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陳默輕輕點頭。

“我的天啊!”

胖子得到確認,滿臉震驚,說道:“兄弟你這是找到遊戲BUG了?怎麼可能?在這個階段你竟然能弄一身紫裝?而且紫裝也就算了,紅裝是哪來的?我怎麼沒聽說過什麼怪物能掉落紅裝?”

“小魔宮!”

陳默開口說道。

“魔窟?”

胖子驚的後退兩步,說道:“三王七宗都不敢深入的地方,你竟然殺進去了?而且還從裏面弄了一套好裝備?”

魔窟?

這一次是陳默有些懵了。

小魔宮他知道,但是魔窟是什麼地方?難道是……五行窟?

陳默忽然眸子中精光閃爍,心中瞬間有了決定。

五行窟這個時候出世了麼?

如果出世,那看來接下來必須要去一趟了,裝備提升到頂,想獲得額外的效果就得做套裝效果。

陳默之前還在愁幽藍戰鎧的套裝效果隨着脫下裝備會消失,可如果五行窟真的出現了,那想做套裝很容易,根本就沒有留着幽藍戰鎧的意義了。

“好了!”

忽然,老張臉色變幻一下後,連忙在胖子身後扯了扯胖子的衣服。

胖子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看着老張的眸子,眨了眨眼。

老張微微點頭,眼中忍不住閃爍着震撼。

一身紫裝啊,竟然還有紅裝?

這個來路不明的年輕人,到底是什麼人?他有着什麼身份背景?爲什麼會變態到如此地步?

十二霸王?

不可能!

縱然是七大宗師也不能擁有一身紫裝和紅裝。

咕嚕!

看到老張點頭,胖子忍不住緊張的嚥了口吐沫。

他以爲陳默真的是老張的親戚,現在在老張這裏得到了確認,他知道,自己做的有些過了。

如果對方是老張的親戚那就是自己人,開些玩笑什麼的都沒什麼。

但是對方不是,這如果碰上個小心眼的還以爲自己是揭穿他,暴露他的底細呢。

想到這裏,胖子連忙深吸一口氣,開始想辦法補救。

“這位兄…….大哥,張管事說您想在我們這裏訂購一些裝備物資?有具體的要求嗎?您放心,都是自己人,我一定給您辦的妥妥當當的。”

“如這般一樣!”

陳默睹了胖子一眼,忍不住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說着,陳默拿出了他尚未重新鍛造的那幾件完美屬性胚子放在了胖子的面前。

“我要所有屬性全滿值的胚子裝備,就像我手中的這種,一件一千年壽元,我天價收。”陳默淡淡的說道。

“一千年?”

“我的天啊!”

老張和胖子都被震撼到了。

雖然他們是大禹商行的人,從來都不知道窮是什麼滋味,但是一千年壽元一件裝備?這也太誇張了吧?

什麼裝備啊?

兩人齊齊看向陳默手中拿出的裝備。

嗯?

只是普通藍裝?還有綠裝? “這有什麼稀奇的地方麼?”老張看着陳默拿出的那幾件胚子裝備,忍不住詫異了起來。

旁邊,胖子孫回倒是有些似有所思,說道:“既然這大哥需要,那肯定是有着它的價值的,這種滿值屬性的裝備確實很稀少,我掌管大禹市場之後也僅僅見過幾次罷了,一千年壽元,行,大哥你放心吧,我來幫你收購!”

“麻煩你了。”陳默聞言一笑。

“不礙事!”

孫回擺了擺手,笑道:“能給大哥你這種高手幫忙,那絕對是我的榮幸,這樣,你在我這市場先住幾天,這幾天我安排人宣傳一下,大禹市場是豫州商業中心,在這裏只要有壽元,那絕對沒有買不到的東西。”

“好!”

陳默點頭。

“對了,大哥有具體的要求麼?還是說這種屬性的裝備全都要?”孫回又問道。

陳默聞言微微沉思起來。

武器,束帶,長褲,吊墜,這四件已經全部提品成目前階段終極完美裝備,暫時沒必要再去購買,手底下人有需要的話倒也可以慢慢收購尋找。

而萬里之戒暫時也能用,對於增加天資方面陳默並沒有太極致的要求,而且已經有了極品胚子無畏之戒,若資源有剩倒是可以提品,若資源不夠,暫時先用萬里之戒也足夠了。

除此之外,披風是沒得動的,那是特殊裝備,只能以後看運氣掉落。

這麼一算就只剩下了幽藍套裝,幽藍套裝戰鎧,護臂,戰靴,這三件都是要趕緊升級的。

在南州王世尊幫陳默收到了戰鎧,名叫平生甲,綠色。

而在繁州,趙均衡安排人也幫陳默收到了護腕,名叫長平護腕,藍色。

唯獨戰靴一直沒有頭緒。

沉吟片刻,陳默看向孫回,說道:“優先收購滿屬性戰靴,其他的收不收得到無所謂,唯獨戰靴,務必要收到,就算是兩千年,三千年壽元,不惜代價!”

“三千年?”老張忍不住驚呼一聲。

“我明白了!”

反倒是孫回這個小胖子在這一刻頗爲鎮定,鄭重的點頭,說道:“您放心,三天之內,我必然會幫您收到。”

“還有一件事!”陳默想了想,說道:“紅色材料,紫色材料,你們這裏有麼?”

“有!”

孫回點頭,咧嘴一笑,說道:“您要的那種裝備少見,但是材料卻不少見,大禹市場畢竟是豫州最大的交易市場,紅色材料紫色材料在別的地方或許罕見,但是在這裏,要多少有多少!”

“嗯?”

陳默皺眉,看向孫回,說道:“我要的不是少數。”

“那您是要……?”孫回先是一愣,隨後想起了陳默的大手筆,一時間有些忐忑了起來。

“先說說價錢吧,我懶得去一家家的購買,你說價錢,我統一在你這裏拿,你去收購,中間的差價你也能賺一些,不至於讓你白幫忙。”

“什麼白幫忙!”

旁邊老張看到有機會插話,頓時笑着說道:“小兄弟你一路上雖然沒有幫上我們的忙,但是畢竟和我們一起行走,也算是我們的一員,這點事情,不算什麼的。”

“還是算了,你們既是商人,又怎能白乾活?”

陳默輕笑,在老張說完後,孫回也猶豫了起來,陳默知道自己若不說話的話肯定孫回會選擇和老張一樣白幫忙。

但是就算是憑藉着前世的交情,陳默也不可能坑了孫回。

紅色材料和紫色材料都是珍稀材料,現在的價錢或許不高,但是陳默一旦開始收購,那肯定會漲價。

優伶吊墜不是萬能的,攢的能量要用在關鍵時刻,陳默這次可不會再去浪費能量鍛造普通的紫裝了。

所以,紫色材料,一旦收購,絕對不是少量。

而收購的量大,後面孫回收購材料的價錢必然會漲,到時候算賬更難。

“這樣吧!”

孫回思來想去,隨後說道:“目前市面上一塊紫色材料是三十年壽元,一塊紅色材料是一百年壽元。您要的量大的話,我還是不統一承包了,我只負責幫您收購,市面上是什麼價錢,您出什麼價錢,我只收一個紫色,您給我一年的勞務費,我收一個紅色,您給我兩年的勞務費,怎麼樣?”

這麼便宜?

陳默一時間愣住了。

勞務費是很便宜,紫色紅色材料都是稀少材料,一般人很難收購,一般來說那些材料都掌控在大勢力手中,市面上很少流通,所以這個勞務費已經是友情價。

可陳默真正關注的是材料本身的價錢。

後世千年,幾千年壽元都換不來一塊的材料,現在幾十年?

這物價……!

囤貨的時候到了!

“有多少要多少,勞務費方面我給你翻三倍,紫色的三年,紅色的十年!”

陳默一臉鄭重,隨後直對孫回說道:“聯繫你們會長吧,或許我們可以合作。”

“好!”

孫回點頭,苦笑道:“說實話,您這手筆,就算是您不說我也得聯繫會長了,這麼大數額的交易,我自己可做不來決定。”

一邊說着,孫回招手喊來了兩個人,其中一個人快速離開去尋找會長,而另一個則是安排人在孫回的辦公室中擺設了一張茶桌和四張椅子。

三人坐下,老張率先一步開始泡茶。

半個小時後,劉耕匆匆趕來。

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容,陳默忍不住心中感慨萬千,當真是恍如一夢啊。

劉耕又怎能知道在幾個月前陳默還未重生時還和他一起喝酒?

此時的劉耕正一臉驚奇的看着陳默。

“小兄弟哪裏人?按理來說這豫州的大人物沒幾個我不知道的,可我看小兄弟是真的面生啊,難道是荒原那邊的?”

“我來自南州!”

陳默伸出手和劉耕握了握手,笑着說道。

“南州?”

“南州?”

老張和孫回同時震驚的站了起來。

“都坐下!”

劉耕臉色平靜,開口讓兩人坐下,隨後他自己也坐了下來,笑着看向陳默,說道:“邊界光膜一直是很多人最頭痛的事情,小兄弟你能從南州抵達豫州,這期間不知道穿越了多少光膜,可否告知穿越光膜需要的條件?”

“自然可以,這又不是什麼祕密!”

陳默點頭一笑,說道:“百級破境,或者基礎三屬性過千,達到一條即可穿越光膜。”

“小兄弟真乃神人!”

這一刻,劉耕是真的震驚到了。

百級破境是不可能的,那也就是說陳默三屬性過千?

劉耕自認爲對豫州夠了解了,可整個豫州,三屬性過八百的有麼? “先不說陳默兄弟和老張的交情,單單是接近十分之一的抽成就足以讓我大禹商行全力以赴。”

劉耕和陳默互相做了自我介紹後,劉耕聽聞了孫回的彙報,隨後點頭。

“但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

劉耕想了想,又說道:“紫色材料和紅色材料是鍛造紫色裝備和紅色裝備的,雖然目前階段大家幾乎都用不到,可未來這絕對是珍稀資源,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現在材料的價格看似很低,但是事實上是各大勢力故意爲之,爲的就是壓低價格,低價收購市面上普通玩家手中的材料,如果我們想大量收購,那必然會引起價格暴漲,各大勢力爲了壓低價格必然會再次投入大量的材料,而到了那個時候,就產生了兩個問題。”

“第一,隨着大量的材料出現在市場上,我們必須有足夠的壽元去收這些材料,而我大禹商行是不可能拿出自己的底蘊去收的,雖然這很誘人,但是也很得罪人,陳默兄弟你應該懂得,我們大禹商行幫你收購沒有問題,但我們自己如果參與進去了,那就是得罪整個繁州各大勢力的行爲,我們是商人,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第二,壽元不夠,最終的結果就是你得罪了各大勢力,同時材料也被再次壓低價錢,甚至是……被各大勢力追殺,你兜裏的材料價值也會再一次降低。”

“壽元足夠,最終的結果也是你被各大勢力追殺,因爲買空了各大勢力的紅色材料和紫色材料,這絕不是各大勢力能夠容忍的,你甚至會面臨被各大勢力直接打上門的後果。”

說到這裏,劉耕無奈一笑,再次看向陳默,問道:“陳默兄弟,你還準備繼續收購麼?”

旁邊,老張和胖子兩人已經呆滯。

他們在此之前只想到了好處,從未想過後果。

此刻聽劉耕一點點的說出原因和後果,兩人都有些心驚膽戰起來。

“可真是陰險啊,沒想到這背後隱藏了這麼多東西,更沒想到市面上的材料竟然是各大勢力主動放出來壓低市價的。”老張呢喃自語道。

“是啊!”

孫回胖子驚的一身冷汗,他忍不住心中暗自慶幸。

幸好這次請來了會長,要不然如果真的自己這邊先動手了,那後果可真的不是自己能夠承擔的。

“這是兩萬年壽元,暫交商會代爲收購材料,一應後果,我陳默自是一力承擔!”

陳默嗤笑一聲,隨後手指一動,將兩萬年壽元轉給了劉耕。

大禹商行家大業大,雖然兩萬年壽元是一個很龐大的數字,但是陳默清楚劉耕的爲人,他還不至於爲了兩萬年壽元放棄自己的一切。