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媽媽笑着道:“你不要擔心,我們家初月只不過是成年了。”

“成年,我不是問這個,她是不是哪裏受了傷?”

等虯龍大叔問完,我感覺自己的臉已經暴炸了,道:“不理你們了,我上樓睡覺。”

虯龍大叔上生理課的時候肯定也開小差了,不對,是以前的年代有生理這種課嗎?

我不知道爸媽是怎麼解釋的,反正我們手機的事情最終被隱藏了下來。而我也經過媽媽和爸爸同意有了自己的手機,第一個聯繫人本來是想加他的,因爲對他的號碼已經很熟悉了。但是二哥與大哥不讓,他們分別在我的手機上存了他們的號碼,接着是爸爸媽媽還有家裏的,最後纔是虯龍大叔的。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人長大了似乎想的事情也多了,我也不似小時候那麼喜歡逗弄虯龍大叔了。畢竟他是我的叔叔,就算是長得再年輕輩份也在那裏。再說爲他生女兒這種事情真的很害羞,本來想忘記這件事情了,但是每年虯龍大叔似乎都有意無意的提醒我幾次,呃不,是好多次。

於是我覺得應該收下心,至少要告訴他那不過是小時候的玩笑當不得真。他一個大人,應該不會和小孩子一般見識吧。

在某天,我們又可以單獨見面的時候。

他因爲第一次辦大型的演唱會,所以我要去支持。其實以虯龍大叔的歌早都應該辦演唱會了,但是一來他很低調,一般不會舉行什麼演唱會,最喜歡的就是出出唱片然後拍幾張mv,別的事情他不想管也不會參加。所以他雖然長得帥歌又好,但是並不像別人一樣出名很快。可他就像是歌壇的長青樹似的,總是保持着神祕。

這次的演唱會是慈善義演,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媽媽的家鄉出現了一場罕見的洪水,外公說城裏還好,但是農村多半人家都受災了。房子什麼的都被衝倒了,需要重新蓋起。

因爲現在已經是秋天了,所以天氣越來越冷,要蓋房沒有資金只怕是沒有那麼快蓋起來。於是我跟着着急起來。畢竟放假的時候我很喜歡去外公家玩,尤其喜歡去山裏採山裏紅,那裏還有幾個我認識的小夥伴,聽說家裏也被淹了。

只是沒想到虯龍大叔會這麼幫我,竟然還要爲此舉行演唱會。而且準備的時間還不是太過充足,但沒想到響應的人卻很多。怎麼說,虯龍大叔也是個美男再加上還是個有才學的美男。

我本來覺得他不必如此的,但是虯龍大叔卻摸着我的臉道:“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久了,可是卻發現除了你我身邊沒有別人。”

“還有媽媽,還有爸爸……”

“他們是彼此最珍視的人,我無法走進他們的生活。”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可是……”

虯龍大叔摸了摸我的頭就走了,根本就沒容我拒絕他的好意。但是就算拒絕不了但也要支持啊,於是我買了票去看他的演唱會,這樣是支持了吧!

場面還真的挺大的,沒想到辦得這麼倉促竟然還有這麼多人來。而且多半全是小姑娘,一個個瘋了似的。

我有點發怔,虯龍大叔真的很好嗎?

是的,我知道他很好,可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喜歡他。尤其是她們跟着他唱歌的時候,竟然還有人在下面哭。要不要這麼激動?

我有點自卑了,雖然虯龍大叔似乎一直很寵愛我,但是我對他的愛卻好似沒有這些人歌迷們深,是不是應該好好反醒一下?

現場的氣氛很好,可是我卻有種才認識虯龍大叔的感覺。臺上的他好似與平時的他不同,有些讓人的心中小鹿亂撞的感覺,臉上有點發紅,發熱。

拍拍自己的臉,突然間覺得工作中的虯龍大叔真的是帥的快掉渣了。

散場的時候有幾個小姑娘邊走邊議論着:“襲龍真的好年輕好帥,可是他的年紀應該很大了吧?”

“男神纔不會老的,你們不要胡說。”

是啊,他還真的是男——龍——神。

我走出來後按照指定的地點坐在那裏等他。不到半個小時他才完成了工作跑了過來。先是左右看了一看,然後閉眼感覺了一下才放心的道:“他們竟然沒有跟來?”

“大哥去陪小姨看電影了,二哥在和爸爸學習怎麼打架,雖然他想跟來但是我嚴重要求他不要來。再加上媽媽的幫忙,所以我們可以不用擔心別人來搗亂。”我調皮的笑着,可是虯龍大叔卻微微皺起了眉,然後道:“去年的時候,我們一年一度單獨在一起時你還講,沒有人來打擾我們約會了,爲什麼這次變了?”

我莫名其妙的臉紅摸了下頭,笑道:“那是小孩子話了,大叔你別當真。”

“……”虯龍大叔看起來很失落,非常的失落,可是他卻勉強微笑道:“不如,先點吃的。”

如果他對我講些狠話我會不在意,或者只當那是個笑話,但是不知道爲什麼,他這個讓步似的表情讓我覺得虯龍大叔好似受了傷害。

“那個大叔,我認真的問你一個問題。”

“好啊,你問。”

“你是不是有戀童癖?”

咳咳咳,虯龍大叔被我的這句話嚇得不停的咳嗽起來,然後微紅着臉使勁的搖頭,緊張的樣子讓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但我沒有放過他,仍然在等着他的回答。 “沒有。”

“我纔不信,我當時纔多大啊,任誰都不會相信那是真的吧?”

“我相信,我相信你講的每句話,而且無論是一歲或是一百歲,只要你講的我都相信。”

我現在已經是個少女了好不,虯龍大叔你用這樣語氣講着這樣一句話會讓我越發的迷茫起來。不知道爲什麼腦袋裏竟然想起了他今天在臺上唱的歌,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了。

也許是我的表情太呆了,等我清醒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脣已經被人吸住了。

好暖,好軟,但是卻非常的有侵略性。

我一下子就驚呆了,完全忘記了怎麼去行動。

從小到大。就算是大哥二哥還有爸爸媽媽非常愛我,但是也沒有人用這們的方法親我啊?

我也不是太小白了,什麼戀愛漫畫已經看了兩三本一,這分明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親吻嘛!

虯龍大叔想做什麼。爲什麼對我做這種色色的事情?

我又氣又急又緊張,伸手去找他,可是對方好似沒有感覺似的,沉迷其中。竟然還將身體壓了過來,嗓子中發出一種非常好聽的聲音。這個聲音絕對不是人發出來的。聲音十分歡快,就如同嗓子之間的震動,弄得我都跟着感覺到快活起來。

是的。這個聲音可以讓人非常快活,就好似騎着他飛在天上的感覺一樣。很快,我就感覺真的飄了起來,不由自主的摟住了虯龍大叔的脖頸,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覺得好壓抑但又好舒服。天啊,我這是怎麼了?

“嗯……”

呼呼……

虯龍大叔總算將頭擡了起來,然後我這才發現我們真的飄在空中,不由得又抱緊了他緊張道:“爲什麼會這樣?”

虯龍大叔看起來是非常的高興了,連聲音都輕飄飄的,笑道:“什麼爲什麼?”

我覺得他的神經大概已經短路了,不由得在他耳邊道:“快點放我下去了,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

“嗯……”雖然這樣說,但是他完全沒有下來的想法,只是抱着我看來很已經高興的瘋掉了。

不光如此,我臉都黑了指着那被撐開的褲子道:“啊,尾巴,尾巴都出來了。”

至尊小神醫 “沒關係。”

“沒關係個頭啊,給我下去了。”

我使勁的敲了下虯龍大叔的頭,然後連踢帶踹的。

虯龍大叔這才極不情願的落下。然後爲了能站住他下意的慢成了人形。

但是他的褲子已經被撐破了,所以現在情況十分尷尬。我滑下來的時候看到了兩隻光溜溜的腿,然後馬上捂住自己的眼睛,道:“大叔是個笨蛋。現在要怎麼辦?”

虯龍大叔看來也難住了,但人仍是呆呆的,道:“沒有關係。”

“什麼沒有關係,你的形象啊。快說,穿什麼碼的褲子我去給你買來。”

“初月果然最溫柔了。”

我一肚子的氣竟一點也發不出來,保能向他要了錢氣乎乎的給他買了條運動褲,而且走的時候告訴那些服務員等我回來再上菜,否則真的要熱鬧了。

不過,我去買男褲的時候那些大姐姐很奇怪的瞧着我。

“哦,是我爸爸,他褲子髒了。”

好害羞啊,而那位大姐姐忙問了號碼。然後笑着問:“你爸爸有多高,體重大約是多少呢?”

“身體大概有一米八幾,官方資料是一米九。然後,體重應該是70公斤左右吧?”

“那你說的碼數的話會有點大。”

“偏大還是好的。總比小了不能穿的好。”

“也對,如果不能穿你可以來換哦。”

“好的。”

我拿了褲子跑回去交給了虯龍叔叔,然後依着門捂着臉道:“快點穿上,然後將破布撿起來,真是的……”

“初月好厲害,褲子剛剛好。”

朱門庶女謀 虯龍大叔穿好了走了出來,然後甩了下自己的頭髮又變成了那個帥帥的酷酷的但是在我面前卻一直賤賤的虯龍大叔,見他收拾完我就將門打開了,而服務員將飯菜端了進來,不過看着我們的眼神感覺到很奇怪。

是啊,鑽進裏面半天點了菜不讓上,然後我中間還跑出去買褲子,怎麼想都讓人有點懷疑吧!

不行不行,我搖着頭表示不願意多想。

果然,那個服務員將目光放在大叔的褲子上。這要是傳出去對大叔的名聲可不好,於是我馬上道:“叔叔,下次不要再穿瘦褲子了,安得我好難爲情。”

“嗯,我知道了。”

“我們要快一點吃,媽媽還在家等着你送我回去呢!”

提到了媽媽相信別人就不會懷疑什麼了,最多當我是虯龍大叔的親侄女。

“菜已經上齊了,兩位請慢用。”服務員出去後,我一雙手拍在桌上道:“剛剛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虯龍大叔明顯有點結巴了。

“剛剛似乎有人親了我吧?”

“對不起。”

虯龍大叔的臉有些微紅,這麼純情的男人我還真有點不敢再說些什麼了。

可是,我本來是想吵架的,現在他這樣坦率的道歉了我反而不知道怎麼辦纔好了。怔怔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坐下無力的吃起了東西。

可是吃着吃着我想到了什麼,就開口問道:“剛剛你發出的是什麼聲音?”

虯龍大叔也是一臉迷茫,道:“不是特別清楚,但是。很舒服。”

我的臉一紅,食不知喂的吃了飯就聽到外面一陣吵鬧。覺得奇怪,開了門一瞧,卻見一隻動物從我面前跑過。但又跑了回來。我嚇了一跳,那竟然是隻大型犬。我連忙將門關上,然後看着虯龍大叔緊張道:“外面,外面進來好多動物,像瘋了似的,怎麼辦?”

“我來看一看。”虯龍大叔走了過來,他剛要開門,然後就聽外面有人用控音器道:“各位在包間兒的客人請不要出來,請安心呆在房間裏,我們正在請人將動物帶回去。”

虯龍大叔收回了手,可是門外那些動物卻如瘋了似的,開始撓門了。我雖然不怕動物,可是如果圍了一羣也會怕啊,於是連忙躲在虯龍大叔的身後道:“怎麼回事?”我感覺到這件事與虯龍大叔有關。

爲什麼呢,因爲好似動物慢慢的集中到我們的門前。

“大叔,你後退幾步。”

外面很吵,甚至還有東西撞門。

虯龍大叔倒是後退了幾步,他大概也是有感覺的吧!

等他退後之後,然後我注意到外面的聲音明顯小了。不由得道:“果然和你有關,這件事我要問一下爸爸。”

“我可以帶你回去。”

“但是我們要穿牆呢還是要將那些動物打死呢?”

“你喜歡怎麼樣都可以。”

“冷靜,這麼多年你還沒有學會低調嗎?”

“我已經很低調了,但是隻要不要受到傷害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們可以不激動嗎?”

我無視了他打電話給了爸爸,媽媽肯定不知道這件事,但是爸爸的話應該會知道一些。

爸爸接了電話。道:“還不回來嗎?”

“爸爸,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好多動物都圍在外面,似乎原因是大叔。”

“他做了什麼事嗎?”

“沒有啊。就是叫了幾聲……”

“他爲什麼要叫?”爸爸的聲音十分的嚴厲,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他看到了一位漂亮的姐姐。”

“哦?是怎樣的叫聲呢?”

“有點像是咕咕,嗡嗡,嗓子裏發出的……然後幸好沒有人聽到。”

“不是沒聽到,一般人是聽不到的。如果沒有猜錯,應該是虯龍求偶的聲音。”

“求……求……爸爸,那我現在要怎麼辦?”

“你自己離開吧,那些動物不會傷害你。不過會應虯龍的要求向他展示自己而已。不過你要早點離開,她們可能會將你當成情仇。”

“不是吧……”

他發出了求偶的聲音,然後莫名的引來了附近能聽到的雌性動物。

然後,她們都來向虯龍展示自己來了?

怎麼感覺好似很虐的樣子,我瞪了一眼虯龍大叔道:“喂,這是怎麼回事?”

“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我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

陋俗之婚鬧 虯龍大叔皺起了眉,一副深思的模樣。

從來沒有?

“你的意思是,你這麼大年紀了,沒對哪個女生有過心跳加速的……感覺?”

“嗯,只有你。”

“笨蛋,不要說的那麼快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了,那簡直是毫不猶豫的直白表達,我越來越迷糊了。

爸爸說等到它們冷靜一下就好了,我也沒想要突然間跑掉,於是就坐下來陪着他,其實我們兩個都吃飯了,然後就坐在一起說着話。

我很奇怪爲什麼大叔沒有對別的女人產生過興趣,所以就儘量問他。他回憶着過去的情況,然後道:“我的生活以前只有殺戮而已,除了幫他們殺人就是躲閉被殺。能見到的相處的女人只有我的母親,因爲她的犧牲我才能在短時間長大成人。”

“其實我一直不明白他們在爭個什麼,到最後還是害了你害了所有人。”

“我不懂人類,我生存的目地就是如此。以前是爲了母親的族人,我完成了母親的願望幫她的族人得到了他們的權利。可是,我要爲母親報仇,因爲是他們害死了她,所以我滅了他們一族。” “原來是這麼回事。”

我點了點頭明白了,雖然一直聽爸爸媽媽說起大叔的事情,可是他似乎不太擅於與他們講這些,所以大家似乎都不是太清楚。而我想到了爸爸,那麼個沉默的人,絕對不會追着別人問些有的沒的。而媽媽想去參加個同學會都被拒絕,爲此他們沒少吵。我也奇了怪了,都那麼大年紀了,怎麼還吃醋吃不完?

我眼睛一亮,突然間想到了甩開這個沉悶話題的辦法,眯着眼睛道:“大叔,你以後有了妻子會不會不希望她見別的男人?”

“如果我的妻子是你。那麼我非常討厭別的男人,你貼近他們之後身上的味道就不那麼純淨了。”

“味道?”

我的頭上那不知名的青筋在一根根跳起,卻聽虯龍大叔又道:“沒有沾一點別人味道的你,身上永遠是最好聞的。總讓人想將你抱進懷裏,細細的品嚐。”

“品……品嚐你個頭。”我臉紅了,他怎麼毫不猶豫的就將這種話講出來呢,難道不知道女孩子其實最喜歡聽這種話嗎?這比誇獎她的容貌還讓人開心。

“尤其是你二哥,那張揚的味道好似誰聞不到似的,從小到大一直在你身上徘徊。”

“我們是雙胞胎,從小到大就在一起。”

“所以討厭。”

說來說去,好像男人的佔有慾似乎還真和小說裏寫的一樣,強大,強大到連對方的兄弟都容不得。我記得爸爸還是不在意二外公的到來的,爲什麼虯龍大叔比爸爸看起來還要更愛吃醋。不對,爲什麼我要說什麼雙胞胎的事情?一定是從小到大開虯龍大叔的玩笑結果將自己開進去了。

“錯了。我根本不會做你的妻子。”

啪,虯龍大叔抓住我的手,道:“我已經親了你的,在我之前生活的時代我們早已經有了肌膚之親,不成親是不可以的。”

“可是,這是現代。”

“你要爲你講的話負責任。”

“那是小孩子話了。”

“別人不將那種話當回事那便是孩子話,如果一直認真那便不是。”

我竟然有被虯龍大叔教訓的一天,心中突然間有點不痛快,然後剛要發作的時候,就見虯龍大叔馬上彆扭了起來,道:“我着急了,但不是在教訓你,別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