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就更加難得了。

女主人的意思,無疑就是他中意的那個女孩子,還真是非常非常清純。

根本就是連戀愛都還沒有談過。

這樣的女孩子,自己又還生得如此的如花似玉。

偏偏還牢牢地保持著純真。

在宿務這個地方,可不就是非常的難能可貴嗎?

完全就是真正的萬里挑一。

或者是十萬人中的唯一一個啊。

「還是先試試吧,不試一下的話,怎麼就可以斷定,那是不可能的呢?」

Frank就開始央求起女主人來。

直到對方勉勉強強地答應,幫他問一下那個女孩子才作罷。

其實,這幾個月來,這小飯店區域出沒的女孩子,Frank也是看到過一些。

眼下就馬上聯想到了另外一個女孩子。

就是在小飯店的旁邊,那個只在午後時分才會出場的燒烤小攤。

隔三差五就有一個更加嬌小的女孩子出現。

幫著一個中年女子打打下手。

像是收銀還有烤肉串什麼的。

看樣子是非常的聰明伶俐,手腳麻利。

見了誰,都是滿臉甜甜的笑。

甚至是Frank這樣從來不去照顧生意的人。

也是照例笑臉相迎。

不過,這個小女孩明顯就是年齡太小。

根本就是不適合他的。

目測可能是比那個Claire都要小上一些。

有一天Frank居然是在SMCity旁邊遇到過她。

身著校服。

妥妥的就是高中生的造型。

當時她還主動招呼他,告訴他自己剛剛放學回來。

馬上要回去幫忙照看燒烤攤位。

那個時候,Frank也才是恍然大悟。

為什麼那個熟悉的燒烤攤,總是要在午後時分才開始營業。

我家夫人身價過億 原來就是家裡面等著她從學校回來幫忙。

而她這樣,也勉強算是在勤工儉學了吧?

通過幫助家裡的小生意,掙一點錢來資助自己的學業和生活。

小小年紀,居然就可以如此的能幹和獨立了。

還真是很不容易呢。

而且,這樣的勤工儉學,可是要比Claire那樣走一些歪門邪道,正經了不止一百倍啊。

整個就是積極向上,奮發有為的高中生典型是不?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眼下由此及彼地聯想到她,Frank也才會加倍地欣賞起對方來。

但欣賞歸欣賞。

要和剛剛目睹的這個大學生比較起來,稚嫩的高中生,也就算不了什麼了。

畢竟那是和Frank是半點可能都沒有的。

可能也只有這個女大學生,才會真正成為自己的菜吧?

這樣想下來,Frank心裏面,就有了如此一些期許。

或許,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來的了。

於是,Frank就再次鄭重其事地千恩萬謝地拜託了女主人一番。

在他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又想起了找尋騙子的事情。

現在女主人算是Frank真正的朋友。

至少他自己這一方面,真是這樣想的。

而他這段時間,差不多是見到任何一個朋友,或者就只是熟悉的人,都要請求人家幫助自己去找尋那個騙子Cylyn。

哪怕不真箇地去幫他出頭去找尋。

就只是出謀劃策也是很好的啊。

Frank的策略,就是要把被欺騙的事情,鬧得個天翻地覆,人盡皆知。

再發動一切能夠發動的力量,尋求任何可以得到的幫助。

就算最後毫無收穫,至少也是可以把那輿論扭轉過來的吧?

不過,現在再要向女主人開這個口,Frank也是很有些猶豫。

剛才人家已經是答應了幫他一個忙。

再提出另外的要求,是不是有點得寸進尺了啊?

不過,在想到扭轉輿論的目標后,Frank也就不再猶豫了。

「對了,女士,你可以慷慨地再幫我一個忙嗎?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就是幫我找到一個人。」

然後Frank就厚著臉皮把Cylyn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但女主人在知道整個事情的經過以後,卻只是淡淡地表示了愛莫能助的態度。

這倒也而是在Frank的意料之中。

這樣的結果,也算是情理之中。

一方面,沒有人會好到這個份上。

要一個接著一個地幫他的忙。

另一方面,確確實實女主人對此也根本就是幫不上什麼忙的了。

用她的話來說,也盡都是些很正常的理由。

「我們差不多每天都需要工作。幾乎時時刻刻都是離不開這個店鋪半步。」

「還有,就算是擠出什麼時間,可以外出了。但是對於其他一些地方,還有你說的那個人,一點都不熟悉。」

「那樣的話,又怎麼能夠幫得到你什麼啊?」

「再說了,像是我們這樣做正經生意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去主動找別人的麻煩,替自己找來糾紛的。這是我們生意人的傳統。」

「所以,哪怕那人就真是一個騙子,我們也不會那樣做的。」

「所以,這件事情,你還是去尋求其他朋友的幫助吧。」

「嗯,還有就是,Frank你以後一定得是要加倍的小心。再也不能夠相信這樣的騙子,還搞什麼借錢的事情了。」

能夠這樣坦誠對待他,一如既往地關心著他,事實上也還已經幫助過了他不少。

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吧?

在回酒店的路上,Frank一邊回想著女主人的話,一邊心裏面也還是暗暗感激不已。

今天確實是有點事多。

好像自己也是處理了一系列的事情。

或者是不少事情,都得到了了結。

或者是比較理想。或者是不了了之的方式。

但都算是一件一件地抹過去了。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自己的各個心愿,都差不多得到了了卻。

對他來說,也真就還是那麼一回事。

把心愿和想法,如實地表達出來,就算是一種了卻。

而在提過要求之後,能不能實現,結果滿意與否,其實都是次要的了。

說出口來,就得到了整個身心的輕鬆。

躺在床上,醞釀著回籠覺。

Frank也真正感覺到了一陣的輕鬆自如。

或許,今天也就還只剩下了最後一件事。

那就是等著Jackson再來聯繫了。

也不知道今晚這個傢伙還能夠玩出什麼花樣。

想起來Frank的心裡,居然還充滿了期待。

那樣的一些行動,儼然已經成為了他最新的生活習慣。

要是突然中斷一下,就會渾身不自在。

但事情真正就是要讓Frank有些出乎意料了。

直到他睡到日頭偏西的時分,手機上面還是沒有出現Jackson的消息。

也沒有電話打過來。

這個傢伙,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啊?

怎麼可能就會轉了性子,能夠如此沉得住氣呢?

前面兩天,幾乎是很早的時候,就開始催促Frank出發,趕過去碰頭了。

難道,Frank腦子裡忽然就出現了一個很很不好的念頭。

難道這傢伙昨晚遇到了什麼危險事件。

今天根本就是已經失去了正常聯絡?

想到這裡,Frank心裡就暗自驚了一下。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太可能。

像是WaterFront那樣的地方,怎麼都還是相當安全的吧。

不要說Mengo廣場那樣的地方了。

就是比起Ayala購物中心來,也是要更為安全的啦。

而且,昨晚Jackson根本就沒怎麼喝酒。

頭腦也是清醒得不能夠再清醒了。

也就排除了酒醉不省人事,被人綁票的可能。

那麼,還剩下的一種可能,就是Jackson最後真的約到了什麼人,然後再去徹夜地縱情狂歡。

以至於現在都還起不了床。

如此也就失去和他的聯繫了。

Frank越想也就越覺得非常可能。

不過,再等到六點多鐘的時候,他這樣的想法,就又開始動搖了。

可能Jackson這樣的情況,還真是有些反常。

說不定也真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因為,Frank覺得像是Jackson那樣的性格,要是真有了什麼靠譜的艷遇,無論如何都是不會放棄向他炫耀一番的機會來的。

怎麼可能還會像是現在這樣的默不作聲啊?

或許,昨晚不顧Jackson的意願,自己堅持一個人分頭離開WaterFront,還真是有些不太禮貌。

說不定人家Jackson對他這樣的做法,實際上也是有些看法的了。

甚至現在都還可能為此在生著他的氣呢。

雖然Frank也還不能夠確定,Jackson事實上有沒有如此的小氣。

但是最起碼的,從昨晚分別到現在,十幾個小時過去了。

就是作為普通的酒肉朋友,好像也不應該不聞不問,連一聲招呼都不打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