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是眼前的這一幕,根本讓他們無法相信接受啊!

三大書院的天才,在練習了三才陣之後,再動用了兩件符寶,一枚劍丸之後,竟然被一個天命之境的小子給打的一死兩傷。

這簡直就像是一個三歲的嬰孩,一個人把三名經過刻苦訓練的特種兵給放倒了一樣,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這一切就這麼硬生生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眾人如何能不震驚,不懷疑呢?

「林逸,你可願意拜我為師?」

就在眾人無比驚悚的時候。

天原勝卻豁然起身,盯著林逸淡淡的笑了起來。

「轟!!!」

在場每個人的腦海里都像是有一枚原子彈爆炸了一般震驚。

院長要收弟子?

天原勝成為天諭書院的院長已經足足有數百年了,可誰聽說他要收弟子的?

因為天原勝身份的特殊原因,他如果要收弟子的話,恐怕只能收一個。

而且,這個弟子將來一定會成為下一任天諭書院的院長。

林逸,這是要一步登天啊!

便是站在殺戮台上的林逸也是神情微微一怔,渾然沒有想到天原勝竟然如此瘋狂,當著眾人的面兒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不過僅僅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之後,林逸還是咧嘴笑了起來,「當然願意!」

之前,林長青想要跟他動手的時候,天原勝可是不遺餘力的保護他。

而且他進入天諭書院之後,天原勝也對他照顧頗多,再加上之前的救命之恩,林逸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天原勝一聽,都是忍不住激動的哈哈大笑了起來,林逸的資質性格他可都是喜歡的很,只要不夭折,將來天諭書院在林逸的帶領之下,一定會比現在更加的輝煌。

「從今天開始,林逸便是你們所有人的師兄,你們可以挑戰他,但是不得冒犯,否則,按照書院的規矩處置!」

天原勝眸光迫人,地仙之境的可怕氣息在這一刻也轟然爆發,使得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尊從九天之上降如凡塵的神明一般,充滿了可怕的威嚴。

他的聲音也彷彿帶著無數的迴音,不斷的在他的腦海之中回蕩。

正如之前三大強者所言,有的時候,家庭,背景,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現在林逸成為了他天原勝的子弟,自然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大師兄,這一點,毋庸置疑。

「拜見大師兄!」

所有子弟深吸了一口氣,齊刷刷的彎腰行禮。

林逸成為大師兄,幾乎是實至名歸了,最少,今天前來觀戰的人沒有幾個人敢跟林逸叫囂,沒看到劍神,槍王,刀王都被拿下了嗎?

林逸微微點頭,心頭浮現了一抹奇怪的悸動。

「林逸,既然你成為了我的弟子,那這見面禮自然是少不了的了,為師知道你煉化過真龍寶血,這三滴真龍寶血乃是我天諭書院最強至寶,我現在賜你。」

天原勝淡淡一笑,三個瓶子驟然出現在了林逸的面前,每個瓶子里都裝著一滴真龍寶血,那種狂暴,強大的感覺林逸實在太熟悉了。

這東西,可謂是天地間少有的至寶,一滴都足以讓林逸的實力有一個無比恐怖的進步,更何況這次天原勝一次拿出了三滴啊!

林逸感覺自己的血液此刻都好像在沸騰了,這三滴真龍寶血煉化之後,他的力量該會達到何等恐怖的一個地步啊!

周圍正在救治傷員的那些長老一個個也愣住了。

真龍寶血啊!

這可是天諭書院最珍貴的瑰寶了啊!

可現在竟然直接送給了林逸。

「整個崑崙虛除了除了姜家還有一滴之外,就剩下這三滴了,你小子可悠著點,千萬不要浪費了啊!」

天原勝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什麼玩意兒?姜家還有一滴啊?」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激動的笑了起來。

姜家他是早晚要去的,一年之約他可沒有忘記。

「嘿嘿,看來那一滴也是老子的了啊!」林逸在心裡狂喜,只要這三滴真龍寶血煉化成功,到時候,再加上逍遙遊他便有了跟姜冰天一較高低的資本了。

「你先煉化,稍後去找我!」

姜冰天淡淡一笑,豁然轉身離開。

「把林長青殺了,另外,林家也沒有必要繼續存在下去了!」

轉身的剎那,天原勝卻淡淡的開口說道。

而後。

空氣中傳來一股十分微弱的波動,隨後天原勝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能夠修到地仙之境,天原勝的手段自然也是不簡單的。

林長青對於林逸的殺機,他看在眼裡的,現在林逸是他的徒弟,更是整個天諭書院的希望,他怎麼可能讓林逸的敵人活著呢?

林逸看了一眼天原勝離開的方向,收好真龍寶血之後,便轉身跳下了殺戮台,直接朝著唐七沖了過去,咧嘴笑道:「老七,怎麼樣?這次是不是發財了?」

「呵呵,兄弟,東西可都還在楚紅哪裡呢,你看什麼時候分贓啊?」

曖昧遊戲:總裁快閃開 唐七伸著臉,看著林逸一臉討好的笑道。 「呵呵,不要著急,另外咱們這叫做戰利品,可不是分贓哦,晚上我讓楚紅把你那一份兒給你送過去。」

林逸看著唐七,得意洋洋的笑道,這一次,他最少坑了整個天諭書院百分之七十學生的修行資源,得到的好處絕對是無比恐怖的。

「怎麼樣?我是不是很帥?」

林逸站在姚若天的面前,得意洋洋的壞笑道。

「哈哈,姚若天見過大師兄!」

姚若天見狀,急忙配合的訕笑道。

滅神記(血刃冰鋒) 「走,喝酒去,今天可是一個好日子啊!」

林逸哈哈大笑,攬著姚若天的肩膀就朝著遠處走去,天諭書院內人數眾多,所以除了修行的住所之外,也有不少的酒樓。

沿途,姚若天給林逸介紹了一些無垠森林的強者認識,使得他們這個隊伍也越來越龐大,等到了酒樓的時候,竟然足足有十幾號子人了。

一頓飯,一直喝到傍晚的時候,林逸才跟姚若天等人告辭,帶著楚紅朝著地獄海走去。

現在,他身上可還帶著三滴真龍寶血呢,當務之急當然是煉化了這三滴真龍寶血提升自己的戰鬥力了。

「主人,你看唐七那一份怎麼跟他分啊?」

楚紅抿嘴,一臉崇拜的看著林逸問道。

「唉,他一把年紀了,就給他一些容易煉化的東西吧!像那種千年以上的東西,咱們自己留著就行了。」

林逸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意味深長的說道,那神情,彷彿這一切都真的是為了唐七好一樣。

「不是,主人,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不是人了啊?」

楚紅一聽,有些咂舌的嘀咕道。

「我去!小紅,你能不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個怨靈啊!」

林逸扭頭看著楚紅十分認真的訓斥道。

楚紅一聽,忍不住對著林逸豎起了大拇指。

絕了。

簡直了。

五分鐘后。

當兩人出現在地獄海的邊緣時。

在這裡抓耳撓腮,坐立不安的唐七直接沖了上來,林逸的性格他也不是第一天接觸了,還真是有幾分擔憂林逸反悔。

畢竟這次為了這單修行資源,他幾乎是把自己的老臉都搭進去了,不弄點資源,豈不是白做惡人了。

「哥哥,東西分配好了嗎?」

唐七衝到林逸的面前,一臉討好的笑問道,稱呼,也從兄弟變成了親哥哥,可見這一份資源對於唐七來說是何等的重要啊!

「呵呵,當然了,你放心,跟我哥哥我混,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

林逸得意洋洋一笑,一揮手,楚紅就走了上去,直接把五枚儲物戒指遞到了唐七的面前。

「七爺,這是五枚儲物戒指,東西實在太多裝不下,而且在分配的時候,也都是我一個人在分配,可能會出現一些分配不均勻的情況,七爺您包含啊!」

楚紅一臉溫柔的看著唐七笑道。

「什麼?五個儲物戒指?我的天啊!要發財了,這次真的要發財了啊!」

唐七一聽,那蒼老渾濁的眸子頓時猛的一瞪,一臉激動的尖叫了起來,作為一名老前輩,他實在太清楚一個儲物戒指能夠裝多少東西了,五個儲物戒指,裡面就算是都裝的是一些最低級的藥材,也足夠他揮霍了啊!

「哎呀,小紅,謝謝你了啊!以後在天諭書院你就是我的朋友,誰要是敢欺負你,直接跟你七爺我說,我幫你出頭!」

唐七拍著自己的胸膛義薄雲天的笑道,隨後急忙收下了五個儲物戒指。

「老七,你不看看?」

林逸見狀有些玩味的壞笑道。

「呵呵,都是一家人,那樣不是見外了嘛!再說了,我也相信我大哥不會坑我啊!」

唐七看著林逸,美滋滋的笑道。

這話他還真沒有說錯,雖然林逸把千年以上的靈草都收走了,可是在靈石上,法寶上卻給予了唐七足夠的補償。

再者,這些靈草對於唐七來說,意義也不大,畢竟他沒有林逸這麼恐怖的煉丹技藝,也沒有神府這麼逆天的東西,藥材對他來說,還真不如靈石來的痛快。

「那我就先回去了,以後好好的看門。」

林逸淡淡一笑,帶著楚紅就回到了離火宮開始煉化真龍寶血,有了前面幾次的經驗,這次煉化真龍寶血倒是簡單了許多。

只是在林逸煉化的第二天。

整個天諭書院卻爆出了一道讓人無比震驚的消息。

林家家主林長青竟然被人伏擊身亡了,最可怕的是整個林家所有修行中都被人斬了。

這個消息簡直恐怖到了極點,宛如颶風瞬間在整個天諭書院發酵。

各種猜測,各種版本也開始不斷的在書院內傳揚開來。

各大勢力也在第一時間開始搜尋下手的人,結果一翻檢查之後,卻發現,竟然沒有任何的線索。

彷彿那些殺人的人都是空氣一般消失不見了。

三天之後。

端坐在了離火宮內的林逸轟然睜開了眼睛,上萬道金光驟然在他的雙眸之中炸開,釋放出一股股可怕到了極致的威壓。

那威嚴,簡直就像是水面上的漣漪,不斷的在離火宮內蕩漾。

「主人!」

楚紅面色大變,焦急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她雖然是化神期的修為,可此時在這可怕的威壓之下,竟然有種如履薄冰一般的感覺,彷彿只要林逸心念一動,她瞬間就會身死道消一般。

「嘩嘩!」

可怕的氣息,在這一刻,宛如潮水一般快速的退散。

「你沒事兒吧?」

林逸瞬間出現在楚紅的旁邊,有些歉意的笑道。

「沒事兒,主人,你的力量現在達到了什麼地步?」

楚紅沒有理會自己的安危,反而瞪大了漂亮的大眼睛,一臉希冀的盯著林逸問道。

林逸聞言,嘴角抑制不住的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高傲冷笑,得意洋洋的說道:「現在應該差不多可以達到兩百八十萬斤的偉力了。」

「什麼?兩百八十萬斤?」

楚紅一聽,本能的發出了一道刺耳的尖叫。

她自己都是化神期的強者,自然清楚兩百八十萬斤的偉力是何等的可怕恐怖啊!

這簡直一拳就可以打爆一名化神期的強者啊! 「呵呵,主要是修行資源還沒有煉化完畢,要不然的話,輕鬆進入三百萬大關!」

林逸咧嘴,有些得意洋洋的笑道,實力能夠提升的這麼恐怖,便是他自己也有些沒有想到啊!

「什麼?」

楚紅一聽,再度眼睛一瞪震驚的尖叫了起來,隨後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就是一個妖孽,我是不能跟你比了啊!本來覺得自己好歹也是一名化神期的怨靈了,在怨靈裡面也算是挺厲害的了,只是跟你一比啊!這簡直沒法兒活下去了啊!」

「乖,我再強大,還不是要保護你?我去見一下我那便宜師傅,看看他有什麼說的,順便問問有沒有魂技吧!」

林逸收斂笑容,神情有些凝重的說道。

秦嵐跟他總算是朋友一場,見死不救終究不是他的性格。

楚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好,你自己小心,我也該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了,反正這裡無比安全,又有大量的修行資源,你也不用管我。」

林逸微微點頭,他當初之所以選擇住在這離火宮內,正是看重了外面的地獄海,別說整個天諭書院了,就算是整個崑崙虛內,能夠來去自如的人也絕對不多,住在這裡幾乎就等同於是有了一個天然屏障。

而且,門口還有唐七這個老傢伙坐鎮,一般人想要過來鬧事兒,還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當經過門口時,唐七豁然睜開了眼睛,看著林逸熱絡的笑道:「大哥,出去禍害人啊?」

林逸一聽,頓時面色一變,整個人差點被氣的岔氣,沒好氣的白了唐七一眼,不悅的呵斥道:「小七啊!怎麼說話這可是一門學問啊,不會的話多讀讀書。」

扔下一句話,林逸便離開了地獄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