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沒割兩下,那割離開的人,忽然接通了通訊器,通訊器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他再度轉身,向著容子澈、慕洛琛的方向走過來。

邊走邊對身後看守的船隊說:「過來。」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容子澈跟前,想要把容子澈拉開。

容子澈臉色一變,側首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對著他,微微的點了點頭。

容子澈接收到他信號的剎那,迅速的拔出槍,射了那人一子彈。

那人嚇了一跳,想要防禦,已經來不及。

容子澈一槍解決了那人之後,拖著傷腿,跳到離得最近的一艘快艇上,開始奪船。

嘭嘭——!

槍聲響起,柏原崇的船隊,迅速的靠攏了過來。

慕洛琛拿了刀子,迅速的解自己手上的繩子。

容子澈解決了船上的人,跑到了駕駛艙,準備開著船去接應慕洛琛。

但柏原崇的人,看到這邊異動,已經追了上來,將他的船,團團的圍住。

慕洛琛割斷了繩子后,開著快艇去解救容子澈。

容子澈看著慕洛琛,嘶吼:「阿琛,你快離開!」

他現在受了傷,手裡的搶又只剩下幾發子彈,洛琛要是救他,只會被拖累。

容子澈拚命躲著柏原崇的人的同時,不停地讓慕洛琛一個人先離開。

可慕洛琛沉著面容,像是沒聽到他的話一樣,開著快艇,不停地去撞柏原崇的人。

容子澈手裡的子彈很快沒了。

柏原崇的人用三艘快艇把容子澈夾擊之後,其他的快艇都向著慕洛琛的方向追逐。

慕洛琛抬眸,漆黑的眼睛望了容子澈一眼,嘴角緊抿著,將快艇調轉了方向。

柏原崇的人緊追不捨。

很快,大部分人便被慕洛琛引走。

容子澈急的想要追上去,可柏原崇的人,怎麼也不肯放他過去。

容子澈望著慕洛琛消失的方向,雙目通紅。

他知道,慕洛琛走不是想逃走,而是他想引走那些人,現在柏原崇那麼多人都跟著他,他的船上又有炸彈,萬一有什麼意外……

容子澈緊緊地握著方向盤,船體用力的碰撞在兩旁的快艇上。

像是一隻困獸一樣……

柏原崇一行人趕到的時候,容老派來的人,還沒有到。

周文達下意識的護住了葉簡汐。

柏原崇輕蔑的掃了一眼周文達,然後對葉簡汐說:「葉簡汐,慕洛琛和容子澈現在都在我手上,你想讓他活命,就到我的船上來。」

葉簡汐身體一晃,差點跌倒在地上。

過了幾秒,她想上前,卻被查理攔了下來。

「別相信他,慕洛琛和容子澈,不是那麼輕易受擺布的人。」

查理望著柏原崇,藍眸里露出戒備。

他不讓簡汐過去,是因為他了解柏原崇。

剛才他打柏原崇的那一槍,大概斷了柏原崇最後一絲不忍。

重生兵團一家 現在別說簡汐,哪怕是他落在柏原崇手上,柏原崇都不會手下留情。

今晚,柏原崇為了保守秘密,會殺了這裡所有的人……

查理拉住葉簡汐的手,不肯讓她上前一步。

柏原崇臉上露出殺意,但很快這抹殺意就被掩蓋了。

「不相信我的話?葉簡汐,你看這是什麼?」

柏原崇往船上扔了一個手機。

葉簡汐接過手機,看到手機里的畫面,腦子嗡的一聲,落下了一道雷。

手機畫面里——

慕洛琛和容子澈都被綁了起來,兩人身上都有傷口,看起來情況不好到了極點。

查理看到手機里的照片,毫不猶豫奪過手機,扔到了海水裡:「這是合成的,簡汐,不要相信他。」

葉簡汐想說『不』,因為她記得慕洛琛胸口的那道傷口,如果是合成的,不可能那麼逼真。

可她什麼也說不出來。

整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像是一根木頭一樣。

柏原崇看到手機被查理扔進了海里,面上的冷意再也壓抑不住,冷冷的盯著查理說:「Charley,我看你是存心想讓慕洛琛死,然後好讓簡汐嫁給你,才會阻止她去見慕洛琛。」

「王叔,我不是你。」

查理淡淡地反駁。

柏原崇五官驟然猙獰,望著查理的目光,化作了冰刀,一刀刀的凌遲著查理:「好!既然你不相信,我說的是真的,那我們就試試看。我手裡這個遙控器,是慕洛琛船上的,我在他船上,布滿了炸藥,只要我輕輕一按,他就會灰飛煙滅。」

柏原崇說著,手指按在紅色的鍵上。

眼看著他的手就要落下。

葉簡汐忽然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不——!」

柏原崇一頓。

葉簡汐拉開查理的手,往前走了一步:「我跟著你離開,柏原崇。」

哪怕柏原崇說的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她也不敢冒險。

她不要慕洛琛灰飛煙滅。

葉簡汐一步步的往柏原崇的方向走。

柏原崇面色恢復了冷漠。

「簡汐……」

查理擰著眉頭,想要阻止她。

可葉簡汐搖了搖頭:「查理,這事我自己的選擇,請你別——」

葉簡汐話說了一半,一聲槍鳴聲忽然響起。

鮮血湧出來,柏原崇拿著遙控器的手一抖,遙控器從他的手中脫落,咚的一聲,掉在了海里。

柏原崇捂著自己的手,抬眸冷冷的看向開槍的方向。

周文達握著槍,快速的將葉簡汐往身後一拉。

「把他們,全部給我殺了!一個不留!」

森冷的聲音,自柏原崇的口中吐出。

柏原崇的人,迅速的將葉簡汐一行人包圍起來,槍鳴聲立刻響起。

柏原崇冷眼看著一群人,拿起槍,對準了葉簡汐。

砰砰砰——!

連著三發子彈響起。

每一發子彈,都精準的打在葉簡汐的身側。

查理大步向前走了一步,將呆愣的葉簡汐,拉了回來。

而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

嘭——!

又是一聲槍聲響起。

查理感覺到自己的腰側那裡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可他咬著牙,把葉簡汐塞到了船艙里,然後對她說:「在這裡呆著。」

他說完,轉身靠在了船艙一側。

用手摸了下自己的腰側,暗紅的血,染紅了手心。

查理側首看向船艙外,柏原崇冷冷的看著他,手裡的槍指著他的方向。

查理握著手槍的手,微微的抬起,但很快又放了下來。

他等著柏原崇開槍。

柏原崇看了他幾秒,忽然將槍口對準了他身側的周文達。

槍鳴聲響起,周文達迅速的躲了起來。

雙方交戰越來越激烈。

眼看著慕家的人越來越少,柏原崇的船要靠近葉簡汐所在的船隻。

他們的後方不遠處,隱隱的出現一支龐大的艦隊。

艦隊里每一艘艦艇都和他們所用的不同,那是軍用的戰艦!

站在柏原崇身邊的人,指了指戰艦所在的方向。

柏原崇變了臉色。

他來把所有人引到公海,就是不想將這件事,引申為國際問題。

可現在,竟然出現了軍方專用戰艦!

這是赤裸裸的亮明了身份!

再在他們跟前殺人,只會挑明身份。

醫妃驚天:王爺,求恩澤 柏原崇額頭上的青筋,一點點的暴露出來。

他死死地盯著近在咫尺的葉簡汐和查理,揚聲道:「葉簡汐,你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後悔一輩子!」

說著,他從口袋裡,拿出了另一個微型遙控器。

然後毫不猶豫的按下。

葉簡汐咯噔一下,沉到谷底,想要阻止他,已是來不及。

柏原崇按完了按鈕,將遙控器扔到了海里,冷聲命令:「立刻全速撤退。」

命令下達之後,快艇迅速的調轉了方向,向著戰艦相反的方向行駛。

葉簡汐望著柏原崇,腦海里不停地回放著柏原崇剛才按下按鈕的那一刻,腦子裡嗡嗡的作響。

身體每一個細胞都被無形的手,撕扯著。

葉簡汐無力的扶住了船舷。

查理看著她面色蒼白到透明,說道:「簡汐,不會有事的,王叔只是在騙你。」

騙她的嗎?

對,一定是騙她的……

洛琛怎麼可能會有事?

葉簡汐想說服自己,可扶著船舷的手顫抖的厲害。

心跳也越發的快速。

噗通……

噗通……

一聲比一聲強烈。

葉簡汐捂著胸口,忽然跪倒在地上。

「少奶奶。」

周文達上前一步,扶住了葉簡汐。

「我沒事,快去找洛琛。」

葉簡汐搖了搖頭道。

可她臉上哪裡像沒事的樣子?

容老帶領的戰艦,趕到他們所在的地方,看到葉簡汐他們停在這裡,問:「子澈和洛琛呢?」

「他們在柏原崇手上,柏原崇往那個方向逃了過去。」

容老沒有停留,立刻帶著艦隊追了上去。

葉簡汐緊緊地抓住周文達的手,顫著聲音說:「追上去,我讓你立刻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