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深淵上方,便是那天階所在,只要能夠離開此地,他便還有爭奪傳承的機會。

「你……」李清瑤聞言,不免面露不悅之色。

她能夠過界,踏入外域魔地,在遠古仙界內,自然也是身份不凡,還從未有人敢這般無視她。

如今,二人被困此地,此女的性子,此時也是稍有收斂,她沒有在開口多言,而是移步向前走去,很快站在了葉飛一旁。

深淵底部,此時的葉飛,靈識橫掃而出,向著四周不斷伸延,仔細地探查著此地每一個角落。

這片地區,頭頂上方,有著一道遠古封印,而封印之下,則是一處真空地帶,除了滿地的骸骨,便是再無他物可尋。

想要重回天階,必須衝破頭頂的封印。

一番查探之下,葉飛身形頓住,他體內的力量凝聚,抬手之下一把赤色長弓落入他的掌中。

「落雲弓。」

「破!」

弓玄瞬間拉成滿月,一根黑白箭矢,出現在了其上,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箭矢破空而出,帶著毀滅之意,直指上的封陣。

頭頂上方,箭矢很快臨近,穩穩擊中封印屏障。

「呼……」

葉飛抬頭望去,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精光,他的落雲弓一擊之力,威勢不言而喻,但在箭矢觸碰封陣的瞬間,其上的力量,便是被立刻瓦解。

彷彿被古陣吞噬一般,這一箭之力,在封陣屏障上,沒有掀起半點漣漪。

可見此陣不凡,想要以力量強行破除,那是不太可能的。

「沒用的,天階深淵,那是當年的界主親自設立,就算是仙境強者,想要破開封陣都是不可能的。」

一旁,柳清瑤此時瞥了葉飛一眼,隨之緩緩開口道。

葉飛聞言,目光收斂,此時並未開口多言,而是向著前方緩步走去。

「喂,你要去哪裡?」

「跟你說了,這裡出不去的,只能等傳承試煉結束,聖墓關閉之時,我們才有一線生機逃離此地。」

對於這界主聖墓,可見這柳清瑤在來此之前,有過不少的研究。

她見到前方之人,一直沒有搭理自己,頓時臉上的不悅之色,隨之更濃了幾分。

「葉某,不喜歡等……」

深淵內,前方不遠處,葉飛低聲回應一句。

說完之後,他的身形隨之閃動,向著前方岩壁的盡頭,迅速閃身而去。

柳清瑤聞言,此時忍不住撇了撇嘴,隨即連忙跟上。

這片深淵底部,本身並不算大,隨之葉飛的前行,不多時前方已然沒有了去路,目光所致那是一處漆黑的岩壁,高度彷彿沒有盡頭。

岩壁之上,有幽光閃動,可見與上方的黑色封陣,早已融為一體。

葉飛頓住身形,抬頭望向前方,沉默片刻之後,他的身上的氣息轉變,一道道精純的靈力凝聚,掌中同時迅速掐訣。 「古印界。」

岩壁前,葉飛目光一凝,古符文印訣凝聚。

既然無法強行破陣,那邊唯有徹底領悟封陣的陣法符文,將其掌握之後,離開此地並不在話下。

「呼……」

「轟轟。」

古符文印訣凝聚,圍繞在葉飛的周身,如伴隨著他抬手一指,開始向著前方的岩壁伸延,同時他的靈識,融合在了印訣之內。

閃動的靈光,彷彿開始向著岩壁上方蔓延,正一點點地吞噬這道遠古封印。

「古符文印記?」

「難怪陸家人,都拿你沒辦法,不過想要煉化此地古陣,以你的實力,至少需要三年。」

柳清瑤在看到古符文印訣后,臉上的神情,顯得稍有驚嘆。

她畢竟來自遠古仙界,瞬間就明白了眼前之人的想法,只是按照眼前進度來看,領悟整個遠古封陣,三年還只是保守估計。

前方,葉飛的靈識伸延速度極為緩慢,別說是頭頂的那處黑色古陣,就算還是眼前石壁之上,蘊藏的符文之力,想要全部煉化,都是極為困難。

岩壁前,葉飛神情沉靜,他體內力量,不曾有半點收斂,靈識伸延的速度,隱約間加快了幾分。

「牧童,全力轉化靈力。」

「我的靈識,必須籠罩整個遠古封陣。」

葉飛目光一凝,傳出一道傳音。

此刻,他夾雜了古符文之力的靈識,向著前方不斷伸延,儘管想要覆蓋整個石壁,還差了不止一星半點,但此時他的眼中滿是堅決之色。

「小爺必須提醒你一句,就算你耗光體內的力量,最多只能觸碰到頭頂的古陣,想要將其煉化,那是不可能的。」

「此地古陣,那是古境強者的手筆。」

紅仙竹笛內,此刻傳來牧童的聲音。

古境,葉飛此刻是第二次聽聞,按照他的猜測,若真仙之境,乃是道的盡頭,那麼這所謂的古境,顯然是超越了武道盡頭的存在。

「我知道。」

葉飛嘴角泛起淡笑,體內的傾瀉的力量,任就是不曾有半點停歇。

前方石壁之上,白色的靈光,慢慢的向著上方伸延,儘管一直保持著速度,但相比起整個石壁而言,那覆蓋的區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前方的葉飛眼中,逐漸泛起了疲憊之色。

而此時,深淵底部,一旁的柳清瑤,臉上則是露出不耐煩的神情,再加上前方之人,一直沒有搭理她,使得此女臉上的不悅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

「愚蠢!」

「明明知道,不可能的事情,還要耗費靈力去做,待聖墓關閉之時,我可不會救你。」 這個游戲不一般 李清瑤輕哼一聲,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忍不住低聲道。

聖墓關閉,這處深淵地區,便會隨之崩潰,即時想要逃出此地,則有一線生機,但同樣自身,需要保持全盛狀態,否則無法抵抗古陣崩潰的餘威。

至於界主的傳承,在落入此地的那一刻,李清瑤已然死心。

「聒噪。」

葉飛低喃一聲,沒有理會後方之人。

後方,柳清瑤聞言,頓時雙眸一瞪,此刻緊咬著銀牙盯著前方之人,顯然是被氣得的不輕。

……

深淵底部,隨之時間的推移,那處岩壁之上,葉飛靈識的覆蓋,已然是初步成效,儘管距離籠罩正騙岩壁,還差了許多,但只要保持下去,顯然只是時間問題。

后發不遠處,柳清瑤在白了葉飛一眼后,便是轉身盤膝而坐,開始穩固體內的氣息,同樣不在理會前方之人。

紅仙竹笛內,牧童的虛影時而閃現,靈力的轉化,對他來說早已經是無比的熟練,此時的魔靈,在現身之後,忍不住目光掃向後方。

「嘿嘿,古境強者的紅塵鎖,雖說每個遭遇的幻境不同,但幻境之內出現的人,卻是沒有多大變化,這女娃經歷的幻境,應該與你的差不多。」

牧童嘿嘿一笑,此時傳音低語。

岩壁前,葉飛聞言,不禁面露古怪之色。

「即是幻境。」

「又何須在意?」

稍有思索,葉飛低聲回應道。

「誒,那可不是普通的幻境,你當初明明知道是一切都是假的,為何還不肯輕易離去?」牧童臉上露出怪笑,對於這些遠古秘術,他似乎十分的了解。

此言一出,葉飛不禁心神動容。

紅塵鎖幻境之內,若非是最後,那李清瑤忽然闖入,他定不會輕易離開,身處幻境之內,那種真實之感,無法用語言形容。

雖說明明知曉,但始終不願離去。

「小爺告訴你,當初若非是那女娃,闖入你的幻境之內,怕是現在你還被困在其內。」

「紅塵鎖,傳與遠古仙界,傳聞蘊藏一界規則之力,能夠在無形之中,抹去你本來的想法,儘管明知幻境,還是想要再多呆一天。」

「這一天,則是永恆。」

牧童的聲音,此時不斷傳來,那多有一副高深莫測之感。

葉飛聞言,不禁目光微閃,他當初想的,同樣是再多呆一天,而一天過後,則向著再多呆一天,當初並未在意,此刻細想不免心驚。

規則之力,頗為神秘,絕非是能夠輕易看透的。

「哦,既然如此,那極大魔族之人,為何能夠那麼快蘇醒?」葉飛此時內心不免疑惑,要論實力他絕不輸那幾人。

而紅塵鎖內,他似乎是被困的最久的一位。

「你忘了,誰是第一個闖入你的幻境之內的。」

「遠古仙界,瀟氏一族蕭何,若說這聖墓之內,誰能不受紅塵鎖的影響,當屬此人無疑,瀟氏一族,可是出過古境強者。」

牧童立刻回應,聲音回蕩在葉飛的識海內。

「這些……你怎麼知道的如此清楚?」

岩壁前,葉飛目光一凝,神情略顯凌厲,傳音中透著幾分低沉。

這天地靈體,雖說有著傳承記憶,但這魔靈的記憶,未免也太多了一些,自從進入外域魔地之後,此靈彷彿記憶覺醒了一般,似乎沒有其不知道的東西。

要知道,記憶傳承那幾乎是與實力城正比的,按理說上古玄蛇的傳承記憶,應該遠超牧童才對,而對於這些事情,璇兒卻是一無所知。

「小,小爺乃是天地初開,第一縷魔靈,乃天世間靈之主,這點小事自然知曉,小爺早就告訴你過,你就不信小爺也沒辦法。」

牧童直言回應,眼中更是泛起孤傲之色。

岩壁前,葉飛聞言,臉上不禁露出無奈之色,隨之輕輕搖頭,便是懶得在過多的詢問。

這魔靈,雖說有些奇異,但誕生的時間,絕對沒有超過百年,許是發生了某種,葉飛不太清楚的變異,又或者融合了一些殘靈意識,才會變得如此。

說起來,只是一隻變異的魔靈,與其口中的萬靈之主扯不上關係。

「不過,如此說來,在那李清瑤的幻境中……」葉飛稍有沉吟,不禁轉頭掃了後方遠處之人一眼,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紅塵鎖內,此女似乎與他走在了一起,此刻回想起來,仍舊是十分的真實。

思索片刻,葉飛很快收回目光,他隨之不在多想,體內的靈力再度攀升,靈識伸延覆蓋的速度,隨之更快了幾分。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已然不知過去多久。

前方,原本漆黑的岩壁,已經被靈光包裹大半,此刻還在向著上方不斷伸延。

「在快一點。」

「凝!」

葉飛此時神情堅韌,體內的魔煞之,幾乎還是在同一時刻爆發,一股閃動的黑霧,隨之向著頭頂升騰而去,附著在了上方的古陣之上。

深淵內,後方不遠處李清瑤,此刻不禁睜開了雙眸。

「你要做什麼?」李清瑤面露疑惑之色,此刻忍不住輕聲開口道。

前方之人,爆發的魔煞之力,儘管已然將上方的古陣包裹,但其內沒有半點煉化之力,似乎更多是在感知著什麼。

「即是古陣,定有守陣殘靈。」

「傳承之地,葉某接觸過不少……」

葉飛這一次,並沒有閉口不言,此刻轉頭低聲開口道。

對於傳承,他本身十分了解,從武道界一路走來,無論是最初的冰神塔,還是之後的天洪傳承夢境,那其中都有殘靈守護,這座聖墓多半同樣如此。

「找到了!」

「璇兒,融身。」

岩壁前,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此刻他的眼前,四周的深淵石壁,基本被他的靈識覆蓋,而上方頭頂封陣,同樣被魔煞之力包裹,若有守陣殘靈,此時再無法逃出他的感知。

「吼!」

「雷界,現。」

葉飛的身形,此刻踏空而起。

他的臉色,雖說有些蒼白,但此刻爆發出來的力量,不輸全盛時期半點。

再其身後,有上古玄蛇的虛影咆哮,周身翻滾的雷霆之力,在半空之中不斷飛舞,那恐怖的威勢,讓人聞之動容。

下方,柳清瑤見此情景,眼中不禁露出奇異之芒。

「下界之人,居然能夠爆發出這種程度的無畏之勢,他的戰力不輸那蕭何。」柳清瑤輕聲低喃,抬頭望向上方之人,她的眸光之內,此刻忍不住多出了幾分複雜之色。 半空之中,葉飛面色冷漠,此刻抬頭望向上的封陣,周身氣勢如虹。

他並未直接動手,而是忽然抬手,向著上方半空禮貌抱拳。

「前輩,葉某並無惡意,只想離開此地,還望前輩打開古陣。」他的神情如常,聲音不卑不亢,此時緩緩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上方古陣內,忽悠悶響聲傳來。

「轟,轟隆。」

「呼呼……」

下一刻,古陣漩渦凝聚,很快化作一道人形虛影,此人身穿黑衣,身形極為高大,方臉,長發,眉宇之間,滿是威嚴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