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已經差不多了!你先拉著繩子,我現去起動吊機!然後將鯊魚吊上來!」侯勇看著被金清石一點一點拉過來的大白鯊,高興的大叫著道。

「趕緊去!我也堅持不了太久了!這鯊魚的力氣也太大了!」金清石苦笑著道。

「師父!如果沒有你幫忙,我估計沒有幾個小時都搞不定它!如果我們開的是漁船,那就省事多了,直接用攪繩機一放一收,很快就可把它搞定!」侯勇笑著道。

「買!回去就買幾艘漁船!平時自已用,將來如果客人想出海打魚,我們正好可以出租給他們!」金清石立即決定道。

「師父!我們最好定製穿上帶餐廳和廚房的!這樣釣到魚可以直接做著吃!」侯勇高興的道。

「行啊!如果你認識造漁船的人,就去辦這件事情吧!漁船一定要結實和舒服!錢不是問題!」金清石笑著道。

「好的!回去我就給我叔叔打電話,他和造漁船廠的人比較熟悉,船的質量一定沒有問題!」侯勇一邊將繩子綁在了吊機上,一邊高興的回答道。

大白鯊繩子被吊機一點一點的拉到了船邊上,滿嘴鮮血的大白鯊張著大口、瞪著兇狠的眼睛看著站在船舷上的金清石。

「看什麼看?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下來當炮踩!」金清石也瞪著眼睛道。

大白鯊好像聽懂了金清石的話,它立即瘋狂的扭動著身體,撞得貨船啪啪直響。

「師父!等把它吊上來后,我狠狠的削它一頓!為你出出氣!」侯勇笑著道。

「拉倒吧!就你的身子骨如果被它壓一下,馬上就會變成魚片了!」金清石撇著嘴道。

「師父!還有我們呢!我們要跟它單挑!」站在駕駛艙邊上的隊員們立即大叫著道。

「都給我老老實實的呆著別動!現在可不是你們逞能的時候!要單挑也是我跟它!」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師父!那你可別打斷它的牙齒!我們還想留著做紀念呢!」狗勝子急著道。

「狗勝子!大白鯊嘴裡有上千顆牙齒呢!你就是做成項鏈都沒有問題!」侯勇笑著道。

「這麼多啊?那不是不值錢了嗎?」狗勝子鬱悶的道。

「鯊魚除了魚翅值點錢外,其它的並不值幾個錢!不過我們可以每人戴一顆牙齒,成為我們鯊魚小隊的標緻!」侯勇笑著道。

「鯊魚小隊?這個名字霸氣!我喜歡!」狗勝子高興的道。

「如果你們喜歡那就叫鯊魚小隊吧!我會在每顆牙齒上親自刻上你們的名字和血型!美國大兵掛鐵牌,我們就掛鯊魚牙齒,比他們的可霸氣多了!」金清石笑著道。

「好!我們就掛牙齒牌牌!」所有人立即興奮的大叫起來。

六米多長的大白鯊被拉到甲板上,巨大的身軀在甲板上瘋狂的擺動著,撞得甲板砰砰直響。

「師父!您還是別跟它動手了!這個傢伙離開了海水,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完蛋了!」侯勇看著蠢蠢欲動的金清石,擔心的道。

「我只想看看是它的腦殼硬還是我的拳頭硬!」金清石緊緊撰著拳頭道。

「當然是師父的拳頭硬了!不過它的皮膚上長滿了小小的堅硬倒刺,你不好下手啊!」侯勇連忙說道。

「奶奶的!它就是長滿鋼釘我也要狠狠揍它一頓!」金清石說完立即向著鯊魚撲了過去。 大白鯊看到金清石向著自已撲了過來,身體迅速一擺,尖尖的腦袋立即向著金清石狠狠的撞了過去。

「砰!砰!」金清石的兩隻拳頭狠狠的轟在了大白鯊的鼻尖上。

大白鯊的鼻尖立即出現了兩個深深的大坑,不過金清石也被它的一撞之力撞退了好幾步。

「師父!你沒事吧?」所有人看到這個情況立即大聲的叫了起來。

「我沒事!不過這個傢伙雖然不抗打,可是力量卻是真夠大的!」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師父!太危險了!還是別打了!」侯勇急著道。

「唉!它被拴住了,打起來也沒有什麼意思!不過我看著它的眼睛就來氣!」金清石說突然可手一揮,兩道金光立即向著鯊魚的左眼和腦門上*過去。

「噗!噗!」兩聲輕響!一把金色的飛刀立即從大白鯊的眼眼裡鑽了進去,而另一把直接穿過黑色的皮膚和腦骨射入到了腦海里。

劇痛的大白鯊立即再一次瘋狂的扭動起來,長長的身體砸在甲板上砰砰直響。

五分鐘后,大白鯊一動不動的躺在了甲板上,侯勇拿著鐵鍬向著腦袋拍了四五下后,轉身興奮的大喊著道:「歐了!我們開始拔牙吧!」

「我要最長的那顆!誰也不要跟我掙!」狗勝子立即撲上來大吼著道。

「靠!我要跟你決鬥!誰勝那顆長的就歸誰!」一個身材魁梧的隊員立即大吼著道。

「大家別掙了!鯊魚前面的牙齒雖然長,可是卻沒能後邊的堅固!我是選後邊的!」侯勇笑著道。

「搶什麼搶?這可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趕緊把它剁了藏起來!」金清石大吼著道。

「師父!您喜歡長和還是短的?我先幫你弄一顆!」狗勝子緊緊抱著鯊魚腦袋焦急著道。

「靠!這句話應該去問你女朋友!長的短的我都不要!」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呵!呵!呵!狗勝子!這回你拍到馬蹄上了吧?」侯勇大笑著道。

「我是把師父放在第一位!不像你們只想著自已,而把師父給忘了!」狗勝子尷尬的道。

「我要最長的那顆就是想孝敬給師父啊!」那個身材魁梧的隊員笑著道。

「行了!行了!等回去你們再慢慢分吧!現在趕緊把它處理好,然後回去準備大餐!」金清石微笑著道。

「是!師父!」所有人立即齊聲回答道。

「嗡…..」這個時候金清石的手機響了起來,金清石看到是李麗莎的電話,他連忙接聽道:「丫頭!你們睡醒了嗎?我出海打魚了,現在正準備回去了!」

「憐惜姐剛剛給我打電話,說她已經到碼頭了,我現在開遊艇去接她,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李麗莎柔聲的問道。

「我們回去還要一個多小時,還是你自已去吧!不過要記得帶上幾個人保護自已的安全!」金清石想了想道。

「那好吧!不過若水姐可能是受了驚嚇,睡覺的時候一直在說夢話,你回來要好好陪陪她!」李麗莎小聲的道。

「嗯!我們打了很多魚,晚上我做大餐給你們吃!」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隊員們拿著菜刀和斧頭將大白鯊開膛破肚,將鯊魚胃留下后,將其它的內臟全部扔進了大海里,大海里其它的鯊魚聞到血腥味,立即衝過來瘋狂的爭搶著食物。

「師父!這個鯊魚皮雖然有倒刺,可是鯊魚皮有大量的膠質和豐富的營養成分煮熟后口感那是相當的好啊!絕對是喝啤酒的佳肴!」候勇一邊熟練的扒著魚皮一邊高興的道。

「這麼多肉還不夠你們吃啊?而且處理這些倒刺也太麻煩了!還吃它皮幹什麼啊!」金清石鬱悶的道。

「師父!這魚皮可是有美容養顏的作用,你如果不吃可以送給兩個李總吃啊!」侯勇奸笑著道。

「她們兩個人天生麗質!就是吃了這個東西也不會有什麼變化!你還是擔心一下怎麼突破到小圓滿吧!」金清石瞪一眼侯勇道。

「師父!你說吃什麼才能增加內力呢?」侯勇苦笑著道。

「百年以上藥材、先天靈獸的血液和內丹!這些都是可以增加內力的!」金清石微笑著回答道。

「內丹是什麼樣的啊?這頭鯊魚會有嗎?」侯勇急著道。

「內丹生長在動物的大腦里,它是由動物長期吸收日月之精華而凝聚而成,一般都呈圓形,顏色和大小各不相同,不過內丹都會散發出一種異香。靈獸修為越高它的靈丹就越大,當然內丹的能量就越強!如果現在有一顆先天初期靈獸的內丹,足足可以讓你們這些人全部突破到小圓滿了!」金清石耐心的解釋著道。

「大家聽到師父說的話了嗎?我們如果得到了一顆內丹,所有人就可以提前突破到小圓滿!大家說該怎麼辦?」侯勇激動的道。

「殺靈獸!」

「搶內丹!」

隊員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亢奮起來。

「都給我閉嘴!以你們現在的實力,就是再多一倍人都打不過一隻先天靈獸!而且你們以為靈獸是大白鯊啊?一群一群的來?」金清石大聲的喝道。

「師父!那我們萬一遇到了先天靈獸怎麼辦?怎麼才能打死它呢?」狗勝子小心翼翼的問道。

「打死它?我看你還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遠跑多遠吧!不過你們如果手裡有槍倒是可以遠距離的幹掉它!」金清石冷笑著道。

「師父!那一般靈獸都躲在哪裡呢?怎麼才知道它是先天靈獸啊?」侯勇想了想道。

「靈獸的體形一般都比較巨大!比如這頭大白鯊!如果體形有十多米長,那麼很有可能就有內丹了!」金清石指著大白鯊道。

「我的乖乖!這要是十多米長的大白鯊,那我們的貨船恐怕都被它咬爛了!」狗勝子吃驚的道。

「唉!看來我們還是死了這條心吧!」一個隊員嘆了口氣道。

「如果我們手裡有槍有炮,就是來更大的鯊魚我們都可以幹掉它!」那個身材魁梧的隊員咬著牙道。

「師父!你能給我們借點武器嗎?」侯勇聽到槍和炮立即眼睛發亮的向著金清石道。

「南海軍區不是沒有把這個訓練基地撤了嗎?這裡應該有武器才對啊?」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有是有!可是除了訓練跟本不讓我們帶出營地啊!而且你又不在這裡,他們派人過來就是訓練幾天就走了,現在摸槍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侯勇苦笑著道。

「從今天開始,如果他們不給你們槍,就不讓他們再蹬島訓練了,同時讓他們在島上的人和武器全部撤走!我把武警總部的訓練場搬到這裡來,到時候你們想要什麼槍就給你們什麼槍!」金清石冷冷的島。

「是!我們回去就把那幫小子趕走!看他們還牛氣什麼!」侯勇立即高興的大叫著道。 一個半小時后,貨船慢慢的停在了碼頭上,大家連忙將打來的幾百斤魚和一千多斤的鯊魚肉搬到了碼頭上的值班室里,緊接著侯勇帶著兩個隊員和錢,坐著貨船急匆匆的向著市區趕去。

金清石開著電動汽車趕回到了李若水的宿舍,當他輕輕推開房門的時侯,身體頓時愣在那裡。

在大床上,李若水*的抱著枕頭,修長的雙腿緊緊夾著被子正沉沉的睡著,粉紅色的春光和稀疏的小草清晰的出現在了金清石的眼前。

「啊?沒想到班長的身體竟然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麼的好看!」金清石心中暗暗感嘆道。

「啊!快跑!他們追過來啦!」這個時候李若水突然大叫起來,緊接著「噌」的一下坐了起來。

「啊………..」刺耳尖叫聲立即響了起來!

「班長!我是金清石!」站在門口的金清石連忙大聲的喊道。

「你…你…你想幹什麼?」李若水抱著被子聲音顫抖著道。

「麗莎說你受到了驚嚇,一直在說夢話,所以她讓我過來看看你!我可是剛剛進來!什麼也沒有看到啊!」金清石連忙解釋著道。

「麗莎呢?」李若水看了一眼四周然後急著道。

「她去接那個周憐惜了!晚上你想吃點什麼?我好去準備一下!」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真的什麼也沒有看到?」李若水紅著臉道。

「我是真的沒有看到!一推門你就醒了!你的叫聲還把我嚇了一大跳呢!」金清石連忙回答道。

「胡說!我睜開眼睛的時候,你已經站在房間里了!快說!你到底看了多久?」李若水突然瞪著眼睛道。

「班長大人啊!我是真的剛進來啊!」金清石苦笑著道。

「身體是不會騙人的!你這個大色狼!大騙子!」李麗莎看著金清石高高支起的沙灘褲,紅著臉、瞪著眼睛道。

「啊?我..我..我這是尿急!我要去洗手間!」金清石說完連忙向著洗手間沖了過去。

「哼!大色狼!又讓你佔便宜了!」李若水看著金清石的背影冷哼一聲道。

金清石衝進洗手間,向著不聽話的弟弟苦笑著道:「你啊你!怎麼就這麼不聽話呢?這不是在坑哥嗎?這讓哥還怎麼見人啊!」

「你在說什麼呢?能快點嗎?我還等著上洗手間呢!」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李若水的大叫聲。

「啊?你這麼快就穿好衣服啦?」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我是真的急著要上洗手間!你能不能快點啊!」李若水穿著真絲睡袍焦急的道。

「那..那你先來吧!」金清石連忙打開洗手間的門。

「快閃開!」門剛一開,李若水就沖了進來,然後迅速一把將金清石推了出去。

「嘩嘩……」流水聲立即從薄薄的塑料門裡傳到了金清石的耳中。

「上帝啊!我可是純爺們啊!這不是讓我犯罪嗎!」金清石聽著流水聲心中苦笑著道。

過了好一會,李若水才紅著臉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金清石看到她走了出來,連忙說道:「班長!我先出去!等你換好衣服我再進來!」

「嗯!」李若水輕輕的點了點頭。

金清石立即轉身走到了門外,李若水慢慢的脫下真絲睡衣,向著鏡子輕聲的道:「十八年的等待!十八后的相聚!我還是原來的我,可是你卻已經成為人夫!是我虧欠你,還是你虧欠我呢?我將來該如何面對你?」

白色的豪華遊艇緩緩的停在了東陵島的碼頭上,兩個壯漢將纜繩固定好后,李麗莎和周憐惜微笑著從遊艇上走了下來,而在她們的身後跟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和一男一女兩個拎著公文包的年輕人。

「總經理好!」站在碼頭上,兩個穿著黑色背心、黑色作訓褲、高幫軍靴的隊員同時向著李麗莎敬禮道。

「阿宇!你們總教官呢?」李麗莎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師父在廚房正忙著做飯呢!我們今天捕到了一條兩米長的黃鰭金槍魚和好多海魚,師父說晚上給大家做大餐吃!」那個叫阿宇的隊員高興的道。

「憐惜姐!我可是託了你的福啊!這可是石頭為了迎接你特意出海打的魚!」李麗莎微笑著道。

「妹妹!你就別開玩笑了!石頭現在肯定恨得我咬牙切齒!說不定正在菜里下毒呢!」周憐惜苦笑著道。

「他敢!如果他敢下毒我馬上滅了他!」跟在周憐惜身後的那個年輕人立即冷冷的道。

「你想滅了誰啊?」李麗莎聽到這個年輕人這麼說,立即黑著臉道。

「李東聲!你給我閉嘴!我帶你來不是為了給你掙面子的!而是過來賠禮道歉的!」周憐惜這個時候也厲聲的大喝道。

「姐!你怕他幹什麼啊?不就是買了這個破島嗎?明天我就讓他們全部滾蛋!」李東升急著道。

「李東升!你給我仔細的聽好了!金清石是我的好朋友!不要以為你靠上我哥就可以動我的朋友!如果再敢說這樣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周憐惜冷冷的道。

「姐!您別生氣!我聽你的還不行嗎!只要他不傷害你,我保證不為難他!」李東升連忙陪著笑臉道。

「少廢話!一會不管金先生提出什麼條件你都給我答應下來!而且大華從今天開始撤出島上的所有項目!」周憐惜黑著臉道。

「姐!我們是帶資施工的,人工和材料已經投進了近億元,只要他們這筆錢付清了,我們馬上離開這裡!」李東升急著道。

「李總!你們大華在島上所有的建設項目必須全部重新檢驗,如果質量沒有問題,一分錢也不會少給你!但是,如果檢查出質量有問題,不但一分錢也不會給,而且還要賠償我們的全部損失!」李麗莎冷笑著道。

「李麗莎!我們建設的項目,是經過你們聘請的監理公司驗收合格的!如果你有異議就去找他們啊!」李東升冷冷的道。

「監理公司只是失職,而你們施工方卻是要付全部的責任!這在我們的合同上可是寫得清清楚楚,如果李總忘記了,我現在就可以送你一份合同的複印件!」李麗莎冷笑著道。

「李東升!我剛才說過的話你沒聽明白嗎?要不要我再重複一次?」周憐惜厲聲喝道。

「姐!這件事情你最好跟剛哥說一下!我可做不了這個主啊!」李東升苦笑著道。

「做不了主就給我閉嘴!」周憐惜黑著臉道。 「憐惜姐!這事跟你哥哥有關係嗎?」李麗莎聽到李東升這麼說,立即皺著眉頭道。

「大華有我哥的股份,不過我相信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一會我就問問他怎麼解決這件事情,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給你和石頭一個滿意的結果!」周憐惜認真的道。

「憐惜姐!如果讓你為難那就算了!我已經跟石頭說過了,所有損失由我來承擔!」李麗莎搖了搖頭道。

「妹子!這件事情都是因姐而起的,怎麼可能讓你來承擔呢?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周憐惜拉著李麗莎的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