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黑獄的地下全場,王嫣然看著周圍,巨大的吶喊聲,到處都是熱鬧的人群,好像斗獸場一樣,在大廳的中間,一個巨大的鐵籠,裡面正有兩個大漢在那裡面瘋狂的戰鬥著……

「殺死他,殺死他……」人群瘋狂的吶喊著,鐵籠裡面一名黑人,用自己的拳頭一拳一拳的打在一名白人的腦袋上,那個白人已經撐不住了,兩隻手死死的護著自己的腦袋……

「碰……」那名白人直接被黑人一腳給踹飛,然後重重的摔在地上,不能動彈……

「奧……」那名黑人舉起自己的雙手,宣布自己的勝利,那些人這個時候都瘋狂的吶喊著……

「屠夫,屠夫……」那些人吶喊著,好像在迎接什麼王者,而黃然身邊的一名黑人大漢聽到屠夫兩個字,臉上冷冷的笑了笑,黃然看了看他……

「屠夫,有人敢用你的名字,怎麼樣,去和他們玩玩……」黃然笑了笑,那名黑人笑了笑點點頭,動了動自己的手指,輕輕的走了下去,而黃然和王嫣然找了一個地方,輕輕的坐了下來……

「老闆,屠夫贏了……」一名穿著西服的白人這個時候走到房間裡面,房間裡面一名大肚子的白人,看起來很富態,正在做一個躺椅上,幾個金髮美女在哪裡伺候著,還有一名正蹲在哪裡,頭上下涌動著……

「呵呵,知道了,出去吧……」那名老闆輕輕的說,那名手下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大封的最後一個上午,提前發布一章,呵呵,這兩天我要出差一次,更新的有點少了,但是三更保底是不會變的,大家多多諒解啊) 胡曉曉就打算約廖雲虎出來談一談。

結果廖雲虎自己跑來見她了!

「我還是輸了!」

兩個人靜坐差不多十多分鐘,廖雲虎突然苦笑對她說。

「我們兩個之間,不存在輸和贏,你始終都是貝貝的爸爸,你們之間以後還是有來往,你即便是出國了,你也可以往家裡打長途電話,貝貝的一切,你也是可以參與的。」

這些日子,她其實都想了很多。

其中就包括,萬一這一場官司她輸了,她還能不能見到貝貝,能不能陪著貝貝長大,親眼看著貝貝嫁人。

同樣,她也是想到了廖雲虎。

所以,她懂得換位思考。

聞言,廖雲虎沉默了十多秒,眼睛一直轉看別處,「我當初和你離婚後,我一直都很後悔,是我自己做得不夠好,如果我要是不做了對不起你的事,那麼我們一家人還是倖幸福福的在一起。」

「我非常後悔,這次我回來,不僅僅是想要貝貝的撫養權,我還是想跟你複合。」

胡曉曉略微低著頭,彷彿不像是在聽他說話一樣。

而事實上,他每說的一個字,她都有在聽。

「可是你已經結婚了。」他也知道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想著用別的手段逼迫她,想讓她繼續跟自己在一起。

這一切,都沒成功。

「你去了港城后,你還與其他人在一起過嗎?」

聞言,廖雲虎轉回目光,看著她。

等了幾秒后,胡曉曉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錯過的,就是永遠,還請你要珍惜眼下,才不會給自己留遺憾。」

「你愛魏光偉嗎?」廖雲虎反問她。

胡曉曉頓了頓,靜思了一會兒后,「以前我不知道愛不愛他,只是覺得他是一個不錯的對象,人品也好,對貝貝也就像是親生的那樣,但經過這件事後,我還真是有點喜歡他,他不會為了壓力,而拋棄我,跟我離婚,雖然對我婆婆說,他這麼做,是有些不孝順,可對我來說,他非常好,做人做事,沒有十全十美的,總會有一方覺得不好,但只要自己覺得好,那才是真正的好。」

「你能這麼說,心裡也是這麼想的。」

廖雲虎不再繼續剛剛那個話題,而是將早已經寫好的,自己的手機號碼遞給她。

「我出國以後,你要是有任何困難,你都可以跟我開口,我都會幫你。」

即便是無法再繼續做夫妻,可她還是他女兒的媽媽,他的前妻。

「謝謝!不過我除了貝貝的事,我是不會給你打電話,這也是對光偉的尊重,從現在開始,你和我,就只是貝貝的爸爸媽媽,就是家人,但不會夫妻。」

「我懂!」

她們就是他唯一的親人了。

廖雲虎離開后,胡曉曉也放棄了起訴,至於綁架那方面的罪名,是否會成立,這就交給廖雲虎的律師去處理了。

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魏光偉就帶著胡曉曉母女一起回家吃飯。

可黃慶紅那邊還是不依不饒。

「誰知道你那前夫,會不會又冒出去,又把我們家小傑給帶走了?」

「媽,這件事都已經過去了,而且這件事也不能怪曉曉,你不要忘了,這件事還有宋雪麗的傑作呢!她帶著小傑這麼久,一直都沒告訴我們,要說有錯的人,那我也有錯,我前妻宋雪麗,曉曉前夫廖雲虎,所以,我就覺得這件事就到此結束了,媽,咱們一家人就好好過日子,不要再追究了,行嗎?」

「但她也要保證,不能再出這樣的事了。」

「媽,廖雲虎都已經走了,哪還會再來找曉曉,即便是來了,那肯定也不會幹出這樣的事了,現在他們兩個都和好,當朋友了。」

「和好當朋友?哪有這麼好的事,我看啊,你還少一點跟廖雲虎有什麼接觸,畢竟你現在是我們魏家的人。」意思就是你不能做對不起我兒子的事。

聞言,魏光偉就知道他媽心開始軟下來了,他笑嘻嘻地抱了一下黃慶紅。

墨先生,不愛請早說 「媽你放心,曉曉一定不是像宋雪麗那樣的人。」

黃慶紅錯愕地看著他,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兒子被調包了,從小就獨立,現在這麼大了,還會抱自己一下。

「婆婆你放心,我會好好跟光偉過日子,以後也會孝敬你的。」

黃慶紅裝出一副勉為其難接受她的樣子,「行吧!現在也只能這樣了,誰讓我兒子不想跟你離婚呢!」

吃過晚飯,魏光偉帶著胡曉曉母女又回去了。

回頭魏光偉的父親魏大洪下班回家。

她就高興拉著他,說起這件事。

魏大洪就覺得,兒子抱她一下,這也是很平常的事,沒什麼好值得她特地跟自己說。

思索了一下,「你之前不是還不喜歡曉曉的嗎?你怎麼被兒子就這麼抱一下,就啥事都沒了?」

「咱們家兒子還非得要跟胡曉曉過,我能怎麼辦?難道我繼續當壞人嗎?」

「你之前不就是這樣嗎?」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都上演了。

黃慶紅不快瞪著他,「魏、大、洪!你今天是不是非要跟我作對?一天到晚忙工作,家裡的事,都是我一個人來操辦,你還要怪我辦的不好,要不你幹啥別工作了,回家吧!反正你兒媳婦,開店子也是挺賺錢的。」

魏大洪無奈笑了一下,「你說什麼呢,那都是人家曉曉的錢,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得要賺錢,我還要養你,養孫子,還給咱們以後養老。」

「怕什麼,兒子都說了,他們會給我們養老,更何況現在,胡曉曉還每個月給我錢,我都有存著,等以後,他們沒錢了,我還可以拿出來。」

「我媳婦真會過日子!」懂得精打細算。

「那是,魏大洪,你娶了我,是你魏家修來的好福氣。」

「是是是!」

魏大洪也是想著自己難得回家,就處處都讓著她。

「不過,如果要是胡曉曉和兒子生一個孩子的話,那他們感情會穩固一點。」黃慶紅略微遺憾地對他說。

「他們現在好不容易處理完前夫前妻,你就先暫時別提這件事,即便是提了,他們要是不想再生,你都隨他們去吧!反正年輕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咱們這些老人幹啥太多了,他們也會反感的。」

「哼,魏大洪,是你老了,不是我老,我還年輕著呢!」 席錦琛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對唐小芯說:「我想到我自己要做什麼樣的事業了。」

「是什麼?」

「專門幫別人調查事情的公司。」

「這……」唐小芯不禁聯想到了二十一世紀之後的,狗仔隊。

「你確定?」

「嗯,我確定了,我的本事就是偵查,我都已經離開了之前的工作崗位,那我就想著干與我之前所學的,結合一起的事業。」

他竟然是這麼想,那她絕對是毫無條件地支持他。

第二天,席錦琛去註冊一個偵查的工作室。

凡是合法的事,只要委託他,他都會接。

工作室開張了幾好幾天,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唐小芯也是擔心他會受打擊,於是就安慰他:「這個查事呢,不是必需品,不像吃的東西,人天天都是要吃的,所以,生意淡,真的沒關係,等以後長時間了,慢慢就會積累人氣,有了口碑后,自然生意就會好起來了,你不能心急……」

「我沒心急。」席錦琛無奈地解釋:「我就是覺得無所事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這麼說的話,你就是不想閑著,對吧!」

「嗯!」

「有了,你幫我辦事吧!」

「說!」

「工廠最近比較忙,你去幫忙送貨到超市去吧!」

將事情交代給席錦琛后,唐小芯就去唐家,想看看唐勇銘的感冒好了沒。

這幾天小檸檬天天就在她耳邊念叨這件事。

她在唐家偶遇了唐秀秀。

自從她跟萬家合作之後,她就很少會見到唐秀秀了。

竟然都已經見了面,就簡單的打了一聲招呼。

「我媽說,是你請了醫生到家裡給她看病的,謝謝你。」唐秀秀想了十多秒,覺得還是有必要跟唐小芯說這句話。

「沒什麼,只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再說,都是因為我爸爸把感冒傳給她的。」所以她是有義務,將馮小紅的病治好。

「我身為她的女兒,我都不知道她生病,要不是我今天突然回來,我媽都會一直把我瞞在鼓裡。」

「父母都是不想兒女擔心,這也是很正常的,正如我爸這次生病,他連提都不對我提一下,是我女兒,還有你媽告訴我的。」

唐秀秀能聽從她的話里,聽得出,唐小芯對唐勇銘不再生出反感,就連唐小芯說起她媽時,語氣沒有了以前的疏離。

這樣的唐小芯,看起來比以前還要優秀了。

「唐小芯!」

「……」她有些不太明白,為什麼唐秀秀會喊她的名字。

「你還是做好準備吧!」

「做什麼準備?」唐小芯一愣,隨即一想,「該不會是萬家打算和我終止了合作?」

唐秀秀只是看她一眼,沒說話。

「謝謝你的提醒,如果我是你,我會回去勸萬家別幹這種事情,不然吃虧的會是萬家。」

「你現在大部分的水鴨都是由萬家提供的,如果萬家停止了,你根本來不及找得到這麼多的活鴨子,來填充空缺。」

聞言,唐小芯微微一笑,「我終於知道,萬家打了什麼主意了,因為停止供給我活鴨子,我就會因此被打敗,萬家的滷味店好趁機起來,對不對?」

唐秀秀沒說話,可也已經是在間接性承認了。

「我向來對自己的事,我心裡有數的。」

多餘的話,唐小芯也再說,看過了唐勇銘后,她在唐家,沒多留,就回去了。

唐勇銘出門去散步,家裡就剩下馮小紅和唐秀秀。

過了幾分鐘后,唐秀秀對馮小紅說:「媽,變了,你跟以前不太一樣了,你不再埋怨唐叔叔的好,反而柔和了很多。」

「是你自己讓我好好跟唐勇銘過日子的,我現在就是踏踏實實跟他過日子,沒什麼不好的。」

「你是因為唐小芯對你和顏悅色了,所以你心裡自然就不太計較什麼了,對吧!」

「唐小芯她是對我有一分好臉色,但我心裡還有點不太舒服,就比如唐勇銘一心想著小檸檬,就不想著你兒子,可我又有時候覺得唐勇銘說得很對,你孩子現在還小,能給他買的東西,也是限,再說了,萬家也是有錢,不差這一點東西,等你孩子長大了,唐勇銘要是不給他買衣服鞋子什麼的,我就會跟他吵,總不能冷落了我們家小外孫。」

唐秀秀嘴角一勾,笑容很淺笑,「唐叔叔應該不會那樣對我孩子的。」

「希望吧!」

唐秀秀見她嘆了口氣,於是就問她,「你是不是還在擔心爸和哥的事?」

「他們兩個,我是不想再去管了,我一管,這個家就沒了。」她跟唐勇銘過不下去

「媽你以後可不是這樣的,你對哥的事,你會很執著,無論怎樣,都會去管的。」

「我不去管了,你還不好嗎?你婆家那邊,不也巴不得我不要管嗎?所以才會讓你來勸我,好好跟唐勇銘過日子的。」

「是這樣,沒錯!」

馮小紅想了想,「秀秀,你能不能聽我一句?現在你孩子也生下來了,也有五六個月了,你是不是想想你自己的事了?你以後打算幹什麼?你也不能老是待在家裡帶孩子,不然你會跟時代脫軌的。」

「再等孩子大一點再說吧!」

她何嘗不想有自己的事業,可是現在她要是對孩子放手了,萬家所有人都會有意見的,就都會說她,嫁給萬雲輝的責任就是生孩子,帶孩子,賺錢的事,就該交給男人去干。

現在她在萬家,就跟個保姆沒什麼區別了。

天天做飯,打掃衛生,帶孩子。

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時間。

今天她是好不容易,把孩子交給張永蘭幫忙帶,才能有空回娘家的看看。

「秀秀,不是媽說你的不是,如果我要是像你這個年紀,我一定會把孩子交給你婆婆帶,要不然你也可以交給我來帶,當然,前提下你放心得下,然後我就出去闖一闖,你看看人家唐小芯,多有本事啊!孩子都是自己帶,也是靠自己雙手創業,多好啊!都不知道有多少男的,都比不上她這個能力。」

今天卡文了,媽呀,太痛苦了,月底了,會加更的,還有三萬多字呢,我要理順了,然後爭取碼出來 「還有沒有人來挑戰我們的屠夫……」一名主持人這個時候來到那名黑人面前,大聲的宣布著,那名黑人慢慢的舉起自己的雙手,臉上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

「我來……」這個時候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了出來,一名黑人走了進來,一米八左右的個子,看起來很健康,並不是向籠子裡面的那位黑人,看起來像一個北極熊,而走進來的這名黑人,看起來卻像一個優雅的貴族……

「好,一位勇士要挑戰我們的王者,我們拭目以待……」主持人愣了一下,然後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