後演變認爲該特色的表現適合於這個戰區演變軍官新劃分一個新職業。

然而王龍就更疑惑了,讓這個戰區劃分新職業的人,卻沒有跟來。“任迪人呢?”趙衛國對演變問出了所有人的心中的疑惑。

第四卷 核鋼時代 當王龍等人疑惑任迪到哪去的時候,即將返回原本戰區的任迪倒是在聽演變的解釋。爲什麼只有自己一個人回來了。只有當迴歸的時候,才能知道演變軍官所有針對這場任務結束後的小算計,全部在演變的算計中。

“588321戰區已經形成,該戰區現在正在微調中,正式演變軍官雲辰和上尉正在微調歷史,一旦微調完畢,戰區開始。該位面將分爲三大文明集團,相互對抗衝入,一開始時間爲節點,將演化出衆多時代,有的時代是海族獸人蠱巢一方勢力強勢,有的一方則是黎明共和國人類羽族一方勢力強勢歷史線。當然也有可能是地下聯盟以穴居人單一民族國家在歷史線上崛起。歷史線多元無限。”

任迪笑了笑,雲辰和終究沒能安全退役。雲辰和這種情況再次驗證了一種罕見的預備役在演變中不能退役的情況。那就是任務完成的太好,是滿分完成,被演變看上了。演變的流程是先放棄獎勵然後在退役,雲辰和是先放棄了道具,結果獎勵演變將道具強制對雲辰和使用了。

聽到雲辰和這樣的結局,任迪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雲辰和沒有吃虧,只不過被黑心老闆拉回了工地幹活了。七個道具對他用掉了一個,其他六個還是他的。

嗯當然演變沒有解釋剩下來六個道具是清一色的大領袖。很顯然演變還是在規則內小小的坑了雲辰和一把,雲辰和六個滿分都必須要在588321戰區中和別人兌換。嗯在新站區中,這六個道具很顯然難以找到像任迪,凝物者這樣強大的預備役進行投資。

“那麼我呢?”任迪對演變問道。

此處分割。

“任迪呢?任迪爲什麼沒有進入這個戰區。”王龍對演變空間問道。演變說道:“該預備役軍官起點特殊,因爲起點特殊因爲軌跡前進標準,已經依據原來戰區標準,做近似處理。”

趙衛國說道:“他的起點到底是什麼。我很好奇,另外現在我們的標準也改了吧,這個戰區的規則看起來與過去截然不同,他的評判規則爲什麼不能修改呢?”

演變答道:“這個戰區的規則的確修改了,你們作爲首開戰區的演變軍官自然在加入戰區的起始階段爲微弱的受益者。至於那位預備,他的現行的標準,已經蓋棺論定,不適合在新站區中收益,因爲無法判斷他在新戰區收益是否與你們公平,他的在本次戰役收益,必須以541298戰區的標準進行評判。這較爲公平。”

亞濤問道:“到底,他又和不同,爲何被蓋棺論定。能闡述原因嗎?”在後期亞濤也算是對任迪非常好了,因爲亞濤也算認識到這個預備役的特殊。結果莫名其妙的被弄走了。很是奇怪。

至於上帝騎士團那一塊,任迪被弄走了,倒是舒了一口氣,否則下面這個戰區中一個正式校官帶着這麼一個能以一敵二的預備役入場,這個戰區草創階段,上帝騎士團不用玩了。最多三場單挑任務,就能把自己一方三個少將滅掉(現在已經是少將了,滿分任務直接晉級。)。直接被天子盟這幫人大一統算了。想到這裏,三位上帝騎士團的演變感覺到,演變空間還是很公平的,不枉馬歇爾他們三個在任務世界那麼賣命。至於任迪這個外掛送到回去會怎麼樣?這個只能說,馬歇爾三個人沒空管了。

然而馬歇爾很就心裏一跳。

針對亞濤的詢問,演變說道:“該問題,可以回答,由於詢問是外戰區的存在,本次詢問不必徵詢詢問目標。詢問條件,需該戰區中所有人同意。如果戰區中所有演變軍官均達成同意,演變將對該戰區起源時期,現已離開的作戰軍官履歷進行公開。”

王龍回頭看了看後面劉彪等人,這些來自天雲的新人,對演變空間具體規則還有些懵懂,但是也算是在這場對話中聽明白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沒跟過來,讓這幫資深者非常惱火。當然這幫新人也想看看這個沒跟過來的人到底是怎麼情況。

劉彪當場點開了自己的演變光幕,公開化,填上了同意。 爆笑強盜王 在戰區中集體公開另一個人履歷,這在已經成熟不知道度過多少次任務時間的老任務中是不可能出現的。首先人一多,意見極難統一。第二,處於公平原則,如果被公開的目標在該戰區內,那麼其他所有人也要同意自己的作戰履歷被公開。

該戰區中第一批新兵,全部統一了,王龍等人全部公開光幕,在自己的光幕上籤上了同意。馬歇爾臉上抽了抽。湯姆和愛麗絲意識到了什麼。看了看馬歇爾,第一場任務,任迪血腥迴歸後,這兩位還沒有進入那個任務。但是能讓任迪這樣的優異的人弄到預備役中去,恐怕也只有那一場任務中,曾經消失的那個中國輪迴者符合影響。這兩位爲什麼對任迪有印象呢,因爲任迪得罪女主了,最後血腥迴歸,爛攤子丟到了馬歇爾這一方。

馬歇爾動作慢了慢,一條條目光對準了馬歇爾,趙衛國看了看馬歇爾說道:“如果情況真的與你有關,馬歇爾,我真的要謝謝你,你真是雪中送炭。”

“哼”了一聲,馬歇爾點了確定鍵。任迪四個任務時間段徹底公開,看到這一幕雖然有心理準備,江樂陳鑫王龍三人還是嘖嘖驚歎,四個任務時間,到達如此級別,這是演變私生子吧?

好吧仔細查詢四個演變任務,演變私生子一說,就沒人說了。後最後一個任務不用看了,大家都是跟着任迪一起過來的,第三個任務,看到曉峯上尉,最後逼得任迪雲辰和跨越千里,自走基地車開局,倒是可以一笑而過,尉官之間奇葩事件。

至於第二個任務就讓上校們動容了,王龍看了看趙衛國說道:“你這個晉級任務比一般的晉級任務要難。”趙衛國的晉級任務是用道具拖了一個任務時期的,面對當時對後世戰略有自主大方向判斷的海宋,這樣崛起,堪稱大逆襲。

至於趙衛國倒是沒有看這個任務,只是看了看任迪進入這個任務時候的具體屬性。趙衛國一直奇怪,當時只是少尉的任迪到底是什麼屬性。看完任迪這個屬性後,趙衛國立刻查詢任迪第一個任務。當王龍感嘆趙衛國任務難度較大的時候,趙衛國喃喃的回答道:“蓋棺論定原來是這樣。”

王龍等人也注意到任迪第二個任務屬性不正常,這種不正常,遠遠超過了一般預備役。卻沒有基地。差不多很像是這新戰區中的新職業支援者的縮減版。支援者的其他屬性增長速度和任迪這樣的屬性是差不多的。同樣沒有基地,但是還有一個多餘的屬性,能量點屬性(放魔法的。)第四個任務的時候,可以說任迪屬性點增長的最高峯階段。可以說任迪在元淼位面獨一無二的作戰風格,讓演變判定了這個戰區新職業的誕生。和預備役不同,支援者進入是必須算一個正式軍官位置的。戰區必須平衡,在大職業之間必須平衡,如果還不算一個正式軍官位,從演變得到的輔助比任迪還強,卻沒有任迪那麼經歷坎坷。那就徹底失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