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銅錢圍住了整座銅鼎,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他。

施紫竹他們也算是專業人士了,樂天在地上擺的這個形狀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勺子。

「這是七星泄陰渠?」施紫竹驚訝的問。

「見識還算不錯!」樂天點點頭。

施紫竹看著地上的銅錢,這個東西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擺一個勺子的形狀就可以的,據說這是奇門八卦中的一種,需要對應的是天象中的北斗七星,位置差上一分一毫都起不到作用。

至於泄陰渠這個東西……施紫竹見過許多。

「走開!不要站在勺子柄的位置!」樂天提醒道。

所有人都讓開了,只有一個人沒有讓開,就是那個被樂天諷刺的王剛。

上次雖然在肖功勛的壓制下,他沒有反駁,但是心裡早就偷偷的怨恨上了樂天,對於樂天的提醒他根本不以為意。

「天地法相,八萬四千……八寸四分,五天星元!破……」

樂天咬破了手指,血大量的滴在銅匕首上面,樂天低喝一聲,他猛地將銅匕首砸扎在銅鼎的底部。

「咔嚓!」

一隻瓷瓶突然碎掉了……

肖功勛一愣,奇怪的看著這隻瓷瓶,可是下一秒另一隻瓷瓶也碎了……

「怎麼回事?這可是都是國寶啊……」他一下急眼了。

「不要站在勺子柄的位置!那些國寶不能要了……」施紫竹提醒道。

很明顯現在樂天沒時間去做這些提醒的事情了。

肖功勛根本不聽,他想去拿離他最近的那個巨大的瓷瓶,這個東西如果離開了這座墓穴,它的價值會瞬間提升到千萬以上!這些在他眼裡都是國家的損失。

四號馬上出手拉住了肖功勛。

「不行!這些國寶不能毀掉!你們快點將它們搬開!」肖功勛喊道。

幾個考古隊員急忙想過去搬東西,可是他們剛剛走了幾步,人就走不動了,他們驚訝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身體居然僵硬了。

「咚……」

幾個人突然倒地,一動不動了。

王剛站在比較遠的地方,不過也在銅錢勺子柄的位置範圍,他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

肖功勛看著這一幕,他亡魂皆冒,完了……

「跑啊!趕緊跑啊……」他對著王剛吼道。

王剛剛要跑,可是已經晚了,他只做出了一個跑的姿勢,人就已經不能動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我的隊員到底發什麼什麼事?」肖功勛的眼都紅了。

他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如果不出意外……他們已經死了,成了這座墓主人的陪葬品。」施紫竹淡淡的說道。

自己已經提醒過他們了,這些人自己作死,怨不得她。

肖功勛的身體都在發抖,他看著樂天,樂天依舊蹲在大鼎的下面,看起來沒有移動的意思。

剩餘的人終於算是長了記性了,沒有人去搶救那些所謂的國寶,正面那些瓷罐一個個都莫名其妙的碎了。

樂天終於動了,他一把拔出了銅匕首,施紫竹他們馬上幫樂天撿起了地上的銅錢。

樂天滿意的一點點頭,有了小弟果然還是有好處的。

他看了看肖功勛,微微一愣。

「肖叔叔你怎麼了?」

肖功勛抬起頭,他看了看樂天,指了指自己的考古隊員。

樂天看了看。

「陰氣沖體?這些人……」他微微皺眉。

「我提醒過了,這些人不聽……」施紫竹說道。

樂天看了施紫竹一眼。

「肖叔叔,這些人救不了了,我布置的是一個高級的泄陰渠,是一種很厲害的陣法,他們人如果站在陰口的位置,他們身上的三盞陽燈會被瞬間撲滅!」他對肖功勛說道。

肖功勛一言不發,他能說什麼?

怪樂天?怎麼怪?人家已經提醒了……

怪自己?

也只能怪自己了……

他看了看那些碎掉的瓷器,又看了看已經死了的幾個隊員,到底是什麼重要?肖功勛也不知道了。

「你……你為什麼要做這個狗屁的泄陰渠,如果不是你這些人也不會死!」一個女考古隊員質問樂天。

樂天微微皺眉。

「你想得太簡單了,不要以為你是做考古的,就自認為自己是專業的,你知道這座大鼎的作用嗎?它的最大作用就是用來對付你們的!如果我不泄了這裡面的陰氣,你們這些人現在估計早就死了!」他冷淡的說道。

女考古隊員明顯不信,可是她又拿不出樂天說法中的漏洞,只能狠狠的瞪著樂天。

「樂天,人已經死了這麼多了……以後無論你要做什麼,先和我們說一下理由可以嗎?」肖功勛開口了。

樂天沉默了一下眯了眯眼,看在小助理的份上,他還是點了點頭。

這些人根本不知道這座墓裡面的厲害,自己剛剛如果不破掉那些陰氣,再等一會這座大幕就真的會鬧鬼了!

那可是千年前的怨鬼,以他的手段能自保就不錯了,這些人包括肖功勛都要死。

施紫竹看了看樂天,她知道樂天這麼做的目的,可是同樣她也無法和這些人解釋,她索性就不說話了……

肖功勛好一會才收拾了自己的心情,他看了看樂天,示意樂天借一步說話。

「這些人都是我的學生……」肖功勛慢慢的說道。

樂天看著他一言不發。

「我不是要怪你……你是專業的,所以你做這些事情一定有你的考量是我們不懂的,但是即使我們不懂,你也應該提前提醒我們一下!」肖功勛的聲音很低,看得出來他的情緒很低落。

「我和我的手下不是已經提醒過了?是你們沒有聽!肖叔叔……如果剛剛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早就轉身離開了,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這座古墓的危險程度嗎?說一句難聽的話,走進了這裡……就不要抱著能走出去的心思了!」樂天看著肖功勛慢慢地說道。

肖功勛一愣,驚訝的看著樂天。

「我懷疑這座古墓的建造者就是那個將軍!而棺槨裡面躺著的……卻是那個皇帝!」樂天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

、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想辦法怎麼離開這火車,不然的話。我們兩個就會跟着這火車一起失蹤的。永遠都回不去。

最簡單的辦法當然就是從窗戶跳出去看看會發生什麼情況。可是讓潘曉瑩跳我不太敢,生怕跳出去之後會出意外。那麼潘曉瑩會有危險。而如果自己跳出去又回不來的話,那麼潘曉瑩在車裏依舊很危險。

“葉子,該咋辦啊?”潘曉瑩聲音都已經帶着哭腔。之前知道自己身體狀況的時候,都沒有怎麼哭過,這次確實被嚇的不輕。

“你坐這兒別動。我弄點東西。”我輕輕的拍了拍潘曉瑩的手,示意她先把我放開,可是我越怕她抱的越緊。無奈之下我也只好放棄了讓她放開。

伸手從揹包裏面掏出來十二枚銅錢和驅鬼符,準備在我們作爲附近佈置個建議的十二都天門陣。雖然這地方太小了不一定能夠發揮多大作用,甚至還沒有剛纔那樣來的直接。但是至少能夠給我們拖延一些時間。

把十二都天門陣佈置好了之後。我也算是略微的鬆了一口氣。再轉過身來看對面的小洛,就好像什麼事兒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依舊繼續看書。

雖說佈置好了陣法,但是那個陣法也沒有辦法讓我們逃出去。所以我還是決定,親自跳出去試試情況,現在已經有了十二都天門陣在護着小洛和潘曉瑩,也給了我機會。

“影子,我現在要去找出路,如果我十分鐘之後還沒有回來的話,那麼你就跳下來。”看到我這個動作之後,潘曉瑩不停的搖頭,抓住我的手更緊了,甚至感覺她的指甲都能把我的胳膊扣除血來。

好不容易掰開她的胳膊之後,朝着她點了點頭,沒等她再次抓住我時候,直接從窗口跳了出去。

緊接着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只不過並不是外面的地面上,而是車廂門口的地面上,沒想到我再次進了車廂裏。

看到我從車廂前面走過來,潘曉瑩有些興奮和擔憂的看着我。

這一招是行不通了,那麼還有什麼辦法能夠讓我們走出這該死的火車呢?回到座位之後,我想了好半天,看來好像只能夠用最後一招了,我的血。想到這兒,我毫不猶豫,立刻從座椅上拔出水果刀在手指上輕輕一劃拉,然後在車廂壁上開始畫驅鬼符。

當我連續畫了三次之後,果斷放棄了,身後的車廂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變化,所以這次也失敗了。

我已經用盡了一切辦法去離開這地方,可是好像根本就沒有任何的作用,甚至我自己都開始有些絕望了。

“葉子,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兒?”潘曉瑩看到我臉色沮喪,精神都快到了崩潰的臨界點,朝着我問道。

“不會,肯定會有辦法的。”說這話的時候,我自己都開始有些焦急起來。

這種情況下我必須得保持冷靜,潘曉瑩現在已經快要崩潰了,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了我的身上。雖然我知道面前的那個並不是真正的小洛,但是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出事兒。

我更不知道,這簡陋的十二都天門陣能夠撐多久,因爲這地方太小了,而且人太多,很容易就把我佈置的十二個銅錢給踢走,到時候陣法就被破壞掉了。

就在我想這些的時候,整個火車上又開始亂了起來,剛纔的那幾個人再一次想要過來。可是,直接被我的十二都天門陣給擋住了。

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幾個並沒有進來的情況下,對面的小洛竟然再次從窗戶跳了出去,這讓我有些不明所以,身邊的潘曉瑩看到之後,也是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幾分鐘之後,小洛再次出現在了座位上。

就這樣周而復始了兩三次,潘曉瑩終於緩過來了,也不再那麼害怕了,因爲知道就算跳窗也不會死,而且還會再次回來。那些人如果萬一衝過來,大不了就從窗戶跳出去。

而我看到她再次回來的時候,心裏一陣狂喜。

因爲之前就聽小洛說過這一段的過程,就在她跳了好幾次之後,直接被鬼婆給救了下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現在鬼婆應該就在附近,當然應該是那個時候的鬼婆,我們所在的也是火車在經歷的那個時間。

“影子,待會兒咱們跟着小洛一起跳。”我轉過身來,朝着旁邊的潘曉瑩喊了一聲。

潘曉瑩有些不明所以,因爲十二都天門陣的關係,那些人根本就沒有對我們形成威脅,不知道爲什麼我要讓她一起跳。不過現在我也沒有時間多做解釋,因爲我看見小洛已經表現出了懼怕的樣子,退到了窗戶邊,隨時都有可能要跳下去。

“別管了,跟着跳。”見到小洛轉身兩條腿從窗戶鑽了出去,我也不再管那麼多,抓住潘曉瑩的胳膊就往把她往車窗戶那邊塞。

“葉子,你弄疼我了……”話音剛落,潘曉瑩就被我給推了出去。

看到潘曉瑩和小洛都鑽了出去,我直接拽着剛纔就已經準備好的行李連着人一起衝到了外面。

緊接着就感覺渾身疼,胳膊好像骨折了一般,腦袋也撞在了什麼地方,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緩了好半天時間,我直接撐着坐起來,心裏一片狂喜。因爲我看到了陽光從樹叢中照射下來,灑在臉上暖洋洋的,這就預示着我們已經出來了。

“影子,快看,影子,我們出來了。”我爬到旁邊,拍着潘曉瑩的肩膀大聲的喊道,可是潘曉瑩那邊沒有任何的迴應。

看到這情況,剛纔好起來的心情,瞬間沉到了谷底。我們雖然出來了,但是潘曉瑩絕對不能出事,不然的話,我真的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終於,潘曉瑩的眼睛緩緩的睜開了,這才讓我鬆了一口氣。

“葉子,我們是死了嗎?”潘曉瑩有些迷茫的朝着我問道。

“出來了,影子,我們出來了。”我興奮的朝着她喊道。聽完我的話之後,潘曉瑩先是一臉不可思議,然後坐起來朝着四周看去,最後終於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緊緊的抱着我的胳膊,興奮的喊着終於出來了。

我的胳膊本來就傷了,這一下子被她弄的疼的整個人差點再次暈了過去。

不過忽然想起來,只有我們出來了,但是周圍並沒有小洛的影子,我開始四處找了起來。想到小洛之後,潘曉瑩也開始幫忙照着,但是周圍根本就沒有任何小洛的影子。

“影子,別找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咱們,先趁着天亮出去吧。”我開口朝着她說道。

我們剛纔看到的並不是真正的小洛,而是她留在火車裏面的魂魄而已。就如同湖心島那個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兒,一直在重複着死之前的動作,周而復始的。小洛就是跳出火車被鬼婆救下來那一刻就已經死了,所以她一直在重複着這個動作。

而我和潘曉瑩之所以能夠逃出來,完全屬於運氣。我們兩個現在正在一條廢棄的鐵路上,就在前面不遠處,是一座三四十米高的大橋,橋下面的河水早就已經乾涸,全部都是碎石堆,如果之前我們倆跳的晚一些的話,估計就會從那橋上掉下去,肯定必死無疑。

潘曉瑩跳下來之後,並沒有受多大的傷,只是擦破了一些皮,這也算是萬幸的事情。

“葉子,手機沒信號,打不通,我們現在該往哪兒走啊?”潘曉瑩的臉色比在火車上明顯好得多。現在雖然被困在這兒,但是並沒有生命危險,比在火車上好太多了。

“一般來說,廢棄的鐵路旁邊都會有新的正在使用的鐵路,應該離這兒不太遠,咱們好好找找應該能夠找得到。”我用一隻手把揹包拿起來,從裏面翻騰了好半天找到一條繩子,把胳膊吊在胸前,這簡單的動作就已經累得滿頭大汗。

而旁邊潘曉瑩看着我這樣想來幫忙,但是完全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一般像她這樣的女孩兒,根本就不會經歷這麼多事情,她現在能不哭不鬧已經非常好了。

就在我剛剛把揹包拿起來,遠方傳來一聲汽車鳴笛聲,我和潘曉瑩對看了一眼,接着就是一陣狂喜。就在前面不遠處的那山腰上,幾道車燈正從隧道里面出來。

我們只要從到了那邊,沿着火車道一直往前走,肯定就能夠到下一個火車站。哪怕是最小的小站,旁邊都會有人家,只要找到人找到公路,就可以確認我們現在在哪個位置,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所以,我現在也不顧自己身上的傷勢,跟着潘曉瑩拼命的朝着那邊趕過去。當我們氣喘吁吁的爬到那邊的鐵軌旁邊的時候,兩個人累的差點就躺在了地上。

“影子,揹包裏面有喝剩下的半瓶飲料,那邊有山泉,去把瓶子接滿。”我一邊痛苦的揉着自己的胳膊,一邊朝着潘曉瑩喊道。在這山區裏,還不知道隧道有多長,所以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肖功勛倒吸一口冷氣,他仔細地想了想,還真的是不無這個可能!

「在古代……謀朝篡位者最怕的是什麼?最怕的是他們死後見到被他們殺死的親人!建造這座古墓的人也是一樣,他甚至更加害怕,所以他在這裡面使用了很多極其陰毒的手段!比如循環的墓道、比如鎮靈符、再比如剛剛的大鼎……」樂天低聲解釋。

肖功勛不說話了,因為樂天的話非常有道理。

「肖叔叔……我認為現在應該讓我說了算,而不是讓這些你所謂的學生隨意行動!前面一定還有很多意外在等著我們。」樂天看著肖功勛。

肖功勛長長的吐了口氣,點了點頭。

「現在馬上召集所有人,我們要馬上去後殿!」樂天說道。

肖功勛看了看樂天。

「我總有一種錯覺,以前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以前我進入古墓心態其實是很平靜的,可是這一次我進入這座古墓,我總是感覺心情莫名的激動,同時我也發現自己的思考有一些遲鈍,這會不會也是屍毒爆發的原因?」他疑惑的問。

「肖叔叔……我說一句可能會讓你害怕的話,你的感覺一點沒錯,你現在的年紀至少已經五十多了!再延遲一個小時,你的年紀就會達到六十歲!」樂天慢慢的說道。

肖功勛一驚,屍毒的危害樂天和自己說過,自己的精神很好,可是自己思維卻有些混亂,這完全就是因為自己的生命在快速的流失的原因。

萬界修煉城 他馬上去召集所有的隊員,準備快速的去往後殿。

可是去後殿之前需要經過中殿!

一行人來到中殿的入口,所有人馬上停下了腳步。

中殿內居然人頭攢動……

「這……這怎麼可能?」肖功勛喃喃低語。

施紫竹甚至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這是不可能的,中殿很大,裡面的人數看起來居然有上百人,這些人什麼裝扮的都有,最重要的是他們居然是活人!

原本前殿到中殿之間的墓道很平靜讓樂天稍微鬆了口氣,現在看著這一幕,他的臉色馬上就變得謹慎了起來。

「活的嗎?」四號疑惑的問了一句。

「傻子都知道不可能是活的,這些人的裝束打扮根本就不是春秋時代的打扮,看起來……居然還很有現代感!」二號哼了一聲。

這麼一說……施紫竹也發現了,這些人的穿著打扮的確是怪異。

裡面有穿著安保人員衣服的,還有穿著考古服的,甚至還有和他們一樣身上穿著黑色衣服的。

「那不就是我嗎?」施紫竹驚訝的指著這些人中的一個。

那個人面貌雖然有些不清楚,但是體態衣服都是可是認定就是自己。

這是什麼原因?

「這是一些影像的集合體!」樂天終於開口了。

「影像?」所有人都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他快速的在地上擺了一排銅錢,將他們這些人和前面的那些走來走去的存在隔離開。

「任何人不許走過這道線!否則後果自負!」他警告道。

剩下的考古隊員還不足十個了,這些人幾乎都剩下了一些老手,這些人最大的好處就是聽話,肖功勛看著樂天。

「你們四個出來幫我。」樂天看了施紫竹一眼。

施紫竹點點頭。

「等等,樂天你能告訴我們這是什麼原因嗎?」肖功勛急忙開口。

「前面有個鬼!這些來回回走動的人都是這個鬼看到的人或者事物!這些都是幻象……」樂天回答。

「既然是幻象,那我們能不能親身體驗一下?」有考古隊員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