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則天乾笑著,有些尷尬的說著。

」哪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一家人。「

雪風月口齒不清的說著,繼續從令則天的脖子啃到了臉頰。

孫舞空當時都蒙圈了,這是啥鬼家庭啊,這麼開放的么?

令清風的腦袋已經暴起了青筋。

「你們給我坐好!我是來算賬的!」

聽到自家兒子的怒喝,雪風月總算是停止了動作,在沙發上乖乖的做好,還白了他一眼,小聲嘟囔到。

「那麼凶幹什麼嘛,可愛兒子學壞了。」

」斯,呼~「

令清風深吸了一口氣,牽著孫舞空做到了令則天對面的沙發上,控制住了自己想弒父殺母的心情,緩緩說到。

「之前被你糊弄過去,我都忘記問了。

我小時候和莉雅的婚約是個啥情況,還好這次舞空回來了,要不然老爸你是不是就準備把我賣了呀?」

孫舞空也是非常之好奇的看著他們夫妻二人。

」喲喲喲,這是興師問罪來了。「

令則天無奈的攤了攤手。

」你來解釋吧。「

雪風月說著,繼續躺在了令則天懷裡小憩。

令則天摸了摸腦袋,說到。

「兒啊,其實莉雅也是個挺可憐的娃呀,我個人覺得她老爸根本就是把她當作工具使用的。

你小時候不是有一段時間風靡整個曇花市嘛,大家都叫你謫仙人,艾吉那傢伙又是個攀龍附鳳的。

他當時想要巴結我,還覺得你以後出息了他也會撈到好處,所以就想把女兒嫁過來,畢竟她女兒的靈力天賦也不弱嘛。

後來你不行了,加上他自己野心增大,應該是找到了新的靠山,所以就來退婚了唄。」

「所以你為什麼要應下婚約。」

令清風聽半天覺得老爸是和自己在繞圈子,更加不爽了。

「哎呀,當時舞空不是走了嘛,剛好艾吉當時就來聯姻了,我就想著正好給你物色一下老婆,應下婚約主要還是讓你挑挑看,喜歡就娶了,不喜歡我自有拒絕的辦法嘛。」

令則天無奈,只好說出了實話。

「我當時才多大?你瘋了嗎。」

令清風聽到實話有些驚訝的喝到。

「當時舞空走後你跟丟了魂一樣的,我….我是怕你出問題才給你找女人的,而且我當時看莉雅這妮子長得也不賴,就想著到時候給你一個驚喜,能夠安慰一下你也是不錯的嘛。

鬼知道你是個姐控啊,我明明…就只是想讓你不要那麼孤獨而已,嗚嗚…我只是想為你準備驚喜而已…,我準備的那麼認真….你還對我那麼凶…嗚嗚嗚….」

令則天竟然委屈的掉眼淚了,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加上那副可愛的外表,令清風竟然有一點心動的感覺。

「我…爸,你先別哭,別哭呀。」

令清風有些手忙腳亂的上去坐到了自家老爸的身邊伸手為他擦眼淚。

這不安慰還好,一安慰哭的更厲害了。

「我後來…嗚…看到了..舞空出現在邀請名單上…別提多高興了,我連如何拒絕艾吉我都想好了,我明明..一切都是為了你的…你還凶我,還來興師問罪,哇啊啊啊。」

這下不得了了,古有女子一哭,帝王衝冠為紅顏,現有男子一哭,全家手忙腳亂慰則天。 「啊啦啊啦,老公乖乖,兒子不懂事而已,乖別哭。」

雪風月見自家老公這副我見猶憐的可人模樣,連忙起身忍住心裡興奮的心情將其抱在懷裡安慰起來。

「這….」

舞空從進門開始就是懵逼的,她小時候對於令清風的家庭接觸的並不是特別多,所以對於眼前的情況完全不知道怎麼辦。

「爸,我錯了還不行嘛,我沒有怪你,我就只是好奇來問問而已。」

「那…那你剛才吼那麼大聲幹什麼嘛,你就是再凶我。」

令則天抱著雪風月的手臂,用一種非常之委屈的小眼神看著令清風。

「我…我那是驚訝,不是吼你,你別哭了嘛。」

「你騙人,我才不相信你。」

正太老爸說著,將臉埋在了雪風月的胸前,嘴裡還一邊哼哼到。

」以後再也不理你了,哼。「

」別介啊,爸我給你道歉還不行嘛,剛才是我不好,激動了一點,你怎麼樣才願意原諒我嘛。「

令清風有些不知所措的拉了拉令則天的小手手。

令則天聽到這話,慢慢的轉過頭看向了令清風。

」唔,那…我要你跟小時候一樣叫我聲爹地。「

令清風聽到這話,臉色不免一紅,這都多大了,還用這麼羞恥的稱呼,老婆在旁邊看著呢。

見自家兒子一副糾結的樣子,令則天不免鼓起了小嘴,再次轉頭將臉埋到了雪風月胸前。

「不願意算了,我以後絕對不要理你了。」

不得不說,男人撒起嬌來真的沒女人啥事了,就連令清風這麼個鋼鐵直男都不免去依著他。

「別呀,我說就是了。」

令清風握著令則天的手,臉紅到了耳根,他用視死如歸的眼神看了孫舞空一眼,然後小聲bb道。

」爹地…」

「我沒聽清」

「爹地!」

令清風只好提高聲音。

「這下總好了吧。」

令則天終於將頭轉了過來看向了令清風。

「還不夠,你要在和小時候一樣,把嘴撅過來求著我要親親。」

「我…」

令清風心態崩了,這是鬼父啊這是,小時候自己分明是被強吻沒辦法的好嗎?

「不樂意就….」

令則天想要故技重施,然而令清風很吃這一套。

」別別別,我做就是了。「

令清風已經變成了蒸汽機了,紅著臉白氣不斷往上冒,失策了,恐怕回去要被老婆嘲笑死了。

這麼屈辱的想著,令清風沖著自家老爸撅起了嘴巴,眼角劃過一縷屈辱的淚水。

「爹地,親…親。」

「嗯吶,這才是我的好兒砸。」

令則天頓時笑顏如花,放開雪風月雙手搭在了令清風的肩膀上然後上去親了一下令清風的嘴唇。

令清風和孫舞空當時眼睛都瞪大了。

令清風是覺得不可思議,因為他感覺自家爹地的嘴唇軟軟的,嫩嫩的,讓他不禁有了一種心動的感覺。

嬌小的和蘿莉一樣可愛的正太撲到了自己懷裡親了一口自己。

這誰不心動啊啊,還好令清風是個御姐控,瞬間恢復了理智。

「媽,你不管管?」

孫舞空有種被當面ntr了的感覺,指著眼前的父子沖著雪風月說到。

「麻麻,家人之間互相親一下又沒什麼,又不是舌吻,知道嗎,每個孩子的初吻都是父母奪走的哦。」

孫舞空一臉懵逼,她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就這樣被當面ntr了。

「阿拉阿拉,難不成舞空也想要嘗試一下?」

雪風月壞笑的伸出紅潤的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也不等孫舞空說話,直接撲在了孫舞空身上親了一下她的嘴唇。

在這一瞬之間,孫舞空瞳孔放大,好像忽然感受到了什麼溫暖的東西,這不像是愛情,而是一種非常溫暖的東西

」媽媽?「

」哎~「

孫舞空不知覺的叫了一聲,雪風月則笑眯眯的回應了。

聽到雪風月的回應,從未臉紅而不知道害羞為何物的女武神紅著臉低下了腦袋瓜,一旁的令清風都看呆了。

「呀~說起來還真是懷念啊,還記得在你小時候我們撿到你那時,我們想的就是收養你,把你當女兒看的。」

「結果當時里德市長也看見了,他老人家也很喜歡你,我們不好意思和他老人家爭孩子,所以才沒有成功get到你的。」

「所以說,舞空早就是我的內定女兒了,一直都是哦,我們可是從你一歲開始到九歲,直到現在都把你當親女兒看的。」

」現在終於是名正言順的進門了呢,我超開心~「

雪風月笑眯眯的摸了摸孫舞空的腦袋。

」嘿嘿。「

孫舞空聽到這話不禁傻乎乎的笑了出聲,然後抬頭看向令則太和雪風月二人。

」謝謝你們,爸爸,媽媽。「

令清風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著他們,此刻的他感覺到自己真的非常的幸福。

」好啦,那我們就先回去了,我有些行李還沒有收拾好。「

孫舞空一邊說著一邊牽著令清風的手要起身。

「嗯,去吧。「

雪風月點了點頭。

隨即,孫舞空便挽著令清風的手離去了。

」啊呀,兒砸的嘴唇還是和以前一樣軟嫩呀。「

令則天這個死兒控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臉回味的亞子說到。

「舞空的也不賴哦,甚至還感覺…有一種桃花的香味,用的桃花味口紅么?」

「呀哈哈,我們兩個好像變態呀。」

令則天反應過來,一臉不好意思的撓著自己的腦袋說著。

「家人之間親親的事情,怎麼能叫變態呢?這才叫hentai呢!」

雪風月說著,忽然將令則天撲倒在沙發上,開始啃他的脖子。

「sa~de~孩子們已經走了,是不是該繼續我們的正事了呀?」

聽到雪風月充滿魅惑力的聲音,令則天淪陷了。

直接沉浸在了美好的粉色氛圍之中被吃個了乾淨….

令清風夫妻二人已經來到了家裡。

「舞空呀,你有什麼東西沒收拾呀?我記得你不是收拾完了么?「

到家后,令清風一臉疑惑的問道。

「嘿嘿~」

孫舞空笑了兩聲,從她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張相框,放在了二人卧室的床邊。

」這個相框是….!」

這下我的存稿都發完了,可能不能更新的那麼勤了,也許兩天一更吧,畢竟業餘寫手,嘛,說這些給誰聽呢,反正沒人看。

寫給我自己看的舒服就好了。 「沒錯哦,這是我們小時候的照片,還記得么?」

舞空拉住了令則天的手,笑眯眯的看著他說道。

只看相框上是令則天夫妻二人以及令清風和孫舞空小時候二人。

令則天懷裡抱著剛兩歲的令清風,雪風月身邊則是牽著四歲的孫舞空的手。

」我是三歲多才開始記事的,那個時候的事情我還真的不記得了。「

」不過話說回來,小時候的舞空好可愛喲,好想抱起來親親。「

令清風笑眯眯的輕撫著照片上的小舞空。

」你現在親我也可以的呀~「

孫舞空說著,將自己的臉頰靠了過去,令清風順勢親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