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是一劍斃命,而且傷口平整乾淨,應該是非常犀利的寶劍造成的。」

有膽大的強者,上前一步,看著李氏兄弟的傷口,分析道。

「寶劍?林逸,一定是林逸了,那小子手裡可是拿著軒轅劍在啊!」

有人突然眼睛一亮,激動的說道。

眾人一聽,都是眼睛一亮,林逸現在的信息幾乎都被扒了出來,他身懷軒轅劍這件事兒可不是什麼秘密。

「快,快大家馬上散開,現在陳家的懸賞可是已經增加了十萬靈石啊!只要能夠找到林逸,十萬靈石可就到手了,到時候,下輩子可就衣食無憂了啊!」

有人一臉激動顫抖的尖叫道,隨後急忙朝著遠處沖了出去。

其他人一聽,也紛紛開始朝著四周擴散開來,十萬靈石,已經足以讓整個崑崙虛任何一個人去拚命,包括那些成名多年的超級強者,以及一些中等家族,畢竟他們一輩子也未必能夠賺取到這麼多的靈石。

婚寵寶貝小妻 而且有了靈石就能夠武裝自己,提升自己的實力,沒有什麼東西比這個更加讓人動心的了。

十分鐘后,在朱雀山的腳下,林逸暫停了狂奔,從九龍戒指中掏出了一堆靈丹妙藥丟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你,你這麼吃不會有問題嗎啊?」

秦嵐一看,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驚訝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我沒事兒,我走的是煉體的爐子,身體強悍的很,對了,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有這裡是哪裡?」

林逸看著秦嵐淡淡的笑道。

「什麼?你竟然不知道這裡是哪裡?」

秦嵐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呵呵,真的不知道,我跟陳力王硬拼一擊之後,便陷入了昏迷之中,是楚紅帶我來這裡的。」

說道這裡,林逸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了。 秦嵐一聽,那絕美的臉蛋兒上頓時浮現了一抹訝然之色,倒是沒有想到,楚紅竟然如此忠心,在林逸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夠拚死突圍,「她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我身上還有一些續命的丹藥。」

「藥石無醫,現在她唯一的生路便是在墓地,只有找到真正的墓地,利用其中蘊含的龐大陰氣才能夠讓她活下去,否則,他死定了,不過我倒是需要你的丹藥!」

林逸眸光迫人,犀利的宛如兩顆星辰一般,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咧嘴殘忍的獰笑道。

這次陳家把他跟楚紅兩人弄的這麼慘,如果不滅了陳家,如何能夠平復他心頭的怒火跟楚紅所受的冤屈呢,來這朱雀所在的位置,除了暫時的避難之外,便是想要看清楚這裡的地形,為他接下來的殺人而做準備。

十萬斤的力量在戰鬥中似乎有這巨大的差別,可對於林逸來說,想要提升這個境界卻不是什麼難事兒,仗著萬獸甲,十萬斤的力量對他來說,也就是十個超級強者而已,只要他能夠恢復到巔峰時期的力量,殺十個八個強者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再加上陳力王現在已經中招了,下次見面,死的一定會是對方。

秦嵐聞言,微微點頭,便把自己身上的療傷聖葯全部都拿了出來,作為秦家的大小姐,丹藥這一塊兒,秦嵐還真不怎麼缺,雖然這些大部分都是以前枯榮跟方定山煉製出來的,算不上真正厲害的東西,不過在此時,倒是聊勝於無了。

「你趕緊恢復,我幫你把關,這次進入軒轅墳的強者實在太多了,甚至傳聞不少不出世的老怪物都來了。」

秦嵐心事重重的說道,這次,她也是聽聞林逸遭逢大難,才急匆匆的趕來,一個隨從都沒有帶,此時這心裡倒也有幾分擔憂。

剛剛準備吞下丹藥的林逸一聽,頓時傻眼了,猛的抬頭看著秦嵐尖叫道:「你說什麼?」

「軒轅墳啊?怎麼了?現在他們幾乎都已經確定了,這裡應該就是上古大神軒轅的墓地,傳聞裡面有仙器級別的寶貝,幾乎整個第二關都動了,傳聞,便是第一關的強者都來了不少,而且其他幾關一旦聽到消息,恐怕也會第一時間衝過來吧!畢竟這等機緣,恐怕沒有幾個人願意錯過!」

秦嵐解釋到。

「軒轅墳?這裡竟然是軒轅墳?哈哈,看來楚紅不但死不了,弄不好還有一場天大的機緣啊!」林逸樂從悲中來,急忙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寶圖,當時,那數萬份的複印從天降落的時候,林逸也抓了兩張,此時配合他身上的那三分之一,豈不是一目了然了?

一口把秦嵐遞過來的丹藥吞服下去之後,林逸便當著秦嵐的面兒把三張寶圖,平整的鋪在了地上。

「原來外界的傳言,都是真的,你竟然真的有三張寶圖。」

秦嵐張大了杏干潤澤的小嘴,驚呼道。

「呵呵,其中緣由很是複雜,對了小七怎麼樣?」

林逸一邊看著面前的地圖,一邊隨口問道,秦嵐的性格林逸大概也能夠看出來一些,絕對不是那種自私自利之人,她當初既然能夠為了小七衝去第一關的趙家,那麼,在他離開之前,趙小七應該是安全的,否則,她恐怕不會這麼著急離開。

秦嵐一聽,林逸問道了趙小七,面色不禁陰沉了一分,低頭小聲說道:「小七要嫁人了,在一個月以後,嫁給姜家的大少爺,姜定山。」

「因為那真龍寶血的事情?」

林逸抬頭,神色平靜的看著秦嵐,可在他的背後,卻突然後可怕的風暴在肆虐,顯然,他的內心並不像是表面那麼平靜。

秦嵐微微點了點頭,「真龍寶血可謂是趙家一族崛起的希望,他們一直在尋找能夠煉化真龍寶血的子嗣,小七雖然在趙家受寵,可這次卻幾乎得罪了整個趙家的人,趙王無奈,只能把小七嫁給姜家,希望聯姻之後,平復族人們的怒火。」

「趙王?難道小七還是公主不成?」

林逸傻眼了,背後的風暴也悄然散去,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他準備的了。

逼婚成癮 「你不知道嗎?」

秦嵐傻眼了,兩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竟然就這麼懵懵懂懂的整出了這麼大的動靜?

「呵呵,她沒說,我也沒問,只是見她眉宇間有皇氣縈繞,想著應該是來頭不凡而已。」林逸傻眼了,本來在見到趙四身上的皇氣時,他也懷疑過,只是後來一想這五關之內,似乎都是家族,就沒往那上面去想了,卻沒想到,還真是皇族後裔。

「好吧,你們的腦神經可都真夠大的,你先療傷吧!」

秦嵐淡淡的笑道,隨後手持長劍,霍然轉身,站在了林逸的前面,哪怕僅僅只是一個背影,也依舊給人一種高挑杏乾的感覺。

「瑪德,這秦小妞貌似不錯嘛!」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淡淡的笑道,而後閉上眼睛,便開始療傷,妹子雖好,可卻不如自己的小命啊!活不下去,那一切都如夢幻泡影。

時間慢慢的過去,整個亂葬崗的人果然也越來越多,足足過了小半天的功夫,林逸才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豁然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璀璨可怕的金光從他的雙瞳之內爆出,宛如兩隻恐怖的激光大燈一般,竟然直接照出了數百米遠。

秦嵐一看,也猛的扭頭看向林逸,只是這一看,那絕美的臉蛋兒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此時林逸身上的氣息充滿了冰冷野性的感覺,彷彿他已經不是人,而是一頭巨大,猙獰的神龍一般。

「他,他到底修行的是什麼功法?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威壓?」

秦嵐心裡掀起了滔天巨浪。

「那邊有動靜,快快,那邊有動靜!」

「瑪德,都給老子牟足了勁兒,這可是軒轅墳,如果找到好東西的話,大家一起分享啊!」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在亂葬崗內響起。 而後,便是破空聲,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宛如過江之鯽一般,從遠處急匆匆而來。

「林逸,不好了,有人……」

秦嵐話還沒說完,便感覺一陣勁風朝她襲來,而後,自己的柳腰驟然一緊,一股男生獨有的炙熱氣息便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那麼一剎那,竟然讓秦嵐這位聰敏伶俐,才思敏捷的秦家大小姐愣住了。

女人,終究是女人,特別是如秦嵐這樣外表杏干,內心強大的女人,他們有的時候,只是比較善於隱藏自己的想法而已,有些東西,那是人的天性,是沒有辦法剔除的,便如同這尋找道侶,秦嵐作為女人自然也一樣。

如果不是有怦然心動的感覺,又怎麼可能會為了林逸把秦家的寶貝都給拿出來了呢?此時,被林逸抱著,還真是亂了分寸,腦袋徹底懵了,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耳邊呼呼的風聲不斷的響起,吹的人睜不開眼睛。

這一次林逸受傷非常嚴重,不過倒也不是沒有好處,吞服了大量的丹藥之後,此時的他實力倒也恢復了七七八八,再加上又是逃命,速度快的簡直有如離玄之箭一般。

等那些人到了朱雀山下的時候,哪裡還有林逸跟秦嵐,楚紅的影子呢

有了地圖之後,林逸對於這亂葬崗的地形又有了一個深入的了解,幕主所在的位置,已經瞭然於心。

十分鐘后,林逸宛如鬼魅一般悄然落在了一片沙地上,在這群山之中,驟然出現一片沙地已經非常讓人驚訝了,最讓人驚訝的是在這沙地上竟然沒有任何的屍體,而且這足足有接近數十平方,竟然也沒有鳥兒落下的痕迹。

感受著自己小腳似乎落在了地上,秦嵐那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了兩下之後,還是緩緩的睜開了,眸子依舊還是那麼的明亮杏干,充滿了韻味的感覺,不過此時似乎還多了一絲羞澀,靜靜的林逸,輕啟紅唇,淺笑道:「可是已經到了?」

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面而來,林逸這才發現,二人的距離似乎有些太近了,急忙鬆開秦嵐那如蟒蛇一樣的柳腰,後退了一步,尷尬的笑道:「到了,這裡應該就是墓地的中心,也就是軒轅墳的所在之地。」

「喂,我一個小女子都不害羞,你一個大男人怎麼還害羞了呢?」

秦嵐上前一步,抿嘴狡黠的壞笑道。

「咳咳,不存在的,老子怎麼可能害羞呢,你後退開來,我先把墓地找到,把楚紅丟進去!」

林逸握拳放在自己的嘴前,輕輕的咳嗽了兩聲,不自然的說道。

秦嵐見狀,絕美臉蛋兒上的笑意越發的濃郁起來,不過倒是沒有在說話了,兩隻蔥蔥玉手,背負身後,杏乾的鎂腿微微動了一下,朝著後方小退了三步,便站在一旁,靜靜的盯著林逸。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有寒芒乍現,熊腰猛的一扭,上半身微微一抖,宛如一名正在練習拳腳的老師傅一般,派頭十足,放在沙地上的大腳猛的一震,轟!!!大地顫抖,宛如地震了一般。

秦嵐小臉微微一變,輕輕搖晃了兩下之後才穩住自己的身形,而兩人腳下的沙子,此時卻像是一隻只逃命的小螞蟻一般,急速朝著四周退散開來。

一座十分普通的墓坑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中,棺材雖然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可上面的油漆卻依舊鮮紅如初。

「這,這難道就是軒轅的墳?」

秦嵐上前一步,一臉驚訝的看著那鮮紅如血的棺材尖叫道,她作為秦家的大小姐,見過不少珍貴的古董,可就算是一些珍貴的法寶,甚至是道器級別的東西,存在了幾千年之後,也會黯然失色啊!更不用說這僅僅只是一口棺木了。

林逸見狀也是眉頭微微一皺,太簡單了,簡單到甚至讓人覺得有些離譜,軒轅之名威震天下,既然他的墳墓用四大神獸拱衛,又怎麼可能會如此簡單呢?帶著疑惑,林逸上前,白凈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棺材蓋子,用力一拉,嘩啦!棺材蓋子直接朝被林逸打開。

秦嵐跟林逸兩人的目光同時看向了棺材內部,一件造型奇特的戰甲,跟一具已經化成白骨的骨頭正躺在其中,戰甲造型奇特,給人一種纖細,貼身的感覺,而且還釋放著道器獨有的光澤。

「道器級別的防禦盔甲?」

秦嵐瞪著美眸,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寶甲的價格可遠在寶劍之上,因為它的打造更加的麻煩,需要的材料也更加的多,除非是定製,否則,一般的煉器大師是根本不願意打造這玩意兒的,典型的吃力不討好,以至於寶甲存世的數量非常的稀少。

一件道器級別的珍貴寶甲,如果拍賣得當的話,甚至可以抵得上一般命器級別的武器。

林逸上前一把抓住了這件寶甲,而後輕輕一拉,裡面的白骨就像是朽木一般,順著盔甲緩緩散落在了棺木之中,「這不是道器級別的,他可以成長為命器,甚至是超越命器級別的。」

「什麼?成長性的法寶?我的天啊!這次你可是真是要發財了啊!」

秦嵐誇張的咬著自己的雙手,盯著林逸手中的寶甲,驚呼道。

林逸聞言,嘴角淡淡一笑,手臂一抖,保甲直接朝著秦嵐飛去。

正一臉誇張,驚訝的秦嵐見狀,急忙伸出雙手接住了寶甲,看著林逸不解的問道:「做什麼啊?」

「這不是軒轅墓,這件寶甲是女性的,你拿著吧!」林逸淡淡的說道,隨後上前一步,直接把裡面的骨頭收集起來,放在了一邊,而後,輕輕的把楚紅放在了裡面,這棺木之所以顏色鮮艷如新,正是因為此地剛好是極陰之地,可怕的陰氣可以保證這裡面的一切都如同剛剛放下時的樣子。

只不過這棺木的主人卻不然,它在這可怕的陰氣之下,沒有變成怨靈,最終只能隨著時間推移,成為了一堆朽木。 「給我?」

秦嵐伸出手指,指著自己的白皙的瓊鼻,一臉驚訝的尖叫了起來,這可是不是一般的道器啊!如果真的能夠晉陞成為命器的話,他的價值,甚至在仙器之上,而且就算是現在,一件防禦級別的道器,它的價值也是非常驚人的啊!

可林逸竟然說送給她了,她如何能不震驚呢?

「咔咔!」

機括轉動的聲音悄然響起。

秦嵐一看,急忙抬起小手,就把那道器寶甲又丟進了棺材中。

「你做什麼?」

林逸面色一變,抬手就準備去抓,可此時,棺木卻急速朝著地下下降,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驟然出現在了兩人面前,一股腐朽,塵封多年的味道從其中散發出來。

同時,周圍代表四大神獸的山峰,也轟隆隆移動起來,最可怕的是,無數奇怪的東西,正從地下緩緩朝著天空上飄去。

「怎麼了?這是怎麼了?」

有人惶恐不安的看著周圍移動的山峰,上升的不知名東西,尖叫道。

他們都是修行者,自然知道想要移動這四座大山是何等的恐怖啊!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整個崑崙虛內怕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這一點,除非有人成仙了,只有真正的仙人才有移山填海的恐怖實力。

可現在,四座大山同時移動,這是何等驚駭世俗的場景啊!那種隆隆巨響,巨大的視覺衝擊,更是讓人驚恐萬分。

所有人都在第一時間朝著,林逸跟秦嵐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看著周圍的恐怖場景,秦嵐也驚呆了,下意識的就走到了林逸的旁邊,緊緊的抓住林逸的胳膊,雖然平時,她聰明伶俐,可歸根結底,她還是一個女人,見到如此恐怖的場景,害怕也是本能反應了。

「等會兒,緊緊的跟在我身後!」

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這裡到處都充斥著奇怪詭異的氣息,按照地圖上面的記載,這裡的確應該是軒轅墳的所在之地,可偏偏眼前的這棺木中竟然躺著一個女人,而秦嵐又把那寶甲重新丟進了棺材中,失去了寶甲的防護,以秦嵐的戰鬥力,在看這詭異之地,怕是危險重重。

「嗯!」

秦嵐聞言,絕美的臉蛋兒上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甜蜜幸福之色,那神情簡直就像是吃了蜂蜜一樣開心。

而此時,周圍幾千名的強者也都紛紛朝著林逸所在的方位而來,四面八方,到處都是人,根本沒有逃走的可能性。

「瑪德,真是邪門了,東西沒找到,竟然被困在這裡了!」

「可不是,這次他嬢的虧大發了啊!也不知道是誰散布的謠言說軒轅墳在這裡,這不是找事兒嘛!」

「哼!等我出去之後,找到那散布謠言的小子,我一定要親手撕裂他的嘴巴!」

眾人紛紛低頭,有些沮喪的抱怨道。

可當看到站在黑洞面前的林逸跟秦嵐時,空氣瞬間凝固了,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之色。

隨後,便是如同海嘯一般可怕的驚呼聲。

「我擦,他,他是林逸?」

「哈哈,老子這次發財了啊!十萬靈石啊!十萬靈石是老子的了。」

一名名原本情緒無比低落沮喪的強者,一看到林逸,頓時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激動的尖叫了起來。

而後,周圍幾千名強者組成的圓形就如同潮水一般朝著林逸瘋狂的涌去。

秦嵐那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緊張害怕之色,再度往林逸的背後藏了藏,只是一看到林逸那宛如大山一般偉岸的背影,秦嵐那絕美的唇角卻又微微揚起了一抹桀驁的弧度,整個人再度往前走了一步,跟林逸並肩站在了一起。

「嘩嘩!!!」

在離林逸還有數十米距離的時候,眾人齊刷刷的停下了腳步,而且快速的跟周圍的同伴保持了一個相對安全的距離。

一萬靈石,已經足以讓崑崙虛內的強者瘋狂了,至於十萬靈石,那絕對足以讓在場任何一個人做出偷襲親朋好友的事情。

氣氛一時間再度便的詭異起來,大家都沒有說話,不過在防備同伴偷襲的同時,目光也死死的盯著林逸跟秦嵐。

「咳咳,那個林少,你旁邊的黑洞是什麼啊?」

威嚴兇猛的王莽,沒有如其他人一樣,在打林逸的注意,而是把目光放在了林逸旁邊的黑洞上,林逸雖然珍貴,可在他看來,並不足為慮,再者,王鈞在他們出發的時候,可是已經說過,一旦遇見林逸只能交好,萬萬不能得罪,家主的命令她自然也不敢違背。

「呵呵,我也不知道,不過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通往墳墓的洞口吧!」

林逸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山洞,淡淡的笑道。

「通往墳墓的洞口?」

眾人一聽,皆是眼睛一亮,神情有些激動了,大家都不是傻子,區區一個林逸,如何能夠比得上軒轅墳的珍貴呢?

「林逸,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敢在第二關殺我陳家子弟,還不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