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背後盯了我很久了吧?真以為我不知道?」莫晉北冷笑著。

霍月沉一開始還以為莫晉北是個只會玩女人的草包,沒想到他反應這麼快,立刻精準的做出了反擊。

這種實力,實在不容小覷。

如果不能制止莫晉北和霍浪勾結,那A國王位的繼承權恐怕就要落到霍浪的手裡了!

夏念念雖然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也感覺到了兩人間的針鋒相對。 「你們別吵了,這裡是醫院!」夏念念沒好氣地說。

她掙脫開莫晉北的桎梏,不耐地扔下一句「你們要吵出去吵」。

說完看也不看他們,踩著高跟鞋直接走人。

片刻后,霍月沉推門進來,莫晉北已經走了。

霍月沉將打包帶來的小龍蝦盛出來,柔聲道:「念念,過來吃你最喜歡的小龍蝦。」

夏念念走了過去,霍月沉已經捲起白襯衣的袖口,動手幫她剝蝦了。

剛剛好撥開一個蝦仁,帶著麻辣鮮香的味道,往她面前湊了湊。

夏念念輕輕地抿了抿唇,張嘴吃了。

霍月沉再給她剝,她制止道:「別弄了,我沒胃口。」

霍月沉抽出紙巾擦了擦手,沉默了片刻說:「念念,你在生我的氣嗎?」

夏念念搖頭:「沒有,你怎麼會這麼想。」

霍月沉苦笑了下:「我以為你還在怪我那天沒有保護好你。」

提到那天莫晉北強勢搶人的事情,夏念念的秀眉擰在了一起。

她像是下了某種決心般,堅定地說:「月沉,你放心吧,我對他已經沒有感情了,我是一定會跟他離婚的。」

「真的?」霍月沉有著驚喜。

「真的。」夏念念平靜地說:「只是現在我還沒有經濟獨立,外婆的病又這樣。」

她咬牙:「我已經不喜歡他了,他現在這樣糾纏我,只會讓我越來越反感。」

霍月沉見夏念念說得這麼堅決,心裡大喜。

他拉過夏念念的手,動情地說:「念念,我知道你是個最堅強的女孩,外婆的病你別擔心,我這幾天去請了這方面的專家,應該很快就會到了。」

「啊?」

原來他這兩天沒來醫院是去請專家了?

夏念念心裡正感動著,門口有人敲門。

她抬眸,看到白光霽帶著一位白髮老者進來,那老者氣度不凡,在胸口別著一枚A國的國徽。

霍月沉溫和地說:「念念,這位就是我說的專家,我們先出去,讓他給外婆看看。」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專家走了出來,恭敬地說:「老太太這個病目前在世界上還沒有有效的治療辦法,不過堅持用藥還是可以緩解病情的。我給她開點葯,先吃兩個療程看看效果。」

夏念念聽專家講得頭頭是道,心裡很感激,連聲道謝。

「光霽,請你先送專家回去吧!」霍月沉道。

白光霽點頭說是。

專家剛要告辭,醫院的院長就來了,見到專家很激動地上前來握手:「您怎麼來了……」

病房門被關上,夏念念沒聽到院長後來說了什麼。

不過看得出來,連院長都非常重視這位專家。

可專家為什麼會對霍月沉畢恭畢敬的呢?

夏念念有些疑惑,霍月沉已經溫和的對著她笑笑:「念念,你別擔心了,外婆不會有事的。」

霍月沉請來的專家給外婆治療后,外婆的病情果然大有起色。

之前醫院都開了病危通知書了,現在竟然奇迹般的轉好了。

夏念念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傳來一個熟悉好聽的聲音:「你把我請的護工都趕走了?」

是莫晉北?

夏念念吸了口氣,對著電話,像是機關槍一樣的開口:「莫先生,我跟你說過了,謝謝你之前的配合,也希望你不要給我造成困擾,別再來醫院了,再見!」

說完她直接掛掉電話,索性將莫晉北的號碼拉黑。

此時御尊集團的總裁辦公室里

莫晉北緊盯著眼前的手機,表情似笑非笑。

這個女人竟然敢掛斷他的電話?

他不怒反笑,多少大人物連求個他的手機號碼都求不到。

這個女人居然這麼囂張?

不過,他怎麼就覺得她囂張得這麼可愛呢?

她生氣的時候會微微揚起小下巴,傲慢得動人心魄。

站在一旁的助理,時不時的偷偷打量一下大老闆。

今天不太對勁啊?

總裁怎麼盯著桌上的手機發獃呢?

「你去給我查夏念念的詳細資料,必須詳盡。」莫晉北開口懶洋洋地說。

助理點頭說是。

大老闆最近對神話集團的這位設計師很感興趣啊?

莫非不想玩女明星,改胃口了?

助理悄悄的在心裡罵了一句禽獸!

臉上卻堆滿了恭敬的笑容:「是的,莫總,我這就去查。」

夏念念送霍月沉出去,兩人難分難捨的又在門口說了好久的話,霍月沉才離去。

夏念念回到病房,走進洗手間,剛剛脫下褲子坐在馬桶上,一旁的磨砂門突然被人推開!

夏念念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人,她驚訝地站起身,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引入眼帘。

莫晉北的襯衣解開了三顆扣子,露出裡面性感迷人的鎖骨。

這樣的他,驚艷絕倫,看得令人下意識的屏息凝神。

他來醫院沒見到她,想用下洗手間,沒想到竟然撞到了她。

夏念念吃了一驚,踉蹌著往後退了兩步,眼看就要撞上洗手台。

一隻大手及時的伸過來,攬住了她的細腰。

莫晉北唇角飛揚,看上去心情很不錯。

黑眸微眯,視線慢慢往下,不客氣地將她的私密地帶一覽無遺,嘴裡滿滿都是戲謔:「原來你這麼迫不及待。」

夏念念懵掉的腦子這才慢慢轉動,垂眸緩慢往下看,才發現自己的褲子脫了一半,最私密的地方就這麼坦蕩蕩的露在他面前。

她的小臉蹭的爆紅起來,手忙腳亂的把褲子往上提,嘴裡慌亂地說道:「你出去!快出去!」

沒節操的莫晉北怎麼會放過這種機會?

他大手拖住她的臀,把她抱起來放在洗手台上。

他欣長的上半身已經壓了下來,嘴裡說的話要多不要臉就有多不要臉:「你叫我出去?我都還沒進去,怎麼出去?」

夏念念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她又想起莫晉北之前對她做過的事情。

「不……」

她的尖叫聲立刻就被他堵上了,莫晉北已經低頭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

夏念念只覺得唇上一熱,男人已經強行撬開她的唇,大手扣著她的後腦,霸道又急切的吸允…… 夏念念驚恐地推拒著,但是莫晉北卻紋絲不動,唇齒間的糾纏反而更加激烈。

她在抗拒中甚至狠狠地咬破了他的嘴唇。

瀰漫在口腔里的血腥味非但沒有讓他停下來,反而讓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征服感。

「滾開!」夏念念眼眶都紅了,手肘撐著洗手台,拚命想逃脫他的桎梏:「你憑什麼一再的對我做這種事情?你有的是情人,你大可以去找她們!」

「你在吃醋?」莫晉北黑眸微眯,玩味地說。

夏念念強忍著湧上眼眶的淚意,自嘲地說:「我有什麼資格吃醋?你放開我,不然我就要喊人了!」

「你喊啊,我對自己的身材有信心,被圍觀也沒什麼。」莫晉北恬不知恥地說。

「放手!」

夏念念揚起手腕想要扇他耳光,被他一把握住纖細的手腕。

莫晉北冷笑著:「你不是說自己是有夫之婦嗎,我真替你老公悲哀。你和霍月沉又是怎麼回事?你能和他出軌,為什麼不能和我出軌?」

夏念念簡直不敢相信他能說出這麼無恥的言論。

她的淚水狠狠地砸落,悲憤地吼道:「我就是喜歡月沉,我要離婚,光明正大和他在一起!」

聽到她承認喜歡霍月沉,莫晉北的心裡蹭蹭地立刻就竄起一股無名火。

他扣住她的腰將她翻過來,大手從她衣服的下擺伸了進去,沿著滑膩纖細的腰往上。

突然夏念念感覺下身一涼。

她這才反應過來,莫晉北想要對她做什麼。

她大驚:「你住手!外婆還在外面!」

莫晉北笑得無比邪魅,手掌按住她掙扎的腿:「外婆不是叫我孫女婿嗎?她巴不得看著我們親熱呢!」

「住手!快住手!」夏念念伸手推他,手腕卻被他輕鬆的按住。

他貼身往前,讓她感覺到他身體明顯的變化。

就在這時候,突然門口傳來腳步聲。

「婆婆,該打針了!」是一個護士的聲音。

夏念念驚得全身都僵硬住了,她壓低聲音:「你快放開,有人來了!」

她那種驚恐無助的神情,配上被制住的可憐模樣,讓莫晉北喉結一滾,想也不想的勾住她的小褲,猛地往下一拉!

夏念念羞恥萬分,忍無可忍的扭動掙扎,洗手台的一瓶洗手液被她撞到地上。

呯!

門外的護士聽到聲響,疑惑的朝衛生間的方向看來。

夏念念更加恐慌了,偏偏莫晉北還固定住她的腰,不讓她逃開,死不要臉的將身體更加貼近她。

護士的腳步聲漸近,竟然朝著衛生間走了過來。

當看到門被推開一條縫的那一剎那,夏念念只覺得一股血液直直的沖向大腦,心裡只有一個聲音「完了!」

護士的手指剛剛碰到門鎖,突然門口有人喊:「李護士,去下301病房!」

「好的。」護士扭頭答應,同時搭在門鎖上的手也放下,立刻轉身走了出去。

緊接著,傳來關門的聲音,病房內又只剩下了滴滴的治療儀器的聲音。

夏念念提到嗓子眼的心堪堪落下,她咬著牙扭身,抬起手狠狠地朝著莫晉北的俊臉上抓去!

莫晉北黑著臉從病房裡走出來。

全身都散發著凌厲的氣息,薄唇習慣性的緊抿著。

高大挺拔的身材和英俊邪魅的臉孔,引起了不少女人的側目。

不過走近了看,卻能看到他的上嘴皮被咬破了,左臉上還有三道清晰的紅痕,就像是被女人的指甲給抓的。

夏高山的車剛剛開進醫院大門,有一輛車和他擦身而過。

夏高山愣了一下,那輛車怎麼有點像莫晉北的座駕?

夏念念的外婆正在這裡住院,莫非他是來看外婆的?

夏高山立刻搖頭,莫晉北結婚兩年一直在外面花天酒地,怎麼可能來醫院看外婆呢?

大概是他看錯了吧!

夏念念整理好了儀容,從衛生間里走出來。

她現在的腿都是軟的,一顆心還在呯呯直跳,剛才就差那麼一點,莫晉北就把她……

她滿腔怒火,又是憤怒又是委屈。

莫晉北那個卑鄙無恥的男人,一次次的這樣對她,簡直叫人忍無可忍!

夏念念在心裡再一次下定了要離婚的念頭。

離婚,必須離!

她正在咬牙切齒,突然病房門再次被人推開,抬眸,她驚訝道:「爸?」

夏高山走進病房,看到夏念念也在,立刻沉聲道:「念念,你怎麼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